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俨让管家给何遇喝了醒酒汤, 然后不再看迷糊睡过去了的何遇, 径自回了房间。

李管家被顾俨这副难得沉重的表情弄得心惊胆战, 怀疑何遇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不懂事的事情把顾俨给气着了。

顾俨没有生气, 但是却失眠了整整一夜。

他一直是把何遇当弟弟养的, 结婚时他试图改变彼此关系, 但是最后他和何遇彼此都无法融合也就不了了之。

当然,最大的问题不是之前他怎么看待何遇,而是, 他因为各种原因留了近三十年的初吻就这样被小崽子无意中夺走了,他最大的感受不是荒谬, 不是厌恶,不是抗拒, 而是无法抑制的心悸。

不知不觉中,他对何遇的感情在他所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变化。

何遇之于他不再是不懂事的弟弟, 也不是娇气脆弱需要照顾的小崽儿, 而是能牵引他情绪, 真正能让他放在心里的人。

所以, 他才会让人把那件沾染了别的男人气息的外套扔了吗?

顾俨这一晚上就像是发现了一块新大陆一样, 心情十分复杂之下破天荒的失眠了。而何遇刚好相反,他这一晚上睡得很安稳, 因为喝了醒酒汤的原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也没头疼。

不过等他刷牙洗漱的时候, 突然清醒, 然后回忆起了昨晚的记忆, 牙刷都不小心掉到了洗手池。

何遇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双眼放空,脑子里开始仔细梳理着关于昨晚的记忆。

昨晚,他参加了秦温瑜的杀青宴,喝酒了,醉了之后差点被入戏太深的秦温瑜强吻。

不过最后秦温瑜没有得逞,倒是他,先偷亲了顾俨一次,后又强吻了顾俨一次。

他把顾俨摁在轮椅上亲,亲得舌头发麻,顾俨的嘴唇都肿了才放开,当时顾俨的表情大概就是是‘我把他当弟弟,他居然想睡我?’的那种震惊,震惊到懵逼。

顾俨把他当弟弟甚至是儿子养,而他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这简直就是大写的禽兽。

何遇见顾俨第一面就觉得顾俨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后来也曾对顾俨起过色心,敬过礼,可是他只是想想而已。

没想到他一醉酒,就把脑子里想的付诸了现实,做出了这样的流氓行径。

何遇很羞愧,羞愧的同时又心跳加速,脑海中不断的回放着他和顾俨亲吻的画面。

——

何遇下楼的时候发现顾俨正客厅里看书,像是在刻意的等待着他下楼一般。

他的脚步顿了一下,表面平静,内心却很挣扎。

他很好奇,又有点害怕看到顾俨的反应。

何遇朝顾俨走了过去,走近之后,顾俨才抬起头看他。

顾俨一晚没睡,眼底下青黑很明显,眉眼间堆积着几许疲惫,让何遇看了心里咯噔了一下,心中愧疚和担忧更浓。

他昨晚的行为应该给顾俨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哥……”何遇对顾俨打了一声招呼:“早。”

顾俨点头,声音带着没休息好的那种沙哑,语气格外的平静:“坐。”

何遇依言坐下,却坐的有点不踏实,沙发像是极为胳人,他不停轻微着调整着坐姿。

顾俨将他的反应收入眼中,却当做没发现一样。他问:“昨晚怎么回事?”

闻言,何遇因为太紧张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顾俨见何遇反应那么大,知道他是误会了,他解释道:“我说的是你和秦温瑜。”

何遇对上顾俨看起来格外平静的脸,无言了片刻,然后慢慢将他和秦温瑜直接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何遇解释完之后,顾俨点了点头,说了句:“有病就要治。”

秦温瑜有情感缺失症这本身没什么,但是他入戏太深做出这些事情,如果他真的不能控制自己的言行,那已经可以当精神病看待。

秦温瑜借着入戏太深就可以欺负他家小孩儿了?

秦家和他的经纪公司,经纪人团队就是太惯着他了。

如果他们不能约束好秦温瑜,那他就做次慈善,亲自送秦温瑜去看病。

何遇听顾俨的语气淡淡地,似乎也没有怎么生气的样子,但是莫名的就感觉到顾俨对秦温瑜的意见似乎极大。

何遇下意识的想为秦温瑜说句好话:“其实秦老师人还可以的,他演技非常厉害,还可以轻松入戏,情绪饱满,他脾气也还不错不耍大牌,愿意教导新人,不爱生事……”

但是话一出口,在顾俨这儿却起到了反作用。

顾俨打断了何遇对秦温瑜滔滔不绝的夸奖:“所以你觉得他试图强吻你是对的?”

何遇语气弱了几分:“事情一码归一码,怎么能一概而论呢……”

顾俨挑眉,道:“所以你觉得你强吻我也是对的?”

何遇闻言,彻底噤声。

顾俨看着一副像是做错了事儿模样的何遇,心中也不是那么平静。

顾俨无意识的舔了一下唇齿,恰好被偷看了顾俨一眼的何遇看到,两人都愣了一下,纷纷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深度的亲吻。

何遇主动的撬开了顾俨的牙关,当他的舌尖触到顾俨的舌尖时,顾俨的脑海中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一开始是何遇主动,他积极兴奋的去探索,横冲直撞,接着就被反应过来的顾俨反击,深入敌腹的他被强行留下,顾俨宽大的手摁在他的后脑勺上让他无法后退,那时何遇差点以为要被顾俨吃掉了。

其实说起来,虽然强吻的是何遇,但是,顾俨在清醒的状态下不仅没有推开何遇,反而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何遇垂眉敛目,双手互相抓紧,指节泛着青白色。

他少有这样紧张的时候,他觉得哪怕是第一次站在成千上万人现场的舞台上,第一次硬着头皮在一堆专业的人面前用外行的演技表演试镜,甚至是一觉醒来天地变换,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成为了一个陌生的人,他也没有这么紧张过。

何遇在很多事情上都不是个胆小的人,可是在感情上,却始终无法摆脱压抑在骨子里的怯懦。

他上辈子不敢主动去争取家人的关注,在家人的习惯性漠视下变成了内敛的性格,他不敢公开自己的性向,沉浸在学习中,让所有人相信他一心只有学习,也让自己可以在青春期的躁动中显得从容而过。

没有人知道,被所有人贴上禁欲学霸,高岭之花,光风霁月的他,其实暗地里喜欢男人,还会在深夜躲在被窝里看看纯/肉小X文。

这个世界对同性恋接受程度高了很多很多,甚至近年来同性还可以结婚了。对此何遇却没有特别的高兴,因为他的症结所在主要并不是因为这些。

他现在只是习惯性的克制,以及不敢暴露自己真正的内心需求而已。

他可以大胆的向顾俨索取钱,车,却不敢表露丝毫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他是喜欢顾俨的,第一眼见他就喜欢。但是哪怕他现在和顾俨的关系已经不再那么冷淡尴尬,他也不敢任由自己的旖念生长起来。

看似大胆的他,本质只是个胆小鬼而已。

顾俨眼睁睁的看着小孩儿身上的气息越来越丧,头勾的越来越低,明明看不清眉眼,却让人感觉他要哭出来了。

他怎么就忘了,这是个娇气包呢?

他才是被强吻的那一个,但是做了错事的小孩儿倒自己先委屈上了。

又作又败家又娇气又顽皮不省心,现在还要再加一条胆大包天。

这样的小崽子,他以后必不会养二个。

但是现在他已经养了,还养出感情了。既然是自己养的,那哪怕小孩儿这么不省心,他除了宠着,还能扔了怎么地?

他费心养着的,现在扔了,然后就被其他人捡走……他这辈子都没做过这样亏本的买卖,也并不打算做这样亏本的买卖。

而且,除了他,谁能忍得了这么难养的崽儿?只给他戴绿帽这一条就要被打断腿了。还又十分娇气精贵,必须要但精心饲养才行,除了他,谁有这个条件和耐心呢?

其实也是有的,但是顾俨单方面剔除了这个可能。

没有的,不存在的。

嗯,只有他。

沉默只是几息的时间,但是却让何遇觉得过去了很久很久。

终于,他下定了决心,抬头,硬着头皮与顾俨对视,对顾俨道:“哥,我会对你负责的!”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也不管顾俨怎么想的,既然是他耍了流氓,做错了事情,他至少要拿出自己的态度才行。

顾俨对他那么好,他不能占了便宜不负责。

刚打算说话的顾俨被何遇抢了先机,还听到了这么一句话,他莫名有些想笑,勉强忍住了,他问:“你想怎么负责?”

“就、就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什么补偿都行。”何遇小心试探道:“要不你打我一顿,只要不打断我的手就行。”

顾俨拧眉,他在何遇的心中,是这么残暴的人吗?这么点不大不小的事情而已,何至于打断手脚。

他对何遇也不过只动过一次手而已,而且打的还是肉多打不坏的屁股。他明明已经够宽容温和,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在何遇心里落下了这样的印象!

顾俨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凶狠,缓缓道:“我不打你。”

何遇屏息听顾俨接下来的话。

顾俨却没有立刻告诉何遇他要什么样的补偿,而是突然转移了一个话题:“这是我初吻。”

这个话题的转移却没有让何遇更加轻松。

初、初吻?

何遇目瞪口呆,一边惊讶顾俨的纯情,一边更为自己的前途堪忧。

他、他把思想保守的大家长初吻夺走了,大概真的要被打断腿了吧?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豪门弃夫,本站提供穿成豪门弃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豪门弃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热门: 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杀人的祭坛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燃烧的法庭 史上第一密探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 牧神记 帷幕 师尊在透过我看谁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