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打败

上一章:第24章 上了 下一章:第26章 胭脂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周小雀出手实在太快,樊老鼠插入的姿态也太狠,身上有武器的人要么就是没来得及掏出来,要么就不敢再掏出来讨打了,直接导致陈浮生畅通无阻地走入包厢,两帮人愣是没一个敢正眼看他,丁致富和马亮也心有余悸地跟在后头,丁致富头颅低了寸许,姿态也摆低了许多,之前他跟放出话单挑白马探花,那是因为谁都没见到郭割虏是怎么败的怎么死的,加上狗王俞含亮煽风点火,所以老一辈元老大多不太愿意给陈浮生这个后辈驱使,现在见识了陈浮生手下拳脚的犀利,丁致富一肚子苦水,大骂其实已经给陈浮生做狗的狗王不仗义瞎了眼。

陈浮生一入场,局势立即来了个180度转折,黄宏飞看他架势助阵的可能性多过落井下石,松了口气,虽然不清楚门口躁动具体情形,既然这个年轻人能毫发无损气定神闲地走进包厢,答案也就很明显,黄宏飞立即站起身让出位置,拿出难得的恭敬道:“陈哥,你坐。”

“陈浮生?”王京泉讶异道。

王魁子强自镇定,却琢磨着怎么能够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乔八指牛吧?一家子没一个好下场,江湖传闻连新当家的乔麦都没能逃出眼前公子哥的魔掌,浦东会的夏河叼吧?进了南京就没出过去,总不可能是夏河还在魏家喝茶吃饭吧?

“王老哥,有空来南京玩,怎么也不打声招呼,我好招待你。亮子说他在无锡就两三个能说心里话的兄弟,你算一个,王老哥,亮子的哥们就是我的哥们,你可是忒不给我面子了啊。”陈浮生没有坐在黄宏飞那个位置,这似乎也是个暗示,他并不会一屁股直接坐在王京泉对立面上。

他微微伛偻着身子掏出一根苏烟,递给赶忙起身伸手接烟的王京泉,其实王京泉在无锡与王凤亮并不是深交,那个亮子在无锡是活阎王式人物,仗着家族背景黑白通吃,无法无天,一方土霸主,金盆洗手难免影响力不足的王京泉见到他都要差不多绕道而行,曾经王凤亮在别墅改造扩建过程中与邻居发生摩擦,事情被闹大到凤凰网刊登,但登出来没过一个小时就被抹去,成了扎眼的一片空白,足见王凤亮在无锡之外势力的巨大。

王京泉也是老油条,岂会不知这是陈浮生在给自己台阶下,只不过老婆从无锡跑到南京叫鸭实在是奇耻大辱,方才嘴上说陈浮生能发话就忍下去,那也只是嘴上阴损黄宏飞,哪料到说曹操曹操就到,王京泉瞄了一眼估计已经腿软的王魁子,接下烟,还主动给陈浮生点着,苦笑道:“陈老弟,既然你出面,这事情老哥我就不闹大,可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吧,出了这种丑事,如果来南京就喝一杯酒抽一根烟就回去,将心比心,我是不是太窝囊了?”

陈浮生脸色不悦地瞥了眼黄宏飞,后者悚然一惊,立即喊道:“没事做的都给我滚出去。”

他身后的保安人员都乖乖跑出去,王京泉和王魁子也只好把手下都支开,那群人大部分起先还不服气,结果出去的时候看到一地不是低声抽泣就是鬼哭狼嚎的伤员,立即抽了一口冷气,各自帮着把自己人抬下去。等所有喽啰都离开包厢,周小雀轻轻掩上门,他靠着墙壁又开始闭目养神,樊老鼠则打量起这间装修不伦不类的豪华大包厢。

陈浮生笑了笑,挑了个位置坐下,望向不甘心的王京泉道:“那王老哥你说咋办,如果可行,就在这里定下来,一切恩怨都就此了结。”

王京泉思考片刻道:“我老婆姘头必须交出来,由我处置,这家鸭店也得让我亲手砸了。”

黄宏飞狞笑道:“你老婆姘头可不止一两个,她在我店里可是出手阔绰,眼光也不挑剔,真要交,说不定半间店的鸭子都得交给你。”

王京泉一怒之下刚想要站起身跟黄宏飞掰命,突然意识到自己小弟都在门外,单挑他怎么挑得过臂膀粗圆身体结实的黄宏飞,这不是他的长项,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才是他的做事风格,压下满腔怒火,

陈浮生没有说话,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似乎在权衡利弊。

陈浮生突然面无表情道:“既然双方都没得谈,那就别给我面子,你们两边先打了再说,谁的拳头硬我晚上请谁去老鸳鸯吃饭。”

王京泉和黄宏飞都是一愣,估计没明白陈浮生打什么算盘,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中间调停的人劝两方武力斗殴解决问题。

陈浮生啃着苹果含糊不清道:“我在农村厮混那会儿就知道面子不是别人给的,得自己一拳一脚挣出来。既然黄宏飞你一直都没把我当魏爷的接班人,你是死是活****何事,而王老哥好像也觉得过江龙踩地头蛇很威风,那就打呗,我就权当看一场不花钱的热闹。王魁子,你说是不是?”

王魁子尴尬点头笑道:“是是是,陈老弟说话实在。”

黄宏飞习惯性一拍茶几,道:“草,谈什么鸟的面子!打就打。”

他刚想起身喊人,却发现一条胳膊搁在他脖子里缠住,他本能地想抬手反击,却被两根手指掐住喉结,一阵剧痛,黄宏飞再不敢轻举妄动,丁致富和马亮都是兔死狐悲地望着被樊老鼠偷袭的“飞鸿哥”,樊老鼠刚才双手负后两条腿就踩倒四五票魁梧汉子,想来两根如竹竿消瘦苍黄的手指头玩死黄宏飞也不是难事。

陈浮生起身,王京泉下意识往沙发后背挪了挪,缩了缩,陈浮生拿着吃了一半的苹果走到黄宏飞面前,弯下腰,用半颗苹果使劲敲了敲他额头,冷笑道:“飞鸿哥,魏爷死了,你就以为这场子是你的了?你说打就打?魏爷出事后,你拿出来一分钱没有?你飞鸿哥果然是拉风牛掰的存在啊,这一片谁不知道你赚了钱就拿去上海赌,赌赢了******,还必须要二线以上的明星,赌输了就溜回来继续卖鸭子赚钱,我草你祖宗十八代!”

黄宏飞被樊老鼠死死掐住要害,无法动弹,涨红的眼珠子凸出来,无比艰辛。

陈浮生没说一句就用苹果砸一次,最后半颗苹果粉碎,陈浮生这才稍加平静,他在魏家女人支持下名正言顺掌控魏端公大部门地下资源后,就一直盘算着将十来个场子盈利都往自己口袋倒,一直暗中对黄宏飞的大手大脚十分不满,对金钱异常敏锐的陈浮生本就憋着一口恶气来救场子,要不是这场子还能算一棵小摇钱树,他才懒得理睬黄宏飞是死是活,气消了,陈浮生说话也就会和蔼,眼神示意樊老鼠松开手臂,微笑道:“有话好好说,咱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我草你……”

被激起血性的黄宏飞丢了天大面子,丧失理智地就一膝盖撞向正准备挺直身体的陈浮生,只是不等他将接下来的脏话骂出口,就被陈浮生一只手托住下巴,半提起来,另一只手闪电抵在他腰间,丁致富和马亮瞳孔收缩,刀片,狭长锋利,黄宏飞却不甘受辱,死命挣扎,陈浮生眼神一冷,刺入黄宏飞腰间,拔出,接下来又是一刀,再拔再刺。

黄宏飞在第一下朝陈浮生出手脊柱某关节就被樊老鼠一拳敲中,只有挣扎的力气,绝没有大力还击的可能性。

陈浮生最后还不忘添了一刀。

连捅3刀。

手法与周小雀如出一辙,快而准,狠辣无匹。

站在远处的周小雀微微点头,刀片是老板陈浮生自己的,怎么刺是他最近才教的,拗不过这新主子纠缠,他就跟他说了一些穴道和技巧,只是这现学现用未免快了点,他觉得这个打架玩刀不显山不露水的有趣老板有天赋,相当有天赋,不是一般的有天赋。

陈浮生把黄宏飞丢到沙发上,笑道:“咋的,飞鸿哥真以为我是拍拍方姨马屁给魏爷养养狗就爬上来了,那这位置也太不值钱了,谁都能坐啊。”

他转过头,望着王京泉还是笑眯眯表情,道:“王老哥,这么做出气了没?还要砸我的场子吗?”

我的场子。

陈浮生说到这个四个字的时候格外加重语气。

王京泉激动道:“足够了。陈老弟够爷们,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陈浮生现在都不会太把别人嘴上的承诺誓言当回事,撑死了锦上添花,跟老爷子处久了听多了官场上的搏杀陷阱尔虞我诈,真切明白一个道理,交情这东西没有三年以上甚至更多的时间来检验磨砺,根本都是虚的,何况还不乏相知相交十年以上的朋友翻脸不认人,老爷子某次促膝谈心曾一语道破天机:这世界上真真假假,只有屁股下坐的位置是真的,睡一张床上的媳妇是真的,其它的都是浮云。

陈浮生留下张奇航和恐怕很快就要换主子的两尊门神处理后事,离开包厢前说道:“王老哥,晚上我请你去老鸳鸯,到时候你会见到一个让你大吃一惊的人物。”

陈浮生赶往石青峰。

没了黄宏飞坐镇的场子群龙无首自然闹不出风波,丁致富和马亮两个人留在包厢,后者抛给脸色阴沉苍白的丁致富一根烟,道:“老丁,怎么样,我之前跟你得没错吧,陈浮生这年轻人没那么简单。他说那句给方婕拍马屁魏爷养狗其实是给我们两个听的,估计如果今天不是黄宏飞太不识好歹,陈浮生就不会亲自出马,而是让叫周小雀的变态拿你开刀,杀鸡儆猴。你别朝我瞪眼睛,有本事去跟周小雀跟陈浮生瞪去,你要能挑翻周小雀再干倒陈庆之,我认你做老板,怎么样?”

丁致富哀叹一声,神情颓然,低头抽闷烟。

马亮感慨道:“且不说周小雀和那个古怪男人,就是陈浮生表露出来的那一手估计就够你吃一壶,不是拿惯刀子吃饭的人绝不能像他那样娴熟,他总不可能是杀猪的屠夫出身,你说他以前是干什么的?所以说,老丁,能曲则曲才是大丈夫,否则也就是第二个黄宏飞,意气之争,有意义吗?”

张奇航处理妥当一切事务,也坐下来,他自然有这个资格,瞥了眼垂头丧气的丁致富,冷笑道:“猪脑子。”

丁致富勃然大怒,却立即压下火气,十有**在张奇航手上吃过苦头,这座城市,年轻人都在往上挣扎,谁不是踩着老一辈的肩膀和尸骨窜上去的,张奇航也好,黄养神也罢,只不过光芒被陈浮生掩盖而已。张奇航直截了当骂道:“丁致富,你真是把脑袋吊在裤裆里那根棒槌上了,陈哥连狗王都能打成一条丧家之犬,玩你还不跟过家家一样,知道周小雀是谁吗?你去重庆打听打听,人家这还是赤手空拳,否则你一家老小就不够他一个晚上抹脖子的。还不知死活地捎上两个妞来,你当观光旅游啊?”

丁致富长吁短叹,一个张奇航也就足够了,再加上一个连张奇航都欣悦臣服的陈二狗,这日子没法过了。

张奇航到楼下把商河喊到一边,沉声道:“从现在开始跟苏叶划清界限,别问我为什么,你如果还想跟着我一起搏荣华抢富贵,就照我说的去做!”

“给我一根烟。”商河苦涩道。

抽完一根烟,商河走到与陪打美眉切磋球技的苏叶跟前,道:“苏叶,我们不合适。”

苏叶抬了一下眼皮,姿势不变,继续弯腰击球,轻轻道:“我也这么认为。”

难度极大的彩弹安稳落袋,异常漂亮,陪打美眉刚想鼓掌叫好,却察觉到气氛不妙,只能忍着。可见苏叶那一杆是超常发挥,擅长数据推理的商河当然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她的手连轻微的颤抖都不曾出现!苏叶终于抬起头冷静而干脆道:“还是朋友。”

失魂落魄的商河苦笑着转身,红着眼睛走向死党,张奇航搂住他肩膀轻叹道:“喝酒去。”

还是朋友。

四个字,从苏叶嘴里轻描淡写说出,几乎将商河20多年辛苦建立起来的骄傲和尊严一击摧毁。

张奇航欲言又止,其实他想把真相告诉这个死党,打败你的不是眼前这个清高的小家碧玉,而是那个轻易将黄宏飞捅翻的陈大公子。

——————————

(暂时在跟憨厚纯洁的番茄争第2,都是哥们,希望大家将书评区捣乱份子轰杀至渣后别去番茄书评区。不过番茄的菊花还是要爆的~~~ps:两章已经9千字。推荐票也砸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4章 上了 下一章:第26章 胭脂虎
热门: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 大悬疑2:藏传嘎乌 江湖全都是高手 变身 无人生还 本君仙友遍天下 穿成自己的替身 新欢 梅次故事 高尔夫球场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