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选秀节目 下一章:第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各方面的限制,这样公演舞台上选择比较燃的歌曲无疑是有天然优势的。只是所有人都这样想,都选择这一类的歌曲,也会导致很难出彩。

姜致远这一组没有作死的去尝试抒情类慢歌曲,但是也没有一味的追求‘燃’,‘爆’,而是在编舞上增加了更多的‘性感’的元素。

上台时,他们五个人身上穿的都是简简单单的白衬衫,再普通不过的造型让其他组的人有些奇怪。

姜致远这一组的实力之强有目共睹,他们有可能会在造型上这样马虎?

面对四面八方而来的舞台光线,何遇不大适应的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同时脑子里不停回放着这只舞蹈的动作。

他没打算以后一直做明星,还想着如果到时候他表现得太差,被公司那边主动解约就更好了。

但是,他不准备靠丢脸的方式退场。

何遇学过很多东西,也包括舞蹈,不过都是一些锦上添花的玩意儿,并不精通,拿来浑水摸鱼倒也还行。

音乐声起,姜致远一如既往的稳定发挥。他的歌声有辨识度,高音震撼,台风极稳,连导师都夸赞过他是舞台上的发光体,能轻易的把所有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

在歌曲到达**的时候,舞台上的他们迎来了一段最心机,难度最高的炫技动作。

一连串高强度动作做完,他们的额头上,身上已经汗水直流。

但是汗水浸湿了白色的衬衫,就在底下的人有人起哄说□□的时候,台上五人一起做了个撕衣服的动作,汗水和纽扣一起崩裂,炸开,利落和力量感渲染出极致的性.感。

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在这一刹那停顿了一下。

姜致远分出了一点注意力观察底下众人和导师们的反应,发现大家的反应很好,不过,会不会过于夸张了一点?

其他练习生面对镜头总是喜欢用夸张的表情和话来吸引注意,所以他们表现得再惊叹也不能完全当真。

但是导师们是矜持的,而且他们都是业界资深的艺人了,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怎么会轻易被他们的表现震惊到?

此时,台下无论是其他练习生还是导师却俱都是一脸震惊的神色,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场面。

不仅是姜致远,其他三个人也注意到了大家的反应好像有点过度了,心中不免有些犹疑,难道他们的编舞和表现真的非常出色吗?

何遇则对大家的反应毫无所觉,强压着粗重的喘息,很勉强的跟上其他队友的节奏。

这具身体的柔韧性比他想象的要好很多,但是体力太差了,**部分的那一通炫技差点要了他的命。撕衣服时他的手都有点软了,得亏衣服是特制的,否则他恐怕会因撕不开衣服成为全场焦点。

一支舞跳完,台下停顿了三秒才响起了掌声。

姜致远几人去找导师了,何遇没过去凑热闹,但也不好意思转头就回宿舍,便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

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男生主动走上来对何遇道:“何遇你今天表现得太好了吧。”

何遇抬头看他,闻言愣了一下。

何遇对自己的表现有底,打酱油也只是勉强过关的水准而已,绝对谈不上多好。

所以,对方这是在商业互吹吗?

何遇刚想说什么,就发现摄影机对准了他不时有闪光灯亮起,身边也聚集了许多人,俱都一副特别惊讶,你好棒棒哦的表情。

何遇:……

何遇隐约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穿黑色外套的男生叫齐嘉宇,实力不算最突出的那一撮,但是他在这里人缘很好,和谁都能说得上话,还是姜致远会对着镜头时常提起的好朋友。

何遇犹豫了一下,中规中矩的道:“谢谢。”

下一组队伍要去彩排了,其他人跟着镜头一起走了,齐嘉宇却在何遇的旁边坐了下来。

齐嘉宇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道:“我刚才说的是真的,你刚才表现得真的很让人惊艳哦,韩老师都夸你了。”

齐嘉宇这样诚恳,何遇却是一脸懵逼,只能道:“没有拖大家后腿就好。”

“怎么会呢。”

齐嘉宇一直盯着何遇看,将何遇看似冷淡高傲外表下的茫然神色也收入眼底,心里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奇,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刚才跳得浑身发烫不觉得,现在身体停下来了,汗冷了,何遇就感觉到了冷,一阵微风吹过,他下意识拉了拉衬衫。

要不然他还是回去吧?

“你冷吗?”齐嘉宇顺着何遇的动作看了过去,白衬衫的纽扣已经撕坏了好几颗,胸膛大大的敞着,皮肤白得晃眼,隐约还能看到两颗鲜红的小果子,看起来极为漂亮。

像是受了蛊惑一般,齐嘉宇伸出了手。

何遇抓住了齐嘉宇的手腕,道:“还好。怎么了?”

齐嘉宇回过神,脸对上何遇略带疑惑的眸子,眼神躲闪,忙道:“没、没什么。”

齐嘉宇收回了手,突然没了要继续聊天的意思,随意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了,看起来很急迫的模样,也有些像是落荒而逃。

——

彩排结束后,有两个小组的作品要大改,其他几个小组也要进行不同程度的修改改进。

姜致远把几个队友召集过来,一起分析着有哪些需要改进的细节,然后讨论出要怎么改。

这种事情何遇一般是不参与的。

几个队友都受过专业的培训,是正规的练习生,基本功扎实,何遇则只是来刷脸的,乐理和舞蹈只懂一点皮毛,没办法给出什么有用的建议。

何遇和原身一样在这种时候保持着沉默,却没有发呆,而是侧耳听着其他人说话。

讨论着讨论着他们就发生了分歧。

队里副主唱提出再加上一段撩上衣wave顶胯的动作。

“太性.感了。”姜致远反对道。

“我记得韩老师在一场演唱会上做这个动作,还上了热搜,反响都很好。”

“而且这支舞蹈编舞本来走的就是性感风,这还是你提出来的,现在你又说太性.感不好?”

姜致远依旧摇头。

“致远你对我有意见吗?”提出这个建议的副主唱赵晋锐不满地站了起来,对姜致远道:“试都不试就直接否定我的建议?”

姜致远坐在那儿没动,道:“性.感的元素太多会显得很低级。”

“你的意见就是高级,我提的就是低级?”

赵晋锐一脸委屈,其他两个队友站出来劝,然后提醒他,有摄像头在拍着,别动真火吵起来了。

这档节目虽然是选秀,极具竞争性的节目,但是因为全程都有摄像机记录的缘故,导致这档节目的基调不约而同的变成了‘团结友爱和谐共同进步’。

大家都那么友善,哪怕有争吵也能很快兄弟俩儿互相体谅和好,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下,谁敢把矛盾摆到明面上来?

赵晋锐却像是一直压抑的委屈在这时爆发了一样,一点没听劝,反而更进一步的指责起了姜致远:“我知道你实力很强,但是我们是团队,每次都是你一个人做下所有决定,你难道不能多考虑一下我们的意见吗?”

“你把我的建议贬的一文不值,是不是,你一直都觉得我很差劲,你嫌弃我会拖你的后腿?”

赵晋锐越说越激动,眼睛里还冒出了眼泪,说完他撇开头,用手擦了擦。

姜致远皱起了眉,道:“我没这个意思。”

“你的建议不合适,我否决,有问题吗?”

赵晋锐冷声道:“我敢有问题吗?”

姜致远深深地看了赵晋锐一眼,环视了一眼其他人,道:“既然这样,那就投票决定吧。”

他刚说完,队就立刻站好了。

同意两票,否定两票,还有一票在何遇的手上。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了何遇。

何遇道:“我和队长想的是一样的。”

赵晋锐冷笑,对何遇抱大腿的行径嗤之以鼻。

结果出来后,赵晋锐也没有闹,他道:“我只是要一个发言的权利而已,毕竟我们是团队,一起使力力量才大。”

赵晋锐说完,转身走到了另外一边开始练习。

姜致远依旧一脸平静,道:“导师说我们的编舞没问题,其实没有临时做大改动的必要,你们把我们刚才提出的几个问题注意好就行。”

“公演很重要,其他队实力很强,我们不能因为有点优势就松懈了,把歌唱好,舞跳好才是最重要的。”姜致远也站了起来,做了一个解散的手势:“行了,大家继续练习吧。”

何遇也打算走的时候,肩上突然多了一只手,耳边传来姜致远的声音:“何遇,你等一下。”

姜致远作为人气top,始终有一个镜头会留意着他,摄影师在注意到他把何遇单独留下来时,更是打起了精神。

姜致远穿着练习时统一的白T,笑起来时冲散了之前的严肃,看起来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人。他道:“昨天导师说你进步很明显,恭喜你,你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何遇:“谢谢。”

“但是我记得你有几个动作还做不下来对吧?”

何遇点头。

姜致远笑道:“我来教你一些技巧。”

何遇不好拒绝,便又点了点头。

何遇做了一个难度很高,他做的不太顺畅的动作。

做完,他听到姜致远毫不吝啬的夸奖:“进步很快,你做的很好。”

然后姜致远亲身示范了一下刚才那个动作,比起何遇,他做的很明显更流畅且极具力量感。

何遇能看出来,姜致远的确和原身这样的练习生不同,是真正有含金量的。

做完后,姜致远开始拆分细节分析给何遇听。姜致远这时候的神情认真而严肃,何遇也只能很认真地跟着学。

——

“慢慢地,慢一点,很好,不用怕我拉着你……”

姜致远的话音刚落,何遇就摔了下去,连带着扶着他的姜致远一起摔在了地上。

何遇嘭地一声摔得很结实,接着肚子上又传来了一记重击,他往下一看,正好对上姜致远的眼睛。

姜致远趴在何遇的肚子上,微微愣神。

男生的身体可以这么柔软的吗?

而且身上还有一股舒服的味道,淡淡地,清爽的,格外的清新。

何遇被姜致远压着起不来,他拍了拍似乎愣神了的姜致远:“队长?”

听到何遇的声音,姜致远反应过来,连忙起身,然后把何遇也拉了起来。

姜致远问道:“对不起,你没事吧?”

何遇揉了揉生疼的肚子,有些无奈,要不是他刚才是站在姜致远这边的,他都以为姜致远是故意来这么一出了。

何遇道:“我没事。”

姜致远注意到何遇揉肚子的动作,不放心的问道:“真的吗?”

何遇点头:“有一点点疼,但是不厉害,休息一下就好了。”

姜致远也点了点头:“那就先休息一下吧,我陪你。”

何遇:……

终于要进入正题了嘛。

何遇跟着姜致远找了个地方坐下,接过姜致远递过来的矿泉水,说了句:“谢谢。”

“刚才投票,你是怎么想的?”姜致远捏着水瓶,没有喝,一手撑在膝盖上,微微垂着头道:“其实赵晋锐提议改的动作是没问题的。”

既然没问题,为什么你要反对?岂不是应了赵晋锐指责的那些话?

何遇一用力,扭开了瓶盖,心里吐槽姜致远给自己挖坑,面上却很自然的回答道:“我认同你说的‘性感元素太多会显得低级’,加上他说的那些动作没问题,但是也没有必要。”

姜致远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道:“这是一个原因,我反对的原因还有一个。”

何遇仰头喝水,在听到姜致远的话时差点呛到。

姜致远说:“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个动作很难,他举韩老师的例子,可是韩老师做的很高级,如果他来做,就会很色.情。”

说完,他像是意识到自己说话太直接了,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这个动作短时间内很难掌握好,强行加进去会适得其反。”

何遇瞥了一眼左后方,一只黑洞洞的摄像头在对着他们,摸摸地将这一幕记录了下来。

姜致远说完之后才喝了口水,拍了拍何遇的肩膀,起身,道:“你再休息一会儿吧,我先去练习了。”

何遇随意地和姜致远挥了挥手。

姜致远看着何遇,突然笑了一声,道:“加油。”

何遇点头:“加油。”

何遇的脸上依旧没有笑容,看着冷冰冰的很傲气,让人不敢轻易接近。但是姜致远今天却突然发现,他居然可以在这张冷淡的脸上看到被掩藏的可爱。

姜致远的笑容更加真实了一点,也对何遇挥了挥手,然后就去练习了。

何遇坐在原地没动弹,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在心里叹了口气。

赵晋锐是这一组除了何遇实力最差的一个,在剩下的练习生里头算是中游,最重要的是,他在人气上没有优势。

练习生们几乎接触不到手机,也没办法实时看到外面对自己的评价,但是在淘汰赛中其实也能看出很多东西了。

赵晋锐今天来这一出,不是因为他真的不满姜致远,想要争取话语权,而是为了给自己加戏,给自己增加话题度。

现在他和姜致远是队友,公演赛之后他们就是对手,这是他最后一次可以蹭姜致远人气的机会。

投票上姜致远赢了,反倒是赵晋锐乐意看到的,他真想要的不是话语权,他要的是艹出自己受委屈的弱方人设去吸粉虐粉。

姜致远则是利用他做媒介,制造出私下里揭开‘真相’,道出‘苦衷’的情景。

姜致远帮他,也是在刷好队长,关心队员,负责人的形象,利用这个机会diss了赵晋锐一波。

这样一来就显得他的解释一点都不僵硬,不仅制造出一个宽容大气的队长形象,还把赵晋锐打上了实力不够,不知好歹等标签。

好复杂。

好麻烦。

不过就是一个选秀节目而已,真正的娱乐圈里,恐怕各个都是人精,一身的心眼。

何遇越发坚定了要退出娱乐圈的想法。

推荐热门小说穿成豪门弃夫,本站提供穿成豪门弃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成豪门弃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章 选秀节目 下一章:第4章
热门: 龙图案卷集(鼠猫同人) 耳语娃娃 恶魔的彩球歌 沉睡谋杀案 孽缘 盗墓笔记 全球高武 樱树抽芽时,想你 巷说百物语 八声甘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