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第11章 好孩子不哭

上一章:第4卷第10章 杀手锏 下一章:第4卷第12章 护犊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向1500票前进。还差240票!)

罗开泰对陈浮生的态度由轻视转为欣赏再到现在的钦佩,除了有机会窥视到这男人冰山一角下的雄厚底蕴,最主要的是陈浮生扮演了一个很有原则和底线的大恶人,否则以他的手腕早就能够糟蹋袁淳这朵小莲花。

罗开泰不是冥顽不化的老古董,他看着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袁淳如果真跟大老板发生交集,他不支持但也不反对,就当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儿孙自有儿孙福嘛,罗开泰递给袁淳一杯威士忌和按摩拉多混搭起来的“教父”鸡尾酒,罗开泰手中的“教父”自然比普通调酒师多了许多门道和玄机,等袁淳接过酒杯坐下后这位大叔笑道:“小纯,老板占你小便宜,你就揩油回去嘛,又不吃亏。”

陈浮生一听乐了,哈哈大笑,使劲点头:“对头,袁淳你大可以对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袁淳被狼狈为奸的两位大叔打败,红润着一张精致脸蛋,无可奈何地瞪了一眼陈浮生,“流氓。”

“这世道我不做流氓没饭吃啊,要文凭没文凭,就我这高中毕业的学历在人才市场还不遭尽白眼,要姿色没姿色,就是倒贴做小白脸都没贵妇肯收我,袁淳,再说我拍你两三下屁股也不算流氓吧,以前我在上海一个小酒吧罩场子可是见过有人在舞池里撕开一漂亮美眉整件衬衫,就像你这种衬衫。”陈浮生还做了个撕扯手势,把风声鹤唳的小妮子吓得拼命往后缩,陈浮生眯着眼睛微笑,笑容醉人,一点都不遮掩他是在回味美眉春光乍泄的美妙画面,他坏也坏得正大光明。

“不奇怪,以前还有人向小纯疯狂求爱无果,就在密码喝成醉鬼,估计是自暴自弃了,把小纯吓得躲在角落不敢见人。”罗开泰笑道,不介意胳膊肘往外拐地揭发袁淳糗事。

“那是变态!”袁淳气呼呼道,小脸通红,称不上壮观但也颇具规模的胸脯一抖一抖,应该是气得不轻,现在还心有余悸。

罗开泰帮陈浮生调了一杯酒后就不再做电灯泡,转移战场,去跟某位****眉来眼去,要知道罗开泰是密码的天字号少妇杀手,陈浮生甚至已经打定主意把这家伙丢到石青峰私人会所即将成立的富太太俱乐部,一想到罗开泰、王解放和黄养神三位妇女之友联袂出演,他就偷着乐,因为这阵容忒霸道了。

袁淳喝着酒,见陈浮生一脸奸笑,气鼓鼓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陈浮生被袁淳的孩子气逗乐,恢复平静神色,轻声笑道:“你千万别因为我这一颗老鼠屎坏了广大男性的一锅粥,要是你因为戴有色眼镜看待男人,情路坎坷成了那个啥伺候来着,哦对了,大龄剩女,我罪过就大了。”

袁淳涨红着脸道:“你才大龄剩女,我才22岁!”

陈浮生眯起眼睛道:“是22周岁。”

袁淳欲哭无泪,狠狠撇过头不看陈浮生,把对他的悲愤哀怨都化为对那杯鸡尾酒的鲸吞。

“袁淳,如果我说最迟明年在上海或者杭州开酒吧,可能规模比密码还要大一点,真正的国内一流,你有没有兴趣做总经理?”陈浮生轻声问道,欣赏她侧脸,袁淳是那种不会让人乍一眼就惊为天人无比瑰艳的女孩,很耐看,越琢磨越有韵味,这点对于那个有钱很长一段时间吃腻了花瓶女的成熟富人群体有莫大杀伤力,简直就是致命诱惑,也难怪会有款爷肯动辄就要送袁淳一辆奥迪tt,不过现在南京夜场开始局部风传酒吧皇后袁淳是大老板陈公子钦定的金丝雀,便逐渐不再有人敢肆无忌惮打她主意。

“上海,杭州?”袁淳皱眉道,凝望着眼前做人野心勃勃做事近乎“狼子野心”的男人。

“是的,我已经跟江亚楼谈妥,会先在两座城市中间开一家,看看成绩,现在已经在选地址,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江亚楼也同意我让你去做负责人。别怕眼红的家伙在你背后嚼舌头,资历什么的在我看来都是扯蛋,你如果有想法,我就敲定你做我和玛索方面的先锋大将。”陈浮生笑道,袁淳的人品和能力都毫无瑕疵,这么一块璞玉就应该加强雕琢而不是禁锢在小地方浪费才华,陈浮生的确是野心勃勃,他不仅自己要飞黄腾达,还要给身边所有人制造一块块跳板。

“你想我去吗?”袁淳问了一个让陈浮生云里雾里的问题。

“废话,你如果能单独撑起大旗把酒吧做大做强,我这边放心,你自己也等于真正踏出象牙塔,成元芳能做到的,你未必就达不到。”陈浮生毫不犹豫道。

袁淳只是哦了一声,似乎没有陈浮生预料中的欣喜雀跃和战斗**,这可不符合这性格坚韧小妮子一贯作风。

陈浮生神情古怪地试探性问道:“是舍不得你罗叔?你该不会暗恋罗开泰那大叔吧?”

呆滞。

愤怒。

然后一直做自己精神世界女皇的小妮子也崩溃了。

抓狂的袁淳放下酒杯就要跟陈浮生拼命,张牙舞爪,像一只尾巴被陈浮生揪住胡乱一甩可怜兮兮的小猫,哭笑不得的陈浮生只好也放下酒杯抓住她双手,尴尬道:“袁淳,我跟你没仇,不就开个玩笑,至于这么夸张吗?”

袁淳红着眼睛,秋水眸子流溢泪水,不依不饶地想要教训陈浮生。

“袁淳,纽扣掉了。”陈浮生突然喊道,两眼放光。

袁淳本能地一下子抽回双手护住****,余光却发现这可恶男人嘴角那抹促狭而狡黠的笑意,袁淳是彻底受伤了,哭得斯里哗啦,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此脆弱,也许是因为自己作词自己谱曲《父亲》惦念起了家乡仍然在苦涩却依旧坚持的亲人,也许是在密码酒吧积郁已久的委屈都有点小无理取闹地宣泄在眼前这个貌似反正谁都伤不到的男人身上。

陈浮生没有阻止,没有安慰,眼神恍惚。

物是人非。

心一阵痛。

不刺骨,只是轻轻蔓延开来,像一株东北农村大雪地里的一株野草,一夜大雪铺地后的清晨,倔强地钻出来。

嘴里鸡尾酒的余味显得愈发苦涩,摇摇头,叹息一声,陈浮生等袁淳终于由哭泣转为抽泣哽咽,这才伸出手帮她擦了擦泪水,柔声道:“咱们都是好孩子,不哭给别人看。”

“对不起。”袁淳抽泣着怯弱道,她第一次从他眼中发现哀伤,他跟来密码酒吧对她图谋不轨的男人都不太一样,那些人恨不得全天下都看到他们故作深邃的深沉眼神,很矫揉做作地抽烟,很貌似沧桑地喝酒,特唏嘘地感慨。

“没什么对不对得起的。”陈浮生察觉袁淳在观察自己,他像被发现行踪的贼一样立即恢复正常,笑道:“我其实知道你是舍不得我这个老板才不愿意去上海杭州,也确实,我这么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关键还不对漂亮女员工上下其手的好老板,南京除了密码酒吧上哪找去。”

袁淳瞪了他一眼,破涕为笑,很娇柔可爱地哼哼两声道:“你就臭美吧我的流氓大老板,我只是舍不得密码和罗叔,没你的份!”

“那就这么说定,你做我的先锋大将去帮我在上海和杭州开拓市场。”陈浮生拿起鸡尾酒喝了一口,真他娘难喝啊,真不晓得怎么会有冤大头愿意花钱买罪受,之前罗开泰在场他没好意思说,在袁淳面前不需要掩饰,跟她碰了一下酒杯,豪气道:“咱们一起在长三角打出一片大大的天下!”

“好!”袁淳听到这句话后刹那间神采焕发,就跟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突然之间绽放开来,绚烂得令人目眩。

凌晨1点酒吧还异常火爆,袁淳已经到了下班时间,陈浮生把她送出酒吧,他担心那帮在酒吧吃瘪的兔崽子会恼怒之下冲晕了头脑,万一在路上对袁淳做出类似龚小菊事件,陈浮生岂不是愧疚一辈子,袁淳知道拒绝不了这个性格比她还要执拗数倍的老板,就一起走到停车场,突然两个人从一辆奔驰slk走下来,竟然是那名沉稳青年和包扎完毕的伪娘男。

沉默跟在陈浮生和袁淳身后的周小雀眼睛一眯。

听从陈浮生安排负责开车送袁淳回去的余云豹更是勃然大怒,捋起袖子就要大干一番,如果说老板陈浮生在他心目中是天下第一高大伟岸的神仙哥,那一见钟情的袁淳就是他眼中的神仙姐姐,甚至都不敢有癞蛤蟆吃天鹅肉的心思,只知道谁惹她就整死谁。

“陈哥,我叫倪黄石,今晚发生这种事情,想诚心诚意给你道个歉,不过我这人脸皮薄,实在没好意思再进酒吧,就等在这里。”

倪黄石一脸真诚道,斜眼瞥了一下身旁把他看戏不成反被拖下水的所谓朋友,视线中透着一股阴狠,半死不活的伪娘男竟然立即扑通一下跪下去,向陈浮生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诉道:“陈哥,是我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袁姐,我对不住您,求您跟陈哥说一下求个情,我就是那个在玛索酒吧驻唱过一段时间的小毒啊,如果知道是您,我怎么会该死地惹事。”

陈浮生不动声色。

袁淳愕然。

都被蹂躏成猪头了,还反过来下跪求饶?

她小心翼翼瞥了眼身旁的男人,难道这世上就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情?

陈浮生望向袁淳,意思很明显,这事情她点头就一笔带过,要是不答应这事情还真就没完,袁淳笑了笑,像一名信奉女主内男主外的小家碧玉温柔道:“算了吧。”

陈浮生看了下手表,“黄石,你喊上几个朋友,我在酒吧坐庄请客,喝到密码关门为止。”

倪黄石悄悄松了口气,一贯内敛而含蓄地笑道:“没问题。”

陈浮生笑着送袁淳去那辆张奇航留下来的卡宴,叮嘱余云豹慢点开车。

“倪倪,真要在密码喝酒?”绰号小毒的伪娘惊慌道,显然他现在对了解了大致底细的陈浮生是视若鬼神,双腿现在都还在打摆子颤抖得厉害。

“陈公子的面子有多少值钱,你这种小人物是不会懂的。”倪黄石自嘲道,打电话喊人来喝酒。他跟伪娘男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两个世界的人,而且关键是他跟“小毒”也只是喝过几场酒的泛泛之交,这样倪黄石还肯一肩担下这场风波,足够说明他还算仗义。

陈公子?

那位两年前还在农村偷鸡摸狗偷看洗澡的陈老板如果听到一定会笑掉大牙的。

与倪黄石一伙不打不相识的狐朋狗友闹到接近凌晨3点,陈浮生才能脱身回到小窝,悄悄开门,洗完澡在书房按照老规矩把该做的该看的该圈画的都做完,已经是4点半,本来想闭眼一个钟头就去钟山高尔夫跟尉迟功德练拳,实在是没有睡意,

蹑手蹑脚来到主卧,床头灯泛着昏黄的灯晕,媳妇有睡前阅读书籍的习惯,很多时候都是看着看着就睡去,少不得陈浮生替她盖被子,陈浮生轻轻将那本媳妇刚买来的《大教堂》放到床头的红木小书柜里,把她一只放在被子外面的手放进被窝。

因为知道媳妇睡眠很浅,生怕吵醒她,所以陈浮生几乎纹丝不动。

他安静坐在床头,望着那张安详的动人脸庞。

以前准时11点钟前回家睡觉的时候,天一冷,媳妇就会烧上一壶水,倒进脸盆,试了试水温后,然后命令他坐在椅子上,帮他洗脚。

那个时候她都会嘴角噙着幸福微笑,像是在做一件很本分很理所应当的小事。

跟小时候陈浮生那个慈悲了一辈子的娘一模一样。

陈浮生那时候总是憨憨傻傻笑着,以至于一直都忘了说,其实他那双光着脚丫在大山里撵畜生惯了的老茧脚,再烫的开水都不怕。

陈浮生望着他以前总是担心会轻轻来轻轻走的媳妇,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忘了什么时候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也忘了什么时候泪水变干,他只是守候在床头,想就这样守到地老天荒。(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卷第10章 杀手锏 下一章:第4卷第12章 护犊子
热门: 绝世药神叶远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 重生之逆袭成宠 娱乐圈怼王 主角滤镜八米厚[快穿] 武道乾坤 我在豪门大佬心头蹦迪[穿书] 京极堂系列01:姑获鸟之夏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爱豆和残疾总裁官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