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第5章 好聚好散

上一章:第4卷第4章 守株待兔 下一章:第6章 《父亲》。此生若能得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夜幕下的小村庄张家寨永远灯光稀疏,以前陈浮生每次走出土房子躺在一棵红松木上,都能看到似乎触手可及的璀璨星空,张家寨很小,所以它的天空很低,而大城市的夜晚灯火辉煌,机会就像街道上的车辆来来往往,幸运儿总能拥有一部,某些牛人甚至能开一部车库里停两部,而危机就像车祸,说不定哪天就冲撞过来,陈二狗曾被青春撞了一下腰,一次次差点夭折在刮烟炮大风雪中,陈浮生现在只有一个朦胧的大目标,但这不妨碍他弓着腰咬着牙拼着命向前冲刺,野心勃勃,战意十足,想要反过来咬青春一口撞一下青春的胸脯。

陈浮生开车驶向密码酒吧,樊老鼠在副驾驶席上拉二胡,周小雀则始终在观察审视将很长一段时间是他老板的年轻男人。每次驱车或者乘车行驶在闹市,只要手头上没有资料可供阅读或者心里没有琢磨事情,陈浮生都会乐此不疲地打量行人,在红灯前停车的时候也喜欢看并排车辆的司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倨傲还是沉静,陈浮生发现一个规律,年龄在40岁以下的女人假如能开上价格在70万以上的车子,姿色都不差。

到达密码酒吧才7点,没有顾客,陈浮生中午就给吃了大败仗几乎一蹶不振的经理贾朋打招呼,让这位前段时间还试图一统南京夜场江山现在却无比泄气的得力干将把保安部成员统统召集起来,包括孙润农在内一共是31个人,余云豹和穿着卡通幼稚外加大红大绿的林钧也赶过来,这3人见到陈浮生身后的周小雀脸色都不太自然,显然周小雀给他们都留下过深刻印象,3个人加起来一哄而上估计也只有被周小雀单手撂翻的份,不得不忌惮。

陈浮生脸色阴沉道:“周小雀担任保安部主管,孙润农,余云豹和林钧三个做副主管,其中余云豹主管一楼,林钧负责二楼和vip包厢。孙润农抓酒吧泊车这一块,把出口那一块给我死死盯紧。以后不管是厅长的儿子还是局长的千金闹事没我发话都别放人,任何突发事件都要在密码酒吧内部解决,决不能像上次一样把两渣滓跑出去,你们不觉得丢人?”

贾朋在一旁领会咀嚼大老板的讲话精神,袁淳则在台上排练,除了那名开业当天弹奏钢琴一战成名的白马王子,还有一支南京地下新秀乐队,走金属摇滚路线,陈浮生听袁淳提起过那支乐队名称好像叫黑山羊,那批教堂唱诗班孩子近期都没有来密码酒吧,成年顾客被捅事件还能通过方方面面关系死死压制在一定范围,要是儿童出事,陈浮生实在不敢想象,所以他现在恨不得把狗王俞含亮给剥皮抽筋大卸八块,狠狠吸了一口烟,让贾朋把他额外制定的30多份保安准则发给众人,陈浮生加重语气,道:“顾客是上帝,只要不违反上面规定,他们就是朝你面脸上吐唾沫都别吱声,给我老老实实陪着笑脸,做不到,现在就立即给我走人。”

没有一名保安愿意离开,现在连海龟们都被金融危机打击得毫无脾气,市井小民们养家糊口更加不容易,何况在砍人事件后老板已经将保安工资提高了30个百分点,重赏之下有没有勇夫很难说,起码做龟孙子的时候还有点结结实实的钞票慰藉,最主要的是他们瞧见没能耐没本事的孙润农都能坐在副主管位置,保不齐哪天自己也能被大老板相中出人头地。

“对待存心砸场的角色,只要你们别弄出人命或者打断手脚,尽管打,我不管你们是用啤酒瓶敲还是椅子摔,医药费一概由酒吧方面出,谁敢跟你们过不去我给你们撑腰。”陈浮生阴狠道,密码酒吧再像俞含亮那样捅一刀在腰上就真肾亏到底了,他输不起这棵大摇钱树,现在谁跟密码不对付那简直就完全等同于在跟陈浮生贴身肉搏。

贾朋也意识到大红人孙润农跟老板两个安插在酒吧里头的青年都在偷瞧名字叫周小雀的冷漠青年,悚然一惊,就是能把老板一个哥们捅翻撂倒的那个高手?贾朋下意识远离周小雀两步。陈浮生示意保安散掉,把贾朋拉到一旁,这家伙因为最近两天酒吧收入锐减而愁眉苦脸,也难怪贾朋定力不够,原本还打算一鼓作气在南京夜场登顶傲视江苏,一下子从天堂跌入地狱,缓不过气也情理之中,陈浮生抛给他一根烟,笑道:“放心吧,有你和袁淳,再加上我刚帮你物色来的保安主管,这场持久战我们不会输,早点跌个跟头也好,省得酒吧太一帆风顺一个个都翘尾巴不知天高地厚。你和袁淳做好分内工作,外围造势包在我身上,我可不是甩手掌柜。”

“陈哥,你一点不担心?酒吧夜场这东西可是很讲究气势的,一炮走红,接下来就得一点都不能松口,密码这个火爆开头用千载难逢形容也不过分啊,陈哥,说句实话,我是真心疼。”贾朋从心窝掏出一番肺腑之言,他已经完成从成元芳心腹到陈浮生下属的转换,抽了口烟,见陈浮生一脸平静,贾朋也松了口气,大笑道:“陈哥,别介意,我也就只能跟你倒苦水,你也别怪我扭扭捏捏小女人作态,这话不说出来******是在憋得难受,现在好多了。陈哥,不是我拍你马屁,跟你混,我觉得实在。”

“实在?”陈浮生好奇道。

“一步一个脚印,不玩虚的。就跟陈哥你做人一样。我在夜场这个圈子也算资深人物,加上在燕莎的魁元也做过主管,富家子弟见过一大把,商人政客也没少交往,我还是觉得陈哥脚踏实地。”贾朋点头道,难得能跟掌握自己命运走势的大老板交心谈话,怎么会吝啬本就没多少水分的由衷赞美。

“那是因为你没机会跟他们深入交往,谁的成功都不是空中楼阁。”陈浮生不以为然道,25年的一无所有让他学会了起码给自己剩下一点自知之明,打断贾朋的解释,指了指一旁的周小雀,介绍道:“贾朋,以后他就跟你和袁淳构成密码酒吧的三驾马车了,江湖人称密码三巨头,好好配合,周小雀的优点不多,只有一个,除了能打还是能打。”

周小雀神情冷淡,丝毫不给新老板面子,让贾朋一阵纳闷,搞不清两人之间的关系,陈浮生对周小雀的不买账也不以为然,不触及底线,他一向是一个不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人,在张家寨天天被人戳脊梁骨,学生时代也没少被白眼,连辱骂叫嚣都伤不到陈浮生一分一毫,周小雀的保守态度当然不值得陈浮生大惊小怪斤斤计较,也懒得跟贾朋讲述其中错综复杂的厉害根源。

走进酒吧在2楼挑了靠近栏杆的位置坐下,突然接到成元芳电话就是见上一面,听说陈浮生在密码酒吧后就挂掉电话立即赶过来,本来没肯让贾朋开酒的陈浮生叫了两瓶上档次的好酒,毕竟成元芳也算他半个共患难过的朋友,成色很足的那种朋友,而非酒足饭饱互相吹嘘扯一些言不由衷大话客套话的熟人,对于朋友,陈浮生一直就没有小气过,也许芸芸众生,也只有童心这个曾经心地纯洁如东北白茫茫大雪的善良孩子才知道陈浮生曾经在高中生涯带着小辛酸小憋屈的一项项壮举。

成元芳名义上是密码的二把手,她才是密码酒吧实体的缔造者,不过现在酒吧都以陈浮生为绝对核心,踏进酒吧后的成元芳也没太多唏嘘感慨,密码对她来说只是一个运作成功的场子而已,不奢望酒吧成员对她感恩戴德,生意场上老练成精的女人再想扮嫩装清纯,委实太过让人毛骨悚然,成元芳上2楼坐下后不由分说一口气喝了3杯酒,陈浮生都拦不住,一头雾水,俏脸红润的成元芳拿餐巾擦了擦嘴,道:“上次你跟竹叶青在石青峰谈事怎么不给我打招呼?”

“这不怕打扰成姐睡觉。”陈浮生尴尬道,应付完那位吃人不吐骨头没事就能放烟花爆大活人脑袋的“皇甫姐姐”,他已经心神憔悴,一场谈话对于陈浮生来说不亚于一场大战,哪有心思去敲成元芳房门,而且大清早的别人还以为他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奸情,要是真有风月**也就罢了,关键是根本没那门子事,陈浮生不做吃力不讨好的冤大头。

“你帮了成姐一个大忙,说吧,要成姐以身相许,还是帮你篡夺李雄銮家产。”成元芳端起第四杯酒笑眯眯道。

“成姐,你真豪迈,我扛不住。”陈浮生愣了片刻后放肆大笑道。

成元芳心中轻轻叹息,有欣慰也有失落,百感交集。

她是一个很早就明白爱情是一件奢侈品的知性女人,拥有是最好,没有也能惬意活下去,总之一切随缘,但不是说不努力。

成元芳趴在栏杆上,留给座位上陈浮生一个曲线玲珑的背影。

陈浮生察觉到成元芳今天与往常不太一样,不再是那个当初在石青峰心狠手辣要抹龚小菊脸上一刀的黑寡妇,她安静趴在栏杆上,端着酒杯抽一根烟,她几乎从不抽装模作样的女士烟,而喜欢抽苏烟,不烈也不算纯淡柔顺,望着在南京夜场初具王者风范的密码,神情谈不上哀伤,只是略微有些遗憾,像是要错过什么。

“成姐,听说你也要去一趟重庆?”陈浮生陪她一起趴着栏杆。

“去啊,怎么能不去,李雄銮已经被吓破胆,据说曾被龚红泉吊在树上用冷水泼下体,也不知道有没有报废,他现在一听到重庆就腿软,估计是三条腿一起软。”

成元芳冷笑道,她抽烟很缓,一口一口,极有规律,她与陈浮生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角色,一样懂得也擅长克制情绪,这都是被苦日子逼出来熬出来的特质。成元芳转头凝视着笑容古怪的陈浮生,叹了口气道:“我准备把燕莎全部交出来让你打理,你别怕,我能让贾朋帮你处理密码酒吧事务,当然也有其他人撑住魁元和燕莎娱乐城,这棵摇钱树没了我,赚钱也许会少一些,可也足够填饱你现在的胃口了。”

“成姐,什么意思?”陈浮生震撼道。

“这次给龚红泉漂白,李雄銮是不得已而为之,万一出现纰漏,上海那个女人能脱身,我和李雄銮都洗不干净,所以我想还是早点跟燕莎划清界限,就当成姐提前给你的新年礼物了。”成元芳见陈浮生欲言又止,自嘲笑道:“别谢我,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啊,就是一个良心被狗吃掉大半还剩那么丁点儿的女人,好不容易碰上个不一心占我便宜的男人,就当发发善心,最后做点善事,纯粹是让良心上过得去一点。”

“成姐,你怎么想怎么做,那是你的权利和自由,可我还是要记这个恩,我这个人嘴巴比脑子还笨,都放在心里。”陈浮生笑道。

“浮生,好好干,密码酒吧迟早能更上一层楼。你也一定可以走出南京。成姐在南京能认识你,是缘分,只希望你以后能多来密码酒吧坐坐,还能想起有我这么一个起码不算庸俗的女人。”成元芳柔声道,灯光昏暗,烟雾弥漫,她那张强势的脸庞格外纤弱。

陈浮生默然,竟说不出话来。

“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就不耽误陈大老板做生意了,我也马上要去重庆,好聚好散,成姐已经很知足了。”成元芳抽完最后一口烟,酒杯还剩三分之一,她放在桌上,转身见陈浮生神情凝重,成元芳灿烂一笑,走到陈浮生身边,轻轻抱了一下,她把头轻轻枕在陈浮生肩膀上,呢喃道:“浮生,你一定要不停地鲤鱼跳龙门。”

————————————

(晚上12点左右还有一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卷第4章 守株待兔 下一章:第6章 《父亲》。此生若能得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
热门: 幽灵酒店 穿越之符师 别想离婚[重生] 横滨第一魔术师 恋爱法则 魔道墙角被我挖塌了[重生] 女主她弟[穿书] 中国制造 乖,这个不能吃 山野情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