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卫褚X卫霖

上一章:第103章 番外 苏晏X陆弦之+红包群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卫褚登基之后,不顾重臣们的阻拦,硬是给卫霖封了妃位。他没有办法再给卫霖更多,却也不想委屈了他跟着自己无名无分。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切并不是卫霖想要的。

在卫褚之前的特地谋划下,卫霖的身份也成了公开的秘密。他并不是孙贵妃的亲子,而是孙贵妃亲妹妹的遗腹子。卫霖的父亲是为大卫朝征战四方的建威大将军,他在征战南疆的时候意外死在了战场上。当时南疆平定的消息和建威大将军的死讯一起传来,将军夫人问讯早产,生下卫霖后便去了。

孙贵妃担心侄儿,便求到皇上面前想要抱养卫霖。她自己之前遭后妃毒害不能生育,皇上自觉对建威大将军和孙贵妃都有愧,便答应了,暗中接了卫霖进宫,对外称作是三皇子,算是给建威大将军和孙贵妃的补偿。

卫褚十三岁时意外听到孙贵妃身边的嬷嬷隐晦地提及到了卫霖的身世,之后便明白那个漂亮哥哥并不是自己的亲兄弟。他那一瞬间心里一阵狂喜,看向卫霖的眼神也变成了不加掩饰的占有欲。

太子从小就喜欢缠着卫霖,皇上见状倒也不阻拦,反正卫霖不可能继承皇位,他能成为太子最好的伙伴和助力。然而皇上没想到的是,他以为的两人的单纯友情后来变了质,变成了浓烈的情人之间的爱意。

卫霖从小被孙贵妃娇宠着长大,在卫褚有意无意的设计下,卫霖在宫里依旧保留着十足的天真。

在他还是三皇子的时候,美貌是他的利器,而当他成了卫褚的后宫之一,美貌则成了囚禁他的束缚。尽管卫褚护着卫霖,但是其他的嫔妃嫉妒他一个男人比女人还漂亮,而且独占帝宠,常常明里暗里对他指指点点。下人由于卫褚的权威,也不敢与他亲近。

卫霖成了皇宫里漂亮孤独的金丝雀。金丝雀渐渐看清了所谓蜜罐的真相,他冷冷地看着卫褚在后花园对那些嫔妃优雅温柔的模样,到了他这儿,就凶残得如同饿狼。

卫褚总是让他等等、再等等,可是他有些死心了。

他不想等了。

两人的争吵越来越频繁,卫霖讨厌这样歇斯底里的自己。卫褚以前喜欢抱着他说他是自己的小玫瑰,可是卫霖觉得生活日渐窒息,他快要枯萎了。

或许是因为卫褚知道苏晏和陆弦之的关系,便偶尔让苏晏进宫陪陪卫霖。卫霖听苏晏说起外面的变化,非常好奇,然而卫褚担心总有人陷害他,不允许他出宫。

又一次听侍从怯怯地禀报卫褚去了别的宫里过夜,卫霖在窗边坐了一晚,他下决心要逃跑。

他跑到了苏晏总是提及的家乡江陵府。

卫霖走的时机很巧妙,因为前朝的改革正推进到了重要关头,卫褚被很多事情缠着抽不开身,而且陆弦之和苏晏都劝他干脆派锦衣卫暗中保护卫霖,让两个人分开一段时间,好好冷静。

三年后,卫褚终于彻底把控了朝政,成了令人生畏的君王。就连他遣散后宫,这时也没有朝臣敢置喙。他处理完了手头所有的事情,微服私访,下江南。

***

卫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幸运。

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地逃了出来,一路没有追兵,没有阻拦。好似冥冥之中,有谁在给他助力。

在去往扬州的船上,他意外地睡了好觉。禁锢他的牢笼已经看不到了,宫外的生活一切都是那么新奇。

卫霖到了扬州之后,顺利地找了一份私塾夫子的工作。这是一家不大的私塾,私塾的主人老夫子和老夫人都对他极好,他们俩没有孩子,把他当亲子看待。

来私塾上学的孩子们也乖乖巧巧,礼貌地叫他夫子,总是嚷嚷着“夫子真厉害!”,纯粹又真挚的夸奖总是让卫霖有些脸红。他在皇宫时尽管锦衣玉食,却总是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在这朴素的私塾里,他却可以给这些孩子开蒙,成了孩子们最重要的先生。

一直这样,就很好。

卫霖觉得自己心满意足了。

然而三个月过去了,他总是困顿,提不起精神。一开始以为是水土不服,然而卫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肚子也一点点大了起来。

他想到之前在皇宫时总是被卫褚逼着喝药,想到卫褚欢.爱时总是在他耳边喃喃给自己生个孩子。

卫霖心跳的很快,心脏仿佛要炸裂一般。若是以前他定然会手足无措,但是这三个月他成熟了不少。

在一个私塾的休沐日,他冷静地换上女装去了医馆。

果不其然,大夫说他怀孕了。

卫霖走在沐河边,看着潺潺河水发呆。

他想起了最后一次和卫褚吵架,那个时候他吼着让这大卫朝最尊贵的男人滚出去,却被男人压在床上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这个孩子,应该就是那次怀上的。

卫诸愣愣地看着江面。为什么偏偏在他觉得自己已经可以跟卫褚划清界限、过上新生活的时候,来了一个孩子。

他和卫褚血脉相连的孩子。

后宫的那些女人多想要一个天子的孩子,可是却一直不如愿。偏偏他从来没有想过,此时却孕育了一个孩子。

卫霖当时在医馆本想找大夫要落胎药,却恰好看见另一个怀孕了来取安胎药的妇人。那妇人一脸幸福地抚着肚子,高兴地告诉大夫肚子里的小家伙可活泼了,他一时不忍,便放弃了。

第二日,卫霖神色如常地去上了课。

“夫子!夫子!给你花花!”一个小蒙童上课前递给了卫霖一盆漂亮的牵牛花。

“这是我昨日去玩的时候看到的,觉得夫子肯定会喜欢!”小蒙童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

“我那也有!我上次也看到了漂亮的花花!我下次也给夫子送来!”另一个小蒙童忙说道。

“我也是!我也是!我的花花才最配夫子了!”其他的小蒙童顿时有个危机感。

“谢谢小牧。”卫霖微微一愣,收下了花,拿出老夫人准备的糕点给小蒙童们吃。

他看着小蒙童们叽叽喳喳的卡爱模样,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肚子。

在他出逃到扬州这一路,这个孩子都一直乖乖巧巧的不惹事,生命力顽强,或许是天意罢。

卫霖下定决定之后告诉了老夫子和老夫人,他们比卫霖本人还要惊喜,欢欢喜喜地做了各种准备。

七个月之后,卫霖顺利地生下了卫宁。

卫宁,卫宁。

希望他们父子两可以一世安宁。

***

卫褚下了船,匆匆忙忙赶到了卫霖住宅的门口。

他之前准备直接上去敲门,然而到了这才有些不知所出。

毕竟三年过去了,即将见到自己日日夜夜心心念念的爱人和孩子,卫褚有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尽管他一直有派人暗中保护他们父子俩,周周都汇报消息,他从文字里知晓他们的一切,但真正要见面时,依旧是心潮澎湃,他登基大典那天都没有这么心情起伏。

原本他听到锦衣卫禀报卫霖怀孕时就想接他回皇宫。但当时他的好大哥一直贼心不死,卫霖是他的软肋,他在皇宫里未必有在扬州安全。至少万一发生了什么,京城的波澜不会那么轻易波及到扬州。

卫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没有卫霖在身旁的三年的。以往他在时,闻着他的气息就能感到安心。而这三年他只能继续在前朝和后宫里虚与委蛇,用了整整三年才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

现在他要封卫霖为后也不敢有人反驳了。

卫褚敲门的手最终收了回去。

三年都熬过去了,现在朝堂上有陆弦之坐镇,他可以不用慌,慢慢来。

卫褚在卫霖刚安顿下来的时候就买下了这宅子两旁的院子。现在他住进了隔壁,偷偷看着自己的爱人和孩子。

卫霖更清瘦了,卫褚有些心疼。

但是卫霖的精神面貌极好,脸上总是带着真心的笑容,那是他三年前在皇宫里几乎看不到的。看得出卫霖在这儿比在皇宫里过得更开心,卫褚心里有些苦涩。

卫褚暗中观察了半个月,每天就静静地贪婪地注视着卫霖和卫宁的生活。看他的爱人耐心温柔地教导自己的孩子,看卫宁听话懂事地哄卫霖开心。

他们的生活,没有他似乎也过得很好。

最终在一个烟雨缥缈的日子,卫褚敲开了门。

卫霖看到他的一瞬间愣住了。

三年不见,尽管穿着普通低调的素色衣袍,这个男人依旧是通身贵气,满身威严无法隐蔽。

卫霖一瞬间意识到了自己这三年几乎事事顺心的不对劲。

自己从来没有逃脱过卫褚的掌控。

“阿爹?你怎么堵在门口?”卫宁没有撑伞就跑了过来。卫霖忙牵着他进屋,去给他找帕子擦干脸上和衣服上的湿气。

或许是血缘天性,尽管卫宁不认识卫褚,但是第一眼对他心生好感。卫褚也非常自然地和卫宁玩了起来,丝毫没有朝堂上一眼就让人噤声的威压。

等卫霖出来,就发现卫宁格外兴奋地被卫诸举高高。

一时间,他有些吃醋。

明明是自己辛辛苦苦生养卫宁,孩子居然跟素未谋面的亲爹这么亲近。

卫宁很敏感,马上察觉到爹爹不开心了。他挣扎着要卫褚放他下来,一落地就充满跑到卫霖身边抱住爹爹的腿撒娇。

到了晚间吃饭的时候,卫褚死皮赖脸地留下来蹭饭。

卫宁瞧见这个叔叔对爹爹热情献殷勤的模样,有些想笑。但是在卫霖看过来的一瞬间,又马上绷起小脸装作一副讨厌卫褚的模样。

卫褚倒是在心里暗自骄傲,不愧是他的儿子,这么小就知道要隐藏自己的喜好。

夜幕降临,卫褚继续磨蹭着不走,卫霖倒也没有反对。

他还是爱着自己的,卫诸格外激动。

三年没吃肉了,一朝开荤,势不可挡,魄散魂消。

云消雨散之后,卫褚搂着卫霖一脸满足,他像个孩子一般委屈地在卫霖耳边叨叨自己这三年的各种劳心劳力。

卫霖安静地听着,并没有搭话,只是偶尔推开卫褚不安分的手。

“阿霖,我带你回京城罢。”卫褚望着卫霖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卫霖对上那火热的眼眸,里头的占有欲让人心惊。他垂下眼睫,没有搭话。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滞。

卫褚紧紧着抱着卫霖,好似要把他搂进自己的血骨里。

“这三年,让我发现天地很大,世间有趣的事物很多。”卫霖隔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开口道。

“呆在小小的皇宫,我什么也看不到。我只能看着你,靠你的情.爱浇灌。”他声音越来越轻。

“等我出来以后,才发现宫内太狭窄太逼仄了。如今我再也不会让你占据我的整颗心了。”卫霖坐了起来,像之前在皇宫里一样,帮卫褚穿好衣裳。

“你就当,遗失了一束花罢。”卫霖帮他拢好衣领,“你回宫,不要再来找我了。”

卫褚失语。

他浑浑噩噩地看着卫霖送他到门口,毫不留恋地亲手关上了院门,感觉心里被挖掉了一大块。

暗卫看皇上面色发白、神色阴沉的模样,有些犹豫要不要请太医。但是又不敢这个时候去触他的霉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皇后定是给皇上找不痛快了。

***

第二天卫霖和卫宁吃早饭时,卫宁没有看到昨天那个叔叔。

“爹爹,昨天那个叔叔呢?”他毕竟年纪小,忍不住问道。

“他走了。他之后再也不会来了。”卫霖硬邦邦地回答道。

然后就瞥见儿子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不知为何,卫霖就丧失了全部胃口。泪意上涌,一直被压抑着的情绪来势汹涌,像是泄了洪一般,铺天盖地。

卫宁默默吃完早饭抬起头,却发现爹爹在无声地流泪,顿时慌了。

“爹爹我错了!我只要爹爹!谁都不要!”卫宁一下子也泪水盈眶。

卫霖抬手抹去眼泪,把卫宁紧紧抱在自己怀里,道:“爹爹没事,只是饭菜太辣了,辣哭了。”

爹爹骗人!今天的菜明明没有放辣椒嘛!

***

一整天,卫霖都有些意志消沉。明明是他亲手赶走了卫褚,此时却仍然抱有一丝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幻想。

他恹恹地摇了摇头,以卫褚的骄傲,他怎么会回头。

然而第三天早上,卫霖开门准备去买早饭。

一开门,愣了一会。

大卫朝的天子拎着他这辈子都应该不会接触的平凡杏仁饼,站在他家门口。

“我留下来陪你和阿宁,不要拒绝我,好不好?”卫褚生怕自家皇后又要赶他走,忙上前一步死死揉着他。

“你放开!”

“不!我不放!你先答应我!”卫褚霸道地说道。

“我腰被你勒疼了。”卫霖淡淡道。

卫褚立马放开了他,然后就看见院门被砰的一下合上了。

???

!!!

卫褚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看向一旁的暗卫。暗卫们立马眼观鼻鼻观心,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第四天,卫霖在私塾散学后便看到门口等着的卫褚。

第五天,大卫朝天子跟着卫霖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地逛菜市场。

......

第十天,卫宁已经被卫褚丰富的学识给征服了。卫霖不忍心看孩子强忍着的模样,便让卫褚白天可以过来和卫宁玩。

一个月后,卫褚成功睡上了主卧。

温水煮青蛙。这是陆弦之给卫褚支的招。卫褚一面递了密信夸赞自己的丞相,一面忽略了陆弦之那些催他快些回宫处理事务的折子。

三个月过去了,卫霖已经习惯了有卫褚的生活。他们就像真正的一家人一样生活,有琴棋书画诗酒花,也有柴米油盐酱醋茶。

然而卫褚此时也不得不回京去处理公务。他一走,卫霖竟然感觉哪哪都不习惯。

他不由地自嘲,自己真是矫情。但还是不免心情低落,连带着卫宁也提不起劲来。

卫霖没有想到的是,半个月后,卫褚又回来了,风尘仆仆,眼下乌青。

他清瘦了不少,也憔悴了许多。

卫霖心软了,他被卫褚抱着的时候忍不出哭了出来。

“你干嘛要回来?”

“想回来见你。”

卫褚搂着卫霖,才觉得心中空缺的地方终于填满了,他低声求道:“等阿宁十八岁就让他继位,我之后的十六年给这江山,用余生都来陪你可好?你想去哪儿,我们便去哪儿?好不好?”

卫霖低低应了一声。

***

天旭五年,新帝封后,大赦天下。

这是大卫朝史上第一位男皇后。

天旭二十一年,太子卫宁继位,改年号为天启。

帝后遂退隐。

大卫朝百姓直到多年后依旧津津乐道着帝后伉俪情深、后宫虚设、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故事。

上一章:第103章 番外 苏晏X陆弦之+红包群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时间的女儿 娇宠 他在修罗场文走事业线 罪恶之城 蓝色列车之谜 听说全网在等我出道 十年一品温如言 星际暴君的逃婚男后 宜昌鬼事1:诡道(异事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