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下一章:第九十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主持人情商高, 聊天气氛松弛有度, 提问再尖锐也不会令人难堪, 何遇的心情放松又配合, 这一次采访过程十分轻松顺利。

录完节目, 何遇也没有觉得太累, 没有麻烦台里的化妆师,自己用卸妆水浸湿了化妆棉卸了妆。

卸了妆再抹了水乳。这是他在全民偶像里头和队友学的,在剧组里熟悉的化妆师也叮嘱过他卸妆后一定要擦水乳, 最好敷个面膜。

他的皮肤一向很好,当明星之前他连洗面奶都不用, 冬天干燥时会擦一擦面霜。

现在做了明星之后,化妆的时候就多了起来, 他也不得不学习了护肤的法子,否则底子再好也经不起这样折腾。

元泽在一旁看着, 突然道:“今天辛苦了, 待会儿就直接回去休息吧。”

何遇没多想:“待会儿不是还要和姜导吃个饭?”

元泽嘴里发苦, 那哪里是去吃饭, 那是去给人吃的。

他清楚何遇看似冷淡, 但实则脾气好,性子不拧巴, 所以他在何遇面前说话时也格外的直接:“我看姜导好像对你格外的关注……”

元泽一脸意味深长的暗示,也不担心何遇听不懂。

但是何遇这次还真的就没有听懂。

他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黏在额前的一揪头发, 随口问:“怎么了?”

云泽见何遇居然没听懂, 只得把话说的更加清楚了一点:“我是看他对你有意思, 可能是想潜规则你,待会儿的饭局你还是直接推了好,省得到时候产生误会又闹得尴尬。”

元泽的话落,化妆室的门刚好被推了开来。

何遇来不及为元泽的话惊讶,先和元泽一致朝门口看去,在看到门外站着的是谁之后,元泽差点跳起来。

居然是姜承安。

也不知道姜承安听到了多少,哪怕只听到了一丝,元泽也觉得尴尬至极。

姜承安其实把元泽说的那整句话都听到了——元泽说他对何遇有意思,想对何遇潜规则。

姜承安的心情一言难尽,神色变换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有点勉强:“门没关,我来看看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元泽偷偷瞥了一眼姜承安的脸,没看出什么,虽然尴尬但是却没打算让步,他干笑道:“姜导,是这样的,刚才我接到了公司的一个通知,待会儿何遇临时账有一个重要的通告要赶,恐怕没办法和您一起进餐了,不如我们换个时间再约?”

下次约就先看了剧本后,然后直接约到正式的场合,喝杯咖啡,直接签合同。反正私下去吃饭谈就算了。

姜承安闻言,明白自己刚才没有听错,何遇的经纪人的确在怀疑他对何遇有色心。

这种误会让姜承安都忍不住憋气憋得胸口疼,额头青筋微跳。

姜承安对元泽直接道:“我对他没那个意思,你不用这么防着我。”

何遇也忍不住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他拍了一下元泽的肩膀,道:“有紧急的通告这也是没办法预料的,但还是去沟通一下,把通告推了吧。这是早就和姜导约好的事情,怎么好随便爽约?”

何遇的话让两人面上都好看了。

他松开放在元泽肩膀上的手,朝姜承安走去,道:“姜导爱吃中餐还是西餐?”

何遇有意要把这个尴尬的事情揭过去,姜承安也不想继续,便顺着何遇的话回答道:“中餐,川菜不错。”

“正巧,我也喜欢吃川菜,我知道有一家川菜馆不错……”

两人说着话出去了,元泽拍了一下额头,跟了上去。

到了餐厅,因为身份特殊,他们要了一个包厢。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包厢的时候,他们没注意到有一个人正惊讶的看着他们。

这个人就是和齐嘉宇出来吃饭,在全民偶像里C位出道的姜致远。

姜致远是姜承安的弟弟,这很少人知道。

两兄弟的关系不错,姜致远和姜承安提过何遇,曾经动过把何遇介绍到姜承安剧组里的想法,后来是看到何遇去了夏导的剧组,资源看着越发的好了,他才歇了心思。

因为他哥的剧组主要角色轮不到他插手,给的普通角色又不合适何遇现在的地位了。

他记得他哥从来没有和他提起过认识何遇。

但是如今却关系居然好到能一起来吃饭?

他很清楚他哥,那完全就是一个艺术疯子工作狂,在剧组里都未必能记得吃饭,更别提愿意随意和别人约出来吃饭了。

还有他发现一点,他哥今天穿的很正式,那绝对是特意打扮过的。

这显得有些反常。

——

两人点好菜,姜承安就对何遇道:“我想和你单独谈。”

何遇猜测姜承安要说的事情估计和季青临有关。

而他们之间唯一的牵扯也只有季青临。

既然是谈私事,有外人在场的确不太合适。

何遇看向元泽,元泽原本是个鬼精的,平时姜承安不提他都会主动借故让出空间给两人。

现在姜承安都把话给说出来了都不走,不过是因为心里依旧怀揣着自己的那个猜测,对姜承安不放心。

姜承安忍住了拿根烟出来抽的冲动,冷冷地看着元泽。

他很想问,他到底哪里看起来像是一个会随便潜规则的人?

何遇感念与元泽对他的爱护照顾,但是这次真的是一个乌龙。

他哭笑不得的对元泽道:“元哥,你刚才不是说想去趟厕所?”

何遇开了口,元泽犹豫了一下,没有继续坚持。

他都做到这个地步了,这样明显的拒绝之下,姜承安应该也不会对何遇做什么了。

元泽出去之后,姜承安给自己灌了一杯茶。

冷静下来之后,姜承安才再次看向何遇,说起了正事。

“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不同于我以往的作品,我是准备拿它去冲奖。不出意外的话,男主演能拿到最有分量的那个奖。”姜承安道。

男主演能拿到的,最有分量的奖,也就是——影帝。

如果是普通导演这么说,那就是大放厥词,在小艺人面前吹吹牛逼而已。

但是姜承安来说,就代表了极重的分量和极高的可信度。

就算不能拿奖,这个角色只要放出点风声,也绝对会造成各方争抢的局面。

但是姜承安却私下打算内定给他。

何遇也喝了一口茶,语气平淡地问道:“我明白了姜导的诚意,姜导想要什么?”

姜承安手上转悠了一下杯子,他盯着何遇,沉声道:“我想让你离青临远一点,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

意料之中的,姜承安提到了季青临。但是何遇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个要求。

他在姜承安心里,威胁性居然这么重吗?居然让他警惕到来威胁他的程度了?

季青临虽然对他态度很亲和,但是他对牧辰,秦温瑜几人同样的温柔亲近,相比之下,他和季青临早已经拉开了足够的距离,原身还会主动去找季青临,而他却从未主动凑过去亲近季青临。

姜承安一直在观察着何遇的神色,很快他就确定了何遇是不知情的。

何遇说:“姜导如果关心的话,应该早知道我已经想开了,没有继续缠着他。”

姜承安顿了一下,抛出了一个料:“看来你不知道,顾俨为了你为难青临的事情。”

何遇的确不知道,闻言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年前电影首映礼之时的事情。

那次因为季青临非要跟着他,顾俨和季青临碰面了。

姜承安若有所思的看着何遇的表情变幻,问了一句:“你知道季家吗?”

何遇摇头:“不知道。”

同样姓季,何遇猜测着这可能和季青临有关系。

何遇只知道季青临是小时候被抛弃到了孤儿院,是从孤儿院长大的。至于季青临的亲生家庭,原本的作者弃坑之前并没有解释。

现在姜承安所说的季家,莫不就是季青临的亲生家庭?

他疑惑的时候,姜承安立即给出了答案:“青临是季家人。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他哥哥一直不想让青临认祖归宗,直到青临的存在后把青临针对的很厉害。”

何遇没有打断,默默地等待着姜承安说出更多。

“青临同父异母的哥哥是个废物,”姜承安顿了一下,嘴角的笑似有不屑,道:“他怕青临回来继承季家,所以什么乱七八糟的脏法子都使得出来。”

“原本他也不敢做的太出格,直到……”姜承安看向何遇,眼神微冷道:“顾俨支持他,帮他在公司里站住了脚。”

听完姜承安的叙述,何遇总结出一个中心结论——顾俨在对付季青临。

“顾俨会这么做,唯一的解释就是因为你。”

说到这里姜承安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分析下去。

因为话说到这里,更多的东西何遇自己能想明白。

顾俨和季青临的矛盾,必然会牵扯到何遇。

何遇自己也承认这一点。

但是顾俨那次都没有对季青临出手,这次为什么会突然针对起了季青临呢?

何遇刚想说什么,元泽就从外头探头,推开了门。

在两人看向他时,元泽笑着让出位置,道:“上菜了,有事儿吃完了继续说。”

姜承安往后一靠,双手抱怀,点了点头。

菜上来了,三个人都是爱吃辣的,男人之间也不讲究矜持,最后三人把几道菜吃得只剩下了配菜。

桌上的气氛有点过于安静了,元泽有意活跃一下气氛,故意调侃道:“我和姜导都是幕后工作者,吃成什么样都没关系,你一个男明星居然也敢这么吃?”

何遇捧着一杯茶,小口啜着在消食:“男明星吃多少,是经纪人该管的事情,经纪人不管,那就是可以随便吃的意思。”

“呸,歪理,休想甩锅,你胖了凉了我就和你解约。”元泽笑骂道。

何遇悠悠的说道:“男明星吃不胖,经纪人才会胖。”

年至中年,的确很容易发福的元泽膝盖中了一箭。

吃完饭,元泽又去‘上厕所’了。

包厢里再次只剩下两人的时候,何遇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靠在椅子上,侧着头看向对面的姜承安。

何遇说道:“顾俨他是个很讲道理的人。如果他这么做了,一定有他的理由。”

姜承安脸色淡淡地道:“理由就是他嫉妒青临,也戒备着青临,因为你喜欢青临,男人的嫉妒心发作起来比女人还要可怕,你和青临走的近,他产生了危机感,所以他才会悄悄地对青临出手。”

说完,他突然笑道:“要不是我和你说,你恐怕什么都不知道吧?顾俨比你以为的狠辣多了。”

“不。”何遇同样淡淡地看着姜承安,在姜承安这么一个比他大上许多的圈内大佬面前也没有怯场,毫不退缩的与姜承安对视着。

“顾俨会这么做的确和我有关,但是却绝对不是嫉妒季青临,我也不喜欢季青临。”

何遇道:“我和顾俨离婚了之后,我没有一次主动,刻意的去接近季青临,我的态度很明确,也曾亲自和季青临坦白过。”

“反倒是他,他反而更加主动的接近我,态度比之前还要好了很多。”

何遇冷静地在脑海里搜索着以往的一些细节,想到了那天在首映时的事情,何遇不顾姜承安冷下的脸道:“还记得年前盛世歌首映礼时,我和他传了一小阵的绯闻吗?当时我在和我的粉丝见面,给他们签名,是他有意来找我,并且做了一些令人多想的行为。”

不等姜承安质问,他先质问道:“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你认为如果不是他故意,他会犯下这种低级的错误吗?”

姜承安的脸色随着何遇的话已经越来越差:“你什么意思?你说是青临一直纠缠你?”

“纠缠算不上,只是他把他对付你们的那一套用在了我身上而已。”何遇似笑非笑的看着姜承安。

他继续道:“我已经确定我真正喜欢的只有顾俨,而且我和顾俨已经重新在一起了,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因为他一点点撩拨的行为就上了他的鱼钩。”

顿了一下,何遇再次注视着姜承安,拔高了音量质问道:“他一些越界的行为可以被判定是挑衅,挖墙脚,戴绿帽子的话,凭什么顾俨不能生气呢?”

姜承安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眸光冰冷地像是尖锐的冰棱,仿佛要将何遇刺了一个对穿。

他没想到何遇居然敢在他面前将季青临说的这么不堪。

他怎么敢?!

何遇不管姜承安怎么看他,他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依旧坚定地与姜承安对视着,说道:“他欠收拾,与顾俨何干?”

姜承安气得一把抓住何遇的领口,壮硕的男人力气也很大,将身材清瘦的何遇揪得不得不微微垫脚,十分狼狈,何遇的眼神却很亮,眼里藏着同样被激怒后产生的怒火。

“你找死吗?”姜承安吼道:“你惹来的麻烦你全怪他?要不是你他能被顾俨这条疯狗盯上?你这个孬种!你有什么资格喜欢青临?你凭什么和我争他?”

“我惹的麻烦我自己吃了苦果,钱我全砸在了他身上,婚我离了,但是顾家从没有因此找过季青临一丝麻烦,你认不认?”

“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不认为顾俨会因为吃醋就对季青临出手。”

“你有本事怪我哥,你倒是去问问季青临做了什么?”

“他骗我倾家荡产,离婚被赶出家门,我强他一次未遂就当是两清了,我怪不得他,他怪不得我,以前一笔烂账,以后一别两宽。不管是什么都是我和他的事儿,你管的是不是太宽了?脸比陨石坑都大吧?”

”你来找我帮忙,却想以此来让我愧疚,挑拨离间想让我和我哥生出隔阂,你真是太聪明了呢,完全把当我成了傻.逼?我可去你的,姜承安,你才是个傻.逼!”

何遇被姜承安抓着他领口提溜他的行为激怒了,再也维持不住往常的风度,一张嘴利索得把姜承安喷了个狗血淋头。

一个刚成年不久的,刚出象牙塔的年轻人,原本也不会有一个多沉稳的脾气。

姜承安对顾俨的污蔑触及到了何遇的敏感神经。

骂完之后,何遇不客气的一脚朝姜承安的裆部踢去,姜承安躲开,何遇拿起桌上的碗碟就往姜承安身上砸。

姜承安一个老男人都敢动手,他一个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又有什么不敢还手的?

打不过他就砸,该赔赔就是了。

姜承安没想到何遇的反应会这么激烈,他心里也憋了一口气,一边躲了一个被何遇扔过来的东西,一边狠狠地看着何遇,何遇翻脸了,他也被搞出真火气了。

原本他见何遇改变良多,脑子也聪明了很多,现在看来,比以前都更愣。

姜致远拉着齐嘉宇打算过来打声招呼,没想到遇到刚从外头转了一圈回来的元泽。

姜致远知道这是何遇的经纪人,打了声招呼:“你好,我们是何遇的朋友,姜致远,齐嘉宇。”

元泽笑道:“你好,我是何遇的经纪人元泽,我听何遇提起过你们。”

姜致远闻言,笑了,顿了一下,道:“其实我还是姜承安的弟弟,刚才知道他们在这儿吃饭,我打算见见他们,现在方便吗?”

云泽有些意外,现在人气男团的队长居然和导演姜承安是兄弟,之前也没有听谁说过,看来是两人有意隐瞒了。

又是朋友又是兄弟的,这有什么不方便?

元泽刚想说好的时候,突然听见里头传来了比较大的声响,竟然还有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他精神一震,连忙推开了门。

门推开之后,门外三人被里头的场景吓了一跳。

只见包厢内一片狼藉,桌上的东西大都都被扫在了地上,姜承安将何遇摁在桌上,整个人压了上去,将何遇的手摁在两边,脸上有被打过的痕迹,配合着他此时的神情,堪称凶狠和狰狞。

他们这个角度看不到何遇脸上的表情,但是能看到何遇白皙的手上被献血染红了,手边还有一块打碎的瓷片。

元泽脑袋轰的一声炸开,凭借最后的理智将门关上,以免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宣扬出去。

门关上时,姜承安也终于反应过来,发现了新进来的三个人。

他还来不及惊讶,就被元泽和他的亲弟弟冲过来打倒在地,第一拳是姜致远打的,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脸上,他愣了一下没躲过去。

“你这个老禽兽!我真的没错怪你!”元泽咬牙切齿地道:“我劝何遇别来,但是他还是来了,出于信任我把他留在了这里,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敢强迫他!”

早知道姜承安不怀好意了,没想到还是出了事儿,还是他太大意了,他明知道这圈里什么人都有,各个道貌岸然,背地里却什么脏事儿也做的出来!

姜致远闻言,更加坚信了刚才的猜测,痛苦地嘶吼道:“你让我太失望了!”

他简直无法相信,他一直视为骄傲和榜样的哥哥居然会做这种事情!

齐嘉宇稍微理智一点,连忙去看何遇的情况,看到何遇一脸茫然的时候,只认为何遇是受了很大刺激,他连忙将何遇抱在怀里,拍着他的背安慰道:“没事了小遇,都过去了。”

元泽看了眼何遇,眼神极冷的瞪了姜承安一眼,道:“姜承安你等着!”

在场的人身份都比较特殊,元泽不能叫警察也不能叫救护车,他看向何遇看着血肉模糊的手,极力冷静地道:“快,先去医院!”

何遇想说什么,却被元泽三人簇拥着,一人一句接着一句关心着,最后被姜致远打横抱抱起冲了出去,最终因为手上口子不小心划拉大了,血流的有点多,头晕之下睡着了。

被留在包厢里,坐在地板上的姜承安,手有些哆嗦的从兜里摸出了一包烟。

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那几人又走的太快,解释的机会都没留给他。

明明他和何遇纯属是男人之间的斗殴,怎么就变成了他试图强迫何遇呢?

他看起来很像一个好.色猥琐的老流.氓?

想到何遇刚才那股发疯似地狠劲儿,他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上的烟。

是他小看何遇了。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豪门弃夫,本站提供穿成豪门弃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豪门弃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下一章:第九十章
热门: 鉴罪者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枯叶博物馆 笼中的爱人 古董局中局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四签名 奇想,天动 鱼不服 天坑宝藏 不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