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第12章 护犊子

上一章:第4卷第11章 好孩子不哭 下一章:第4卷第13章 若无缘;若有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练完拳在钟山高尔夫吃饭与方婕魏夏草她们一起吃早餐的时候,黄丹青突然打电话过来让他去一趟,说是老爷子在北京有老朋友下来南京休假散心,一起去爬中山陵,言语中还透露出不少陈浮生暂时吃不全透的信息,陈浮生只好跟方婕请了个假,方婕本来就没指望把陈浮生朝九晚五拴住青禾集团总部,加上最近女人魏夏草或多或少表露出一些让陈浮生远离集团核心的暗示,方婕乐得陈浮生在外头自主创业打拼江山。

离开别墅前,陈浮生特地找尉迟老人聊了聊,询问唐耀国在钟山高尔夫有没有惹麻烦,老头没有多说,没有流露出欣赏或者反感,起码算是认可唐耀国这段时间在别墅打拳养狗喂鱼的表现,陈浮生去探望了一下黑豺和两头小守山犬,那条异常彪悍生猛的山东滑条在陈浮生请求下已经送往斗狗场,要进行一场大赌,斗狗场是他一手整垮的,当然还得由他振兴,俞含亮已经彻底服服帖帖给他办事,陈浮生没理由跟钱较劲,魁元,密码,加上斗狗场,未来将是陈浮生最大的现金来源。

陈浮生带着周小雀和樊老鼠提前半个钟头赶到中山陵景区,恰好跟安排妥当相关事宜的秘书高缘碰头,这位在钱老爷子身边鞍前马后却没机会掌握实权的秘书跟陈浮生一样都是开奥迪a4,苏a开头加一串零,因为只是一个副巡视员,车牌号也不出彩。

陈浮生搭上这条线后一直花力气培养默契度,高缘也是精于交际地投桃报李,两人关系升温很快,所以见面后两人很自然而然地勾肩搭背,高缘身后还有一个在办公厅镀金的年轻女性,戴一副金丝眼镜,职业套装,身材很不错,两条格外修长动人的大腿一定能让男人**,脸蛋只能勉强称得上清秀,不过那种优秀孔雀女特有的高傲帮她增色不少。

她始终与陈浮生之间刻意拉开一段距离,不冷不热。高缘抽机会低声道:“这妞是老爷子一位老上级的孙女,拽得很,见谁都想欠了几百万块钱一样,进办公室第一天就连都敢顶撞,牛吧?今个儿从皇城那边来的老人就是她爷爷,属于我这种小虾米见到就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的那种。”

高缘那个圈子提到代替,就像某些秘书喜欢称自己上级为老板差不多。陈浮生瞥了眼去一旁打电话的女人,见高缘也恶狠狠盯着那妞两条健美**往上的臀部上,哑然失笑道:“缘哥,你该不会是打她主意吧?”

高缘唉声叹气道:“我是想跟人家发展发展,如果她真肯以身相许,你缘哥就是抛妻弃子也要跟她去结婚登记处拿到小红本本啊。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人家怎么看得上我这个替领导跑腿的小卒子,进办公室她就没给谁好脸色看过,******也就只有她这种才敢这么混秘书。”

陈浮生丢给高缘一根路上特地买的苏烟,安慰道:“咱哥俩和她既然不是一路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和她生什么气,不值当。”

高缘点点头,坏坏笑道:“其实我也就是在你面前才过过嘴瘾,不管怎么说,有这么个女人让我颐指气使,还是很爽的,个人感觉比趴在一品鸡身上********还要酣畅淋漓,这妞除了脾气臭,其它方面都不错,你给她的事情都能办漂亮,也没怨言。浮生,我听说她未婚夫是天津某个挺出位的,你有没有兴趣给他戴一顶大绿帽子?”

“缘哥,不带你这么坑兄弟的啊。”陈浮生苦笑道,高缘嘴里的,如果一不小心是,那碾死自己还不跟踩蚂蚁一样,陈浮生可不敢仗着天高皇帝远鞭长莫及什么的就横行霸道。

“我就一说,关键还得看你自己,我看她也不像是处,你要能把握住火候分寸,骗上床不弄出孩子,未必不是一着妙棋。”高缘半真半假道,重重拍了一下陈浮生肩膀,差点没把他手里的烟都给拍掉,“你小子生活作风太他妈严谨了,又不和我们一样混,竟然不攻城掠地摧营拔寨,你简直就是浪费,我听说弟媳妇还有身孕了,咋解决?”

“先不谈这个,被她听到我们两个就真得阵亡了。”陈浮生轻声道,因为那个年轻女人已经朝他们走过来。

“马上到。”她似乎连一个字都不肯多说。也许是觉得陈浮生夹烟的样子有点诡异,女人骄傲视线终于在这个陌生男人身上稍微多停留了一两秒钟,不过也仅仅是惊鸿一瞥便作罢,可能还不如路边碰上一只小饥饿野猫来得让她留神。

精神相当不错的钱老爷子原本走路都习惯大步子,与雷霆万钧的行为处事一样,烙印上鲜明的钱氏风格,今天却格外轻缓,想必是照顾到身旁那位年过花甲的老人,一头银发,个子也不高,脸颊上还有被岁月刻下的老人斑,笑眯眯,一脸和蔼。陈浮生如果不是事先得知他是在官员多如牛毛的北京都能说上话的大人物,光从相貌上看还真瞧不出什么上位者气势,仅仅是很一个上了年纪的普通老人而已,和陈春雷差不多,是进菜市场买菜都没一个人认出来的老人,黄丹青一路很细心地礼节性搀扶,钱老爷子则始终与他聊天说话,三人身后尾随两名身穿便衣的中年警卫兵。

在办公厅磨练的女人快步走上去,与黄丹青一起搀扶老人,终于露出常人难以见到的笑脸。

老人在开始爬中山陵的时候,有如神助一般大踏步走在最前头,就好像上了战场就一定要身先士卒的将军。钱老爷子以及黄丹青和年轻女人似乎都习以为常,也不阻拦,钱老爷子随后跟上,成为第一梯队。黄丹青故意放慢脚步,身上贴身显赫家族标签的骄傲女人见两位老人走在一起,就放弃上前的打算,和伯母黄丹青还有陈浮生并排,黄丹青在中间,她和陈浮生分别在左右,还是你走阳关道我走独木桥的姿态,三人成为第二梯队,高缘和两名警卫兵落在最后。

“芙蓉,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干儿子,陈浮生。”黄丹青微笑道。

女人脸色微微一变。

她不用看都能想象陈浮生憋着忍着坏笑的丑恶脸庞。

只因为芙蓉这个该死的名字,她差点因此动用家族势力去封杀某个脍炙人口的网络名字,别以为她办不到,只是她父亲压下她的决定而已,不管你是财富大鳄还是金融新贵,哪怕是跟魔兽世界息息相关的某位网络圈执牛耳者,还不是到了某个官方部门就只有挨训被吐吐沫星子的份?

陈浮生的确在忍,而且很辛苦,如果常人名字叫芙蓉,他完全可以一笑置之,问题是身边那位跟冰山一样眼高于顶的妞不一样啊,陈浮生只要将她和某位芙蓉大婶重叠在一起就喷饭,那绝对比芙蓉大婶跳草裙舞来得充满喜感。而偶尔会看类似《三联生活》《凤凰周刊》这类杂志的黄丹青也察觉到气氛微妙,捏了一把陈浮生。

李芙蓉表面上镇定自若,千年不变的冷漠刻板,可肚里却是咬牙切齿,告诉自己冷静,深呼吸一口气,李芙蓉打算今天从头到脚都不去瞧那个接下来笑容注定古怪玩味的男人,默念几遍习惯就好,李芙蓉差不多真的可以古井不波。

可就在李芙蓉心如止水的时候,身旁传来陈浮生死都压抑不住的笑声,肆无忌惮,连前头的两位老人都转过来。

李芙蓉愣了一下。

这家伙也太胆大包天了!

以为要闹僵的黄丹青正要帮着解释替干儿子圆场,陈浮生却已经停下脚步,主动朝李芙蓉伸出手,丝毫不掩饰嘴角残留的笑意,不过眼神真诚,绝没有挖苦嘲笑,他正儿八经道:“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耳东陈,名浮生,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浮生。很高兴认识你。”

李芙蓉不怒反笑,更诡异的还是那不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敷衍笑容,十分爽朗,微笑道:“也很高兴认识你,你是第一个当着我面想笑就笑出来,而不是憋在肚子里的人。”

跟在后头猜出事实真相七八分的高缘伸出大拇指,心中大赞,看情形绿帽子革命已经成功了一小半。

见两个后背见面印象不错,两位老人也就转身继续爬中山陵,谈笑风生。

“”钱老爷子笑道。

“恩,。”提起在仕途上称得上一帆风顺的儿子,老人也是一脸欣慰,“这孩子小的时候就有人算命说他运亨通,现在想想看的确不差。”

李家老人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停下脚步眺望远方,感叹道:“,再不抓起来,是会误大事的。”

钱老爷子笑而不语,他只在深耕细作,上面的风风雨雨对他来说不痛不痒。当年很多人看不透想不通,许多急不可耐从江苏跳板串上去的红人最终都沦落到在清水衙门耍笔杆子,除了阅读内参就是开会训话和被人训话,这才开始羡慕钱子项这只老狐狸的逍遥快活,而且钱老爷子今天站在这个位置,他敢说自己对江苏省问心无愧。

爬到山顶后,李家老人却没有进去孙中山陵墓,这也是他的老习惯,没说原因,但谁都知道李老书记是那种去海南考察工作去了天涯就绝不会到海角的人,老人在一棵大树下坐下擦汗,李芙蓉和陈浮生几乎同时迈开步子去买水,两人相视一笑又都各自后退一步,然后觉得不妥又迈出一步,根本就是心有灵犀,三位老人见到这一幕哈哈大笑。

陈浮生挠挠头道:“要不还是一起去?”

李芙蓉冷艳脸庞微红,点点头。

陈浮生朝站在死角位置的高缘眨了眨眼,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绝了。”高缘那一刻觉得陈浮生的形象比钟山还要高大,这小子才跟他学习官场文化没多久,以今天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表现完全可以颁发毕业证书直接出山。

李家老人并没有在山顶逗留太久,很快就往山下走。陈浮生听黄丹青说他接下来还要和老爷子去无锡一座道观,不带外人,黄丹青也不例外,下山后黄丹青想把陈浮生和李芙蓉撮合在一起逛个街吃什么之类的,不过李芙蓉委婉拒绝,陈浮生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顺其自然,虽然横看竖看左瞥右瞧都没能体会到李家老人出类拔萃的风范,但毕竟能让自家老爷子一路陪同,份量有多重,不需要别人教他。

钱老爷子去无锡前叮嘱陈浮生晚饭一起吃,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如此一来陈浮生干脆下午就陪心疼他到了让人汗颜地步的干妈去听昆曲,周小雀和樊老鼠就一直坐在他那辆a4里,不过由于每次听昆曲都是他亲自开车载黄丹青前往,就让周小雀回去开那辆保时捷suv带上樊老鼠在屁股后头跟着。

陈浮生的强大就在于他能够诚心诚意十分喜悦地陪黄丹青听上一整天昆曲,一直在挤出间隙给昆曲补课,总不能让黄丹青对牛弹琴,所以黄丹青越来越喜欢拉这个乖巧孝顺的干儿子一起听曲子,倒不是说她如此痴迷那些后辈们的唱腔,因为她才是真正的大家,只是她乐意与陈浮生一起谈谈心说说话,听他讲一点东北农村的趣事,说一些市井老百姓的生活,母子两人说说笑笑,其乐融融,黄丹青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安享晚年,如果陈浮生能再给她一个孙子抱抱,含饴弄孙,她就觉得人生大圆满了。

所以当一家人吃完晚饭钱老爷子就把陈浮生拉到书房一顿大声训斥,刚巧要端茶进去的黄丹青也不管其中缘由,立即走进书房怒道:“钱子项,你嚷什么嚷,再嚷晚上睡客厅去!”

本来正虚心接受教育的陈浮生立即在肚子里奸笑,终于能缓口气,否则老爷子这一顿狂风暴雨实在太过凶猛了。

钱老爷子立即哑火,就跟炮弹上膛都要发射出去结果只能自己吞下去,无比窝囊,却又不敢反驳,只能哭笑不得不停摇头,赌气地拿起一份内参,轻轻嘀咕道:“慈母多败儿啊慈母多败儿。”

黄丹青笑容慈祥地递给陈浮生一杯上好铁观音,剩下一杯重重放到钱老爷子书桌上,瞪着在上都能够让人大气不敢喘的老人,问道:“你说什么?!”

钱老爷子那是久经生活考验的聪明人,知道向生活不能低头,但必须向自己老婆低头,打哈哈道:“家和万事兴啊,好事好事,我认错,我认错。”

陈浮生抹了一把汗,十分无语。

黄丹青的护犊子,注定要名扬江苏省。

————————————

(离1500还有250票,希望有保底月票的朋友砸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卷第11章 好孩子不哭 下一章:第4卷第13章 若无缘;若有缘
热门: 炮灰攻系统 [聊斋]活人不医 罗杰疑案 万人血书求我娘一点? 鸣宝在暗黑本丸 天官赐福 做够99次炮灰即可召唤汤姆苏 美人图 男主跟渣男跑了[快穿] 炮灰琴爹修仙中[剑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