第二十五章 我一向以德服人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先礼后兵 下一章:第二十六章 周离的德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

“当……”

“当……”

朱家的迎客楼楼顶上,悠扬的钟声,一声又一声地被敲响着,每一声,都是传出极远的地方,又在一座座山川间回荡,形成了回声。重重叠叠之下,一声却又化成了万钟。

这就是万川有名的万钟了,独此一份。

万钟,往往是需要朱家最为尊贵的客人到来,才会敲响,按照着朱家的规定,哪怕是迎客楼的管事,也无权敲响此钟。若是有贵客到来,需要汇报于家主或者是长老决定后,方可以敲响。

但现在,根本没有这一个程序,便已经是敲响了。

刚开始,朱家中人还以为是误敲。

可是这万钟的钟声,却是一声接一声而来,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如果是误敲,不可能会是这样。

迎客楼就建立在迎客峰上,是这一带最高的山峰,这钟声传出来,不仅仅是朱家能够听得到,便是这方圆数十公里的范围内,一样是可以听到这悠扬而起的钟声。

“怕是朱家又有什么贵客到来了。”

“倒是奇怪,怎么没有听到风声?”

“也不知道这一次到来的人,会是谁,竟然值得朱家动用万钟相迎。”

“难道是十大天帝中有人到来?”

外界的人,猜测着,却没有人有答案。

而朱家当中,听到钟声,众多子弟已经是快速地集合起来,变得忙碌起来。因为按照规定,一旦这万钟钟声响起,就代表着朱家最尊贵的客人到来,他们必需要起来相迎。

对于朱家来说,他们家族的地位,已经极少能够有值得敲响万钟的客人了。

这一次响了起来,连朱家子弟也不知道是谁到来,毕竟事前他们根本没有接到过任何通知。

快速排列着的朱家子弟,很快便是形成了迎接的队伍,先一步向着迎客峰飞去。

朱家湖畔边上,一处如同宫殿般的林园内。

一名老者眉头皱了起来,听到这钟声,让他从修炼中停了下来。抬目远眺,望着迎客楼的方向,一股神识扫过,结果却是让他有一种莫名其妙之感:“奇怪了,并无强者出现,万钟怎么会被敲响?”

以朱家的地位,除了顶级天帝强者和十大天帝之外,无人可以值得敲响万钟。

刚刚神识扫过,根本没有顶级天帝强者的气息出现,可是这万钟,却是为什么会被敲响?

老者根本想不通,如果说是误敲,却不可能如此之久地响着,简直就是以朱家最高格调来敲响。十大天帝中人到来,相信也就是这一个规格了。这一种规格,又怎么是误敲可以解释得通的?

一名中年人匆匆而过,远远地,便是叫道:“父亲。”

“嗯!”这名老者眼光如电,扫过了这中年人的身上,说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回父亲,尚未知道。”中年人老实地回答,他的一身修为之高,早就是天帝强者之一,可是在自己的父亲面前,他却是恭敬无比,大气不敢喘上一口,因为他知道,自己在父亲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老者淡笑,说道:“怕是什么老友途经这里,想来与老夫一聚了。如此也好,既然万钟响起,我们便应该遵守祖训,开门迎接朱家贵客。”

“是,父亲。”中年人连忙应道。

朱家屹立这么久于第八域中,而且这么多年来,无人可以动摇其地位,实力是一个,有秩却是一个。

随着钟声响起,众多朱家子弟快速地准备着,只是片刻间,已经是准备完毕。

老管事早早就到了这处宫殿式的林园前,恭敬地说道:“家主,一切已经准备妥当。”

老者点头,衣袖一拂间,人已经是缓步踏空而起,一步一步走高,直上天空。

而在老者的下面,不仅仅是刚刚的中年人,便是朱家的众多长老们,也是从修炼中出来,出现在迎接的队伍中。朱家能够不倒,这一条尊重他人,自低身份也是极为重要的,受到过朱家举家相迎的人,谁不是自觉欠了朱家一份人情?

有着这一个前提,朱家有难,这一些人自然是伸出手来拉一把。

很快地,在朱家家主的带领下,一行近百人,便是浩浩荡荡地向着迎客楼而行。

朱家弟子,更是早早在天空中,排出了两行迎接的队伍,从湖畔上一直通向到了迎客峰上。远远看,极为的壮观,让人惊叹,而这一种隆重,也是超出想象的,毕竟朱家只有数千子弟,现在却有半数站出来迎接了。

沿着这一条迎接队伍而行,朱文宣脸上尽是满意的神色。

这一些,可都是朱家的精英,一代又一代的天才修炼者,也是朱家的未来。

片刻间,便已经是到了迎客峰上。

不知道为什么,朱文宣总感觉这一次迎宾有一些奇怪,因为若是自己的老友或者是其他人到来,自己的神识肯定能够感应到的。不用怀疑,身为顶级天帝强者,彼此间可以感应到对方的存在的,哪怕是在上百公里之外,一样可以感应到。

但现在,自己竟然没有感应到,最强的一人,却是朱家迎客楼的管事。

只是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回头之说了,朱文宣只能是带着众多长老登上了迎客峰上。

迎客峰上,一些不属于朱家的修炼者们站在迎客楼外,一个个脸上有着一种古怪的表情,似乎是想说什么,却不敢。紧张、忐忑等等情绪交集在一起,让这一些人极为不自然。

而站在最前排的,正是迎客楼的管事朱广生。

不过这个朱广生,脸上的表情更是奇怪,肌肉在抖动着,脸上让人看不出来是兴奋,还是惶恐。只是一眼,便可以看到,他的脸上,尽然是满脸的油光,却像是汗水与他的油脂混合而成的一种光泽。更夸张的是,他的身躯在打着哆嗦。

朱文宣很敏锐的发现了朱广生的大腿裤子,竟然沾满了泥土,还破破烂烂。

“不对劲。”

眉头一皱,朱文宣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毕竟在他的神识下,根本没有能够威胁到自己的人出现。

这世间上,除了十大天帝,何人可以要得了自己的命?

很显然,各长老们也发现了朱广生的不对劲,一个个却是停了脚步来,愤怒的眼光,无不是落到了朱广生的身上。他们不知道这个朱广生在搞什么鬼,先是敲响万钟不说,现在更是如此狼狈,他在搞什么?

只是家主没有出声,他们只是怒火中烧,却无一人出声。

整个场面,却是陡然间变得诡秘起来。

“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候,周离却是踏前了一步,由一个刚刚被认为是局外人的人,出现在朱文宣他们的面前。

朱文宣眼光一冷,一股威势散发出来,锁定了周离。

让朱文宣惊讶的是,这一股威势,不要说圣者层次,就是帝者层次的人,也立马会被压跪下。可是偏偏眼前这一名圣者层次的年轻人,却是淡然自若,仿佛自己的这一股威势不曾存在一样。

“咦?”

连朱文宣也是好奇起来,这一名年轻人是怎么办到的。

“你是什么人?”

不需要朱文宣出声,身为朱文宣的儿子,如今朱家的大少爷,已到中年的朱锦程却是厉声说道,人已经是窜了出来,站在周离的面前。看他的样子,大有一个不合,便会将周离拿下的架式。

可惜,周离不是普通的圣者层次修炼者,这一种架式,不会吓到一丝一毫周离。

面对淡然自若的周离,任谁都感觉到眼前这一个年轻人的古怪了。

错,不是古怪,而是非常的古怪。

普通的圣者层次之人,不要说敢面对顶级天帝强者还能淡然自若,就是站在面前,就已经是吓软腿了。那一种自然而然发出来的气势,就足以压跨掉一个人的意志。

周离笑了一下,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只是听说朱家好客,特地前来,却不想,这好客只是虚闻,也不过如此,也一样是狂妄自大,狗眼看人低。”

“大胆。”一名朱家长老大怒,朱家好客是人所周知,但在对方的嘴巴里,却变是味,将朱家贬得一文不值。

朱文宣这么好修养的人,也是眉头一皱,脸上带着温怒:“年轻人,你这是在挑衅朱家?”

“NO,NO,NO……”周离摇着头,说道:“这不叫挑衅,我一向以德服人,又怎么会做出这一种挑衅之事?”周离估计这一个NO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是自己顺口溜就说出来而已。

周离转过身去,手一招,说道:“朱管事,你将事情的经过,好好说出来,让你们家主听听。”

朱广生双腿颤抖着,敬畏地盯着周离,其他人不知道周离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但是他却知道。正是知道,才会恐惧于周离,不仅仅是敲响了万钟,还陪着周离等待家主到来。

听到周离的话,朱广生想不站出来,可是双腿却像是不听使唤一样,最终还是站了出来。

朱文宣脸色变得难看,说道:“朱管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家……家主,是属下狗眼看人低,狂妄自大。”朱广生每说一个字,头都会低上一分。可是对于周离的恐惧,他不得不说出来,哪怕这话对他来说,意味着到时候会受到家族的处罚。

不过下一刻,朱广生像是想到了什么,却像是疯了一样,直接就是扑向朱文宣。

“卟!”

一声响,朱广生已经是跪到了朱文宣的面前,嚎叫道:“家主,您老人家要为朱家做主啊。他,竟然敢无视朱家,骂我们朱家全是一群蠢猪,小的气愤之下,却依然不是他的敌手,这才是不得已用万钟将家主您老人家给召来,为的就是给小的主持公道啊。”

随即,朱广生便是丝毫不顾忌到自己的身份,嚎啕大哭着。

这一个变化,老实说,还真的出乎于周离的意料之外。

什么叫颠倒是非?

看眼前的朱广生,绝对是玩得风生水起,炉火纯青之极。

朱文宣的眼光陡然一变,如同两道利剑地锁住了周离,意念一动,一个灵力凝聚出来的巨手已经是出现在周离的头顶上。只要他一个心念,这巨手就会拍击下来,将周离拍个粉碎。

可惜,周离恍若未闻一样,脸上尽是平淡的笑容,调笑道:“现在,不得不给你们朱家加上一个,这就是颠倒是非。还好,区区还将这一些知道来龙去脉的人给留了下来,也好给区区做一个证明,证明区区的清白。”

朱广生心里一惊,更是哭嚎道:“家主,人家都已经欺负上门了,若是任由这狂妄之徒这么嚣张下去,他人怎么看我们朱家?”

“年轻人,朱家岂是你可以污辱的?”朱文宣还没有说话,朱锦程已经是手一动,先一步跨了出来。

周离依旧是平静,他望着动手的朱锦程,丝毫没有惊慌之色,说道:“事非自有公道,区区因慕名朱老前辈的威名,不远数百万公里到这里,只为了仰慕一下。没有想到,你们朱家的管事,却是连区区的名帖也未曾看一眼,便是索要好处费。呵呵,这本没有什么,只是朱管事却扬言有他在,区区一辈子也不会见到朱前辈,还将区区的名帖给撕个粉碎。”

“不知道,这便是朱家的待客之道?”

最后一句询问,让朱文宣脸色变得难看,凌厉的眼光落到了朱广生的身上,说道:“起来,对方所说,是不是属实?”

“啊,小的冤枉啊。”朱广生却是大叫,说道:“家主,朱家的立足根本,小的怎么可能忘记?一切都是因为这人见未能见到家主,从而心中生恨,明明就是他污辱了我们朱家。”

不过朱文宣是什么人,他毕竟是顶级天帝强者,又岂是这么好骗的?

“那么,你倒是说说看,一名圣者八阶,你堂堂天帝强者,为何会如此的狼狈,莫不成你还跟老夫说,这是对方将你打成这样子的?”朱文宣却是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这……”朱广生顿时傻眼了,他刚刚只想让家主出手,只要杀了周离,自然什么事情都不会扯到他的头上来。谁想到,家主竟然第一个问题,就直切要害?

朱文宣厉声说道:“说,是谁?”

朱文宣的气势,在这一刻爆发出来,朱广生怎么可能承受得住,直接就是跪倒在朱文宣的面前,哆嗦着说道:“回家主,就是他。”

一句就是他,让现场又是死一样的死寂。

没有人能够想到,一名圣者八阶的修炼者,能够让一名天帝强者如此的憋屈。

朱文宣心里一动,却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眼光赤热地盯着周离。

周离笑了起来,拱手说道:“哈哈哈哈,朱前辈,重新介绍一下,区区姓周,名离,见过朱老前辈。”

推荐热门小说盗贼王座,本站提供盗贼王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贼王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先礼后兵 下一章:第二十六章 周离的德
热门: 道神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不露声色 曾是壬生狼 清明上河图密码2 我是至尊 黑莲花攻略手册 二号首长 营业悖论[娱乐圈] 钓鱼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