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第18章 劲敌

上一章:第4卷第17章 逝去的青春 下一章:第4卷第19章 斗法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陈圆殊在朋友牵线搭桥下在索菲特钟山高尔夫的西餐厅与人探讨如何破解ut斯康达困局,朋友跟陈圆殊一样是风投领域格外惹眼的女性经理人,是陈圆殊少数能在南京一起做spa推拿或者跨省旅游散心的朋友。

坐在她对面的是斯康达旧高管,叶文韬,与弟弟叶武略都是国内各大猎头都死死盯紧的商界红人,09年ut“断臂”出售集团在杭州资产后心灰意冷,离开斯康达进入摩根士丹利,在上海办事处任高管,有迹象显示回去重掌斯康达大局,而叶文韬也想要做挽狂澜于既倒的中兴之臣,恰好身在南京,听说陈圆殊对美国sec和fcpa都有较深研究,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就找上红颜知己戴茜把陈圆殊约出来,想听一听她的真知灼见,事实上陈圆殊对sec和美国司法部传给斯康达的两张罚单并不感到好奇,就一直围绕这个问题帮叶文韬解析僵局,一些个大家心知肚明的灰色地带也不避讳,让叶文韬频频点头,受益颇多,总体来说双方相谈甚欢,叶文韬对之前早有耳闻未曾见面的陈圆殊由最先容颜上的惊艳转为学识渊博上的钦佩。

就在陈圆殊以为一场谈话可以拉下帷幕的时候,一个男人看似极其巧合地经过,陈圆殊刻意躲避了一下,所幸并没有第一时间被发现。那男人身边也带着三四个在南京商圈名气很大的成功人士,坐在离陈圆殊并不远的位置谈事,直接导致陈圆殊都不敢起身去和叶文韬戴茜一起出去打高尔夫,只能安静坐在角落祈求那个阴魂不散的男人早点离开西餐厅。

好不容易熬到一群男人起身准备去打高尔夫,那男人似乎余光一瞥发现了陈圆殊的身影,打声招呼脱离队伍径直走向哀莫大于心死的陈圆殊,毕竟躲避人家已经有些不礼貌,陈圆殊干脆主动打招呼道:“国器,你怎么也来索菲特?”

“朋友拉我来打高尔夫。对了,我方便坐下吗?”男人微笑道,笑容无懈可击,一如他相貌气质,年纪在30岁上下徘徊,方正国字脸,没有公子哥标志性的骄傲和戾气,相当平易近人,给人印象绝不是一个富有侵略性的男人,成熟稳重,有点重剑无锋的意思。

陈圆殊当然不好拒绝,男人跟服务员要了一杯最普通的咖啡,他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没有水晶袖扣之类很正儿八经的富人装备,一身休闲西装,手表也只是chopard的基本款,一看就有些年月,光从外表来看,这是跟江苏no1公子哥吴煌一类男人,浮躁早已经沉淀。

他的强大在于陈圆殊甚至都不敢揣测这是一场偶遇还是一次精心设计的策划,就在陈圆殊不知从何说起的时候,男人主动开口道:“为了躲我你这陈家大小姐落魄到连公司都不敢呆,跑钟山来了,你觉得我还会吃力不讨好地黏你吗?我可是老老实实跟陈伯伯坦白了我的方针政策,放长线钓鱼,绝不轻举妄动,力求改善自己在圆殊心目中的糟糕第一印象。”

“你真诚实。”陈圆殊哭笑不得道,气氛稍加缓和,但她心中的焦急却有增无减,如果说对面这个男人是个无理取闹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那陈圆殊反倒松口气,因为老爷子那一关就过不去,问题在于这个叫周国器的北京男人是标准的学而有术有德的红三代正面典型人物,不仅把老爷子“忽悠”得十分满意,连原本注意力已经全部转移到陈浮生身上的亲戚们都开始做墙头草,继曲线救国的干弟弟之后,陈家这革命堡垒等于是第二次被内部攻破了,况且周国器人品上也没有瑕疵,人家曾经在四川和浙江两省的贫困山区做支教长达三年时间,到现在还支助4名灾区孩子,这一切绝不是噱头,人品相貌谈吐才华家世,都门当户对,于是陈圆殊就处境微妙了。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做不说谎话的人,这是我小时候无数次闯祸后在老爸皮鞭下得出的最大结论。”周国器微笑道,服务员给他端来咖啡的时候主动去接过手,不忘点头说了声谢谢,神情自然,一切水到渠成毫不做作,转头继续凝视陈圆殊,却不是那种愣头青的炙热,让人如沐春风,不给陈圆殊造成没有半点负担:“那两个出去的人是你朋友?”

“一个是,另一个还不算,找我在这里谈点事情,不是我故意要躲你。”陈圆殊心虚道。

周国器也不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不点破不说透,做人留一线,做事存分寸,这种度的把握是他生在大家族最大的收获,“我这里有两张票,是某个来中国淘金的德国交响乐乐团,你要是有兴趣并且有空的话就拿去,听说那支管弦乐团挺著名,比一般临过年了就来中国骗暴发户钱的乐团要正规许多。”

陈圆殊有些尴尬。

周国器愣了愣后爽朗笑道:“圆殊你千万别为难。我可是把两张票都交给你,没说给你一张我留一张,那手法也太落伍了,而且我也不觉得你肯答应,既然这样我还不如顺水人情都给你,当然,你要是肯开恩与我一起看,我也很乐意附庸风雅地去欣赏一下平时碰都不碰的交响乐。”

“那我就收下,恰好前面你见到那个女人一直就想看一场演奏会。”

陈圆殊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与他相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把心悬起来再放下去,就跟过山车一样,刺激归刺激,奈何陈圆殊并不喜欢看似和平共处其实归根到底还是男人与女人作战的游戏。不希望一直处于劣势的陈圆殊找了个相对占据主动的话题,“国器,说说你以前的女朋友,别骗我说只有学生时代的初恋。”

“除了持续到大学毕业的初恋,这五六年的确也谈过两个。”周国器果然是无比坦诚的孩子,掏自己家底的时候毫不犹豫,喝了口咖啡,身体微微后倾,似乎察觉到自己给陈圆殊造成不小的压迫感,侃侃而谈:“两个都不能说门当户对,第一个是叔叔介绍的,典型的千金小姐,我名字不是叫‘国器’吗,小时候别人喜欢喊我‘国旗’,大起来一些个不太熟的朋友私下就说我‘国戚’,就是皇亲国戚的那个国戚,其实很名不副实,不过跟我相亲的那女孩确是名正言顺的‘皇亲’,两个字,牛气,第一回在一个能看到紫禁城的餐馆见面,人家都不正眼瞧我,把我给堵得慌,差点想掉头就走,后来嘛两个人斗智斗勇才发现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大概是都不喜欢被父辈约束找到点共同语言,我和她都喜欢跑吉林滑雪,就一起处了两年多,最后她找上一个比我帅比我优秀的男人,两人就和平分手,现在还是朋友。”

“怎么听着透着股悲壮。”

陈圆殊打趣道,“那剩下一个怎么样,还是你们北京城里的金枝玉叶吗?”

“第二个是普通老百姓,一名东航空姐,我两次去上海办事都凑巧遇上,长得特别漂亮,声音又甜,我起初没什么想法,反而是同事动了春心,他胆子小脸皮薄,没敢主动搭讪,怕落下登徒子的印象,就把我推出去当炮灰探地雷,那空姐送餐的时候我第一次问她也没答应,一脸公事化表情,后来下机的时候我拗不过朋友,就又死皮赖脸求了一次,一想到要不要得到手机号码直接决定到我在上海是住五星级酒店还是一百多块钱旅馆,就耗在那里跟她磨,死缠烂打无所不用其极,乘客全部下机了我还不肯走,她终于松口说让我把号码给她,有时间就返打给我。”周国器笑道,言谈云淡风轻。

“她被你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了?”陈圆殊笑道。

“没。”周国器自嘲道,“等过了小半年,我才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她打过来的时候我都忘了是谁。”

“她也有意思。”陈圆殊逐渐心境平和下来,因为她知道某个家伙正火速赶来索菲特,那家伙简直就是周国器的百姓版本,陈圆殊并不觉得他就一定会在暗战中输给性格作风都**不离十的周国器,大致可以旗鼓相当,陈圆殊想到这里脸上先前略微僵硬的笑容也柔和许多。

“我当时恰好跟那位金枝玉叶分手,还十分凄凉地被另一个难兄难弟拉在酒吧喝闷酒,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往我身上抹不说还朝我吐苦水,一点都不体谅我这个同样失恋的哥们,当时我就怒了,刚巧接到那个空姐电话,她说要是能在3个钟头之内出现在她面前,就让我做她男朋友,然后我就义无反顾地杀了过去。你要知道当时我可是在三里屯,而她却在上海!”周国器说起这些陈年往事也觉得挺有趣,续了一杯咖啡,见陈圆殊也期待下文,就接着说道:“等我火急火燎赶到站在黄浦江畔的她面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多,超出3个钟头挺长时间,估计对方也确实对我的傻帽行径挺感动,就忽略不计这个大煞风景的细节,然后就好上了,我这个人向来不擅长讨好女孩子,本来以为我就要迎来一场极其艰难的攻坚战,没想到若即若离了个把星期后,反过来是她近乎处心积虑地讨好我,什么妩媚纯情、楚楚可怜、文学修养、商业才华、甚至是适度地诱惑挑逗的招数一股脑用在我身上,我云里雾里啊,感动得无话可说,心想多好的上海闺女啊,比咱北京妞还大气,要不是后来我无意间得知她是因为知道我还勉强算是个京城大少才青眼相加,我还真就高高兴兴把她往家里带了,要知道当时我连戒指都准备妥当,就差没跪下来求婚,蛮大一颗钻石,我估摸着没一个拜金女扛得住。”周国器自嘲道,笑容微微苦涩,但也没有深陷其中。

“等你知道真相后,你们两个怎么分的手?还有,她怎么知道你是北京大少?”陈圆殊好奇问道。

“手机惹的祸,我储存了上海头号纨绔方一鸣的号码,还是他的昵称,她在相中我之前的一个公子哥在上海也就是二三流,不过方一鸣的名号还是知道的,加上我手机一些短信往来可能也被她嗅出点什么,她可是顶聪明的一孩子,不过输在人算不如天算而已,我回过头想想真替她可惜,差一点就钓上我这金龟婿了啊。”周国器笑道,一扫眉宇间阴霾,“最后我就随便找了个借口跟她挑明,我是一定会结婚的,但肯定不是她,因为我要找一个起码是身价十位数以上的富婆做贤内助,或者省长部长的女儿也可以考虑一下。于是她败退了,速度转移目标,连一分钟都不肯在我身上浪费,当然,她还是跟我要了戒指,说是留下来作个纪念。”

“你给了?”陈圆殊笑道。

“没。”

周国器眨了眨眼,“我拉着她到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把差不多能买半辆法拉利的戒指朝她晃了晃,然后很潇洒地一挥手,丢进黄浦江。”

陈圆殊忍俊不禁,笑着摇摇头,叹道:“周国器你无敌了。你难道就没有被谁打败过?”

“貌似没有。”

周国器很正经地思考了半分钟,然后笑容醉人地给出一个无比牛叉烘烘的答案,似乎怕陈圆殊误会他是一个自负的男人,立即笑道:“不过我也不是无敌的,如果蜘蛛侠外加钢铁侠再和蝙蝠侠联手,再由奥特曼对我进行致命一击,我还是可以被打败的。”

陈圆殊哭笑不得。

这个男人当真是金刚不败吗?

等下煞费苦心偷偷搬来的救兵陈浮生怎么跟他斗?

————————————————

(第三章估计要凌晨5点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卷第17章 逝去的青春 下一章:第4卷第19章 斗法
热门: 十宗罪3 [希腊神话]绑定爱人还是不分手 雪国之劫 死亡约会 给你宠爱[快穿] 急电北方四岛的呼叫 亡灵颂歌 流量和影帝he了 班底 在地狱那头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