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裴子骞差点被那一瞬间的猜测吓掉魂。

表哥和何遇?

也太惊悚了吧!

裴子骞一副见鬼的激动表情, 秦温瑜则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问:“你怎么来了?”

“我这不是在附近吃饭, 顺便来看看你吗?我还给你带了吃的改善改善伙食。”裴子骞举了举手上的一只大袋子。

秦温瑜也没有问裴子骞为什么不主动打电话说一声, 看向了何遇。

何遇这次总算明白了秦温瑜的意思, 他主动道:“我不介意, 不过, 要不我晚点再来请教?或者我明天早一点起来?”

秦温瑜知道裴子骞和何遇关系不好,以前在宴会上遇见都差点打起来, 所以两人不碰面是最好的。

可是他记得裴子骞还没有亲自给何遇道声谢。

走廊上随时会有人经过,秦温瑜道:“先进来说。”

裴子骞见何遇和秦温瑜的态度落落大方的,刚才的那个怀疑的心思淡了点, 只是想起刚才那一瞬间的猜测,还是有一种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

随后三人一起坐到了秦温瑜房间的沙发上, 何遇自觉的坐了单人沙发, 兄弟俩坐在了一个沙发上,茶几靠的近,沙发也不大,两个高大的男人挤在一起, 两双长腿都只能并拢蜷着放,看起来莫名有点委屈巴巴的感觉。

裴子骞率先对何遇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何遇发现裴子骞原来的金黄色头发染成了火红色,饱和度太高显得土, 还特别扎眼, 他挪开了一点视线, 解释道:“我和秦老师在一个剧组, 今天拜托他帮我对戏。”

裴子骞看向秦温瑜,无声的问,真这样?就这么简单?

见秦温瑜点了头裴子骞才松了口气:“今晚不会做噩梦了,真好。”

何遇大概猜测到裴子骞在想什么,嘴角微微抽了抽。

裴子骞这会儿冷静下来了,但是面对何遇还是很不自在,心情复杂的很。

本来嘛,清清楚楚的情敌关系,互相看不顺眼,挺单纯的。

可是现在,他那天挫样被何遇看见了,这让他想一想就觉得丢脸至极。偏何遇还好心的把他送医院了,而不是随便往外一丢,所以他还得一边羞愤一边感激何遇,恼羞成怒一下都不行。

简单的关系搞得这么复杂,真是让他简单的脑壳疼的要爆炸。

裴子骞对着何遇扭扭捏捏一会儿才道:“何遇,谢谢你啊那天。”

说完他又马不停蹄的道:“但是我不会把青临让给你的,最多公平竞争。”

裴子骞觉得自己做出很大让步了,要知道他之前特别看不上何遇,何遇一个有夫之夫,偏要自作多情的缠着青临,求而不得还下药,要不是他们赶到的及时,说不准就要被何遇得逞了。

这么个玩意儿,不仅人品不好,没有道德,还不择手段,他对何遇的厌恶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现在却愿意捏着鼻子同意公平竞争,他觉得自己退步良多。

何遇闻言,觉得这是个良好的解释时机:“我不会和你竞争……”

何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裴子骞迅速打断,声音抬高了几个八度:“你难道还想强抢?你你你要是再敢对青临做什么,我就揍死你你信不信?别以为你救了我一次就可以乱来了,一码归一码!”

“我的意思是,我以后不会再缠着季青临,也不会继续追求他。”虽然被裴子骞打断了话,还被裴子骞一脸凶恶的威胁了一下,但是何遇的心情很平静。

原身做错了事,他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对季青临他会更客气一些,对这些情敌,只是单纯谴责他他也不会恼羞成怒。裴子骞说的对,事情不能混着看,一码归一码。

“你以为我会信你?”裴子骞一脸你休想麻痹我,小爷我不上当的表情。

当初何遇追季青临追的多厉害,现在无缘无故就说放弃了?他能信他就是个傻子!

何遇平静地继续解释着:“我那次之后就再没有去找过季青临了。”

裴子骞立刻道:“你前些天还和青临在一起!”

“任巍然已经雪藏了我,我没有选资源的权利,能拍这档节目,大概是秦老师的功劳吧。”何遇看向秦温瑜,道:“秦老师那天特意拉我出境,为我造势,然后又安排我进了那档节目。”

裴子骞不知道这事儿,他还以为那是何遇知道季青临会去所以特意凑过去的。他神色茫然了一瞬,然后看向了秦温瑜,神情复杂:“哥,你……”怎么想的啊?把何遇和青临安排在一起?

秦温瑜神情冷淡地坐在一边不言不语,除了会眨眨眼睛外跟个雕像似的,对于裴子骞的不解也完全没有想解释的意思。

在气氛安静了一瞬后,何遇主动为秦温瑜解释道:“秦老师是在为你还我的人情,所以给了我一次机会。”

裴子骞大大咧咧的神经有点粗,听何遇一解释才明白秦温瑜为什么会给何遇资源。他挠了挠头,小声哔哔:“人情该我来还的嘛……”

秦温瑜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裴子骞立刻闭嘴。

他们安静下来了,何遇就继续道:“因为我的不懂事,我把我爷爷气进了医院,让顾俨遭受了非议。”

“接着我和顾俨离婚,变得一无所有,还被任巍然骗了一张价值千万的卖身契。”

“发生了这么多事让我明白,我对季青临只是一时痴迷而已,而现在的我很清醒。”何遇道:“我已经不喜欢他了,不会再掺和进你们的事情。现在的我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

“说的跟真的一样……”裴子骞不是很信何遇,但是他看着眼神清澈且坦然的何遇,又恍然发现何遇变化挺大的,好像真没以前那个讨人厌的感觉了。

裴子骞想,难道真的是因为何遇不是他的情敌了,所以自动变顺眼了很多?

“就算你不信我不喜欢季青临了,也至少可以相信我不再是你们的竞争者。”何遇道:“一个面包都没有人,不会去渴望爱情。”

何遇说完,突然道:“其实秦老师还的那个人情我不是很满意,如果让我自己选的话,我会选择让你们手下留情,报复得轻一点。”

秦温瑜把那个综艺资源给他的时候不仅是单纯的还人情,也是在防着他狮子大开口。秦温瑜根本不打算给何遇主动开口的机会。

他现在摊开来说,就是让秦温瑜和裴子骞不能再装聋作哑,让他们在对他动手时有所顾虑。

“你放心,我和任巍然那种脸上笑嘻嘻,肚子里却一肚子坏水的人不一样。”裴子骞说道:“我最多让人把你打一顿,不打残也不打死的那种,然后再在你找工作的时候捣捣乱就算了,赶尽杀绝还不至于。”

何遇:……呵呵。

裴子骞呲牙笑道:“既然你这么识趣,现在还这么惨,那念在你救我的恩情上我就不让人打你了。”

唉,想想还有点小可惜。

当初他可是幻想了不下十次要把何遇扁成猪头,打一次还不过瘾,必须把何遇打服教做人才够,可是现在注定不能实现这个梦想了。

都是那天那个女人的错,神经病啊居然给他吃那种药,好歹是个名媛淑女,居然这么虎要强/奸他,幸好他跑得快……虽然也因此被何遇捡了,然后丧失了梦想。

裴子骞的爽快让何遇惊讶了一下,然后真心实意的对裴子骞笑笑。

一张清冷的脸突然变得软和下来,那双堆霜积雪的眸子也换成了一滩春水,波光潋滟,裴子骞被何遇这一笑笑懵了。

他不知道何遇有没有对季青临这么笑过,但是他没有见过何遇笑。

原来何遇笑起来这么软和?

而且不可否认的是,还挺好看的。

裴子骞暂时有点适应不良,左看右看不再去看何遇。

“你还有事儿吗?”秦温瑜突然看向裴子骞道。

裴子骞愣了一下;“没事儿啊?”

秦温瑜沉默地看着裴子骞。

裴子骞和秦温瑜太熟了,所以还是比较懂秦温瑜意思的。

秦温瑜这是在下逐客令呢。

裴子骞摸了摸鼻子,主动起身道:“好吧,那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想吃什么也可以直接和我说。”

反正他现在看何遇怪别扭的,也不想继续待下去了。裴子骞再提醒了一下秦温瑜记得吃他带来的东西,就匆匆走了,一如他来时一样,风风火火的。

自带活跃BUFF的裴子骞走了之后,房间内又恢复了安静。

何遇看了眼裴子骞留下的饭菜,道:“秦老师趁热吃点东西,我再看会儿剧本。”

何遇拿起自己带来的剧本再度看了起来。

不过两天时间,剧本看着就已经泛旧,显然是翻了又翻。秦温瑜收回了视线,开始吃裴子骞给他特意带来的东西。

——

自学和有老师亲手教导的感觉还真是两码事,自学时有些不懂的地方,老师一点就通了,断断续续的想法也被连成了一串。

而近距离的看老师演示,也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第二天,何遇的第一次开拍,夏导给他拍了一场最简单的戏,他一条过没有NG,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激励。

接下来的几天何遇依旧整天待在剧组,有戏就拍,没戏的时候就凑到老演员边上去学习,秦温瑜有时间了也会指导他,和他对对戏。

何遇倒不是真的多喜欢演戏,以后也没打算做演员这个职业,但是他习惯于把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尽可能的做到最好。就像他可以因为喜欢西班牙的设计风格,想拜读原着文作就专门去学了西班牙语一样。

因为他的认真,再加上秦温瑜等人的指导,他的进步很大,在严厉的夏导手下NG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少。

人在放松和得意之于就可能会忘形犯傻,何遇顺利拍完一幕和秦温瑜的对手戏之后,坐着轮椅没有下来,而是自己滚着轮子在一个院子里转悠着玩儿。

这轮子越转越顺溜,何遇越推越利索,然后在只有助理在旁边守着的院子里跑过山车似的跑了起来。

助理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平时看着格外沉稳的何遇还有这样不着调的时候。

就在他想拿出手机给何遇录段视频的时候,突然听见了许多朝这边走来的脚步声,他扭头一看,看见竟然有一群人站在了门口。

其中夏导,男女主角甚至制片人都来了,而坐在轮椅被护在中间的人他不认识,却隐隐猜测被这般重视的估计是投资商。

投资商端端正正的坐在轮椅上,而他遇哥……

助理觉得这一幕好像有点有点蜜汁搞笑。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豪门弃夫,本站提供穿成豪门弃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豪门弃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热门: 小妹妹 少年侦探1:魔幻图书馆 占星术杀人魔法 大神病得挺严重[快穿] 御手洗洁的舞蹈 大城市 加贺系列1:毕业 腊面博士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借镜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