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众人看到任巍然进来时, 恍然大悟。

难怪酒店会这么重视, 派这么多人过来呢, 原来如此。

任巍然看向何遇时的神情也不算隐秘, 落在大家眼中, 大家顿时一片了然的神色。

任巍然这么紧张何遇, 果然是深情一片。

任巍然不知道他的行为被其他人解读成了深情,他率先朝何遇走去,再次打量了何遇几眼后, 问道:“你没事吧?”

何遇对于任巍然的举动感到惊讶,他和其他有着错误认知的人不同的是, 他很清楚任巍然跟他的关系有多差。

何遇犹疑的看了任巍然一眼,点了点头。

任巍然对何遇冷淡的反应并不奇怪, 他继续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他收到了何遇这个包厢出事儿的消息后,没多想就赶了过来。

因为他上次擅自招惹了顾俨, 导致任家伤了元气, 而后他又发现任家遭受的打击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

元气大伤的任家被人钻了空子, 处处给任家找麻烦下套, 妄图撕下任家一大块肉。

父亲身体也越发不好需要在医院静养, 他现在整颗心都扑在了公司里,拼命的稳住任氏集团, 今晚来这里也不是如以往那样寻欢作乐,而是正经和朋友谈生意来了。

他现在肩负着重任, 再不敢向以往般肆意。更不敢去惹怒顾俨, 任家这会儿可经不住顾俨的第二次打击。

所以他在发现何遇来了的时候, 就先和酒店经理打过了招呼,给何遇这边免了单,还让他们多关照一下何遇的这个包厢。

没想到转眼间这里居然就真的出了事儿。

任巍然的关心和担忧溢于言表,其他人不觉得有什么,觉得很正常,不这样他们才好奇呢。何遇却越发觉得奇怪,甚至怀疑起了任巍然跟刚才那个昌元志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否则任巍然为什么这样客气?

何遇不太信任任巍然,所以他一时间没有开口,而倪晚就忍不住了,她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何遇一眼。

然后她语气愤然的替何遇告起了状:“这个投资人刚才非要强迫何遇喝酒,何遇不喝,他就恼羞成怒找了保镖来摁着何遇强灌,强灌不成他还让人打何遇!幸好何遇的助理机灵护住了何遇,没让何遇受伤。”

“不过何遇的助理他防卫过度,不小心伤到了那人的保镖……”

众人听着倪晚擅自加戏,篡改事实,欲言又止,在看到任巍然之后又纷纷地闭紧了嘴。

任巍然肯定是帮何遇的,他们何必去做得罪人的事情。

不就是故意伤人变成了防卫过度嘛,仔细说起来这也没说错,本就是昌元志的人先动的手。

倪晚理直气壮的告状,还替陈科洗白,仗的就是任巍然对何遇的维护。

任巍然觉得倪晚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但是这会儿也没多想,只当倪晚和何遇的关系特别好,过于气愤了一点而已,他此时整个心神放在了何遇被灌酒,还差点被打的事情上。

得亏何遇没出事儿,否则……

任巍然脸上招牌的笑容彻底消失不见,脸色显得有些阴沉。

倪晚见任巍然冷了脸,对自己告的状很是满意,心下对刚才不敢站出来的负罪感减轻了不少。

任巍然记下了何遇助理防卫过当的事情,道:“没受伤就好。”

这是坚决的站在了何遇的这边啊。

倪晚偷偷的打量了任巍然和何遇几眼,任巍然是金煌的总裁,超级有钱还超级帅,对何遇又十分爱慕和深情。

可惜了何遇并不喜欢,然后愣是把一个小甜饼变成了强取豪夺,最后变成路人的虐文。

唉,太虐了。

倪晚突然瞥见了桌上那杯酒,连忙拿了起来,对任巍然激动的道:“这杯酒可能被下了药!”

她解释说:“这是那人打算给何遇灌的那杯酒,何遇早察觉到了不对劲,然后就跟我的酒调换了。”

何遇先任巍然一步接过了那杯酒,他不信任任巍然,这杯可以当证据的酒,自然不能这么轻易的交到任巍然的手里。

任巍然察觉到了何遇的怀疑和警惕,他与何遇对视,一派真诚地说道:“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

听着任巍然的保证,旁边的倪晚却突然想起了任巍然对何遇做过的那些事情。深情是真的深情,但是手段,也是真的狠和骚气。

何遇现在对任巍然这样警惕,应该就是任巍然的骚操作太多了。

何遇一出事儿任巍然就带着一大群人立刻赶了过来,之前只当是任巍然太担心何遇了,现在想想,会不会是任巍然刻意计划的一出英雄救美的计划呢?

顶着何遇和倪晚两个人怀疑的眼神,任巍然心想,果然。

这事儿不调查清楚,他十有**要给人背黑锅。

何遇没有对任巍然的话对任巍然道:“我已经报了警。”

任巍然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又很快松开,道:“没事。”这事儿交给警察管反而更能摘脱嫌疑。

倪晚叹气。

这种地方招来警察,影响肯定很不好,就是胡导,刚才听到要招惹上警察都拉长了脸很生气的样子,但是任巍然却只是皱了一下眉头就不在意了。

这也太宠了吧?

何遇报了警,任巍然犹豫了一下没有让自己的人去调查首尾,让所有人都在这儿静静地等着,等警察来处理。

为了避嫌,他甚至没让人现在去查看监控,只让人严密守着,不要让人钻了空子。

期间他和何遇坐在了一旁的桌上,考虑到他们饭只吃到一半,何遇和其他人都没吃饱,所以让人过来撤下这一桌冷了的菜,上了一桌热乎的。

任巍然是个聪明的商人,他想要讨好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处处体贴,让人无法对他轻易产生恶感。

但是他绝对不会知道,他的行为被其他人看在眼里,全部变成了对何遇的深情的体现。

任巍然才吩咐下去,不过几分钟的功夫菜就上来了。但是这种情况大家都没了进食的欲/望,只是因为是任巍然亲自吩咐叫上来的,余下的几个投资人和导演率先带头坐下,重新吃了起来。

何遇舀了碗汤,专注地喝着,避免了和任巍然相对无言的尴尬。

任巍然和何遇也的确没什么可聊的,能聊什么,聊季青临吗?那可能一言不合就会打起来。

何遇喝得专注,任巍然看了一会儿,莫名觉得也饿了,鬼使神差的也舀了碗汤喝了起来。

何遇一抬头就看到任巍然也捧着一只碗喝汤:……

不远处一群保安站得笔直将包厢围得水泄不通,昌元志和他的人被强制的按下了一边,口中不时传出威胁和呵斥任巍然的声音,而他和任巍然坐在一个桌子上相顾喝汤。

这个场景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

警察到了,有任巍然在,警察们的调查取证一切都很顺利,最后何遇和陈科要一起去警察局录一下口供,任巍然也以酒店老板的身份跟了过去。

警察局中,因为何遇是受害人,大家对他的态度非常温和,负责录口供的警察给他泡了一杯茶再开始录口供。

录完口供,天色已经很晚了。

任巍然录口供的速度比何遇快了很多,他早早的在大厅等着,看到何遇录完了,他起身,对何遇道:“我送你回去?”

任巍然推了推眼镜,视线下移停在了何遇修长的脖子上,掩盖那点不自然。

看着气质成熟内敛了许多,还莫名友善,友善到透着点殷勤的任巍然,何遇有点茫然。

难道是上次他把任巍然坑惨了,所以任巍然打算搞个大的来整他?

何遇还没有回答,任巍然就先听到了一道自他身后响起的回应声:“不用了。”

何遇和任巍然一齐朝门口的方向看去,看到坐在轮椅上被人推进来的人时,何遇一个紧张,下意识的往边上站了站,利用任巍然的身体挡住顾俨的视线。

顾俨看着往任巍然身边躲的何遇,悠长地呼了一口气,极力忍耐将人抓过来摁在腿上揍一顿的冲/动。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豪门弃夫,本站提供穿成豪门弃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豪门弃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热门: 中国橘子之谜 只差一个谎言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 犹大之窗 埃及十字架之谜 白猿客栈 残疾人宣言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血字的研究 盗墓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