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梦想和野心

上一章:第38章 马前卒 下一章:第40章 义子,祸水,兄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江潮就跟吃了劣质春药的猛男,而且还是那种一年半载没吃过肉的牲口,小宇宙完全爆发出来,在学校彻彻底底做好学生不说,晚上都要去走廊灯下看书到很晚,周末在家除了补充营养就一心一意扑到学业上,姐姐李青乌不知道何种原因比往常空闲许多,在周末基本上都在帮“浪子回头”的弟弟做辅导,制定详细的复习计划,筛选辅导教材,给李江潮填补薄弱环节,学生时代可是当之无愧的考试机器,高考也差不多能算是千军万马中一骑绝尘,一个肯学,一个会教,加上李江潮脑子本就出色,自然事半功倍,成绩突飞猛进。

本来波澜不惊略带悲苦色彩的李家开始焕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恐怕就是所谓的否极泰来,小人物的家庭也可以生出一股跋扈风范,李家人都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那个不温不火不求回报的邻居,李青乌嘴上不说感恩,李江潮和李红兵父子也从不提感谢两个字,但有些小人物也许最知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知道曹蒹葭在坐月子,加上陈浮生去校学习,李青乌时不时就会串门帮些小忙,本来做两份保姆工作的李江潮母亲更是近乎全职地呆在邻居家,一副除非打骂赶人否则都不肯离开地架式,曹蒹葭对此无可奈何,也就不阻拦,所以在小区时常能见到李家母女带一个绝色孕妇散步的温馨场景。

“姐,你是不是在找工作?”李江潮放下手中圆珠笔,抬起头望着身旁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的姐姐,已经是深夜,父母都早早睡去。李青乌坐在一旁,笑而不语。对李家来说,她这个弟弟肯上进就是最大的欣喜,那比她哪怕明天成为原公司总监级别高管都来得值得庆贺,父亲李红兵是出了名的重儿轻女,李青乌也不觉得那有什么不甘或者不妥,对于军人出身的古板父亲来说,只有儿子才能传香火。坐在椅子上的她一如既往的安详宁静,凑过身子指出弟弟测试卷上的错误,先讲解剖析,等李江潮将它抄到错误集上,她才将那杯水递给这个“开窍”的弟弟,柔声道:“不用担心我的事情,你现在只要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姐相信高考一定能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姐,你的事情就不是事情了?”李江潮皱眉道,也许是理科天赋出众使然,使他很重视细节,所以敏锐察觉到在事业上已经步入正轨并且应该蒸蒸日上的姐姐似乎有点反常,失业?辞职?李江潮知道这个貌似柔顺其实骨子里比谁都倔强的姐姐一旦遇到触及底线的事情,绝对不会做一只沉默的羔羊,所以他担心是姐姐受到了欺负或者不公平对待。李江潮喝了一口白开水,见姐姐没有开口的意思,微微不悦道:“姐,我不是那个一碰到事情就想要拿拳头拼命的孩子了,会量力而行,你如果被人欺负,我也许不能立即帮你报仇,但你起码要让我知道,我懂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恩,是真长大了。”李青乌欣慰笑道。

“姐!”李江潮不高兴道,提高嗓音。

李青乌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爸妈房间方向,示意李江潮别吵到他们,摸了摸他脑袋,望着这张棱角越来越鲜明的脸庞,在她心中自己的弟弟可比韩国男明星们帅多了,说不定上大学后就能做个品学兼优的大校草,忍不住浮起一个发自肺腑的笑容,李青乌见宝贝弟弟已经相当不高兴,温柔笑道:“姐一直没把你当孩子看啊,不是我对你隐瞒什么,只是想等找到新工作再和你说而已。”

“在原来公司不是挺好的吗,碰上色狼上司了?”李江潮疑惑道,姐姐绝不是不能吃苦耐劳和吃小亏的女人,只有非正常原因和非正常人物才能让她退步,李江潮撇了撇嘴,“也对,现在就属砖家叫兽和披着羊皮的色狼上司最泛滥,不能忍。老姐你是金子,到哪里都能发光。”

“不是这个原因,是我主动辞职的。”李青乌叹口气道。

“为啥?”李江潮纳闷道,转过椅子瞪着姐姐。

“理性的职场规划而已,现在说了你也不懂,退一步进两步,或者3步甚至更多也说不定,风险当然也是有的。”李青乌眨了眨眼睛道,见李江潮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意图,笑着解释:“这就跟我当年高考一样,因为一直都是全校前三甲,到最后一次模拟考中我就稍微放了一下水,最后高考就发挥超常,把学校第二名给拉开将近20分,平时我最多也就是拉开七八分的样子,这就叫以退为进。”

“那我就不说什么了。”李江潮明显松了口气,一口喝光温度适宜的白开水,旋转手中圆珠笔,悄声道:“姐,他是去校吗?”

李江潮嘴里的他,以往都是父亲的代名词,现在已经心甘情愿喊李红兵一声“爸”,“他”就自动转为陈浮生。李青乌轻轻点头,李江潮挠挠头:“他怎么看怎么不像做官的人啊,可假设他家里有背景,又怎么会住在我们这种档次的小区?”

“我也不明白,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好人。”李青乌苦笑道,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呢喃,“也许等我在职场上再提高几个档次,才有资格接触到他现在的层次。”

“恩,他是个很牛叉的男人。你是不知道那天在学校里,咱们大老板都跟他勾肩搭臂,把校领导都给吓得面无人色哇,姐,称兄道弟,他是个啥级别的?”李江潮笑道,那天的场景,注定是这个男孩一辈子最温馨最得意也是最值得收藏铭记的画面之一。

“那说明他的能量起码,或者位置更高,面子更大。厅长,对我们这些穷苦老百姓来说,吐口唾沫,都要淹死了。”李青乌轻声笑道,虽然言语充满调侃,却不见她有丝毫自嘲和泄气,也是,对于一个告诉自己“我艰苦,我坚信,我坚持”的女人来说,世上无难事,胜不骄败不馁地执着走下去,总有出人头地的一天,这之前并不需要羡慕谁嫉妒谁。

“姐,以后我也会出息的,坚决不给你们丢脸!”李江潮一脸坚毅道,与曾经的李青乌如出一辙,这个世界,除非没心没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否则谁都需要抗起一片货大或小的天空,总有人需要在那片天空下安稳生活。

“出息不一定非要做人生人,拼搏的时候也不能忘记这个道理,像咱爸那样,也是出息。”李青乌柔声道。

“我懂,就像他,就算明天变得身无分文,他还是个爷们。”李江潮裂开嘴笑道,脑海中浮现那男人陪他坐在路灯下抽着烟说自己就是他娘的陈世美的情景。

————————————

陈浮生已经放弃对手里头各个地盘的指挥权,但似乎谁都没趁这时候捣乱的念头,山中无老虎了却没猴子敢称大王,一切按部就班,以石青峰私人会所为根据的富太太俱乐部初具雏形,成圆芳制定的框架有点粗糙,可以宋朝为首的石青峰领导层执行力和拓展水平都在水准之上,尤其是王解放和黄养神这批新面孔给石青峰输送了新鲜血液,可以说这家专门面向有钱女人的新俱乐部一开始就站在很高的,类似当初一鸣惊人的南京夜店皇后密码酒吧。

狗王俞晗亮重新执掌斗狗场后没了新主子陈浮生之前的黑拳阴招,斗狗场终于缓过气,即使远不如当初规模和人气,可好歹在恢复,狗王也逐渐有了底气,虽说总有点仰人鼻息的味道,但在这个看狗还得看主人的年代,他这位狗王再没底气也能过上滋润日子。至于密码酒吧,没有内斗的阴影,具备大量消费力惊人的稳固客源,加上领导团队的卖力尤其是袁淳的越来越大放异彩,以及层出不穷的点子花样,密码很理所当然重回南京夜店头把交易。

成圆芳转交给陈浮生的燕莎娱乐场,这棵摇钱树依旧在每天哗啦啦摇钱,它加上斗狗场和密码酒吧成为陈浮生攫取现金的最好工具,这也成为避免陈浮生沾黑最大的资本,现在他不得不顾虑自己的身份,违法犯罪的勾当能少碰绝对是不去碰,做老爷子的义子是一柄双刃剑,报不准哪一天老爷子的政敌就要拿他做突破口,陈浮生怎敢掉以轻心,老爷子说得对,大方向别走错,有现在的资源,不怕年轻的时候少赚几百甚至是几千万块钱。

魏端公那批元老和他们的手下已经都开始漂白,手脚不干净地也强制金盆洗手,陈浮生甚至打定主意不靠他们来盈利,只要他们能养活自己,控制住人力资本,不让“人才”流失,就算达标,哪怕需要他这位大哥掏出钱来养活,陈浮生也不眨一下眼睛,有兵有枪杆子才有话语权,这是亘古不变地真理,陈浮生暂时不打算解散掉魏端公遗留下来的队伍,其实他还有点私心,小时候偶尔有机会看枪战黑帮片,觉得双方火拼或者某位大佬翘了能动辄喊上几百号小弟喽罗那绝对牛逼烘烘,陈浮生也偷偷期待过这一天,某个大雨天,一条大街,两排轿车,清一色的黑雨伞黑西装小弟,对着他一个人躬身,喊一声“大哥”。

那个在校卖力充电的男人,也许被老上位者视作年轻有为或者野心勃勃,被优秀女人视作聪明知己或者狡滑猎人,可也许只有远在青藏高原上如彗星般闪耀崛起的兵王,知道他只是一个从小就喜欢做梦的孩子。

至于到底是梦想还是野心,只能等待。

陈富贵在等,曹蒹葭在等,已经躺入小坟包的张家寨老陈家疯癫老头子也在等。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8章 马前卒 下一章:第40章 义子,祸水,兄弟
热门: 恶棍:不良村医 抽泣的死美人 心理追凶:血泊之下 离任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王爷他有病 凤逆天下 挂锁的棺材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 韩熙载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