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之前那个医院被曝光了, 为了清静, 秦温瑜偷偷的转到了另外一家保密性比较强的私人医院。

何遇和元泽进了医院就没有再说话, 安全起见何遇戴上了口罩和帽子, 低调的进了电梯。

病房里, 秦温瑜闭着眼睛, 手上挂着点滴。

何遇进来时以为秦温瑜应该是睡着了,但是他在秦温瑜床边上的椅子上坐下时却看见秦温瑜猛然睁开了眼睛。

秦温瑜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乍一看能把人吓一跳。

何遇也顿了一下, 然后很自然的从旁边拿了个橙子,对秦温瑜点头道:“秦老师。”

秦温瑜看着何遇, 眉头拧了起来,本就冰冷的气质, 再加上那双通红的眼睛,看起来更吓人了, 像是一只失去理智的困兽, 能随时暴起伤人。

秦温瑜的经纪人原本在一旁和元泽说话, 他分了点心神注意这边, 见此连忙对何遇解释道:“温瑜他一直没睡觉, 所以精神状态不太好。”

从昨晚上到现在,做了一堆的检查, 又转了院,秦温瑜早该累了睡觉才对, 但是秦温瑜也不知道在憋着什么气, 愣是没睡, 一双眼睛都熬红了。

何遇点了点头,但是没有接话。

他过来探望秦温瑜主要是为了把事情说开,以及顺接拍一张合照安抚一下秦温瑜的粉丝。至于秦温瑜,他只要知道秦温瑜没有真的被他废掉就好了,关心秦温瑜的心情好不好这种事情,他和秦温瑜的关系还没有到这样亲密的地步。

秦温瑜始终没有挪开放在何遇身上的视线,眨了眨酸痛的眼睛,眼睛看着虽然很疲惫,却透出了几分以往所没有的鲜活色彩。

“我能体谅秦老师你的不得已。”何遇率先开启了话头,一边慢条斯理的剥着橙子,一边对秦温瑜道:“但是这是最后一次。”

“希望秦老师以后多加注意,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控制好自己的力气。”何遇抬眼,看了眼秦温瑜被被子遮盖住的下/身部位。

秦温瑜的身体下意识的绷紧了一瞬。

秦温瑜从床上坐了起来,头发凌乱,乌黑色的碎发搭在白得几近透明脸上,阖眼时像极了一副旖旎水墨画。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时整个人平静了很多,他张口说话时声音极为沙哑,道:“昨晚的事情,对不起,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何遇点了点头,没有客套的说不客气,不麻烦之类的话。

他想起顾俨说的那句“有病就要治”,犹豫了一瞬间,还是开了口:“秦老师之前入戏的问题应该没有这么严重吧,现在这样,我比较建议你休息一段时间,找医生好好调理一下。”

秦温瑜之前演了那么多电影,要是每次都像现在一样,那早出问题了。

所以何遇猜测秦温瑜现在的‘走火入魔’现象是秦温瑜的精神状态出了问题,如果不重视,任由秦温瑜这样发展下去,‘入戏太深’这个优势就不会再是优势,而是真的让秦温瑜变成了神经病。

不过让秦温瑜停工看医生这种话,秦温瑜的经纪人都不怎么敢开这个口。如今被何遇说了出来,房间里的其他两个人都忍不住朝两人看了过来。

秦温瑜下一刻说出的话却出乎了两人的意料。他道:“你是在关心我?”

何遇道:“我很感谢秦老师在剧组里的照顾。”

顿了一下,何遇看着秦温瑜突然认真地道:“秦老师,逃避并不比直接面对舒服,自己接纳自己远比让别人接纳你重要,这世上,除了生死无大事,所有的痛苦都是自己不放过自己。”

“虽然很难做到完全的豁达和潇洒,但可以尽量选择和自己和解,接纳自己。”

元泽两人不知道何遇为什么突然说这么一番像鸡汤的话,不明所以中,秦温瑜却瞳孔微缩,怔怔地看着何遇:“你……”

何遇还想说几句,但是想到他和秦温瑜的身份,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下去,就说了一句:“有病就治。”

两位经纪人:“……”他这是在骂秦温瑜,他疯了嘛?

何遇没有打算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他喊了一声元泽:“元哥,给我们拍一张照片吧。”

元泽拍完照片,何遇把手里剥好的橙子递给了秦温瑜。

秦温瑜看着手里的橙子,脑子里还在回忆着刚才何遇的话,还有何遇那双通透的,仿佛已经将他隐藏的很深的胆怯和狂躁都看得一清二楚。

被人看透本该是一件令人着恼,甚至会恼羞成怒的事情,但是秦温瑜却感到了一股温柔的力量,安抚了他躁郁的内心,不觉愤怒,也不是漠然。

“秦老师好好休养,我先走了。”何遇起身,戴上口罩和帽子,对秦温瑜道:“再见。”

秦温瑜咽下了想说的话,点了点头:“嗯。”

他目送着何遇离开后,重新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橙子,掰了一片放进嘴里,清凉的汁液流过他因滴水不沾,干涸炙热的唇齿,甚是甘甜。

元泽和何遇一起重新回到了车上,进了车里,元泽才问何遇:“你刚才和秦温瑜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经纪人本质上是个商人,而艺人则是搞艺术的,元泽做为经纪人,时常搞不懂自己手下艺人偶尔文艺的思维,比如他就搞不明白何遇和秦温瑜的相处。

何遇让秦温瑜停工去治病,秦温瑜不觉得冒犯还问是不是在关心他。何遇一通鸡汤,秦温瑜不跟着他们一起懵逼,然而露出了惊讶受教的神情。

元泽觉得吧,秦温瑜暗恋何遇应该是实锤了。

何遇道:“就是让他有病治病,不要自怨自艾的意思。”

元泽:……

我信你个鬼……

元泽总觉得里面还有什么猫腻,但是何遇一副不打算继续说的神情,他只好憋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何遇把帽子往下一拉,盖住了脸。

他上辈子高考前夕频繁找过心理医生,那段时间大概学习压力太大,让他心理上出现了很多问题,最严重的时候甚至想过自/杀。

他那时便是陷入在一种自怨自艾无法自拔的情绪当中,不断的否定自己,厌恶自己,不断的放大所有负面的情绪。

家人的忽视,拿他和其他兄弟比较的蔑视,学习中的困难,难以启齿的青春懵动,对生活的倦怠……

这些压力和负面情绪构成了他的世界,他被禁锢在里头无法自拔,也胆怯的不敢踏出这个牢笼一步。

精神疾病上大概是有相通之处的,同类之间也能互相有感应。所以何遇就能察觉到秦温瑜隐藏的很好的问题。

秦温瑜的精神问题不在于他的‘情感缺失’上面,而是在于,他很介意自己的病,他觉得自己不是正常人,他又很想变成正常人,偏偏他又不想承认,不敢面对这一点。

他演戏是为了能感受到各种不同人的情绪和感情,入戏深,在其他人看来是一种天赋,是一种难得的好状态,但是过于沉浸其中,却会使人疯狂,演员因为入戏太深患抑郁症的例子并不罕见。

秦温瑜打着有情感缺失症的名义肆无忌惮的用这种方式演戏,享受其中,他能瞒过其他人,但是隐患早已埋下,并且越发严重,累积到秦温瑜无法控制的程度时,翻车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他知道他这是在好心泛滥,多管闲事,他也想过秦温瑜或许并不需要他这样一通毫无用处的话,他对秦温瑜说这样的话还有自以为是和挑衅的嫌疑。

他说的话对秦温瑜来说可能并没有任何用处,秦温瑜还会加深对大他的恶感,会觉得他幼稚。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说了。

大概是源于他对秦温瑜出色演技的敬佩,对秦温瑜帮教导过他的感激,还有想起了曾经也如困兽一样的自己。

不过更多的应该还是因为他的确太幼稚,太冲/动,因为他当时其实并未考虑太多。

何遇眨了眨眼睛,帽子阻隔了所有光线,他的眼前也只有黑暗。他把帽子挪开时,四处周身都是光明,眼前的一切清晰而广阔。

——

秦温瑜那边先发了声明解释这次进医院的事情,避谣的同时还给何遇澄清了一下。

虽然的确是何遇把秦温瑜踢进医院的,但是这事儿能直说吗?

秦温瑜工作室发布了声明之后,秦温瑜自己又发了一条微博。

秦温瑜V:【图X2】

秦温瑜就发了两张照片,一张是经纪人给拍的两人的合照,一张是他自己拍的,他用手托住一只吃了一半的橙子。

聪明的网友和粉丝飞快的解读出了秦温瑜没有交代的信息。

“哥哥想表达的应该是,何遇来看他了,还给他剥了一个橙子?”

“我嗅到了糖的味道!”

“真甜,我说的不是橙子哈哈。”

……

紧跟着何遇这边也给了回应,元泽帮何遇转发了秦温瑜的那条微博,控评和买的通稿一起跟上,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场面迅速就被平息了下来。

因为误会攻击过何遇的粉丝意识到他们太冲动,被带了节奏误会了何遇,纷纷过来道歉请求原谅,雨丝们也没有趁机嘲讽秦温瑜的粉丝们,两边粉丝和和气气的,不见半点剑拔弩张,让一群吃瓜群众很是意外。

一般来说遇到这种事情,两家粉丝估计要结仇,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何遇的粉丝居然会这么好脾气,好到不像是一个流量明星的粉丝。

说好的流量明星的粉丝都是不懂事,脾气躁的未成年呢?

意外的,何遇的粉丝在路人的心中留下了有素质的好印象,让何遇有了不错的路人缘。

顾俨把何遇的微博设置了特别关注,何遇发微博的时候他能收到推送提醒。

他收到提醒的时候,并没有立刻的打开来看,而是有意的拖延着,直到他做完了所有工作回到了家,准备睡觉的时候,才似随意的拿出了手机看了眼。

看着满屏的好甜,顾俨第一反应是,剥个橘子就甜了?

紧接着他又想到,他连橘子都没有。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豪门弃夫,本站提供穿成豪门弃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豪门弃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热门: 风之影 人性记录 欢迎来到神话世界 妖弓 大王饶命 九焰至尊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穿成豪门Alpha的反派弃夫[穿书] 前巷说百物语 御手洗洁的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