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义子,祸水,兄弟

上一章:第39章 梦想和野心 下一章:第41章 善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周末山西某个土财主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两条斗犬气势汹汹杀过来,一条意大利纽波利顿,一条据说是西藏河曲地区偷猎到的上品藏獒,有点砸场子的味道。

在斗狗场厮混过一段时间的玩家其实都知道藏獒没什么神话色彩,尤其是豢养培育出来的品种,放进斗狗场绝没有外界炒作两头就能咬翻一只金钱豹的实力,不过野生藏獒确实不容小觑,尤其是河曲一带出来的大家伙。斗狗场方面也不敢掉以轻心,俞晗亮将尉迟功德那尊大佛请来,可惜没有看到那条守山犬的踪影,据说是产崽了,所以老人带了两条牛头梗和一条阿根廷杜高过来。

土财主方面一下子砸下400万赌金,加上场子外围的投注,最后的压轴比赛估摸着能赢就是千万真金白银进账,按照他现在跟老板陈浮生新制定的分红约定,假如加上这场比赛,这段时间狗王已经有近600万的收入,跟以前给魏端公卖命上升了一个级数不止,这时候俞晗亮才明白陈浮生早先所谓的“他妈少跟我掏心窝讲义气,你给我面子,我就给你银子”,肚子里忍不住唏嘘一番。

俞晗亮询问老人的意思后就跑去问那位过江龙具体怎么个玩法,是不限犬种的一对一还是干脆二挑二,山西款爷也豪爽,瞅了眼角落两条蹲在老家伙脚下的牛头梗,体型完全跟他的大宠物不搭调,感觉就跟大汉欺负小毛孩一般,不过老家伙背后的杜高貌似挺凶悍,大款最近才迷上斗狗,家里管钱的母老虎见自家汉子好不容易把注意力从小明星身上转移到相对顺眼的东西上,也就由着他一掷千金,买狗雇人,一下子就大半千万打了水漂,土财主眯起眼睛笑道:“我就带了两条,要是单挑,一胜一负就不好玩了,这样吧,我这边两条,你那边也牵两条出来,全丢进场子里。”

俞晗亮心中冷笑,故作姿态地思量犹豫,然后才面有难色地答应下来。尉迟老人带出来的牛头梗也许单挑实力无法媲美顶尖地杜高比特,但两条牛头梗加在一起并肩作战就不是1+1=2这么简单了,俞晗亮瞥了眼跃跃欲试的藏獒和纽波利顿,心中感慨,哥们,没有金刚钻千万别随便揽瓷器活啊。

尉迟老人亲自把两头爱犬送进笼子,然后按照老规矩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抽他的中南海,以前是陈浮生送烟,后来是闭关弟子王解放,接下来就是跟他练拳没多久的唐耀国,这孩子底子和天赋都马马虎虎,能入眼的就四个字,质朴心诚。老人抽着烟,对人心,他是从不敢抱有过高期望,现在只期望王解放能把他一身把式传下去,再就是二狗那年轻人可以继续往上爬,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此一来他守着的方家也能沾光,一想到那两条小守山犬崽子,老人就会心一笑,场上牛头梗是他花大心血培养出来的斗狗,是秘密王牌,如果不是念在俞晗亮以往对方家还算尊重,现在又重新归顺了魏家代言人二狗,他绝不肯卖这个大面子。

两条就像是披着牛头梗皮的搏杀工具将配合生疏的藏獒和纽波利顿撕咬得血肉模糊,一进场就是一边倒的态势,如果不是山西土财主输了表赛后表现得暴跳如雷,一副提刀杀人架式,压错宝的就又以为是双方窜同好了来骗钱,不过有真正的老狗王尉迟功德坐镇,深知圈子规则的输家都还算服气。一口气给自己赢了一麻袋钱的俞晗亮河水不忘挖井人,跑到准备走后门离开的老人身前,感激道:“尉迟老爷子,这次真得谢您老能亲自出马。”

“我不是帮你,你和陈浮生之间那点恩怨,我也懒得管,只要你别对不住魏家和方家,否则以后就算有陈浮生保你,我也能打断你狗腿。”老人不客气道,停下脚步抚摸杜高的脑袋,两条参战的牛头梗都没有大碍,见俞晗亮要酝酿些什么,不耐烦的老人挥挥手,径直离开。

里外不是人的狗王摸了摸鼻子,叼起一根烟,哼着小调走出斗狗场,身后尾随几个新收拢的喽罗,疾风知劲草,前段时间经过与陈浮生一场争斗,墙头草们都暴露出本质,得势后的俞晗亮就干脆招聘一帮新人,少数在他落难之际没有背信弃义的小弟也得以重用,现在他身后跟着的两大一小都是俞家村沾亲带故的人物,一个跟他平辈,刚从局子里出来,早先就跟俞晗亮一起替魏千岁打拼,还有个绰号“土狗”的青年按辈分算还是俞晗亮的叔,俞晗亮刚出道那会儿横行乡里,带着一帮小流氓逮谁讹谁,稍微成熟一点就不在自己村里欺男霸女,偶尔还会给同村摆平一些纠纷,这十几年竟然也博得一点口碑,同村长辈都念叨村头俞木匠的儿子不是个好崽但有良心,例如土狗身后的孩子就是俞晗亮敢做的一件功德事,孩子名叫牛蛙,长得黑不溜鳅,就跟一只土蛤蟆没啥两样,这娃家里悲苦,父亲当年花了所有积蓄买了个云南婆娘,结果陆续生下两孩子后就跟一个偶然来村里赌钱的外地汉子跑了,牛蛙他老爹也倔,硬是不肯把孩子送出去一个,坚持要两个都由他一手养大,前两年好不容易把大儿子养到送去当兵,一次过年喝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乐极生悲,喝到桌子底下带着哭腔叫嚷了一些胡话,就再没能爬起来,小儿子牛蛙当时才11岁,俞晗亮那会儿恰巧和老婆孩子上坟祭拜,亲眼见到这孩子送葬一幕,给他苦命爹一连磕了百来个头,一开始有人劝,愣是没人拉得起来,后来也就没人劝了,知道这孩子孝顺,当时下着大雪,俞晗亮在远处抽着烟,望着那个单薄消瘦的可怜身影,感触颇多,勾起不少回忆,事后专门了解牛娃的品性,鬼使神差就让小孩子做了他的干儿子,这小子是块宝,读书就跟他干爹拐骗良家妇女一样顺溜,打架也丝毫不含糊,村子里敢骂他是杂种或者没娘孩子的孩子或者少年基本上都被他打遍了,打不过的,他能满头是血的堵在别人家门口,不要命的犟种,所以没谁敢惹他,七八岁就跟村里一个老猎户上山狩猎,不穿鞋比穿鞋还要快,学校运动会长跑项目他就跟玩一样,俞晗亮偶尔会想道上传言新主子在东北的一些悲苦往事,如果属实,那牛蛙说不定能讨他的喜,像一类人,都是守山犬。

“牛蛙,你不是一直想要一条草狗玩吗,回头我帮你求一条过来,运气好的话,就能成。”俞晗亮咂巴着香烟笑道,虎毒不食子,他是打心眼疼爱这少年,所以帮他在南京市区安排最好的学校,知道牛蛙一直想要养一条狗,以前是家里穷,人都吃不饱所以有心无力,俞晗亮经营着东南沿海一带最大的斗狗场,所以一直想要给义子安排一条血统纯正的好狗,没奈何这小兔崽子就是想要草狗,比特牛头梗什么的都看不上,说那不是狗,俞晗亮对这个一根筋的孩子也没辙,这会儿灵光乍现,有了个胆大包天却未必不可行的想法。

“俞哥,还有你求不到的狗?”绰号土狗的青年诧异道,在他看来好狗就都在斗狗场了,当然听说过那个叫尉迟功德的老头那里有七八条一等一的好家伙。

“老子又不是天王老子,在南京比我猛的家伙没有上百号,起码一双手肯定数不过来。”俞晗亮笑骂道。

刚蹲完监狱的中年男人错过了俞晗亮与陈浮生的厮杀,可不代表他不知道陈大公子的手段,现在监狱里流传有不少相关陈大公子黑白通吃的事迹,说他吞了一条重庆过江龙那是一般人无法验证的事情,可前不久一个大腿上被捅了好几刀的人,说是在陈大公子的场子闹事,被丢进局子后差点被整死,简直就是每天换着花样往死里修理,没挂就是奇迹了,最近小动作才消停下来,那家伙大难不死,在里头缓过气后就开始吹嘘,最喜欢给别人描述陈公子哥亲手捅他那几刀的情景,差点被他扯成演义,所以现在许多监狱里有很多个陈大公子的版本,但个个充满高人风范。这个中年男人自然也听说过,一开始他不太相信,从俞晗亮嘴里亲耳听到陈浮生以及有关周小雀和白马探花陈庆之的手腕后,被震撼得一身冷汗,心想这群混世魔王才是真正在混江湖啊,自己这伙纯粹玩票过家家呢,因此他一点不奇怪俞晗亮说话行事越来越谨慎低调。

俞晗亮在一个小凉亭石凳上坐下,这玩意是新主子按照某位高人修建的,说是有利于藏风聚水,事实证明还真有点意思,斗狗场越来越红火。狗王抛给几位自家人一人一根烟,不忘给已经差不多13岁的牛蛙一根,脸孔黝黑就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少年憨憨一笑,老气横秋地夹在耳朵上,他喜欢收集香烟,然后在回村子后一股脑送给俞老瞎,也就是那个肯带着他上山打猎的老头,老人孤苦伶仃,牛蛙年纪不大,他那个几乎没过上一天舒坦日子的老爹文化程度也不高,甚至可以说是没一丁点儿文化,可宁肯捡破烂也要一个人带大他们兄弟的驼背男人用一辈子跟他们两人讲了一个最浅显的道理,做人不能忘本,不能没有骨气。

牛蛙其实知道,已经走了的爹其实只是想证明给那个娘看,没有她,他也可以过很好的日子。

牛蛙抿起嘴,安静沉默着站在狗王俞晗亮身后,即使做了村子里最大人物俞晗亮的义子,他现在跟大人一起吃饭也一样会端着碗站在一旁吃饭。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他能让钱老爷子和那么多女人青眼相加了。”俞晗亮瞥了一眼身后的干儿子感慨道,看着今天的牛娃就像在看那个人的年轻岁月,狗王重重吸了一口烟,“我相信他也会喜欢你的,我就是跪,也要给你求来一只守山犬崽子。”

“叔,这次我们赚了不少钱吧?”牛娃习惯喊俞晗亮“叔”。

“恩,不少。走,拎上钱,买东西去,就当是给你买狗的钱。”俞晗亮熄灭烟头,猛地起身,豪爽笑道。

“拎多少?买什么?”土狗疑惑道。

“全部。”

俞晗亮沉声道,“老子也当回拎几麻袋钱去买车的暴发户过过瘾,这次我买辆宾利送给那人,否则我都不好意思开口要狗。”

他身后三个人目瞪口呆,啥草狗这么金贵?

狗王这次是真的对陈浮生心悦诚服了,他要给牛蛙铺一条阳光大道,未必就不是让自己搭一座终南捷径的独木桥。

————————————

漂亮的女人悦目,成熟的女人悦心,那么漂亮的成熟女人当然就是赏心悦目了。周惊蛰无疑又是这一类女性的佼佼者,征服她,那绝对要比征服一两个二线走穴明星或者当红女主播来得有成就感,一来她顶着昔日南京第一美女的头衔,二来她是魏端公的女人,所以与魏公公有芥蒂心结的,都喜欢招惹大美人周惊蛰,圈子里知道陈浮生与她关系暧昧的寥寥无几,否则周惊蛰周围苍蝇也会少掉大半。

总体来说偌大一个南京,年纪相貌和家世修养都跟周惊蛰般配的男人不算希罕,最近就有一个二十七八的**对周惊蛰展开迅猛攻势,送999朵玫瑰到周惊蛰公司,****不断,直到听说那些玫瑰都被转手廉价卖给花店后,公子哥才罢休,以每两三天约一次的频率邀请周大美女,借口绝不重复雷同,一被拒绝也从不纠缠,而且都是一些类似去南京大学听私募讲座的邀请,跟那些动不动就是吃西餐喝红酒的庸俗男八杆子打不着,这种绵绵不休的攻势已经持续了将近两个月,周惊蛰最后在拒绝参加他举办的一个桌游聚会后,反过来请他一起喝茶,她的意思是要跟他挑明,随便找个借口让他别浪费时间,她现在着实没精力应付经验老道的追求者,她一向不屑玩暧昧游戏。

周惊蛰拒绝对方的兴师动众,随便挑了一家比较安静的茶馆,准时到达,他已经提前在茶馆雅座等候,周惊蛰能清晰捕捉到他眼中竭力掩饰的一抹惊艳,她压下略微不快,坐在他对面,要了普洱茶。

她这次的对手名字叫绍伟,周惊蛰年轻的时候喜欢根据男人的综合素质打分,例如家境一栏按家产计分,如果是军方背景就按照军衔加分,总之她有一套完整的打分系统,希奇古怪,后来鉴于追求者实在不计其数,她就放弃那个数学游戏。眼前的绍伟粗略算一下大概在67左右,属于拒绝时可以泼开水而不是热咖啡的那一类幸运儿,别奇怪周惊蛰的大牌,当年如日中天的魏端公也就考了个81分,其实若非被家境拖累,一张容颜就打败所有女人的周惊蛰也许能够成为第二个黄丹青,她当初如果没有匆忙嫁入魏家,再熬一熬,熬到大太子爷柴进之的老爷子去世,那她就是“太子妃”了。

绍伟哪知道周惊蛰的心思,以为终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地打动大美人,在他看来,一切有御姐和恋母情节的男人,碰上周惊蛰都只有缴械投降的份,不过高材生邵公子虽然花了大心思追求她,却还是没有明媒正娶的念头,这是他的底线,他只想精心饲养一只“金丝雀”。打扮整齐到精致程度的邵公子笑容灿烂迷人,他有一颗好脑子,肯将学习上的天赋套在情场上,知道博采众长,所以不冒进,肚子里有大把剑走偏锋的小法子,例如玩点小魔术或者搬出曾去贫困山区爱心支教一年的花招,虚虚实实,情场上一直所向披靡,这次在小圈子里夸下海口要在3个月内拿下周惊蛰,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毕竟他在圈子里邵公子是号称胜率100%的“百人斩”。

“能胆子大到出门不化妆的女人,不是自暴自弃,就是货真价实的天生丽质了。”邵公子微笑道,讲了一大通普洱茶趣事,见气氛融洽,就小小拍马屁。其实他对茶叶一直没太大兴趣,属于喝可乐喝和咖啡长大的那群富家子弟,不过既然约在茶馆,他也就恶补一次,对于一个能轻松拿到剑桥大学学位的家伙来说,为了一位单身绝色死记硬背一点茶叶知识绝不是什么难事。

周惊蛰一直处于高度免疫状态,绍伟说什么她应付什么,不清高冷傲也不做作附和,反正她一开始就打算喝完一壶茶就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

邵公子怎么了解周大美女的“绝情”,秀着他的口才,殊不知他用在其她女人身上无往不利的战术在眼前女人身上根本就毫无意义。

周惊蛰轻轻喝了一口茶,心不在焉,没来由想起某个人在她生活里留下的痕迹,继而又想到一个比喻,一头野猪闯入了葡萄林,漂亮的女人尤其是太漂亮的女人都不太喜欢思考深奥问题,周惊蛰也不例外,她不晓得这个道听途说来的比喻恰当与否,只是有些伤感,都说这世道的水灵白菜都给猪拱了,可自己这棵白菜还能水灵多久?有些伤感的周惊蛰低下眉目,凝望着手中的瓷杯,完全忽略了对面眼神炙热的男人。

周惊蛰猛然抬头,邵公子手忙脚乱地掩饰。

周惊蛰微笑道:“你知道我有个在英国读书的女儿。”

“我知道。”邵公子心中狂喜,故作镇定。

“你真的不在乎?”周惊蛰问道,眼中笑意不知道是期待还是戏虐。

“不在乎!”邵公子坚定道,没有丝毫犹豫,他是真不在乎,瞎子都看得出来魏冬虫那不折不扣是一个美人胚子,他为什么要在乎呢?母女花?而且还是市花级别的母女同眠,那是多少雄性畜牲的终极理想?绍伟当然不在乎。

“如果没记错,我比你大六七岁吧。”周惊蛰笑道,很坦然。她18岁嫁给魏端公,虽说魏冬虫已经上英国私立中学,但年龄其实只有35岁不到,对于一个天生丽质和保养完美的少妇来说,她漫不经心一个眼神就能把年轻她10岁20岁的孩子给彻底比下去。

“女大三抱金砖,大6岁不就是等于抱两倍金砖而已。”邵公子淡定道。

“我很感动。”

周惊蛰嘴上说感动,可却没有丝毫感激的神情,喝完茶杯最后一口普洱,“可惜我不喜欢穿耳洞的男人。”

邵公子脸色剧变,解释道:“那是年轻时候闹着玩的。”

“我也不喜欢话多的男人,尤其是那种南京腔特浓的那种。”周惊蛰平淡道。

邵公子脸色难堪,一只手死死握着茶杯,另一只放在桌底下的手攥成拳头,本来他以为这双手今天就能触碰上眼前大美女的肌肤,最迟半个月就能文火慢炖地把她忽悠上床肆意亵玩,这段时间趴在一个晚上要5千多一匹的“扬州瘦马”肚皮上,怎能预料现在的变故。

“还有,我不喜欢好人,好人命都不长。”周惊蛰冷笑道,对于他将爱心支教做情场资本那一套最为反感,何况他八成根本就没去过贫困山区,这根本就是面目可憎的死罪,周惊蛰真佩服自己能忍到现在。

“惊蛰,你是不是有中意的男人了?”邵公子黯然道,一腔怒火,却隐忍不发,他还在垂死挣扎,周惊蛰实在太过诱人,即便放下一部分自尊,他也觉得值得。

“有。”周惊蛰点头道,并没有否认。

“是谁?”邵公子咬牙道,他现在只想知道输给谁,感觉到被周惊蛰玩弄践踏的怒意全部转移到那个未知男人身上,他有不少圈子里混的大痞子,有的是给钱就出力的亡命之徒。

“你知道还是不知道有意义吗?”

周惊蛰瞥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男人,这么快就撕破斯文脸皮了吗?

“有!”邵公子眯起眼睛道,他完全无法想像另一个男人在她身上驰骋的场景。

“哦,他姓陈,当然不是一个好人。”周惊蛰笑道,“还有,他是一个有妇之夫。”

周惊蛰玩了一个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不知为何,绍伟的追问让她不由自主地就把陈浮生“招供”出来,而且说出口后格外心情舒畅,她告诉自己就当是那家伙在电梯里轻薄她的利息。

有妇之夫?

从无败绩所以骄傲如公孔雀的邵公子疯了。

他开始面目狰狞。

周惊蛰饶有兴致地欣赏自己的杰作,她喜欢把一个男人活生生逼疯,这是她认识陈浮生“从良”以后许久不曾玩的游戏。

“你难道不介意?”邵公子觉得这个问题就等于把自己最后一点颜面交到眼前女人手上,等着她作践。

没良心的大美女果真没有让他“失望”,嫣然笑道:“为什么介意,给他做小蜜挺好玩的,惊心动魄啊。我这种女人,名分啊家产啊什么的,都无所谓了。”

周惊蛰这话倒是没完全撒谎,她和陈浮生之间的“孽缘”确实牵扯出一连串咂舌事件。

邵公子崩溃了,“贱货”两个字到了嘴角还是被他硬生生吞回去。

周惊蛰使劲点头,托着漂亮如桃花的腮帮,故意做出一副想起那个男人就一脸甜蜜的表情,论演技,周大美人那是炉火纯青到能跟陈浮生合伙搭台的彪悍,所以这一脸纯真的幸福容颜无异于在邵公子伤口上撒盐,狠狠再捅一刀啊。

周惊蛰缓慢倒了一杯茶,顺势泼了他一脸,不急不缓道:“老娘就是他的姘头,你咬我?你要是敢现在杀到省委党校跟那个叫陈浮生的家伙挑明,说要跟他抢女人,然后还能不缺胳膊少腿来到我跟前,我周惊蛰二话不说,你敢不敢?!”

被泼茶水的邵公子想要扇周惊蛰耳光,最后却偏偏没敢出手,一直到周惊蛰优雅起身,甩出一叠人民币砸在桌子上,扬长而去,这位记事起仿佛没吃过亏的男人才回过神,一拳砸在桌子上,打电话给一个死党,阴沉道:“帮我查一查在省委党校里头的陈浮生,别管什么事,我要这王八蛋吃不了兜着走!”

没等邵公子挂掉电话,他发现对面位置坐着一个面目俊秀神情古板的男人。

他叫周小雀,那是在道上能跟白马探花陈庆之玩单挑的猛人,显然今天谁吃不了兜着走再明显不过。

周惊蛰离开茶馆的时候心情格外酣畅,掏出手机给正在党校进修却还是被她祸害栽赃了一回的男人发了一条短信:老公,想你了~

很快某人回复了一条:老子是预备党员!

然后周大祸水一点都不淑女地踢掉高跟鞋,拿着手机捧腹大笑。

——————————————

密码酒吧生意越来越火爆,俨然是南京的夜生活标杆,皇后袁淳则愈发清纯,像一朵白莲花,在圈里圈外名声鹊起。

“就要去上海分店做老板了?”密码旧老板罗开泰调制一杯鸡尾酒,笑望向抽空陪他聊天的袁淳,现在这闺女是大忙人,能看着他亲手挖掘出来的金子一点点发光,他觉得当初被陈浮生插了一刀很值当。他现在就是来给酒吧打打杂,出点小力气,就当作是缅怀往昔岁月。

“上海那家由江亚楼心腹大将坐镇,再过段时间杭州分店开起来,我才是老板。”袁淳笑容灿烂道。

“你现在开朗多了,我得谢谢咱们的大老板,可惜我不是女的,不能以身相许。”罗开泰打趣道。

袁淳微红着一张俏脸,喝着矿泉水不说话。

“没想到大老板只不过一酒瓶子,小宝和林钧两个家伙就完全变了一个人私的,一个再不敢狐假虎威胡乱揩油,对待来酒吧驻唱的美眉就跟对待妈一样,当观音娘娘供着,端茶送水不说,还经常自己出油费送她们换场子,真是脱胎换骨了。还有一个以前都不拿正眼瞧我这大叔,现在也懂得碰面就递烟,遇上难缠的顾客,也知道陪着笑脸,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难为那小子了,拗着傲性子做奴才,确实不容易。”罗开泰感慨道,他现在都称呼陈浮生为大老板,密码酒吧员工也是如此。

“现在这社会一个机遇多难得啊。加上他们都是底层混的,肯定更明白机会比钱值钱的道理,他是那种只给一次机会的老板,谁敢乱来。”袁淳笑道,她还是一身清爽简约的打扮,以前穷是如此,现在抓住了机遇还是如此,以后发达了也一样。

现在从袁淳身边路过的十有**都会喊上一声袁姐,她起初对此很不适应,听着听着也就习惯。

“小纯,我多一句嘴,以后别因为情感问题和大老板生疏。”罗开泰语重心长道。

袁淳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凌晨1点钟左右,林钧接到黄养神电话,说兄弟几个一起喝酒,老地方不见不散,他就拉着余云豹去跟密码经理先请个假,然后赶往一个他们几个以前经常聚一起吃宵夜的摊子,如今黄养神和余云豹都开上车子,也吃得起南京最贵的一品鸡,还他娘是双飞,想飞几次就几次,这狗娘养的人生啊,在密码酒吧卖力到卑躬屈膝地步的林钧沉默喝着酒,越来越人模狗样像个上流人士的小黄把他们喊出来也不说事,他们哥几个也都不急,林钧转头看了看西装革履起来的小宝,再望了望在钟山高尔夫跟世外高人打拳一身浩然正气的唐耀国,都变了,仰头喝了一口啤酒,嘴角苦笑,自己何曾不是,以前那些满嘴油腻勾肩搭臂、四个人光着膀子在马路上吼《故乡》、然后去狗窝挤一张破床的青春日子,一去不复还了。

“我把张玉荷甩了。”黄养神终于开口。

“咋整的,她可是一条大鱼。”林钧皱眉道,他虽说不太喜欢张玉荷的精明,可对目前的黄养神来说是块很高的跳板,没踩上去实在太可喜了。

“想换换口味。”黄养神笑道。

林钧翻了个白眼,无可奈何,知道这兄弟极有主见,不撞南墙不回头,他也不想浪费口水。

“屁,有消息说是这小子在办那个什么俱乐部的时候钓上了新马子,一个离婚的女人,据说她家背景也牛,啥级别我不知道,反正肯定比张玉荷那小狐狸精的老子要高,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养神什么时候到手的便宜不占?”余云豹没好气道。

“真的假的,玩起贵妇了?”林钧笑骂道。

“真的,那女人是女王,处处主动,我这段日子每少受折磨,是俱乐部一个新会员帮我介绍的,说是我跟她朋友一个初恋情人长得很像,那妞跟我认识第一天就上了床,她具体底细我不清楚,反正比张玉荷家肯定高出两个级别,不就是被骑吗,老子认了,总有老子翻身做主的一天。”黄养神猛灌了一口酒,“她说了,随便领个证,去欧洲过完蜜月,就陪她去广东那边玩走私,看她架式,属于家里老头不倒就是天塌下来也没事的那种人。你们说,我是不是得感谢我妈给我生了这么张脸?真出息了,我这个没让她脸上有光一天得孝顺儿子到头来还是得靠脸吃饭!”

林钧余云豹和唐耀国三人沉默不语。

“那神仙哥那边怎么办?”余云豹轻声道。

“只能欠他一个大恩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黄养神叹息道,有愧疚,有感恩,有遗憾,百感交集。

“挺可惜的,我们四个不能一起打天下了。”唐耀国干了一瓶酒,眼神黯淡。兄弟四个刚刚事业起步就要分散,怎能不感伤。

“我不是那种心甘情愿屈居人下的人,陈哥也看出来了,所以早点走也不全是坏处,大不了以后混不开再回来找你们讨口饭吃。”黄养神故作轻松笑道,其实他心底很希望能再呆在陈浮生身边学一点为人处事的,他知道那才是真正的财富,无法用金钱衡量的那一种,拍了拍余云豹肩膀,“可惜没能见到你破了处男身。”

“神仙哥说了,男人第一次得给正经女孩子。”余云豹裂开嘴傻笑道,神仙哥的话就是圣旨。

黄养神欲言又止,他本来想提醒小宝别对老板忠心耿耿到愚忠的地步,可话到嘴边还是作罢,傻人有傻福,由他去了。

“那女人靠谱吗?”林钧忍不住问了句废话。

“我都陪她进省委大院和她爷爷一个老部下吃饭了,骗子要是有这本事,我认栽。”黄养神苦笑道,他用牙齿咬开一瓶酒,端起来,“来,兄弟,都顺风!”

四只酒瓶狠狠撞在一起。

****************************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9章 梦想和野心 下一章:第41章 善缘
热门: 死对头他超甜的 民调局异闻录6·无边冥界 犬神家族 人鱼饲养日记 反向标记abo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 庆余年 关于我是我对家粉头这件事 镜浦杀人事件 所有人都想杀我证道[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