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正文完结

上一章:第87章 落梅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解决完两件大事,他们又恢复了以前的工作节奏。

办公室里的休息间终于派上了用场。

从年后到第二月的开春,苏持几乎隔一两天就拉着人细细磨炼画技。

在这个万物回春的季节,天山之巅的冰雪也消融成了春潮,滋润着即将抽枝的花苗。

苏徊意一开始是羞臊的,做了两次之后逐渐品味到了画中的精髓,苏持再搂着他要,他便半推半就地配合了。

休息室里的床大,用过一边还可以睡另一边。

苏徊意事后看着苏持弯腰收拾着床铺,脸上一阵燥热,“大哥,二哥送的床被我们这么对待,他要是知道了……”

“他不会知道。”苏持弯下的腰劲瘦有力,床单被扯下来扔到一旁的脏衣篓里,“你看他送你咖啡的频率。”

苏徊意,“……”

他忍不住扶着酸软的腰感叹:他二哥是一个多么纯洁无瑕的人儿。

两人度过了一段蜜里调油的滋润生活,苏徊意的任职再次被提上了日程。

宴会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众人的视线慢慢从“苏持吞并六家产业”转向了“苏家养子自立门户继承分公司”。

有这么多视线盯着,苏纪佟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

待苏持和苏徊意下班回家后,他摆摆手将两人叫到客厅里坐着。

“小意,分公司那边准备得差不多了就去上班吧。以你现在的能力,管理个分公司还是绰绰有余。”

“嗯。”苏徊意应了一声,拿眼神瞟向旁边的苏持。

他们现在是热恋期,一道眼神都能擦出火花,就这么突然分开也不知道苏持会怎么想。

苏纪佟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他转向自己大儿子,“老大,我这么决定你没有异议吧?”他说,“你总不能让小意一辈子只做个助理。”

“我知道。”苏持出乎意料地通情达理,“你看什么时候合适就让他去正式任职。”

苏持的姿态过于配合,苏纪佟竟罕见地生出一丝疑虑。

他将两人来回扫视了好几圈,随后小心地发出探寻的声音,“你们该不会感情破裂了?”

苏持、苏徊意,“……”

苏持淡淡,“放心,不会有这种事情。”

安定好操心的老父亲,两人一齐上了楼。

苏徊意不信苏持会这么放过肥美的自己,远离了苏纪佟的视线后,他侧头过去,“大哥,你真的要流放我?”

苏持现在对他的措辞适应良好,并自动融入了他的语言系统,“不会,我会继续圈养你。”

“那任职的事……?”

“不冲突。”苏持抬手搓他的脑壳,“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苏纪佟将任职的事定在了三天之后。

三天后的早晨,苏徊意照常裹着围巾跟在苏持身后出门,苏纪佟站在玄关门口叫住他,“小意,你还记得你今天要去分公司吧?”

盆栽上的叶芽点了点,“记得的。”

苏持一手撑在墙上换鞋,头也不抬,“我送他过去。”

“你不去总公司上班了?”苏纪佟眉头一皱,还想说点什么就被于歆妍叫住。

“小意第一天任职,老大送送也好。”于歆妍从客厅那头走过来,“正好让分公司的人都看看,小意是有人撑腰的。”

苏徊意赶紧附和,“妈妈说的都是对的!”

苏纪佟不情不愿地跟队形,“夫人说的都是对的。”

大门在背后关上,苏徊意一路跟着苏持上了车。车辆发动起来,他低头拉安全带,“大哥,你把我送过去就回总公司吗?”

苏持专注地打过方向盘,“差不多。”

安全插销咔一声入扣,苏徊意仰在座位里,“我会想你的大哥。”

苏持侧眼看他,似乎笑了一下。

苏徊意,“?”卧槽,他大哥又笑什么。

他总觉得事情会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呢?

第二分公司在城北,和总公司是两个方向。从家里开车过去大概要一个多小时,到公司时已经是九点半。

苏徊意从车上下来,“第一天任职就迟到会不会不好?”

苏持关门锁车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你又不是新人报道,晚点就晚点,才显得有逼格。”

苏徊意至今不太懂苏家人各式各样的逼格。

车停在公司大门口,两人下了车就有保安过来泊车。

苏持递了钥匙侧头同苏徊意低声道,“你走前面。”他说完问道,“知道为什么吗?”

“知道。”苏徊意乖乖走在前面,“狐假虎威就是这么个走位。”

“……”苏持把他往前面轻轻怼了一下,“今天你是主角,不要跟在我身后。”

苏徊意有点感动,他大哥这么冷傲的人,有一天也会纡尊降贵地居于人后。他伸手按上苏持的后背,沿着脊椎骨节节下滑。

苏持身体微震,眼神暗下来,“你在做什么,苏徊意。”

苏徊意充满爱怜,“摸摸你的傲骨。”

“……”

从大门进入公司,苏徊意抬眼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小秦站在大厅里,身侧是几名身着正装的高管人员。

“苏董事。”小秦朝苏徊意微微鞠躬,“苏氏集团第二分公司高层管理人员都到齐了。”

苏徊意有一瞬间被shock到——小秦怎么在这里,他口中的“苏董事”是在叫自己?

他暂时压下疑问,很有逼格地点点头,“秦秘书,辛苦你。”

苏持看了他一眼。

小秦同他挨个介绍完公司高层人员,随后将苏持和苏徊意引向电梯口,并向后者恭敬汇报道,“苏董事,您之前交待的公司人员结构名单已经整理出来了,公司近期款项也已汇总到您的邮箱。根据您提出的意见,公司各部门已重新修整了季度战略目标,目前试运行情况良好,效益得到了明显的提高。”

旁边几位高管纷纷向苏徊意投去崇敬的目光。

苏徊意嗯了声,“……不错。”他什么时候提出过战略意见了?

一行人从公司一楼逛到了顶楼,几位高管就此止步,只剩小秦领着苏持、苏徊意二人走出电梯间。

“这层就是董事长办公楼层了。”

顶层的布置同总公司相差无几,先是一间秘书办公室,再往里是董事长办公室。

苏徊意目光流连,“也不知道我的秘书是谁,好想要个像小秦一样的秘书。”

小秦镜片上的亮光一闪而过,“承蒙厚爱。”

苏持拉过他,“去看看你的办公室。”

董事长办公室厚重的木门推开,地面铺了地毯,正对着大门是个宽大的液晶屏,下方是张红木桌。

苏持示意他看那块液晶屏,“怎么样?”

苏徊意惊了,“分公司的董事长还能在办公室看电视!”

苏持、小秦,“……”

小秦看了眼苏持的神色,审时度势地退了出去,“属下先去安排工作了。”

办公室大门重新关上,空间内只剩他们两人。苏持搂着苏徊意低头咬了一口,“苏徊意,你给自己未来的规划是坐在这里看电视?”

苏徊意被咬得刺痛,他赶紧做出纠正,“看报表。”

唇上又被啃了一口,带着惩罚的力度。

直到他把“看资料、看文件、看财经杂志”说了个遍,苏持才停下啃咬的动作,平复着呼吸给出提醒,“把你的重点提前一点。”

苏徊意麻着一张嘴细细追溯,“……重点是坐在这里?”

得到肯定的眼神后,他继续发问,“但我不坐在这里还能坐在哪里?”总不能真是地下停车场和前台。

苏持扣着他的手腕将人拎出办公室,“回去了。”

苏徊意一路跟着人脚撵脚地往楼下走,“要我送你吗大哥?”

“不用。”

电梯停在一楼,保安将车开到公司大门前,苏持把人塞进副驾座后“砰”地关上车门,一记油门往总公司的方向驶去。

苏徊意像只挪错窝的鹌鹑儿缩在副驾座里,看着窗外的街景迅速倒退。

他小心地发出一丝声音,“大哥,你好像顺手把我也带走了。”

“不是顺手。”苏持把着方向盘目视前方,侧颜轮廓清晰而英挺,“你本来就该跟我一起走。”

回到总公司已临近中午,苏持直接订了餐到办公室。

苏徊意现在想清楚了前因后果,他看苏持的眼神都不对了,“大哥,你居然对爸爸阳奉阴违!”

苏持抬手收拾着尊贵的董事长办公桌,“这叫资源合理分配。”

苏徊意,“我不在分公司,万一下面有什么事找我……”

苏持拿他的原话回他,“大不了打视频电话。”

苏徊意吸了一口气,“原来我是云董事。”

苏持,“……”

咚咚、两声门响,前台送来的订餐打断了两人的交流。

餐盒摆在桌上,他们面对面坐下。

苏徊意抽了双筷子出来递给苏持,“那以后就是小秦坐镇第二分公司了,我在公司出现的状态就只是个投影,是吗?”

苏持想到那个画面难得滞了一下,随即转移重点,“你不是一直想挖走小秦,现在他是你的下属了。”

“也是。”苏徊意没想到曾经的小心愿会以这种方式实现,“以后就要由我来给小秦发工资了,我会不会养不起他?”

一张银行卡就“咔啷”落在光滑的桌面上。

“不会。”苏持神色自然,仿佛给出去的只是张饭卡,“我的卡你拿去用。”

苏徊意受宠若惊,“你不是说你不会把银行卡拿给别人?”

“你是别人?”苏持放下筷子看着他,“苏徊意,你想清楚了再说话。”

唉,他大哥真是较真。苏徊意就甜滋滋地认错了,“不是别人,是大哥的人~”

苏持这才满意地收回眼神。

结束了饭前的话题,两人开始动筷。

苏徊意看自己面前放着苏持喜欢的土豆焖鸡,他把餐盒朝苏持那头推了推,“放你那边吧。”

“不用,夹得到。”

“那我给你夹。”苏徊意拎起筷子在里面搜刮了一圈,挑出一块放到苏持碗里,“这块看上去最好吃,整盘鸡中的爱马仕。”

苏持接了鸡肉没下筷,只把苏徊意看着。头顶的灯光落下来,他眼底柔和,似乎盈了点笑意。

苏徊意顿住,“怎么了?”莫不是嫌弃他的燕窝。

苏持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你现在知道了吗?”

漫长的对视间,苏徊意心头蓦地一跳,福至心灵。他们经历过一个相似的场景,那时候他问苏持:都是一个盘子里的菜,有什么不一样?

他现在算是知道了。

不是什么抽象的“充满爱意”,只是他挑挑选选找到了最好的那个,于是自然而然地给了苏持。

就像当初苏持给他夹菜,不是为了讨他欢心,也不是为了让他心生感激。只不过想把最好的给他,不带目的,仅此而已。

苏徊意的“云董事”做了半个月就被苏纪佟发现了端倪。

大概是对苏持的做派早有了解,苏纪佟发现后竟觉得这才是正常的走向。

反正现在的发展离他给人迁户口的初衷已经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把两人教育了一顿便放任自由。

苏持和苏徊意从此彻底没了约束,每天上下班都同进同出,回家以后也挨在一起。

行事过于明目张胆,就连苏老二都不送咖啡了。

苏纪佟还是第一次知道他那高冷的大儿子这么粘人。他在亲眼目睹苏持像块牛皮糖一样跟着人溜进卧室后,终于没忍住出声,“老大,你看你像什么样子?”

苏持停在门口,胳膊肘里还捞着苏徊意,“不就是小情侣的样子。”

苏纪佟哽了一下,“你也不怕小意腻了你。”

苏徊意被苏持搂着,看向苏纪佟红着脸小声逼逼,“不会腻。”

“……”苏纪佟捶了捶胸口,转身就走。

待苏纪佟离开,两人一齐进了屋。苏持的胳膊横在他腰后轻轻勒了一把,“真不会腻?”

两人独处时苏徊意就没那么害臊了,他坦诚,“不会,我喜欢大哥陪着我。”

苏持就笑了声说,“我也是。”

……

翻过三月便临近立春。

快开春的时候,苏徊意去买了对戒指。

穷尽他的毕生家当,买完之后浑身上下就只剩苏持的一张金卡。

他带着戒指去苏持房里找人时,后者正洗完澡坐在床上看公司报表。看见他进来,苏持把报表放到一边,“怎么了?”

苏徊意有点兴奋,又有点紧张。他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心脏砰砰跳得很快。

他来之前想了很多措辞,但真正拉起苏持的手时,脑海里却空荡荡的。只知道从兜里掏出戒指往人手指上套,“大哥,这是我送你的。”

苏持一下愣住。

苏徊意脸上发烫,他看苏持没说话,赶紧解释,“不是随便买的。除了我的云公司,我剩下的全身家当都在这里了。”

苏徊意给人戴完戒指就收回手,“你不要嫌弃。”

收到一半的手突然被一把扣住,他上身猛地前倾——

苏持将他摁在怀里,灼热而急切的吻落下来,在他的额头、颊侧、耳垂、唇间、颈侧……一路流连。

苏徊意气息喘不过来,心却定了下来,他仰头承受着苏持热烈的亲吻,急促的呼吸中泄露出一丝轻吟。

苏持将他吻过一遍后,贴着嘴唇问,“你什么都给我了,我还能给你什么?”

“你不用给什么。”苏徊意睫毛轻颤了一下,“已经够多了。”

宽大的手掌把住他的后颈细细摩挲,苏持的话语混着热烈的吐息,“我想给你更多。”

但还有什么能给他的,苏徊意也想不到了。

苏持已经把所有能给他的都给他了。

……

床头的台灯在墙上投下两道身影。

苏持的手掌是烫的,只有无名指上有一圈硌人的冰凉。苏徊意能感受到那枚戒指的温度逐渐升高,最后和他的体温融为一体。

苏持的汗水滴下来,落在他额头又没入鬓间。

“手给我。”苏持的睫毛半阖着,执意去扣苏徊意的手。

指缝紧合,两枚戒指贴在一起,在床头灯光下流转出两道明润的光晕。

“苏持……”苏徊意眉头微微皱起,紧绷之后又放松下来。苏持揉开他的眉心,轻轻吻了吻。

窗外是浓稠的夜色,室内的灯一直亮到了后半夜。

屋内的动静停止时,苏徊意已经快睡着了。他躺在床上眯着眼看苏持,后者冷峻的轮廓在暖光下显得柔和。

苏持撑起上半身去关台灯,动作一顿看向窗外,“下雨了。”

是夜间悄然落下的一场春雨。

细密的雨丝浸润了庭院外带着湿泥的石板路,千万的水壑都流进花圃的土壤里,浸入很深的地方。

苏徊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苏持啪地关了台灯将他搂进怀里,“睡吧,不是说困得不行了?”

“是有点。”苏徊意就闭着眼枕在他心口上。一侧是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一侧是苏持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黑暗中两人拥了会儿,苏徊意正困得迷迷瞪瞪,忽然听见苏持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我给你一个家吧,苏徊意。”

苏徊意心中一动,忽然没了困意。他经历过家庭的破碎和至亲的离弃,大概是上天为了弥补他曾经的缺憾,所以让他遇到了苏持。

而现在苏持说要给他一个家。

他睫毛眨了一下,沁出几分湿意,“好。”

像是前二十几年的风雪都在此刻停歇,料峭的寒冬都终结于这个草长莺飞的时节。

冬夜将尽,万木待春。

在这场骤然降临的细雨中,花开无艳,他心有春生。

上一章:第87章 落梅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无上巅峰 仙帝归来 入眠 只爱陌生人 蓝裙子杀人事件 文娱帝国 美强惨就是惹人爱 濒死之眼 布鲁特斯的心脏 我和天敌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