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上一章:第十七章 下一章:第十九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薄家果然派了人在门口等着。

何遇今天穿得中规中矩,不寒碜也不突出,全身上下只有西服口袋的方巾抖了个骚。他扫了眼来接他的人,一共两个,其中一个是昨天见过的,两人体格都很高大,大概都是保镖。

车子停在了一家大酒店门口,这家酒店已经被薄家包了场只用来接待宾客,仅仅是露天的停车场上就已经停了一排外形亮眼的各色豪车。

这会儿何遇倒是觉得薄家人能来接他也挺好,否则他就要成为今天晚上第一个坐出租车过来的嘉宾了。

接他的人把他送到酒店门口就驱车离开,何遇一个人来到了入口处。

何遇把请帖递了过去,接待的人让他稍等一会儿,不一会儿就从里头走出一个唇红齿白的青年。

青年名叫薄舟,薄文光的三弟。

他和原身是高中同学兼室友,关系不错,但后来薄舟去了国外留学两人就没什么联系了。

薄舟冲何遇扬起一个笑容,对何遇伸出手:“阿遇,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何遇握了一下对方的手,想收回来时却遇到了阻力。

何遇眼神淡淡地看向薄舟,薄舟嘴角上挑,冲他眨了眨眼睛,这才缓缓地松开了他的手。

何遇突然记起,薄舟当初似乎是喜欢过原身。

当年在毕业酒会上薄舟喝醉了酒,趁醉和原身告白,但是原身脑子里只有完美的男神季青临,对薄舟只是兄弟情而已,当时自然是拒绝了。

这也是为了两人分开后这么多年一次也没联系过的原因。

薄舟神色自然的对何遇道:“这些年我学业很忙几乎和国内断了联系。现在回国了,我们可以找个时间聚一聚,对了,你和老大他们还有联系吗?”

他们当初那个寝室住了六个人,私下里按照年龄排了个序,年纪最大的老大是寝室长。

何遇摇了摇头:“没有。”

原本还是有一些的,可是高中毕业后各奔东西,各自有了各自的生活,事业,朋友,渐渐地就没什么联系了。

这样一看,同在国内尚且如此,薄舟在国外没传什么消息回来也挺正常。

“有机会可以把人叫齐一起聚聚。”薄舟掠过了这个话题,对何遇道:“现在我先带你进去吧。”

薄舟站在何遇边上,一边给他引路,一边含笑注视着他,显得格外的殷勤。

何遇就当做没发现一样,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宴会厅里人不少,衣香鬓影,还伴有舒缓的琴音,穿着白衬衣打着领结的侍者在人群中穿梭者,薄舟从一个侍者的托盘上取下两杯红酒。

他递了一杯给何遇。

何遇接过酒杯,两人碰杯喝了一口之后,薄舟道:“愿你今晚玩儿的开心,有什么问题不好解决的可以来找我。”

见何遇点了头,薄舟就笑着转身离开了。

何遇刚才喝酒只沾了沾唇,薄舟离开后,他把酒杯重新放回了一个侍者的空托盘里。

原身由于各方面原因还没有正式参加一些宴会,偌大的宴会厅里何遇一眼看去都是陌生人。何遇找了个略显清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如果没有交际和朋友的话,在这种宴会上简直无聊至极。

何遇无聊之下在众多糕点里取了两块慢条斯理的吃着,糕点吃了大半的时候,宴会厅里的气氛发生了一阵微妙的转变,伴随着小声的窃窃私语。

何遇抬头顺着众人的视线看去,发现原本随意站着的人群自动的分开了一条道,一个黑衣保镖推着顾俨走了进来,宴会的主人薄文光亲自上前相迎。

不仅是薄文光,薄文光的父亲母亲也站在了薄文光的身边,何遇远远看着,气氛倒是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剑拔弩张,不过薄家人一脸笑意,而顾俨却自始至终都冷着一张脸就是了。

薄文光看着眼前纵然坐着轮椅,却仿佛在俯视着所有人的顾俨,脸上露着和善的笑,心里却讽刺的想着,顾俨有什么可高傲的,顾家人再厉害也就只剩下他这一根苗了,他手段再厉害枕边人还不是给他戴绿帽?

薄文光这么想着,眼角朝何遇的方向看了一眼,想到之后要发生的事情,他嘴角的笑意变得更加真实。

——

今晚的薄文光春风得意,不仅是因为前阵子他的妻子终于给他生了一个儿子,更是因为他父亲终于全面给他放权,他从一个经理坐上了总裁的位置。

等同于是做了三十年太子终于登基。

何遇知道今晚宴会是什么性质之后,才明白今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来,连顾俨都破天荒的给了薄文光一次面子。

但是这和他没什么关系,他现在已经彻底的远离了这个圈子的中心,无论薄文光是否‘登基’,于他来说都没什么意义。

何遇独自坐在角落吃着糕点水果和冷盘,喝着没开盖的一些果汁,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多了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男人不说话却时不时的要看何遇一阵儿,终于,何遇偏头看向对方,问道:“有事吗?”

闻言,男人犹豫了一下,道:“你好,我是个导演,因为觉得你和我想找的一个角色外形十分合适,所以……”

男人歉然道:“不好意思打扰到你进餐了。”

他忍不住再看了何遇两眼,心里有些可惜。

这外形气质都很符合,但是对方的身份不合适。虽然他不知道何遇是什么身份,但是能来这个宴会的估计都不会去演戏的。

“没关系。”何遇擦了擦嘴角,眼神随意打量了对方两眼,没认出对方是谁。

能被薄文光邀请来的导演肯定不是泛泛之辈,但是原身对娱乐圈了解的也不多,这幕后的导演认识的太少了,认不出对方的身份。

就在何遇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对方自己其实也是娱乐圈的,争取一下对方口中那个角色的时候,一道略柔偏中性的男声在一旁响起。

“阿遇,抱歉我来晚了。”

薄舟说着,看了眼坐在何遇旁边的男人,一边在何遇的旁边坐下,一边和对方打了一声招呼:“夏导,你好。”

夏正诚不认识刚回国的薄舟,只能笑着回了句:“你好。”

薄舟小声对何遇道:“我刚才帮着我哥去接待宾客了,忙完了我就过来了。”

说着他看了一眼何遇面前没吃完的东西,笑道:“一个人很无聊吧?”

薄舟的热情和亲昵让何遇新生警惕,面上却不显:“还好。”

“我来陪你聊会儿天吧,正好我们几年没见,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薄舟长得很秀气,唇红齿白的模样有些显小,还透着几分可爱,笑起来嘴边陷进去一个浅浅地酒窝,让人难以生出恶感。

夏正诚将薄舟的话听入耳中,也不好继续在旁边打扰要叙旧的两人,自觉地告辞了,走之前他塞了一张自己的名片给何遇。

何遇把名片收好,听见薄舟语气雀跃的道:“以前我们就喜欢开玩笑说你这张脸在娱乐圈混饭吃正好,没想到你现在真的进娱乐圈了,连夏导都愿意主动给你塞名片。”

薄舟没有听到何遇和夏正诚的对话,所以不知道夏正诚根本不知道何遇是娱乐圈里的。何遇也没有特意给薄舟解释,随意的回道:“我也没想到的会进娱乐圈。”

何遇上辈子家里算不得世家,也算不上顶尖大豪门,可是运气好,上面几辈都家境殷实,到了他这一代,家里已经小有资产。

他母亲生了三个男孩儿两个女孩儿,他排行老三,正处于他妈想要女儿的时候,结果他出生后一看还是个男孩儿。

家里不需要他继承家业,也不格外的宠爱他,他处在不尴不尬的位置上,过着普通富二代的生活。

但哪怕最后他因为各种原因选择了服装设计这么个在长辈眼中没什么出息的职业,他也没想过最后要沦落到进鱼龙混杂的娱乐圈里混饭吃的。

更惨的是进了娱乐圈里还混不到饭吃。

何遇在脑子把上辈子的一些回忆转了一圈,薄舟已经开始和他聊起了这些年他在国外的生活,他偶尔搭上几句话,彼此之前几年不见的生疏似乎驱散了不少。

突然,薄舟一脸落寞的注视着何遇,道:“阿遇,这些年我没有主动联系你,你也就不打算理我了是吗?”

原身是这么想的。

何遇沉默不语,薄舟的笑容里多了一份苦涩,随后又笑了起来,道:“我知道你的答案了,但是没关系。”

“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我打算回国发展,我们有很多的时间来接触误会。”

薄舟起身,对何遇道:“我在国外给你写了好多信,每年你的生日我也都有买一份礼物存着。之前没机会给你,你能收下它们吗?”

薄舟怕何遇多想,连忙又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既然这些东西都是给你的,就应该让这些东西送到你手里才好。”

如果何遇稍微念点旧情,心稍微软和一点,对薄舟这番心意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何遇却冷静地猜测着,难道今晚的高/潮在薄舟这里?

他一时间想不到薄舟要怎么做,躲这一下估计还有什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后手,他干脆顺着薄舟点了点头:“好。”

顿了一下,他道:“谢谢。”

薄舟激动的拉住何遇的手,一双偏圆润的狐狸眼与何遇对视时眼中似乎藏着一片深情,令人动容。

何遇却在下一刻抽出了自己的手。

薄舟的眼神瞬间变得有几分哀怨,他转身对一个侍者招了招手,对方过来后他让对方往空酒杯里倒了两杯橙汁。

倒好后他递给了何遇一杯,他晃了晃酒杯,黄色的果汁在杯壁上留下了几粒纤维。

薄舟笑道:“你知道你不爱喝酒,我陪你喝果汁啊。”

何遇拿着酒杯,只是沾了沾唇。

薄舟见此道:“阿遇……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往里头加了什么,然后对你……”他缓缓朝何遇靠近,脸上泛着红晕,笑中带上了几分暧昧。

何遇往后一仰,薄舟趁机握住何遇拿杯子的那只手,然后凑过去喝了一口杯里的果汁。

薄舟舔了一下唇:“很甜。”

他看着何遇说着两字,让人无法确定他评价的到底是果汁,还是何遇。

几年前薄舟还是个只能趁酒醉告白的纯情小男生,在国外回来后,一举一动都可以浑然天成的玩儿着暧昧,撩动着对方的情绪。

何遇觉得薄舟在国外的生活一定很丰富多彩。

薄舟见何遇微微愣神,以为何遇是在害羞,轻笑一声,从何遇的手里把那只酒杯拿了过来,再把自己的酒杯换了过去,道:“现在你可以放心喝了吧?”

何遇在薄舟的注视下,还是喝了一口。

薄舟笑着重新站好,对何遇道:“我们加个好友,过两天我把那些东西拿给你,可以吗?”

最后两人还是加了个微信,加完后一个人走过来附耳在薄舟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然后薄舟便对何遇道:“阿遇,我妈叫我过去,你……”

何遇顺势道:“没事,你去忙吧,下次见。”

薄舟走了,何遇放下了那杯橙汁。

表面上看这杯橙汁好像不该有问题,但是何遇总觉得薄舟不可能真的只是单纯来叙个旧。

坐了一会儿,何遇没有出现什么不舒服的现象。

难道他太草木皆兵了?薄舟其实真的只是来和他叙个旧,撩一撩他?薄文光把他邀请来宴会只是单纯的把他放在顾俨面前小小的膈应一下而已?

——

不知道是不是何遇的脸太生,除了之前那位夏导还有薄舟,竟然就没有人过来和他搭话了,他这一块仿佛被遗忘了一般。

无聊之下何遇只好继续吃喝和发呆。

他不会做饭,在家天天吃外卖,最多开火煮个泡面,导致他觉得这宴会上的东西格外的美味。

何遇饮料喝多了,去了趟洗手间。

从洗手间里出来,何遇路过一个拐角时停了下来。

他好像听到了一道很浅的呼吸声,可是他身边并没有人。

何遇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下一刻,那拐弯出果然走出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根男人手腕粗的木棍,何遇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何遇越紧张就越敏/感,他没有忽略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没有回头,而是快速的蹲了下来往边上打了个滚儿。

何遇身后的人手上拿着一条打湿了的丝巾,大概是没想到何遇反应居然会这么快面上愣了一下。

下一瞬间他们反应过来之后就凶猛地朝何遇扑了过来,何遇狼狈的躲了过去,两个高大的男人在狭小的通道里围堵他,其中一个手上拿着木棍,另一个手里的丝巾估计藏了什么东西,何遇心快速的跳动着感到了丝丝心慌。

他靠着墙起身,准备从这里冲出去,眼角突然扫到了旁边的一抹红,电光火石之间,何遇来不及多想,把灭火器提了出来。

何遇被木棍扫到了脚,摔倒的时候他咬牙握住了灭火器,脸在地上摩擦滑了一段距离,不仅火辣辣的疼好像还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幸好何遇以前用过灭火器,所以这会儿还算熟练的拔开了保险栓,然后按下了喷嘴,对着近在咫尺的两个男人喷了过去。

干粉有腐蚀性,原本想用那丝巾捂住何遇口鼻的男人被灭火器一喷,尖叫的捂脸往后退。

拿着木棍的男人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敢贸然的过来。

这边的动静不小,可是这条道上却没见什么人过来。僵持了几秒钟,几道脚步声传来,是几个穿着衬衣马甲的侍者打扮的人,不过何遇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敏.感的意识到不对。

有人低声道:“把他的灭火器踢开。”

说完,几个人分了几个方向扑了过来。

何遇用力的握紧了灭火器扫射着,但是慌乱中他的手一麻,灭火器便被踢飞了出去。

没了灭火器,何遇就再没有了自保的东西。

不过,何遇看着几个捂脸蹲下来忍不住痛得呻/吟的人,扯了扯嘴角,有点想笑。

“你们现在不去清洗的话,会毁容,拖久了,可能还会感染致死。”何遇道。

几个被喷到了脸上脖子上手臂上的人犹豫了几秒钟就转头跑了,只剩下两个没有喷到脸上的人。

何遇深呼了一口气,没有去看不远处的那只灭火器,他知道他只要试图去捡,估计就要被直接摁倒了。

那两个人见他没有什么凭借了,一起朝何遇冲了过来。

何遇身上又挨了几棍子,但是没有被对方敲到头,可是渐渐地他体力不够用了,对方两个人,而且比他壮实,他打也打不过,逃又没机会逃。

不过何遇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个空隙,使出了当初在学校百米赛跑的劲儿冲了出去。

他在前面跑,后面两人还在锲而不舍的追,距离十分的近,只要一秒钟的停顿他可能就要被拦住了。

但是在这种时刻,何遇心里却还感叹了一声。

真他妈的刺激。

宴会大厅离那卫生间有点距离,但是也不算太夸张,何遇只要坚持一小会儿就能跑出去了。最后一个拐弯,何遇在看到拐角的人是谁后连忙想停住,但是腿一软,嘭的一声膝盖着地摔了下去。

何遇来不及喊疼,也来不及多想,连忙用力的抱住了眼前之人的小腿。

身后的保镖准备把人弄开,顾俨挥手制止了。

他微微低头看着跪在他面前抱着他腿,狼狈不堪的人,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何遇?”

追着何遇的人在追到走廊尽头的时候已经开始慌了,原本以为是个不难的工作,何遇本身瘦弱,再加上他们事先有准备,出其不意拿下何遇太简单了,却不想发生了现在的变故。

要是何遇真跑回了宴会大厅,他们是不可能跟进去抓人的,到时候他们任务失败,上面还不知道要怎么惩罚他们。

他们跟着冲过这个拐角的时候,保镖这次警惕的将他们拦了下来,然后利落的将两人的腿打脱臼,把两人摁在了地上。

何遇转身看见这一幕,终于松了口气。

他转过头,抬头看向顾俨。

何遇身上原本毫无褶皱的西服已经凌乱的不成样子,西服外套的两颗纽扣也都给崩掉了,最狼狈的还要属何遇的那张脸。

何遇脸上的皮肤很白,所以脸上那些血/肉模糊的伤口看起来格外的凄惨渗人。

一滴血滴到了何遇的睫毛上,何遇本能的眨了一下,眼前突然就变成了一片红。

何遇抱着顾俨的腿不撒手,只快速的眨动着眼睛想把粘连在睫毛上的东西弄开,眨着眨着眼泪先被眨出来了,眼前变得模模糊糊的,何遇干脆低头,打算在衣服上蹭一蹭。

在他去蹭衣服之前,顾俨把何遇衣兜里顽固存留下来的方巾抽了出来,弯腰给何遇擦了擦。

擦干净眼睛之后,何遇才清楚的看到顾俨的样子。

顾俨还是如之前几次见到的一样,神情淡淡地,像是没什么事情能被他放在心上,一双眼睛看人无端就给人他像是在看蝼蚁的感觉,十分的……欠揍。

但是没人敢揍他。

顾俨给何遇擦完后把方巾又塞回了何遇的口袋里,道:“你怎么在这里?”

何遇闻言微微惊讶,原来顾俨不知道薄文光给他拿了请帖?

“是薄文光专程让人来给我送了请帖,他还告诉我你也会来。”何遇那口气卸了之后身上各处的痛感接连的涌了上来,他跪坐在地上不想动弹,心里默默地拿刀戳薄家兄弟的小人。

就知道捏他这颗软柿子,看顾俨不顺眼,有本事照着顾俨去怼啊。

何遇把之前的事情大概描述了一边,然后道:“他们抓我肯定是想把我剥/光衣服扔外面,就为了让你丢脸。”

顾俨看着何遇虽然憔悴又狼狈,但是却又散发出一种凌/虐美的脸,伸手摸了摸何遇越发消减的下巴,触/手干爽嫩滑,嘴角扯了扯,道:“不会把你丢外面。”

“会把你扔到男人床上。”

何遇:“……”

大丈夫能屈能伸。

何遇怕薄家兄弟还留了后手,这会儿只一心的想要抱住顾俨,闻言不但没有反驳,还对顾焱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

嘴上也甜:“谢谢哥。”

一张冷淡自持的脸上因为一个笑气质大变,眼角的一抹红让他的眼睛增添了一抹妩媚,额角脸侧的伤痕没有让他的颜值打折扣,在妩媚当中增添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这一笑,竟有几分凄美。

顾俨看过的美人多了去了,原本知道何遇长得不错,却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今天把自己折腾成这死狗的样子,倒还有几分招人。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看来是主事的人知道事情被顾俨撞破,终于扛不住要过来了。

顾俨没有回头,对着何遇说话的语气竟带着几分温柔:“那贱人的手段一直不入流,这次委屈你了。”

何遇有点受宠若惊,还有点懵。

何遇茫然的看着顾俨,然后看到了朝这边走来,神色有些僵硬的薄文光,顿时明了。

原来贱人就在后面。

顾俨这是在故意骂人呢,而且十分的不客气,“贱人”二字对自诩高贵的世家之人来说粗俗却又足够恶劣,简直把人贬到了尘埃里。

薄文光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打好了腹稿,在听到顾俨的话时他的脸色大变,又在他的控制下变得僵硬了起来。

他和顾俨向来不对付,但是这会儿他不可能自己上前去自证自己是那个‘贱人’,只能拼命的把想打人的冲/动控制了下来,然后对着顾俨说出自己打好的腹稿。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豪门弃夫,本站提供穿成豪门弃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豪门弃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七章 下一章:第十九章
热门: 民调局异闻录2·清河鬼戏 小蛋的異想世界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 排队的人 夜行 我在古代搞建设 帷幕 幽巷谋杀案 第七重解答 死神的精确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