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上一章:第九十章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何遇住院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 养病期间倒是十分清静。

姜致远和齐嘉宇身为男团成员十分忙碌, 盯着的人又多, 所以期间只来看望过何遇一次。

经过元泽的提醒, 何遇也才知道姜致远居然是姜承安的弟弟, 不禁感叹这以书构成背景的世界真奇妙, 其中主要的人物兜兜转转的总是逃不开那个圈。

不管怎么样,何遇是把姜致远当朋友看待的,所以他也不会利用他的愧疚, 及时的和他解释了一番其中真相。

得知真相的姜致远一时间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苦笑。高兴于何遇没有受到伤害,他哥也不是那种人, 苦笑于因为误会,他那天给了他哥一拳, 他哥没躲。

就在姜承安满腹心事的离开医院时,却意外的瞟见一个身形有些眼熟的男人——是季青临。

近年来红得最快的一个男星, 他记得对方和他哥走的也近。

不过季青临现在算是丑闻缠身, 他和季青临不熟, 他会注意到季青临的现状是因为季青临的丑闻牵扯到了许多大牌, 其中甚至包括了他哥, 造成了太大影响。

这会儿季青临应该躲着记者才对,怎么会单独出现在医院呢?

两人擦肩而过, 这么近的距离,和季青临在综艺上合作过一次的姜致远很确定, 那的确是季青临没错。

戴着墨镜的季青临却完全目不斜视的越过了姜致远, 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季青临自然认出了姜致远和齐嘉宇, 他有记人的习惯,合作过的,他都会记得。

甚至他还知道,其中姜致远是姜承安的弟弟。

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心思理会那两人。

季青临提前和何遇打过招呼清楚知道何遇的病房在哪里,走出电梯,他径直朝何遇的病房走去。

季青临进病房时小护士前脚刚进来送果盘,她听到动静回头一看,发现元泽旁边多了一个戴着墨镜的高挑青年,模样有些眼熟。

季青临摘下了墨镜,露出一张略显憔悴的脸,他对着何遇露出笑容时,憔悴疲态一扫而空,整个人又仿佛回到了最初时的那种春风化雨。

小护士陡然一惊,立刻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这不是现在网上被骂的很惨的季青临吗?

他怎么来了?

现在网上的风向是,谁要是跟他离的近了,可能就跟他有一腿。小护士有点紧张,她觉得顾遇is rio,拒不吃邪教!

最重要的是,要是被媒体发现季青临来医院看何遇,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样的八卦来呢。

就在小护士紧张又警惕的看着季青临时,季青临已经无视了病房里多余的两个人,直接在何遇的床边坐下,一行一动间透着毫不费力的优雅。

季青临虽然坐在了床边,却没有做其他越界的举动。他看着何遇,抿了抿唇,一时间也没有说话。

元泽示意着小护士一道出去了,不过元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神经兮兮的就站在病房门口没走远,要是里面发生了点啥,他立刻就赶进去。

小护士也想留下来听墙角,但是身份不允许,心里十分遗憾。

病房内,季青临终于开了口,他清朗的嗓音多了几分低哑,彰示了他最近休息得不太好的事实。

他一开口便是道歉:“小遇,对不起。”

何遇在季青临要过来时没有阻止,他知道季青临这次过来,是来道歉和给他一个交代的。

他听着季青临的道歉,垂着眸子看着白花花的被子,没有说话。

季青临眼神黯然,继续道:“我也代姜承安向你道歉。他因为对我的关心私自找了你,而且在不了解情况之下对顾俨有些误会,对此我很抱歉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何遇觉得季青临并不无辜,但是季青临做出无辜的样子却让人无法去质疑和苛责。

因为他说话时,无论是话本身还是语调语速,都给人一种熨帖之感,眼神柔和又真诚,甚至还带了一丝情意。

季青临在把握人心,讨好人这一方面的技术已经登峰造极。

季青临突然看向了何遇蒙着纱布的手,皱起了眉,问:“你的手还好吗?”

何遇的嗓音依旧带着点嘶哑,因为喉咙一扯就痛,所以说话很轻:“没事。”

季青临的眼神变得极为愧疚,想伸手去碰何遇的手,又在何遇躲开之前收了回来,然后立刻道:“抱歉。”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季青临再度将话题转回了正轨,只是眼睛一直注视着何遇受伤的那只手,他道:“姜承安他对顾先生的确有误会。”

“还记得首映礼那天吗?你走后,顾先生的人来向我带了一句话。”

季青临顿了一下,道:“我是从孤儿院长大的,进去时已经四岁,但是我记不得自己父母了,就一直当自己无父无母。直到有一天开始,不断有人来骂我杂种,用各种下作手段针对我,提醒我是一个过街老鼠般的私生子。”

“顾先生对我说‘季先生喜欢当小三是赖于家学渊源吗?’”季青临将那句话一字不落的复述了一遍,看向何遇的眼中有着不加遮掩的愤恨。

这种愤恨出现在季青临的眼中,显得那么的触目惊心。

“我从小被厌弃在孤儿院,当我好不容易在恶劣的环境里成长,却又被不断的告知,被不断的提醒着,我的存在就是一种错误……”

“面对命运这样的捉弄,我也会崩溃的。”

季青临红着眼睛,将眼中的悲恸而脆弱毫无掩饰的展现给了何遇。

何遇抿着唇,什么都没有说。

季青临也不介意何遇的沉默,因为他这时也不需要何遇说什么。

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季青临继续道:“当时,我大受刺激,故意让我们传出绯闻,就是为了回击顾先生。”

“我逞一时之气,然后为自己的冲动买单,我并不委屈。”季青临注视着何遇,温和的眼睛因为发红多了几分脆弱的味道,“后来我也同样很愧疚,我不该那样利用你。”

“但是小遇,除了那次,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从心而为。”

“因为喜欢上你,所以才会想亲近你……顾先生那句话,我冷静下来回想,的确是我自找的,是我痴心妄想了,我更不该这么冲动做出可能伤害你的事情。”

季青临没有从何遇的脸上看到任何的动容,他垂了垂眸,心里发苦。

“我愿意承担做错事的后果。来之前我已经让经纪人帮我处理了,我很快会发布退圈声明,离开娱乐圈。”

这时,何遇的眼神才出现了变化,抬头对上了季青临的眼睛。

退出娱乐圈,不仅是放弃了前途,还会让季青临把所有积蓄都赔出去。

再加上季青临如今在季家的处境,算得上是被逼上绝境了。

“姜承安他是被我所累,但是我没有资格请求顾先生放过他,也没有资格请求你原谅他……”季青临道:“这是我犯下的错误,我以后会想办法补偿他……不过我最愧疚的,是你。”

“我没有想过让你受伤。”季青临看着何遇受伤的手,“对不起。”

不等何遇的反应,季青临突然站了起来,对何遇九十度鞠躬。

“代我向顾先生道歉,以及我承诺,我再不会……不会纠缠你。”

季青临沉默地戴上了帽子,在戴上墨镜之前,他看着何遇,道:“我如今什么也没有,所以只能对你干巴巴的说声对不起,但是我会记得我的亏欠,如果有机会,希望我能帮得上你。”

“不管你信不信,我对你的确是真心。”

“你好好修养,我不能继续打扰你了。”季青临收起了刚才所释放而出的复杂情绪,面上恢复了平静,他对何遇扬起了一个如来时轻柔的笑容,挥挥手离开了。

季青临利落地来,利落地离开,似是狼狈过,又保留了所有风度。

何遇在他走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季青临的表现里,真诚九分,虚假一分,这才是他最厉害的地方。

何遇不知道季青临为什么舍得退出娱乐圈,但是他的这步退让,还有他认错的态度,令人无可指摘,不好再继续苛责。

再加上他一边剖析了自己的内心,又将自己的伤口敞开给何遇看,还承认了自己喜欢何遇。

短短几分钟里,季青临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在对何遇暗示引导着,哪怕何遇早有准备,依然受到了影响。

季青临没给何遇继续厌恶他的理由,并且努力让何遇对他生出恻隐之心。

以退为进,是季青临来这一趟早就预设好的成果。

何遇刚才不说话是为了尽量不被季青临带入进去。

他得承认,虽然他们年纪差不多,但是季青临的确很妖孽。

何遇突然很想知道,如果那篇文没有坑的话,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季青临选择了谁?

或者是,谁都没有选……

元泽将季青临送到了电梯口,然后重新回到了病房,好奇地问何遇:“他刚才说了什么?”

元泽对其中内情还是不了解,何遇便没有仔细的对元泽解释,只说他和姜承安打架和季青临有点关系,季青临是来道歉的。

元泽知道里面肯定还有点什么,但是却很有眼色的没继续问。

谁没有点秘密,他只是一个经纪人,又不是何遇的对象,非要知道那么深做什么。

——

何遇伤的不算严重,只是失血有点多而已,可是顾俨非要何遇在医院里住够了,完全没问题了,才准许他出院,于是何遇又在医院多住了两天。

顾俨再次亲自来医院接何遇出院,何遇恢复得不错,只是这次脸上倒没有上次那么红润了。

两人没有在医院门口逗留,直接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里之后,顾俨往客厅一坐,何遇也十分有眼色的在一旁坐下。

何遇回到家后就把外套脱了,露出了里头的V领羊绒毛衣,明明不是宽松的版型,却让何遇穿得有些松垮,锁骨高高地耸起。

原本就瘦的人眼看着已经要瘦成一把骨头了。

顾俨在何遇身上打量完之后,寒着脸,身上散发着低气压。

何遇身体端正地坐在一旁不吭声,怂怂地垂着头不敢去和顾俨对视,像极了犯错的小孩儿在家长面前的倒霉样儿。

何遇的确以为顾俨是要开始批评他了。

打架打进了医院这种事情,被批评是在所难免的吧。

顾俨一边生气,一边也没有漏下何遇的反应,见何遇这小怂包这么怕他,又好气又好笑。

如果没有威严,怎么能管得住年轻跳脱,又爱闯祸作死的小崽子?但是站在情侣的立场上,顾俨却又不希望何遇太过畏惧他。

他也不想看到何遇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的样子。

严厉不对,不严厉也不对,顾俨深吸了一口气,深感养崽子是项技术活。

顾俨硬生生的将责备的话咽了下去,没事,虽然他想让小崽子长点儿记性,但是并不急在一时。

何遇等了半天没有等到顾俨发话,他好奇的抬起头,对上了顾俨但因为隐忍显得更加冷酷的眼睛。

何遇:……QAQ

要骂你倒是快骂啊,为什么要吓人?

何遇等到了顾俨开口,却没有等到顾俨教训他。顾俨直接把话题跳到了另外一边:“季青临去医院找你了?”

何遇一下子都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点点头。

顾俨问:“他对你说了什么?”

何遇将季青临那天说的话大致的复述了一遍。

沉思了片刻,顾俨问何遇,“你的想法呢?你觉得我应不应该放过他?”

“我希望你这次可以放过他。”何遇毫不犹豫地道:“季家的事情你也不要再继续插手了。”

顾俨:……???

他想给小崽子一次表现的机会,但是小崽子不仅没有把握住机会,还要踹翻爱情的小船。

顾俨心里一沉,面上却不显,问道:“为什么?”

他希望小崽子能给他一个合理地,让他满意的理由。

否则,就让季青临更加倒霉一点吧。

何遇他舍不得收拾,对季青临他可没什么舍不得的。

何遇见顾俨没有发火,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坐到了顾俨的旁边。

顾俨对小崽子撒娇的行为不予置评,如果待会儿表现不好,他就把何遇摁在腿上,把刚才省下的那一顿补上。

撒娇也不好使。

何遇抓住顾俨的手,顾俨轻轻地拂开,再抓,又一次拂开,何遇看了顾俨一眼,继续抓上去,这一次他等了一会儿,发现顾俨没有再甩开他了。

何遇再次抬头看顾俨时,对上了顾俨似笑非笑的眼睛。

何遇抿了抿唇,对顾俨眨了眨眼睛,睁大的眸子里有着大大的无辜。

顾俨无动于衷的看着他,眼里还多了一丝警告。

小动作不断的何遇冲顾俨扬了扬唇角,然后神色开始变得认真了起来。

他会为季青临求情,既不是被季青临感动了,更不是对季青临余情未了。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豪门弃夫,本站提供穿成豪门弃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豪门弃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九十章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热门: 民国秘事2:朱雀堂 撒旦的情歌 罪恶天使 生命的交叉 海怪联盟 未来之师厨 死之枝 第一序列 新东方快车谋杀案 终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