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上一章:第六十章 下一章:第六十二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何遇从兜里找出一只口罩戴上, 然后靠在墙上, 尽量维持着清醒。

他上辈子的酒量就很一般, 这辈子的酒量居然还能更差。

没有让何遇等太久, 陈科很快的赶了过来。

陈科看到现场的时候有点懵, 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不出意外的话, 那个蹲在一边,用外套罩头,看起来像朵蘑菇的就是秦温瑜秦影帝?

何遇揉着酸胀的太阳穴, 问:“秦老师那边的人你联系了没有?”

陈科点头,解释道:“他们说秦老师让他们出去吃夜宵了, 要晚一点才能过来。”

“他们本来还邀了我,但是我拒绝了, 就在车子里等着。”所以他才能这么快赶过来。

何遇琢磨着陈科的话,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猜想——秦温瑜刚才的行为并不是临时起意, 而是有那么点计划性?

要不是知道秦温瑜是真有病, 而且喜欢的是季青临, 他都要怀疑秦温瑜是不是对他有企图了。

“遇哥, 我是扶你呢还是扶他?”陈科问:“还是在这里等人?”

何遇摇头, 嘱咐道:“这里人多眼杂,你把他扶到车里去, 小心遮着点他的脸。”

秦温瑜这张脸太显眼了,出了外头一不小心还会引起围观。

陈科见何遇的精神头似乎不太好, 一双眼睛很明显的泛着红, 担忧问道:“那遇哥你呢?你没问题吗?”

何遇甩了甩头, 一手撑着墙站好:“没事。”

陈科见何遇站的还算稳当就点了点头,然后去扶秦温瑜了。

他原本以为秦温瑜也醉了,但是他掀开秦温瑜头上的外套,却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秦温瑜面色挺正常的,身上唯一的酒味儿还是从何遇的外套上传来的。

秦温瑜明明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却愣是让陈科看出了几分生无可恋的颓然。

陈科见秦温瑜似乎没醉,便小心翼翼的问道:“秦老师,你这是……你没事儿吧?”

秦温瑜当然,有事。

那个地方太脆弱了,哪怕何遇的力气不算大,却也让他难以承受。他刚才以为蹲一会儿平复一下就好了,但是很快他发现,蹲一会儿也还是痛。

只要他动一下碰到了那儿身体就会升腾起一股难忍的痛楚,如果可以,他想立刻脱了裤子检查一下。

秦温瑜忍了又忍,咬牙沉声道:“扶我起来。”

秦温瑜伪装的很好,陈科也没发现哪里不对,依言把秦温瑜从地上扶了起来。

何遇没有给秦温瑜休息的时间:“走吧。”

说完何遇就率先走在了前头,陈科在后面扶着秦温瑜跟上。

秦温瑜走的很慢,陈科也下意识的扶的很小心。虽然他一直没搞明白秦温瑜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腿吗?

停车场,秦温瑜的人还没有到,陈科把秦温瑜带到了何遇的车边。

秦温瑜没有继续选择蹲着,而是靠在了车上,盯着差点把他废了的罪魁祸首。

何遇也淡淡地回视了过去,无声的用眼神回复道:先撩者贱。

虽然秦温瑜这样做是事出有因,不是出自本心,但是何遇不是秦温瑜的父母,可以无限次的容忍他,他现在对秦温瑜的客气,是念在秦温瑜在演戏上帮过他。

如果不是这样,他刚才就会再补上几脚,然后让救护车来把秦温瑜抬走。

秦温瑜被何遇看得生出了心虚的情绪,让秦温瑜不由陷入了一阵新的迷茫之中。

他确定他现在没有入戏,他是清醒的。

但是他却因为何遇产生了多种复杂的情绪。

这原本只有季青临才能做到。

再结合他之前入戏时的角色人设走偏……他这是怎么了?他喜欢上何遇了吗?

秦温瑜被自己的猜测吓得不轻,竟然又升起了几分慌乱。这种绝对清醒状态下的情绪迸发让他十分慌乱,薄唇微微的颤抖着,冰冷的面具碎成了一地玻璃渣。

顾俨到时,秦温瑜重新蹲到了地上,满脑子都是在怀疑着人生和自我。

顾俨收到何遇的短信时差点被那句乱七八糟的话气笑,随之就立即赶了过来,现在一看,何遇的状态似乎的确有些不对。

顾俨没有理会蹲在地上的人,他看着就穿了个毛衣,戴着口罩,身形看着消瘦单薄的何遇,道:“怎么没穿外套?”

陈科闻言,反应过来何遇会冷,便连忙把手上挂着的外套递给何遇,不料中途冒出一只手给截了。

顾俨看着皱巴巴的外套,上面还有一阵陌生的味道,他莫名的有些不舒服。他看了眼蹲在地上不动弹的人,把外套重新丢回给了陈科。然后他对跟来的保镖道:“去给他拿条毛毯。”

接着又转头对陈科道:“待会儿把这件外套扔了。”

陈科有点怕眼前这个坐着轮椅的男人,虽然对方坐着,身高上矮了一截,但是那周身的气势却把他碾压得说话都结巴了:“好、好的。”

顾俨再次看向了何遇,闻着那股醺鼻的酒味儿道:“喝酒了?”

何遇微微低头看向顾俨,在顾俨出现时,他脑袋里那根紧绷着的弦就断了,意识重新变得模糊了起来。

“哥?”

顾俨嗯了一声,道:“我来接你回家。”

何遇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没有家。”

“回不去了。”何遇蹲了下来,上半身趴在了顾俨的腿上,仰头看着顾俨,重复道:“回不去了,我没有家了。”

像是触动了哪个机关,何遇不断的重复着:“没有了……”

顾俨眼看着何遇的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掉,听着何遇的话,心脏像是被谁揍了一拳似的闷疼。

不过几秒钟而已,顾俨就有些看不下去了。他似嫌弃的抽出了口袋的方巾,动作看似用力粗鲁,落到何遇脸上的力度却很轻柔。

顾俨沉声道:“你不是还有我和爷爷吗?”

何遇哭得眼睛黏糊糊的,眼前也是花的一片,迷糊的脑子只能勉强处理即时听到的信息。闻言,他停顿了一下,问:“你是谁啊?”

顾俨放下方巾,转而用那只手捏住并抬起了何遇的下巴,他凑前看着何遇,两人的距离再近一些就是脸贴脸了。

顾俨眼睛微眯,近距离的与何遇对视,声音醇厚磁性,压低时带着丝丝危险的意味:“你仔细看看?”

何遇盯着眼前的人,意识不太清醒的他,抬起手,摸上了顾俨的脸。

他的手是火热的,摸在顾俨相对而言比较凉的脸上时觉得很舒服。

在顾俨感受到被人摸脸的滋味时,何遇突然再凑近了一点,嘴唇亲在了顾俨的嘴唇上。

双唇相贴,何遇还舔了一下。

顾俨……忘记了反应。

——

顾俨把何遇带回了顾家,一路上他的脸色都是阴沉中透着些许木然的状态。

直到回到了顾家,他也还没有从‘居然被小崽子给亲了’这件事情中走出来。

他和何遇虽然结过婚,但是两人连同床都没有过。

其中有各种原因,其一是因为他并不想被人掌控,哪怕是在□□上。

其二是他和何遇单纯不来电,在爱情角度看,他不喜欢何遇,何遇也并不喜欢他。

他得承认现在的何遇让他很喜欢,但是他还从未把他和何遇的关系往那方面想过。

这个吻,却打乱了他的理智。

顾俨让保镖把何遇送回了房间,鬼使神差的,他跟了上去。

何遇被丢到了床上,然后乖乖的趴在床上,乖巧的不像是个醉汉。

何遇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喃喃道:“我好渴……”

顾俨听见了,看向房间里唯一的保镖,保镖立马会意,下楼去找管家了。

顾俨看了何遇一会儿,打算离开时,却见何遇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踉跄了一下摔在了地上。

幸而何遇站的那里铺了块厚毛毯,他摔下去之后也摔不坏。

何遇坐到地上之后又不动了。

从没有喝醉过的顾俨不是很懂这个小醉鬼的操作。

顾俨见何遇坐在地上不起来了,眉头微皱,推着轮椅挪了过去,然后对何遇伸出了手。

何遇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手,伸出自己的手握住。

顾俨那只手使劲儿,道:“起来。”

何遇顺着这股劲儿站了起来,却又在站到一半时倒向了顾俨。

顾俨本能的抱住了何遇。

何遇就着这个奇怪的姿势看着顾俨,迷糊的问:“你谁啊?”

顾俨还没说话,就听到何遇又立刻说道:“长得真好看,我喜欢。”

顾俨彻底的闭上了嘴,沉默的看着何遇,眼里带着复杂的审视。

就在顾俨等着何遇继续往下说什么的时候,何遇却又再次突然的偷袭了他。

他这一次依旧没有躲过。

双唇再次相贴,顾俨狭长的眼睛微微瞪大。下一秒,何遇主动的伸出了舌头,撬开了他的牙关。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豪门弃夫,本站提供穿成豪门弃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豪门弃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六十章 下一章:第六十二章
热门: 幽冥怪谈1:夜话 罪瘾者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九焰至尊 余污 反自杀俱乐部:池袋西口公园5 睡在豌豆上 偏爱 玫瑰的名字 在我成为传说中的大佬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