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十六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姜致远的话何遇听了进去,不为别的,只为了一个漂亮的退场,他也不能对自己的处境丝毫不上心。

何遇没有把自己要去参加姜致远生日宴会的事情告诉吴亮,他以朋友的名义去,吴亮明着也阻止不了他,但是他担心吴亮会搞小动作。

去生日宴会要准备一个节目和一份生日礼物。虽然被姜致远肯定了在唱歌和跳舞上面的实力,但是何遇没打算准备唱跳。

姜致远的生日宴肯定不可能只请他,姜致远的经纪人只要谨慎一点就会邀请上他的其他几个队员还有在《全民偶像》里的一些练习生。

这样一来,到时候唱跳节目恐怕会有不少。

何遇最后选择了一首指弹独奏曲。

至于礼物,何遇从原身的衣帽间里找出了一条领带,这条领带原身还没用过,是由意大利一家高奢领带品牌的大师亲手制作的,材料珍贵,工艺独特,费时两个半月,价格不菲,倒是拿得出手。

何遇也很庆幸原身至少还留下了一点有价值的东西,否则就以他现在的存款,要准备一份看得过去的礼物都够呛。

一晃一个礼拜就过去了,姜致远作为那档节目的最大赢家人气正高涨中,他的生日宴会也受到了很大的关注。

何遇没有工作通告,在微博上除了那一条转发之外就是空空荡荡的一片,就连那些娱记都没有何遇的消息,雨丝们最后只能去姜致远那里哭,求姜致远让何遇在他生日会上露露脸。

雨丝们的评论如泣如诉,看着极其可怜,但用词都很客气,所以也没惹得姜致远的粉丝讨厌,反倒是对他们劝慰了起来,两方粉丝看起来一片和谐,再不复当初撕逼时的剑拔弩张。

对此,姜致远也没有装作看不见,而是主动的发了一条微博。

姜致远V:@何遇小遇特意给我准备了一个节目,大家可以期待一下。【图】

照片是何遇在公演上撕衬衫的一张截图,也是一张关于何遇最经典的照片之一。

雨丝们看到这条微博,集体欢呼,喜极而泣。

“姜队真是个好人!超级感谢您!”

“居然用这张图,太赤鸡了吧!”

“所以,表现的节目是脱衣服还是撕衣服?[狗头][兴奋]”

“姜队真的非常善良非常奈斯,粉了粉了。”

……

这么一出让姜致远身上多了一个人品好的标签,但是也有人说姜致远心机深沉,利用一个不可能威胁到自己的何遇来作秀,打的一手好算盘。

这一观点倒是让很多思想复杂的人认同的,就连姜致远的经纪人都对姜致远说:“你做的很好,何遇估计是被公司压着了,现在也没什么消息。虽然以后他对你可能没什么助益,但是现在你大度的扶他一把,对你在圈内圈外的名声倒是有好益。”

姜致远闻言,不高兴的皱眉:“我是真拿他做朋友,不是为了作秀。”

经纪人有些惊讶,然后就是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下,然后道:“你说你不是为了作秀我可以相信你,不过你觉得何遇会相信你吗?”

姜致远把笔往桌上重重一放,不满的看着经纪人,心里隐藏着忐忑。

连他的经纪人都会往这方面想,何遇呢?

经纪人站起来,拍了拍姜致远的肩,语重心长的道:“这圈子里很复杂,思想也会跟着复杂,单纯不起来的,所以这圈子里的人啊好朋友少,友情跟塑料一样容易被各种因素侵蚀,反目插刀的事情倒多一点。”

“我这么说不是阻止你交朋友,而是想给你提个醒,让你做好心理准备,心里有底。”

姜致远点了点头,心情突然变得沉重。

——

姜致远生日会当天,何遇自己给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造型,打车到了目的地时,齐嘉宇特意在门口等他。

齐嘉宇对何遇道:“致远他现在比较忙,不是故意不出来接你的。”

何遇没有在意,今天姜致远的生日会,不仅要做造型,布置舞台,做热身,还要和粉丝们互动,接待大牌的前辈,事情多着呢,没亲自来接他再正常不过。

但是他没想到一进去就看到了朝他迎面走来的姜致远。

姜致远看起来有些紧张,大步走过来对何遇解释道:“我刚才有事情耽误了,我本来打算出来等你的。”

何遇茫然的眨眨眼睛,对姜致远道:“我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宾客,你不用这么隆重。”

顿了一下,他补充道:“我们是朋友,你不要和我太见外。”

姜致远见何遇是真的没多想,松了口气,面上这才露出了一个灿烂得让粉丝们看了要尖叫的笑容:“你不介意就好。”

然后对何遇道:“走吧,我带你先去看一下给你准备的吉他。”

大概是因为今天比较忙,姜致远说话走路都带着点匆忙的意味,何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姜致远拉着手臂往里头走了。

姜致远把吉他给了何遇,然后给齐嘉宇交代了两句又走了。

齐嘉宇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何遇的旁边,一脸羡慕的道:“这吉他是致远的哥哥送的,绝版的签名款啊,眼馋死我了。我都不知道该羡慕他有个大方的哥哥好,还是羡慕致远有这把吉他好。”

何遇原本的世界和这个世界大部分事物还是重合的,比如这把Fender的吉他,他认出了这把吉他的型号之后就想起了这款吉他的故事。

吉他只有好用和不好用的区别,但是用吉他的人会赋予一把吉他独特的意义。这款吉他就是这样,不见得是最好用的,可是它却因为上世纪几个顶级的吉他手闻名。

因为这款吉他老版已经绝版,所以便显得更为难得,想必收购不易,交易的价格也会非常高。

一般来说这种吉他基本是用来珍藏的,没想到姜致远竟然直接拿给何遇表演用,齐嘉宇羡慕完姜致远又来羡慕何遇了,突然有点小嫉妒,姜致远怎么不说给他用用呢?

何遇也明白这把吉他的价值,他心里默默记下。

拨了拨琴弦试音,音准很好,看来之前已经调过了。

何遇随意的拨弄着琴弦,不连贯的旋律单独听起来却十分轻快优美,齐嘉宇好奇问道:“你是要弹唱吗?准备的什么歌?”

何遇道:“只弹不唱。”

齐嘉宇犹豫了一下,没好直接质疑何遇的指弹的技术,委婉的提醒道:“单纯演奏会不会太单调了啊?”

他知道何遇会用吉他,因为何遇最后一次公演就是拿着吉他弹唱的,所以弹唱的重点在于那首歌,而单独的指弹演奏对他指弹的技术要求会比较高,但何遇之前从未展现过他有这方面的优势。

何遇刚打算先弹一遍给齐嘉宇听,外面却来了一个工作人员,提醒何遇准备一下马上出去。

姜致远给何遇安排的顺序排在了第一个。

——

生日会上的粉丝来了不少,据说外面还围着一批,同时还有视频网站安排了人过来进行全程直播。

何遇已经经历过两次大舞台了,这会儿倒也没有多紧张。

他抱着吉他走向了舞台中间,然后在椅子上坐下,随着提前录好的伴奏响起,他在吉他上一下一下合着牌子轻拍着,当正式开始弹奏时,他看向姜致远,轻快又透着无限温柔的旋律在指尖倾泻而出。

他弹的这首曲子的曲谱是他亲自扒的一首老歌,虽然没有歌词,但是认真听的人能感受到曲子里所含的美好祝福之意。

因为主题是祝福,所以何遇特地看向了姜致远,神情柔和。

姜致远对上何遇的眼神时,心下却漏跳了一拍,耳根不知不觉的开始发烫。他能听出歌曲的祝福之意,却还是不由的曲解了这份温柔,思绪拐弯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现场的粉丝在认真的听着曲子,但是在看直播的粉丝却不免有点分心,弹幕在屏幕上叠了一层又一层。

“神仙对视!谁来告诉我,姜队的耳朵红了是不是我的错觉?”

“为什么突然冒粉红泡泡了?”

“何遇的吉他弹的这么好吗?而且何遇手上的这把吉他???”

“何遇小哥哥太好看了,那双手简直苏死!”

“想哭,我终于看到我家崽了,他好像又瘦了啊心疼呜呜呜”

……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何遇看向推近的摄影机,对着镜头摇摇手打了一个招呼。他本来想直接下去,毕竟今天是姜致远的生日,他过来表演已经是在蹭流量了,喧宾夺主就很讨人厌了。

但是姜致远却主动的留下了他,哥俩好的抱了一下,道:“谢谢。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何遇道:“礼物。”

姜致远眉头一挑,故意曲解道:“这首歌是礼物,不会待会儿你就不给我送生日礼物了吧?”

何遇不太会接梗,也没法和姜致远寒暄起来,闻言只是很认真的解释了一下;“这首歌叫《礼物》,生日礼物待会儿给你。”

何遇明明是一本正经,姜致远却反倒被直接逗乐了,直接噗嗤笑了出来:“好吧,那我可以提前知道一下你送我的是什么礼物吗?我有点好奇。”

何遇摇摇头,道:“待会儿你自己看吧。”

离开时何遇又往镜头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个淡淡地笑,他知道镜头前肯定有他的粉丝。

当艺人不是他的本意,可是只要一想到那些单纯地喜欢着他的人,他也不免会感到心软。

看直播的雨丝们:!!!

明明之前对何遇不露面,不营业感到好生气,好失望,但是在看到何遇的这个温和的眼神,这个笑容,顿时就把这些负面情绪全部冲散了,变成了满心的感动。

粉丝有时候很简单,也很好满足,只需要一点点的回馈,他们就能非常满足。

——

姜致远的生日宴会开始的时间是在傍晚,等结束后已经到了深夜,姜致远提前给他和齐嘉宇在旁边的大酒店开了房间。

姜致远在众星拱月中离开了,何遇和齐嘉宇等人悄悄的走了后门离开。

酒店里,何遇刚洗完澡就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他以为是隔壁的齐嘉宇,也没多想就去开了门。

一开门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因为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酒气。他们今晚虽然喝了一点酒,但是喝的不多,不至于有这么大的酒气。

何遇来不及仔细看,外面的人就冲了进来,然后门板发出了一声被急促闭合的声音。

冲进来的人是个男人,一进来他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背靠着门,看着像是个醉鬼,脸上红的厉害,他勾着背低着头整个人缩在了一起。

何遇为了看清对方的脸蹲了下来。

他看着面前的醉鬼,发现对方长相出乎意料的很英俊,最重要的是,莫名让他感到有几分眼熟。

一个莫名其妙的醉鬼闯进来,要不是看对方还算老实坐在地上缩成一团没闹事,他就直接把人打出去了。

何遇一时想不起对方的身份,既然不是熟悉的朋友他也不准备多管闲事,打算直接呼叫酒店的服务人员过来处理这件事情。

就在这时,‘醉鬼’抬起了头,一双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闷声闷气地对何遇道:“你别声张,让我待一会儿,我给你钱。”

说着他在身上胡乱的摸索着,接着丢给了何遇一个钱包。

何遇把钱包捡了起来,钱包上有一个大大的品牌logo,看着有点俗气。他打开钱包,意料之中的在里头发现了一张身份证。

身份证上的头像让何遇觉得更加眼熟了,他视线往旁边一看,在看到‘裴子骞’这个名字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迅速的回想起了对方的身份。

裴子骞和他,准确的来说是和原身见过两次面,而且两次都挺让人印象深刻的。

一次是在一个宴会上,原身和裴子骞为了季青临争风吃醋,裴子骞是个纨绔,骗着原身喝醉了酒后狠狠地戏弄了原身一次。

另外一次是在那次集体‘捉奸大会’上,原身挨的第一拳就是裴子骞揍的。

哦,原来还是熟人?

何遇想起了对方是谁之后也不急着叫人过来了。

这些情敌不会知道他已经不是原身,也绝不会轻易放过他,就像任巍然那样。

注定的仇人就在眼前毫无抵抗能力的躺着,他什么都不做似乎说不过去?

何遇的视线在裴子骞身上打转,脑子里在盘算着他要怎么料理这个人。

裴子骞醉眼朦胧,神智已经不是太清醒了,他努力睁大了眼睛却不太能看清楚何遇的长相,也就没有认出眼前的人是何遇,他断断续续的道:“你……你……你别让人知道……知道我在这儿……”

“有人要……要玷污我……”

何遇:……

“艹。”裴子骞脸上突然扭曲了一下,一脸的怒气看起来有些凶悍,但是他整个人软绵绵的,去拉扯衣服的手没什么力道,半天没把衣服扯开来。

裴子骞不止脸上红,身上也泛着粉红色,他低声抱怨着:“好热……”

裴子骞不一会儿又在地上打起了滚儿,嘴里不断的喊着难受。

看着眼前狼狈到极致的裴子骞,何遇拿出了手机,录了一段视频。

把裴子骞的倒霉样子拍下来之后,何遇就准备去叫人过来了。至于裴子骞会不会因此被‘玷污’……他倒是有点期待。

但是就在这时,在地上打滚儿的裴子骞突然再次抬起了头,脸上满是不正常的红晕。

何遇此时再迟钝也能想到裴子骞不止是喝醉酒那样简单了,可能还中了点什么药,再耽搁下去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何遇皱了皱眉,站起身准备去叫人,但是他刚站起来就被裴子骞抱住了腿。

裴子骞抱着何遇的腿乱蹭,何遇挣扎了一下,发现裴子骞的力气不知道怎么的又变大了把他的腿抱得紧紧的,他竟然挣不开。

裴子骞仰着头,居然是一脸的委屈,眼睛里还带着祈求,眼型狭长看着却意外的很单纯,此时湿漉漉的看着他,像条哀求主人要肉骨头的小狗。

“帮……帮我……”

“我我要……要……”

“要……”

“我要……”

“我……要……”

裴子骞结结巴巴说了半天的我要,何遇被他缠得有些不耐烦了,随口问了句:“你要什么?”

“要……要你……”

“想艹你。”

之前还断断续续的,最后三个字倒是字正腔圆咬字清晰一点都不结巴。

裴子骞攀附着何遇想站起来,下一刻就被何遇面无表情的踹在了门上。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豪门弃夫,本站提供穿成豪门弃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豪门弃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十六章
热门: 闪苍 车站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 武炼巅峰 罪恶的黑手 遮天 青龙图腾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