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上一章:第114章 下一章:第11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边的黑暗渐渐散去, 晨曦渐至,阳光似乎一下子泅染开来, 冲破了最后一丝黑暗。

昨日的一切仿佛还浮现眼前, 梧玄伫立风中,徐徐而过的清风拂过袖袍, 吹起衣袂飘飘,令他宛若仙人一般。

看样子梧玄是不会过来送他们了。

素回苦笑一声, 站在传送阵法前看了他许久。

“走吧。”

他背过了身, 害怕看到梧玄自己心会软。借由照阳山灵脉的巨大阵法启动,素回深深扎根在土地里的藤蔓全都从地底一冲而出,将几人包裹在内。

阵法中央,绿光大盛,随后强风凭空而至, 刮得人无法睁开眼睛。

很快,几人便消失在了照阳山。

梧玄的手死死的捏住了栏杆,里面的木屑几乎扎入了他的手指, 连疼痛也感受不到了。

“山主可是想去送他们?”

梧玄并未不作声,他的眼神专注的凝视着那边, 手一点点朝着传送阵法的那个方向伸去。

见快要碰到传送阵法了, 施虞全身血液都冷了下来,大喊一声:“山主!”

她的声音犹如一盆冷水,令梧玄清醒了过来。

他收回了手,手指蜷缩成拳,捏得极其用力。

“山主既然这么想去, 为何还留下?”

梧玄苦笑的说:“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我以前会怎么说?”

“你会……拼死阻止我。”

施虞一愣,总是冰冷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裂痕:“现在不一样了。”

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大约,就连施虞也开始同情起那头凶兽了。

明明更加弱小,却去同情强者,听上去那么可笑。

梧玄低头轻笑了起来:“施虞,走吧。”

他也一样。

上云秘境,乃是这世上最神秘的地方之一。

这里是大世界与小世界的缝隙,被混沌灵气所覆盖。

谁也不知道它究竟在何处,相关记载也是屈指可数。传闻上古大神开天辟地,却唯独遗漏了这个地方。

当三人抵达此处的时候,乾元惊奇的发现这里连天空都呈现浓浓的紫黑色。

他看得入神,厉靖言经过他身侧时出言提醒道:“别看了,这是混沌灵气所致。”

素回和厉靖言早就来过这里,对此处已是轻车熟路了。

“混沌灵气都已经消失多少年了,没想到这里还有!”

“不止是混沌灵气,还有其他的。”

厉靖言眯起眼,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被人陷害追杀,而现在的他却能分辨这些灵气里还裹了些什么。

阴邪之气。

“小心些,这里整日被浓雾环绕,一日之内双眼能视物的时间也不过半个时辰。”

雾气明明是白色,却因沾染了混沌灵气,而被染成了浓烈的紫色。

这番景象,令乾元脸色越发凝重:“那这浓雾到底多久才能褪去?”

“起码半日。”

乾元睁大了眼,喃喃的说道:“原来当年颜风凌便是在这种地方捡到了他徒弟。”

厉靖言听到他的话,不由冷笑:“捡到徒弟?根本不可能。这种地方待得时间略长一些,便会承受不住。”

“这……”难道记载是假的?颜风凌说了谎?

“不管你是在何处看到的,这种地方修士和妖兽尚且不能活,更别提是个凡人,没变成怪物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不是怪物!”乾元立刻解释了起来,“我幼时被他救过,也是见过他的,他怎么可能是怪物?”

厉靖言忽而懂了,乾元不顾危险也要跟着他来的理由。

“看来你是为了他而来。”

乾元并不想隐瞒,便将此事全都说了出来。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愈微会来这个地方,毕竟他走得那样决绝,仿佛赴死一般。

“你若真对愈微如此在意,当时何不拉住他?”

乾元忽而说不出话来了,只是这一句话却深深戳痛了他的心。

厉靖言说得对。

就好比景丞的事,他都已经当上了仙盟的盟主,为何不追查下去?

他进仙盟的初衷,不正是为了景丞吗?

这百年时间,他从懵懂少年到如今的耆艾老人,不正是想还他的救命之恩?

乾元嘴唇蠕动了两下:“下次,我会好好拉住他。”

厉靖言不再多言,本来愈微这种人,不仅背叛了他,又将牧悠害得这么惨,再次见到他,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只是可惜了,下次若真发生冲突,便得和乾元为敌。

无论什么原因,他都要感谢乾元送来了上云秘境的消息,或许这里面的东西真的能唤醒殷牧悠。

那对于厉靖言来说,是孤注一掷的梦。

几人在浓雾中行走,全都不敢掉以轻心。

这里的浓雾无法用法术弄散,接触到肌肤时,仿佛会将人给灼伤一样。

厉靖言皱紧了眉头,仍然忍着疼痛朝前。

不知过去多久,周围的浓雾渐渐淡了许多,至少不像是方才那样什么都看不到了。

“距离中心的位置还有多远?”

“这可说不一定,得等到雾气彻底散开才会明白。”

厉靖言眼神微闪,他当年像只丧家犬一般被人追杀到此处,是见过上云秘境最中心位置生长的那株异变佛莲的。

金色半透明的花瓣,溢出肉眼可见的灵气,是唯一能控制混沌灵气的地方。

在那株佛莲四周,灵气全都变得温和,就连守在附近的妖兽也不会吃它,视它为上云秘境圣物,那是它们赖以生存的根本。

若说世上有什么能治愈殷牧悠,便一定是那东西!

雾气终于散开,四周的景色全都浮现于眼前。

入眼满是岑天的竹林,各种异变后的灵株,长满在四周。刚生出的新篁竟同厉靖言一般高,尖锐的破土而出。

风一吹,竹叶被拍打得飒飒作响。

那声音格外刺耳,让厉靖言眉头紧皱。

“浓雾散开了,抓紧时间。”

素回点了点头,本想问问乾元颜风凌的事,哪知道他一回头,身后已经没了乾元的身影。

素回大惊:“乾元!”

他立马将藤蔓朝四周蔓延,想要探查乾元下落。

“这可怎么办,上云秘境全是异变的妖兽,乾元一人怎么对付得了?”

“这附近诡秘至极,他或许不是被妖兽所伤,而是跌入什么地方去了。”

“你的意思是……?”

厉靖言自嘲的问:“我当初不是这样的么?从上云秘境跌入小世界,还寻到了前世的身体。这个上云秘境里,恐怕还有我原来那具身体的骨头。”

素回的脸色发白,亏厉靖言能这样平静的把这件事情说出口。

“骨头?”

“我跌落小世界时,手被砍了下来,腐烂之后可不就是骨头?”

素回顿时后脊一凉,厉靖言在遇到殷牧悠前,怀着那么强烈的恨意,原来不仅仅是因为叶戚霜。

当日的细节如何,如今只有厉靖言一人知晓。

毕竟自他从小世界回来后,便将那些人残忍的折磨致死,这才有了正派和极北之争。

那一战成就厉靖言嗜杀之名,他周围所堆积的尸骨,手上沾染的鲜血,早已不计其数。

厉靖言收拾完了那些人,本想抽出手来对付叶戚霜。

而此时殷牧悠竟又醒来了,厉靖言便只得派曲明去了照阳山,继而有了后面的事情。

这才是素回所知道的。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便像是你说的那样,但愿乾元是跌入小世界去了,走吧,如今雾气散了,能视物的时间极短,得早些赶过去。”

在里面留得越久,便越危险。

素回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

厉靖言背过了身去:“若不是跌入小世界,而是受到妖兽攻击,怎么都会有声响。而方才我们一路过来,什么声音也没有听见。”

淡紫色的雾气还未完全消散,天空的巨大竹叶遮挡住了阳光。

素回微怔的朝他看去,忽而想起厉靖言连受到那种屈辱都没解释过,却在此时朝他解释乾元不是受到妖兽攻击的理由?

他笑了笑,最终跟了上去。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四周的雾气的确散开了,上云秘境整个样貌便呈现了出来。他们刚踏入中心位置,四周的树木便已变成了紫色水晶的模样。

明明那些树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却还是能感受到蕴藏其中的生命力。

紫色水晶一般的树叶从树上翩然落下,又恢复了原本枯黄的模样,腐烂在树根。

周围的一切都十分诡谲,两人的神色越发难看。

等来到上云秘境的中央,厉靖言才发现那些早已产生异变的妖兽躁乱了起来,竟开始主动攻击起他们。

当远处一条双头蛇张着血盆大口朝厉靖言扑来时,素回吓得几乎心脏骤停。

“小心!”

厉靖言手掌中跳动黑色的火焰,黑火自天空而下,犹如流星重重砸在了双头蛇的身上,令它不得不主动断头求生。

“当心别被吃掉。”

厉靖言眯起眼:“这句话还给你。”

方才妖兽涌过来的太多,厉靖言杀红了眼,鲜血从手指滴落,脚底踩着白骨,上面开着一朵有一朵血色的花,全是鲜血养成。

厉靖言如今的模样,当真是遇神杀神,遇魔杀魔。

有些开了灵智的妖兽,似乎有意护着中央的佛莲。

然而厉靖言的攻势却更凛厉,每一次都下了杀招。

“滚。”

“挡路的,都得死。”

他冷峻的脸庞上充斥着戾气,活像是从地狱而来的修罗。

一路下来,不知有多少妖兽死在了厉靖言手里。就在不远处,他们总算是看到了那朵盛开的佛莲。

原来这样的圣洁之物,也盛开在重重污秽的白骨之上。

佛莲金色的花瓣随风飘动,周围都是妖兽们的尸体。有的尸体尚未腐化,露出一半白骨,还有刺鼻的气味。

厉靖言走了过去,双手颤抖着捧住了那朵花。

他打开了空间,殷牧悠的身体便出现在他怀里。厉靖言小心将中心莲台的灵露喂到他口中,眼神却死死盯着他,不敢挪动分毫,生怕他从视线中消失。

素回也紧张了起来,害怕这东西也没用。

时间一点点过去,当两人都快绝望的时候,殷牧悠的脸色总算是红润了起来。

“牧悠……”

厉靖言在白骨堆上拥抱着殷牧悠,他双腿跪在骨头上,红色的曼殊沙华高得几乎覆盖在他腰侧的位置,艳红的花朵弥漫着死气,而花丛中的殷牧悠却美得惊心动魄。

半个时辰已过,四周的雾气开始浓郁了起来,很快四周的一切全都会被浓雾所覆盖。

殷牧悠缓缓睁开了眼,眼前的一切都犹如身处虚幻,令他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你终于醒了。”厉靖言嗓音嘶哑,“你要是一直这么睡着,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殷牧悠总觉得自己好似做了一个长长的梦,竟还梦到厉靖言哭了。

殷牧悠伸出手去抚摸着他的脸,才发现那上面真的沾染了湿润。

冰冷的。

原来,他不是在做梦。

“你怎么了?”

厉靖言捏紧了他的手,低着头,声音嘶哑的说:“别看。”

“厉靖言?”

“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他的发丝垂落至下,还有鲜血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滴落。

殷牧悠忽然心酸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看不到厉靖言此刻的表情,可他却能猜到一些。

他凑近了他,一如方才厉靖言用双手颤抖的捧起佛莲那样。

殷牧悠也如此捧起了他的脸,那双眼睛赤红着,饱含着泪珠。只差微微触碰,便要让里面的泪珠滑落下来。

殷牧悠没有哭,反而努力笑着。

“我不是醒过来了吗?”

一句话,便让厉靖言从噩梦的深渊里拉扯了出来。

是啊,他醒过来了,不是梦,也不是幻觉。

厉靖言迟疑着,用手微微触碰到他的肌肤。鲜活的,温暖的,不再冰冷得犹如一具尸体。

厉靖言声音微颤:“我等得快不耐烦了。”

殷牧悠忽然就笑出了声:“是我醒得晚了。”

看到这一幕的素回,脸上也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

单看厉靖言一个人时,他总觉得可怕。

可倘若他和殷牧悠在一起,所有的一切都显得如此可爱。就连厉靖言身上那尖锐的戾气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在浓雾遮挡所有视线前,殷牧悠注意到一旁衰败凋零的金色佛莲,那明显只有一半,像是被人为削去了一半。

他尚未反应过来,浓雾便已将四周包裹。

“这里是哪儿?”

“上云秘境。”

殷牧悠脸色微变:“你竟然来上云秘境!这地方很危险,你不要命了吗!”

他虽然说着责怪的话,语气却满满关怀。

一旁的素回听到时,竟忍不住笑出了声。

殷牧悠这才发现素回也跟来了,脸色微红的从厉靖言怀里退了出来,故意板着张脸:“素回长老!你也不拦着他!”

素回连忙喊冤:“我这把老骨头,得拦得住啊。”

殷牧悠无可奈何,头疼的扶额:“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厉靖言始终握着他的手,一直没放开。

殷牧悠看了过去:“不用一直牵着吧,我没事了。”

“不行。”

殷牧悠语塞,浓雾遮挡了视线,他又看不到厉靖言的表情,只能从他的声音里判断。

看来这段时间真是让他担心了。

想到这里,殷牧悠也没再多说什么,拉着就拉着吧。

什么时候厉靖言也变得跟尧寒一样黏黏糊糊的了?

对了,尧寒……

殷牧悠皱紧了眉头,他如今最担心的,便是尧寒的事。

几人在浓雾里穿行,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怎么不说话了?”

厉靖言紧抿着唇,仍有种不真实感,他忽然停了下来,从身后将殷牧悠抱紧:“你要不再多骂我几句,好不好?”

哪有撒娇的让别人去骂的?

殷牧悠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然而厉靖言还在朝他撒娇:“好不好?”

“……你吃错药了?”

厉靖言轻笑了一声。

殷牧悠却满是郁闷:“看来出了上云秘境得给你找个医修,让他帮你瞧瞧。”

“嗯。”

“……那你先放开。”

“不行。”

“你不放开我怎么走路?”

“抱着走。”

殷牧悠终于忍不住了,他这么抱着自己,就跟头熊似的,怎么走得动?

哪知道他完全想错了,厉靖言忽然就把他横抱了起来,这下的确算是抱着走了。

殷牧悠吓了一大跳:“放我下来。”

厉靖言刚想说什么时,前方便传来刺耳的声响。

殷牧悠朝那边望去,却因浓雾的原因完全看不清,素回大喊道:“危险!”

一只庞然大物遮挡了天空,洒下了大片阴影。

殷牧悠抬起头时,却见一头巨蛇张开血盆大口朝他们吞来,是方才被厉靖言打败后仓皇逃走的那条大蛇。

该怎么办?

正当殷牧悠的大脑一片空白时,远方浓雾中一个人影渐渐朝这边走来,他的手中还抓着另一半的佛莲。

殷牧悠看得没错,那朵佛莲的确被人摘取过。

是愈微?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上云秘境?

上一章:第114章 下一章:第116章
热门: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生命的交叉 绝品神医 杀人预告 超·杀人事件 蒙面女人 业余神偷拉菲兹 诡案罪5 我杀了他 入土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