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上一章:第113章 下一章:第115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微风徐徐吹过, 鼻尖还能闻到烧焦的味道,地上的杂草全都化为一片灰烬。

梧玄望着这一切, 周围宛若天灾降临, 哪里还是他熟知的照阳山?

若是旁人对照阳山做了这种事,梧玄大约不会轻易放过他。可眼前尧寒的模样, 令他心中只剩下悲怜。

尧寒说得没错,就算进入到上云秘境, 也有可能根本治不好。

“梧玄, 他少了一半灵骨,用其他人的可以补上吗?”

他的话,令梧玄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若说不稳定,尧寒一定是所有人格之中最不稳定的那一个,毕竟受过那样的伤害, 就算往后毁天灭地,梧玄也无法怪他。

于他而言,其他的人都不重要, 唯有殷牧悠。

梧玄神色凝重的大喊:“尧寒,你别做傻事!”

“我的灵骨, 对他可有用?”

梧玄紧咬着牙关:“你冷静些, 把他交给我,可好?”

尧寒平静的望向了他:“这是第二次了。”

“什么?”

“最初那一次,所有人都告诉我他不会有事,可他一闭上眼,就再也没能醒来过。”

梧玄几乎说不出话来, 所有的话都哽在了喉咙里。

毕竟,他是见证者。

那个灵魂无论变成什么样子,对殷牧悠的深情,他都看在眼里。

两人僵持的这一瞬间,尧寒便已经做了傻事。

他用利爪毫不犹豫的剖开了自己的身体,忍着剧烈的疼痛,将身体里的一半灵骨取出。

灵骨呈现微微的紫色,却因为刚刚从血肉脱出,上面还沾染着鲜血,从末梢滴在雪地上,犹如盛开的梅花。

尧寒紧紧咬着牙,喘着粗气,脸上青筋凸起,忍耐着非人的疼痛。

他却毫不在意,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都捧到了殷牧悠面前。

尧寒痴痴的凑到殷牧悠面前,为他撩起凌乱的发丝,轻声说道:“这东西给你,你会醒过来吗?”

殷牧悠就这么沉睡着,仿佛失去所有生机。

“我的不行,那其他人的呢?”

梧玄看着这一幕,只觉浑身冰冷。

“其他人?你的灵骨不行,你怎知其他人的可以?”

“那就一个个的去试。”

尧寒的话带着三分天真,仿佛在同人寒暄一样的漫不经心,可里面藏着的血腥之气,简直扑面而来。

梧玄的脸色越发苍白,理智告诉他,必须竭力阻止这样的尧寒。

可躺在那边的人是他的挚友,心中有股恶意快要涌出——

就让他去杀。

一个个的试,没准儿真的能唤醒牧悠。

那些个人,全都无关紧要,同他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殷牧悠能醒来,其他的命,他通通不在乎。

可梧玄到底不是尧寒,刚一涌起这个念头,便被他生生给抑制。

梧玄的额头满是冷汗,他的脸色如此难看并非是害怕尧寒,更深的……是他自己生出的这股可怕的念头。

“别那样做。”

“你管不着。”尧寒眼底藏着愤怒,“你想阻止我?”

“你如果真的这么做,我会拼了命的阻止你。”

尧寒的愤怒越深:“你这样,还算是他的朋友吗?”

梧玄也觉得自己太过冷静,他自嘲的笑了笑:“那我阻止你,你会杀了我吗?”

“别以为我不敢动手!”

尧寒周身戾气萦绕,他向来任性,又小孩儿心性。倘若眼前的人不是梧玄而是其他人,尧寒早就将他烧成灰了。

“尧寒,你不会的。”梧玄望向了他,不知怎的想起殷牧悠时,嘴角挂上了笑容。

“你舍不得让牧悠伤心。”

尧寒睁大了眼,拳头捏得死紧。

他狠狠转过头去,背脊挺得笔直,终究一言不发。

梧玄走了过去:“尧寒,你没事吧?”

尧寒呼吸几乎停顿,犹如山呼海啸一般的情绪,涌动得太过厉害,终于到嘴边的时候,却只化作了只字片语:“我能有什么事?我好得很。”

梧玄的眼中藏着悲怜、同情、痛苦等等数不出的情绪。

还说没事?

他看见他,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不止是身体的伤口,还有心里。

“梧玄,你还没告诉我,去上云秘境能不能救回他……”

梧玄明白自己的责任,现在该是稳住尧寒情绪,不让他再乱发疯的时候。

可他这副模样,让梧玄无法做到欺骗。

“尧寒,我不想骗你。”

尧寒脸色苍白至极,哭音里又夹杂了鼻音:“我是那家伙的最后一片人格,很快就要死了。骗一骗,也不行?”

他被殷牧悠捡到,那个时候的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死。

就算他被抽筋放血,骨肉在别人嘴里啃得咔咔作响的时候,也因为九命的原因并未彻底死去。

他的确是不懂死的。

然而尧寒主动做殷牧悠的陪葬品,他又是妖,不可能轻易死去。

几百年的时光,才令尧寒明白了什么是死。

又孤冷,又痛苦,永远不会说话,鲜活的身体渐渐变成一具白骨,就连跳到他的怀里,柔软的皮毛蹭着他早就变成白骨的手指,也只能感觉到坚硬而已。

丝毫没有温度。

梧玄记忆里的尧寒,天真又孩子气,十分护短,还总是凶别人,永远长不大。

这样的尧寒,竟告诉他死这个字。

“你帮我救他,帮帮我,好不好?”

梧玄忽然间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我会竭尽全力。”

“我再也无法护着他了,梧玄,我只能相信你。”

相……信?

这样自私多疑的人,竟选择了相信。

梧玄捏紧了手:“好。”

听到这句话后,尧寒渐渐露出一个笑容,太用力扯开嘴角的弧度,眼泪都从眼角滑落下来。

这几日过得真是太漫长了,漫长到仿佛走过了他的一生那样。

脑海里浮现无数的记忆,那是他最珍贵的东西。若不是厉靖言就是他自己,尧寒会守着一辈子,不愿给任何人。

他宛若坠下云端,身体朝前倾倒,彻底昏迷了过去。

那具身体里的两片人格都用尽了力气,竟失了戒备,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出自己软弱的样子。

可梧玄却看见,他摔倒在地上的时候,手也一直紧握着殷牧悠的手,死死不愿松开。

这画面深深映入几人眸中,就连方才被尧寒用黑火攻击了的素回也走了过去,用宽大了袖袍拭去他脸上的血污和泪水。

“素回长老……”

“山主,我不怪他方才攻击了我。”素回的神色慈祥,宛若一个疼爱尧寒的长辈,“这样脏兮兮的样子,难怪少主总是忍不住帮他擦干净。”

他的话意有所指。

分明是谁都不敢靠近的灾厄,唯有殷牧悠会为他拭去一切伤痛。

素回将他亲手剖出的那一半灵骨放回他的体内,这具身体的生命力十分强大,只要不像殷牧悠那样灵骨彻底损坏,便不会有事。

当做完这一切,素回才收回了手。

“这样就干净了。”

梧玄紧抿着唇,眼眶红了一圈。

他沉重的走到了殷牧悠身侧,将自己的灵气探入,发现殷牧悠的丹田空洞得可怕,将所有的灵气全都吞噬干净。

太奇怪了。

他的体内几乎拥有照阳山灵脉一半的灵气,又服下了那么多天材地宝,照理说应当弥补回那半边灵骨的损伤了。

然而殷牧悠却这副模样,连呼吸也微弱了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看来……只能去上云秘境。”

“不是说上云秘境百年才开一次吗?”乾元疑惑了起来。

梧玄笑了起来:“你当我是什么人?天底下有草木之灵的地方,我都能去。”

乾元微怔,眼前看着单薄的青年,却是这照阳山的主人,天下草木之灵的共主。

万年修为,又能动用凤凰之火,他的确有这样睥睨众生的实力。

“那为何之前……”

素回打断了乾元的话,沉痛的说:“你是想问我为何推脱?那是因为上云秘境是个十分古怪的地方,在哪里待得时间略微长一些,便要出现难以扭转的异变!”

草木一族都迁徙到了照阳山,可真正抵达的却只有这点人,便是上云秘境的原因。

“怎会?古籍上明明一点儿都没有记载!”

见乾元不信,素回用秘法唤来了一直在梧玄身旁服侍的施虞。

她之前也受伤不轻,如今正在休养。

听到素回呼唤时,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连养伤也不顾了。

没多久一个美貌的女子便出现在众人面前,她的脸上依旧没有半点表情,冷得仿佛冰霜一般,快要将人冻伤。

“素回长老,这是……?”

素回朝乾元说道:“施虞,你恢复本体。”

施虞愣了片刻,见梧玄点头,便只得听从了吩咐。

她的本体,应是一株含羞草。

可当施虞变回本体的样子后,眼前的这一幕却让乾元震惊万分。那些绿色的叶片上,长满了尖锐的牙齿,最中心的叶片呈现鲜红色,仿佛有血液流动,这根本不是什么含羞草,便犹如食人的魔物一样。

素回痛苦的说:“上云秘境,对草木之灵的影响最大。”

乾元彻底震惊,久久无法说出话来。

当施虞变回了人性的模样,饶是她这样冷若冰霜的人,眼中也浮现几分难堪。

她的本体,连她自己都嫌弃。

乾元深深凝望,仿佛要将这一切烙入脑海:“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他转身离开,素回有些疑惑:“等等,你想去何处?”

“若诸位不方便去上云秘境,就算是我独自一人,也要前往。”

素回皱紧了眉头,以前从来没有发现乾元是这样执拗的性子。

他望向尧寒,心里又担心着梧玄。

过了许久,素回在内心下了一个决定:“若必须有人要去,便让我去吧!”

“素回长老,不可!”梧玄震惊的望向了他。

素回用笑容以对:“梧玄,照阳山不能没有你,却可以没有我这把老骨头。”

“我闭关多日,都是你维持照阳山灵脉,明明该我去!”

素回摇了摇头:“你有身上暗伤未除,总该为照阳山考虑考虑!我方才得了那小子的真元,也算还他人情。”

他作为照阳山的长老,本体又是草木一族,自然得为照阳山考虑。

他不想让梧玄前去,也不想因为那些事损耗照阳山,全因责任,全因自私。

而如今,素回却想通了。

如此重担,舍他其谁?

上一章:第113章 下一章:第115章
热门: 余污 怒海妖船 铁血侦探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如意蛋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 高能二维码 法蒂玛预言 长眠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