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一章:第七章 下一章:第九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何遇的网络票数的确有大幅度的缩水,可是现场票数格外的给力,再加上何遇靠抱大腿积攒下来的分数加成,惊惊险险的超过了赵晋锐,排在了第十五名。

赵晋锐这次是真的要哭了。

旁的练习生们看着这一幕却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赵晋锐的演技并没有多好,刚才那番话,话不错,可是表情和腔调特别假。看赵晋锐在知道结果之后的反应,要不是场合不对,这谁忍得住啊。

这次被淘汰后有一个黑屋环节,被淘汰的人可以录个一分钟左右的离别感言。

刚才那一遍淘汰感言说的激情澎湃,但这会儿真的轮到他说离别感言的时候,他说话已经变成了断断续续的,还掺杂着啜泣声。

大概是要退出节目了,他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道:“让我输给别人我都服气,但是输给何遇,我不服气。”

“何遇一点实力都没有,私下也经常偷懒不练习,公演他都不上心,彩排的时候差点缺席,难道他实力的全部只有他的脸吗?被这样的人赶超我真的不甘心。”

因为是单独在封闭房间里录制,所以他可以尽情的发泄着自己的情绪,简称放飞自我。

录完之后他不能继续停留,立刻收拾着东西离开了。

这一批淘汰的练习生离开让剩下的人更加的有紧迫感,而节目组也在给他们增加紧迫感。

宣布完成绩之后,韩出品人让他们在第二天中午之前把最后一次公演要表演的节目上报。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好抉择,导致连一向表现出游刃有余的姜致远也急上了火。

倒是何遇始终是不太上心的模样。

晚餐,姜致远端了盘子坐在了何遇旁边。

他偏头问何遇,道:“下次的决赛公演要表演的节目你想的怎么样了?”

何遇点头,说:“想好了。”

“什么?”因为惊讶,姜致远的声音不由的拔高了一点,道:“这么快你就想好了?”

“你们纠结是因为你们擅长的很多,有太多的选择,还要考虑是来一次突破还是靠保守稳定来取胜。”何遇道:“但是我没有这样的烦恼。”

姜致远还是第一次听人把没实力不够的这样清新脱俗。

他抽了抽嘴角:“所以你选择的是什么样的节目?”

“街舞和RAP首先排除,原创和外文歌曲估计也排除,唱跳……也不行,你……要单纯唱首歌?高难度的歌大概也会被你排除在外,所以你打算在决赛上唱首抒情歌?”

何遇:……

姜致远把他分析的明明白白。何遇点了点头:“我是打算这样。”

姜致远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变得凌厉严肃起来,像极了之前他们不相熟时的模样。

他对何遇道:“何遇,你太消极了。对待比赛和舞台,你就像是在应付一个不那么重要,又必须做的作业。”

“如果你不认真对待,只想着靠‘运气’和公司的运作成为偶像出道,那绝对是对这个舞台的侮辱和亵渎。”

姜致远的话不好听,如果是原主,大概已经恼羞成怒要和姜致远打起来了。

不过姜致远的话不好听,但是也是事实。无论是原身还是他的态度的确都很消极,明明没把比赛当回事儿,却总是能把有野心、渴望出道的其他练习生们挤下去。

一个没有丝毫偶像素养,态度还极度敷衍的人一路杀到了十五强,如果好运气再延续下去,还有可能进入前五强成功出道,这的确是一个黑色幽默。

姜致远对何遇道:“你再好好想想吧。”说完他端着盘子去了齐嘉宇那一桌。

姜致远怕和何遇忍不住吵起来急匆匆的走了,何遇还来不及告诉姜致远,他没打算当偶像出道。

——

《全民偶像》先发出了第三次公演的预告片,在预告片里,导师们和练习生们在看彩排时露出了目瞪口呆和惊叹的表情,又透露让他们这么惊叹的不是姜致远,而是何遇。

接着还有几个姜致远趴在何遇肚子上,姜致远何遇齐嘉宇三个人头靠着头凑在一起的镜头。

何遇的实力多差,他的人缘多差,那都是有目共睹,可是预告片里的那些片段简直颠覆了他们对何遇的认知,让他们脑心挠肺的想看全片,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产生那些片段。

姜致远的粉丝对此最敏感,纷纷说不和何遇‘兄弟情’,不和何遇约,节目组剪辑这是在乱搞事情!

有人调侃大家露出这样惊讶的表情,可能不是觉得何遇表现的太好,而是表现的太差了。这一论调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

不管大家怎么吐槽节目组剪辑鸡贼,他们的确是被这个预告片激起了好奇心。

他们倒是要看看,何遇又搞了什么幺蛾子。

新的两期在周末放送出来,一出来粉丝们就迫不及待的去看。

为了保持大家对公演的期待,彩排的镜头并不多,倒是彩排时台下的镜头多一点,其中何遇和齐嘉宇得互动引起了粉丝们的注意。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何遇也太好看了。”

“小鱼儿你想干什么,放开这个美人儿让我来!”

“齐嘉宇落荒而逃的样子太真实了哈哈。”

……

当节目放出赵晋锐指责姜致远,姜致远在背后解释的部分时,不出所料评论区一片腥风血雨,不过同时的,许多人留意到了姜致远和何遇摔跤的那一幕。

“何遇:说好的不要怕你会扶住我呢?姜致远你这个大猪蹄子!”

“何遇懵逼的表情好呆萌好可爱啊。”

“这一幕也太美好了叭,当场就让我遁入邪教了。”

“一个C位大佬,一个美颜盛世啊啊啊啊啊啊啊”

……

公演那天,恐怕当事人都不知道,他们三个自以为很谨慎的吃巧克力的一幕被拍的特别清楚。

“他们三个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齐嘉宇真是个宝藏男孩,零食就是他的矿!”

“三只躲在墙角捂住耳朵:看不见我们看不见我们,偷偷吃巧克力嘿嘿嘿。”

“何遇什么时候和他们关系这么好了啊?我错过了什么吗?”

……

因为彩排没有放出表演的片段,所以他们对何遇的表现依旧没什么期待。

何遇唱歌走调,跳舞总是做错动作,四肢僵硬不流畅的印象已经在前几期播出后深入人心。

谁都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公演,何遇居然真的有很大进步。

舞台上,何遇一开始依旧没有什么存在感,跳舞时也不是最好最瞩目的那个,但是有新观察会发现,何遇的实力肉眼可见的提升了很多,不说和姜致远比,但是在这支舞蹈上面,何遇表现的水平绝对是及格以上了。

最令人震惊的是这支舞的高/潮部分,看到了这里,那天彩排时导师和其他练习生们的震惊都有了解释。

看完后,他们才理解了为什么他们会有那样的反应。

不是何遇这一部分跳得有多么出色,而是在这段释放性感的Part里,何遇将性感元素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纽扣,汗水,舞曲节奏一起炸裂的时候,这一幕在何遇身上迸发出了极为微妙的性.感,让所有人的视线都无法从何遇的身上移开。

在这一点上,连姜致远都输给了何遇。

“动图做好了,性.感到吐奶。”

“这、这是何遇?”

“大型变身现场,从禁欲帅气到荷尔蒙爆炸无缝切换,我要被小哥哥撩疯了,我要爬墙!”

“这算是名场面了吧?前排,感觉要火的。”

……

这次公演,何遇的表现令人格外的惊喜,让之前吐槽何遇一定会拖后腿的人都沉默了。

何遇的大逆袭上了热搜,这支舞蹈何遇的部分被做成了一个个的动图和表情包,何遇的颜值又吸了一批颜粉不说还让一部分原本对他印象不好的人改观。

甚至不少人表示,要是何遇能一直保持这样的水平,送他出道也不是不能接受!

何遇人气又一次的大涨,而这一次公司并没有给他买数据制造虚高数据。对此第一个感到棘手的不是何遇的对手的公司,而是何遇的经纪公司。

任巍然早早就亲口下令让他们捧杀何遇,先运作着让他人气虚高,然后在第三次公演时把何遇拉下来。

于是他们在公演前就开始安排水军黑何遇了。

何遇实力差还能晋级就是原罪,如果再和不敬业,态度不认真,以及潜规则后台挂钩,那他妥妥要被喷成马蜂窝。

一开始的情况的确是在按照他们预计的方向走,但是从第三次公演开始,一切就好像偏离了轨道。

网络投票的缩水原本足以淘汰掉何遇,可是他现场拉了太多票,硬是挤进了前十五名。

他们打算帮着赵晋锐黑投票黑幕,但是节目一更新,铺天盖地都是对何遇的好评,何遇还在不靠公司帮忙的情况下靠实力上了次热搜。

他们使劲儿黑何遇,但是何遇的粉丝却依旧在稳步增长,他们的黑都成了给何遇免费做的流量了。

原本何遇只是被他们强行炒出来的泡沫虚红,但是现在他们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何遇竟然真的站稳了跟脚。

这已经完全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

继被何遇在舞台上的动图刷屏之后,有人剪出了他和姜致远、齐嘉宇的互动特辑,大手们还做了一堆何遇的表情包,再次刷了一次屏。

“何遇式呆萌jpg”

“何遇式可爱jpg”

“何遇式乖巧jpg”

“暗中观察jpg”

……

这些表情包单纯的因为人好看而传播甚广,甚至还出了圈儿。

剧组里,季青临原本只是随意的点开了剧组群,却惊讶的发现大家在狂刷何遇的照片。

仔细一看,不是照片,是表情包。

何遇???

季青临最近忙着拍一部谍战剧,他的角色打戏很多,每天都累成狗,哪里有时间和精力去注意何遇。

而他熟悉的人自然也不主动的在他面前提何遇的事情,所以季青临这会儿甚至不知道何遇参加了《全民偶像》。

在他映像中,何遇是个素人,跟娱乐圈没关系。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何遇会用这种方式出现在他面前。

他带着好奇和疑惑的心情点开了那些表情包,仔细一看,他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脸还是那张熟悉的脸,但是眼神,神态都差别巨大,大到让他怀疑这根本不是何遇,而是另外一个和何遇长得相似的人。

季青临:这个表情包怎么回事啊?

季青临在剧组群问了一句,原本是想知道这表情包的来源始末,结果却迎来了剧组里潜藏的何遇粉给他的一波疯狂安利。

你看这个何遇,他长得超级可爱,跳起来舞来还无敌性.感,平时看起来禁欲冷漠,偶尔透着点呆萌,笑起来时真的命都想给他……

在他们强势的安利之下,季青临不知不觉中收了一大堆何遇的表情包。

等季青临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之后,季青临懵了许久。

他居然收了一大堆何遇的包情包,还觉得很可爱???

想到何遇之前对他做过的那些事情,他点开设置界面,打算把刚才收的表情包都删了。

这时任巍然给季青临发来了消息。

【在剧组感觉怎么样?】

季青临回复道:【节奏很紧凑,导演很用心,都在一门心忙戏,挺好的。】

回复完,季青临没注意,随手发了一个表情包。

【何遇式可爱jpg】

任巍然:???

任巍然盯着季青临发过来的表情包看了很久。

季青临也盯着自己发出去的表情包看了很久。

季青临神色凝重的思考着,他要怎么和任巍然解释他只是收了一波表情包,对何遇根本没关注?

任巍然……很糟心。

他才为了季青临试图报复何遇,季青临反手就给他来了一个‘何遇式可爱jpg’?

季青临忙的没空出来吃饭,甚至没空回消息,但是他竟然私下有空去关注何遇,收藏他的表情包?

最重要的是,季青临竟然开始觉得何遇‘可爱’了吗?

思及何遇那张的确非常惑人的脸蛋,任巍然感受到了来自何遇的威胁。

——

大家报好节目之后,就开始紧迫的练习了起来,接着是彩排,然后是,最后一次公演。

最后一次公演是用全程直播的形式播出的,也就是说,他们没有了后期修音和后期剪辑等待遇,他们如果出现了错误,错误就会被毫不留情的展示出来。

比如有几句歌词唱走调了,唱破音了,高音没唱上去,这些问题都无法遮掩,在观众和粉丝们面前展露无遗。

为了不丢人不车祸现场,练习生们这次准备得前所未有的认真,还有人因为练习强度过大晕了过去,不得不停下来休息和输液。

准备的时间既漫长又短暂,最后一次公演的日子,到了。

这一次公演是个人SOLO,上场顺序按照他们上一次公演成绩的排名而定。第一个上场的是姜致远,何遇是最后一个。

姜致远的人气很高,何遇坐在后台都能听见外面的声浪,他偷偷看过一眼,知道今天的现场比之前的公演现场要宏大很多,现场的观众也比之之前要多上好几倍,一眼看过去都是各色的应援牌的光芒。

齐嘉宇坐在何遇的旁边,紧张都忍不住摆在了脸上。

“今天来了好多粉丝啊。”齐嘉宇道:“我还看到了举着我应援牌的粉丝。”

“我特别高兴,但是又特别紧张。”

齐嘉宇开始在何遇的耳边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会儿之后,紧张情绪缓解了很多,但是嗓子也干了。

他喝了口水,意识到待会儿要用嗓,连忙闭上嘴不说话了。

姜致远表演完后还有一小段时间给自己拉票,然后他回到了后台,在后台接受采访之前朝何遇的方向看了一眼。

自从那天他说了那一番话之后,两人之间就再没有了交流,连吃饭都像是在可以错开,基本碰不到面。

今天是录制这档节目的最后一天,如果他们现在就疏远了,以后各自的工作一忙估计就更难有接触的机会,最终成为陌生人。

一想到以后和何遇再没有交集,姜致远就有点不甘心。

采访完,姜致远绷着脸主动的走到了何遇面前,这样的行为无异于是他举小白旗认输,主动要求和好。

但何遇见姜致远严肃着一张脸没说话,也跟着沉默。

其实不是姜致远不想说,而是突然嘴拙。

他之前说何遇出道是亵渎舞台,现在说什么都像是在嘲笑何遇、帮何遇回想起那天他说的话。

姜致远现在很后悔那天把话说的那么重。

齐嘉宇没有注意到姜致远的不对劲,此时他满脑子都在待会儿的表演上面。

轮到齐嘉宇上场的时候,齐嘉宇对何遇道:“何遇你抱一下我!”

说着,他自己先主动的抱住了何遇,何遇犹豫了一下,回抱住齐嘉宇,拍了拍他的背,道:“加油!”

齐嘉宇笑起来时露出两排大白牙,他用力地道:“好!”

拥抱过后的齐嘉宇立刻收敛起了身上的毛躁,整个人都沉静和稳重,走向舞台的时候,已经半点看不出刚才那副紧张的模样了。

刚才外显的紧张明显是一种放松的方式。

齐嘉宇能用不那么顶尖的实力爬到顶尖的位置,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何遇看不到齐嘉宇的表现,但是他可以听到外面的声浪,然后通过这些声音来判断一众练习生们表现得情况。

齐嘉宇这一场,呼声似乎比格外的响,看来发挥的非常不错。

齐嘉宇回来了,在采访之前先过来又给了何遇一个拥抱,笑道:“我觉得我蹭到了一把你的好运气,刚才超常发挥了。”

说完,他也没法多停留,对两人挥了挥手,跑回去接受采访了,完全没注意姜致远沉闷的脸色。

三人行在朋友之间是一件很容易踩雷的事情。

就像现在,在姜致远发现齐嘉宇和何遇关系变得这么好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受到了两人的排挤,被两人联手抛弃了。

这种滋味儿真酸。

但是他也没搞清楚谁抢了谁,他又到底在酸谁。

姜致远犹豫了半天,当上场的人已经是倒数第二的时候,他才主动开口对何遇道:“你不要把我那天说的话太放在心上……我本意不是为了指责你。”

“我很期待能跟你一起出道。”

出道的名额最终会有五个,五个人会组成一个男团组合,如果成为队友的话,以后会有很多待在一起和合作的机会。

何遇摇了摇头,道:“抱歉,我可能没办法和你一起出道。”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豪门弃夫,本站提供穿成豪门弃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豪门弃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七章 下一章:第九章
热门: 废柴夫夫掉马日常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成化十四年(成化十四年原著小说) 重生之再嫁末路上将 首席御医 伯特伦旅馆 嫌疑人X的献身 推理竞技场 螺旋楼梯 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