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

上一章:番外1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由于厉靖言这一爪子, 让殷牧悠和容缇都愣在了原地。

容缇没想到殷牧悠怀里的妖兽爪子这么锋利,明明看着小小软软的, 可攻击起来特别凶残。

他的下巴都被伤到, 深深的爪痕印在上面。

殷牧悠连忙按住厉靖言,不让他再动那小爪子。

哪知道看见容缇格外吃瘪的问:“他是何人?”

“我道侣。”

容缇:“……”

他有问道不道侣的事吗?他明明想问那只妖兽是什么鬼, 怎么这么强的攻击力!

成为鲛人的王已经几百年,容缇许久都没有受过伤了。

他嘴角微抽, 觉得自己方才的戏弄, 已经同对方结了梁子。

这不,背都弓起来了,全身炸了毛!

求生欲让容缇说出了些客套的话,他假装温柔的对厉靖言说道:“倒是我的不是,不该这样戏弄你的道侣, 算我的错,我们和解吧。”

刚要朝厉靖言伸出手,又被一爪子挠了。

QWQ, 太凶了!

厉靖言早就得到了尧寒的记忆,自然知道这只鲛人是什么德行。

他乘着尧寒年幼, 给他挖了不少坑。

厉靖言竖直了金瞳, 格外不爽的望向殷牧悠:“喵。”

容缇有些奇怪:“他在说什么?”

殷牧悠如常翻译:“这只鲛人真碍眼,我能跟他打一架吗?”

容缇:“……”

他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事,当着人道侣的面去戏弄了殷牧悠。他是鲛人啊,天生就喜欢好看的东西。见到殷牧悠的第一眼,他看得眼睛都直了, 觉得世上怎么会有一个人,长得这样符合他的审美?

那清冷之姿,如弦月出尘,却因眉宇间的浓艳,而构成了一种极为奇特的气质——

清艳。

容缇从未看到过这样的美人,还没想到竟然是个有主的。

他不由的叹了口气,心里比较着自己和厉靖言谁更厉害一些。这个想法刚在心里浮现短暂的瞬间,便被他给掐灭。

惹不起、惹不起。

容缇又恢复了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他当鲛人的王久了,多少生出了些气势来。

“你想去鲛人的圣地,我总得知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也是我的道侣。”

“他!?”这么凶悍,出啥问题!?

“嗯。”殷牧悠点了点头,垂眸之际,满是担忧,“他体内的灵气失衡了。”

容缇这才仔细打量起了厉靖言来,又差点被对方眼里的凶光给吓回来。

这么凶的妖兽,竟然也能找到这样不离不弃的道侣,真是苍天无眼呐!

“倒不是不可以,可你仍旧没有彻底告诉我原因。”

厉靖言不可能突然变成这样,殷牧悠还有隐瞒!

见容缇非要问下去,殷牧悠只好同白禹和厉靖言说:“我想单独告诉他,可以吗?”

“喵。”

“你怎么这么小心眼,他又没有记忆。”

“喵。”

殷牧悠忽然间笑出了声,有这么给自己找理由的吗?都把他们九命猫妖都是这种天性拿出来讲了!

不过殷牧悠仔细思索了片刻……

猫好像真的小心眼?

殷牧悠没法了,只得同他商量:“我只要一盏茶的功夫。”

见殷牧悠坚持,厉靖言纵然心里吃醋,酸成了柠檬精,也只好忍着点了下头。

殷牧悠和容缇来到了一旁,容缇才擦了下冷汗,缓缓的开口:“你道侣真是个醋坛子。”

“说正事儿吧。”

殷牧悠不是个犹豫的人,既然已经决定要告诉容缇,便不会有所隐瞒。

在听到厉靖言乃是凶兽的时候,容缇不由睁大了眼。

后来听殷牧悠说完,他对殷牧悠那点小小的绮丽心思瞬间消散。

不论怎么说,殷牧悠从大世界来到小世界,这样兜兜转转,只为他道侣能平安,这样的深情着实难见。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得想好,看他的身体,须得在五灵轮转之地起码待上百年,才能稳定……”

“百年?”

殷牧悠并非不愿陪厉靖言在毫无光亮的深海待上百年,而是想起了素回在他们临走前的叮嘱和担忧。

思虑了一会儿,殷牧悠便在心里做出了决定。

“好。”

他答应得这样痛快,让容缇多看了他好几眼。

“只要待上百年,是不是便能保证他的身体不会再出事了?”

容缇摇了摇头:“……百年换百年,若是他无法在百年内飞升,还会出现同样的问题。”

殷牧悠脸色泛白,紧抿着唇。

“不过,还有一个法子。”

“什么?”

“把你这颗心脏,给他。”容缇手心指向了殷牧悠的胸口。

殷牧悠微怔,背脊崩得越发僵硬了。

他其实早就猜想过,厉靖言现在的身体虽然是凶兽,可比不过这颗从他本体遗落的心脏。

“五灵轮转之地,只能缓解他的衰竭,你该明白的。”

殷牧悠竭力露出一个笑容,看上去却无比苦涩。

容缇心里也十分不好受,他接任鲛人王那么多年了,自然得到过一些传承。午夜梦回之际,他曾经梦到过殷牧悠和那只白虎。

要不然,以他的性子,是不可能轻易去信一个外人。

“你想好。”

“……嗯。”

虽说送厉靖言去轮回,令他重新得到一具身体,这事儿也能解决。

可殷牧悠忽然间想起和尧寒的那一世,再也不想什么狗屁来世。

他今生便要同他在一起,永不分离。

若是真没其他办法了,他会考虑那样做。

殷牧悠和厉靖言在此地待了许久,正如容缇所言,五灵轮转之地对厉靖言的身体极有好处。

为了不让素回担心,他派白禹回到了照阳山。

殷牧悠还记得白禹在走之前,又犯了脸盲,把容缇认成了他:“我会尽快回来的。”

容缇:“……那个,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殷牧悠不由笑出了声,这还真是硬生生的打了脸。

白禹一到灵气不足的地方,脸盲症就治不好。他全靠灵气辨认谁是谁,可下界灵气稀薄,他鼻子嗅不出味儿,到处乱认人。

白禹听到笑声,迁怒了容缇,立马悲愤的糊了他一爪子,转身就离开了深海。

容缇近期已经被糊了第二爪了,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和猫科动物有仇。

猫嘛,天生和他们鱼是死对头。

殷牧悠便陪着厉靖言在深海里住了下来,将心脏还给厉靖言,那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天道对他不公,可殷牧悠却还是想再赌一次。

时间飞快的流逝,就这样已经度过了近百年。

厉靖言重新变回人形的时候,着实让容缇吓了一大跳。

“你……”

厉靖言理都不想理他,那睥睨的眼神,仿佛视他为无物。

“牧悠,我们回玄阳大陆。”

“好,梧玄几十年前便已经出关,等了我们许久了。”

厉靖言微微勾起唇角,爱恋的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这是他这一百年来最想干的事,和殷牧悠舌头打一次架。

猫形的时候,殷牧悠都不让他亲狠了。

这两人秀恩爱秀得容缇都绝望了,突然很想把他们从自己的地盘赶走。

可殷牧悠在几日后真的朝他道别,容缇倒有些舍不得了。

纵然没有那些记忆,在这百年里,他也渐渐听起殷牧悠谈起一些,已然将殷牧悠认为了挚友。

容缇忽而对殷牧悠说:“我能跟你们一起去玄阳大陆吗?”

殷牧悠震惊的看向了他:“可你不是鲛人的王,就这么走了,鲛人族该怎么办?”

“哼,我走后自然会生出新的鲛人皇,都兢兢业业的当了几百年的王了,就不能让我任性一下吗?”

殷牧悠默,看来任性才是容缇的常态,几百年过去了,都还没改过来。

还有他这张嘴,谎话张口就来,为此被猫形的厉靖言糊了不少爪子。

虽然鲛人的天性就是狡诈,利己,可他也没见到哪个鲛人有他这样。

“你要是能说服其他鲛人,我便同意带你一起回去。”

“妥~”容缇眼神发亮,没到一个时辰,就说服了族中上下所有人。

鲛人们痛苦万分的目送他们:“呜呜呜,王,这个世界灵气枯竭,你早已无法汲取灵气的事情为何不同我们说?”

“难怪王这几十年修为都没再进一步,原来都是为了我们强行留在了这个地方。”

“我们不能再拖累王了,王为鲛人族殚精竭虑了几百年,不能因为我们的原因而留下王!”

“王,你走吧!”

鲛人们纷纷哭红了眼,纵然想留容缇,还是忍痛送走了他。

而容缇表现得更是痛苦,一副为了他们甘心留下来的模样,谁知更被鲛人们心疼。

看到这一幕的殷牧悠:“……”

等离开了好一段距离,容缇才收起了自己的眼泪,朝殷牧悠笑道:“怎么样?我方才演得像不像!?”

殷牧悠嘴角微抽,没有说话。

倒是厉靖言,冷哼了一声:“你以为谁都会受你的骗?”

猫记仇,几百年前的事他都记得清。

厉靖言拥有尧寒的记忆,知道这死鱼是如何哄骗那个单纯的他的,自然对容缇没什么好脸色。

更何况,容缇百年前还调戏过他的道侣。

容缇算是怕了厉靖言了,在厉靖言面前都是心虚的。

若是那群鲛人看到他们的王在厉靖言面前这样伏低做小,夹着尾巴做人,定会瞠目结舌,震惊万分的。

“醋坛子,百年前的事都还记恨。”容缇低声嘟囔了一句。

厉靖言眯起眼:“你说什么?”

容缇立马就不再说话了,他不敢向殷牧悠求救啊,会被整得更惨。

没过多久,殷牧悠便找到了一处空地。

这里算是这个世界里灵气最充裕的地方了,他打开了阵盘,这才回到了玄阳大陆。

“少主!”

“小猫薄荷~!”

殷牧悠看到梧玄和素回迎了上来,又见自己身侧的厉靖言和容缇,不由的勾起一个笑容。

天边晴朗无云,阳光刺目,他仿佛置身在这片午后的暖阳之中。

幸好,他们都在。

随后的百年里,厉靖言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

殷牧悠都以为厉靖言在百年内修不到渡劫期了,然而到最后一年,他还是凭借一己之力修到了圆满。

厉靖言戾气太重,手上又沾满鲜血,雷劫自然不会令他好过。

只是殷牧悠为了他能渡劫成功,早早的备好了许多法宝。

九重雷劫,一次比一次狠厉,仿佛要劈得他神魂惧毁。

厉靖言痛不欲生,右手已经被雷劫劈得焦黑,那些事先准备的法宝,只为他抵挡了最开始的五重雷劫。

剩下的,全都要他自己扛。

殷牧悠站在山头,看得焦急万分。

然而乌云又一次聚集,锯齿形的闪电仿若一条正在云层中翻涌的雷龙,要将厉靖言吞噬彻底。

他再也忍不住,要踏进厉靖言渡劫的那个山谷。

刚迈出一步,便听厉靖言一声沉闷的大喊:“别过来!”

殷牧悠身体僵直,看到这样的厉靖言,比他自己承担雷劫还要痛苦十倍。

因为爱他,所以不想他再受到任何伤害。

他修炼多年,五感已经胜过许多人。就算站在极远的位置,透过重重的山岚,也能看到厉靖言的模样。

恍然间,殷牧悠发现厉靖言在朝自己笑。

可下一秒,雷劫便劈了下去,深谷凹陷数尺,变成了深渊。

这已然是最后一道雷劫,殷牧悠再也忍受不住,拼了命的御云奔去。

他发疯似的喊着厉靖言的名字,可四下却无人应答。

殷牧悠的心中染上了绝望,只要一想到厉靖言会不在了,便浑身颤抖得不像话。

他本打算去下方的深渊看看,就算厉靖言的身体被雷劫劈得渣都不剩,他也要亲眼去确定。

哪知道刚准备下去,一只手便爬了上来。

“牧悠。”

这一声,宛如天籁。

殷牧悠将他从深渊拉起,就像他在那些世界一般,总是这样向他伸出手来。

厉靖言已经力竭,却扯开唇角笑了:“天道整不死我。”

殷牧悠眼眶微红,深深的抱紧了他:“嗯。”

他是他的失而复得。

后来——

百年飞升,厉靖言成就仙体。

而他的道侣殷牧悠,在后续的百年里竟也飞升成仙,玄阳大陆一下子出现两个仙人,修真界的所有修士都沸腾了。

修真界格局改变,众人隐隐以照阳山为首。

虽然那些都是草木之灵,并非他们人族修士。可草木之灵一向温和,不会同妖兽那般凶猛,他们的忌惮也少了许多。

再说了,修真界这种地方,便是以绝对的实力说话。

照阳山出了个飞升成仙的人,他的道侣厉靖言亦然,这便已经足够了。

殷牧悠还有些无奈:“我明明修不到那么快,是谁每每双修都渡大量灵气给我,就这么心急!?”

厉靖言亲吻着他的墨发,笑得肆意洒脱:“一刻也等不了。”

他永远都在等,如今已经不想等待了。

他们要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在也不去求那什么狗屁来世,只争朝夕。

上一章:番外1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星际之永生为伴 像我这样无害的青年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杀手的悲歌 恶魔的纹章 古镇迷雾 恶意 禁断的魔术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