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风雨至

上一章:第100章 金刚不败 下一章:第102章 锋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凌晨2点20分。

坐进四合院那辆黄养神指使余云豹用不干净手段摸来的轿车,驶出养龙山庄,这高档住宅小区的保安就是尽职,所幸陈浮生早知道乔麦那套四合院的户主姓名和详细地址,否则还不一定进得了养龙山庄大门,当时保安详尽的询问和观察让陈浮生很头痛,生怕真与乔麦局面不可收拾后留下尾巴,他总不可能抱着进养龙山庄杀完乔麦再灭保安的霸道心态,斩草除根说来简单,看似酣畅淋漓,可做起来谁不需要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离开这座留下深刻记忆的小区。

黄养神开车,余云豹坐在副驾驶席上,陈浮生是不想被认清模样坐在后排,樊老鼠则因为长相过于鲜明只能被安排在陈浮生身旁,虽说脱去了艺术风范十足的长袍褂子,但发型和嘴脸总不能包裹起来,如果不是担心乔麦身边有身手骁勇的保镖,绝不会带他来这养龙山庄,半夜四个大男人坐一辆车登门拜访,那保安想不上心都难。

余云豹没什么城府,直肠子脸皮厚,笑着问神仙哥用什么法子降伏了母老虎乔麦,黄养神绝对不会问不代表不想知道,所以立即竖起耳朵,陈浮生也没打算隐瞒,就让樊老鼠大致说一遍,像极了说书先生的樊老鼠说到兴起处还拉上一段二胡小曲儿,挠得急性子余云豹心痒,说到乔麦拔枪处,黄养神和余云豹都是一惊,原本最为跌宕起伏精彩纷呈的末尾一段则被樊老鼠在陈浮生的杀人眼神中以春秋笔法带过,**处戛然而止,黄养神联想到乔麦下楼梯的走路姿势,心领神会,也没胆大包天到刨根问底,稍后樊老鼠唱起了《******》,余云豹自个儿窝在角落淫笑不止,估计正遐想神仙哥在床上的雄风大振和乔家虎妞的婉转求饶。

“乔麦手机里动了手脚没?”陈浮生问黄养神。

“好了,客厅和书房里也各自挑了一个隐蔽位置安放监听器。”张奇航离开南京之前按照陈浮生的吩咐教黄养神安装窃听器的方法,黄养神悟性高脑子好,跟了陈浮生之后一刻没落下对旁门左道的钻研,师傅领进门修为在个人,特别是出现了张奇航后,黄养神加倍努力在越来越巨大的圈子里埋头苦干,甚至利用资源已经勾搭上一个高干千金,不过革命尚未成功,在没有将她拐骗上床的黄养神看来一切都只是个雏形,不值得向人炫耀。

余云豹不禁对这个一起厮混大的死党再次刮目相看,果然是他们哥们四个当中不管做什么都是最快上道的猛人。

陈浮生满意地点头,能有几个做事情不出纰漏的手下,能省心不少。怪不得老爷子心底并不看好秘书高缘的仕途前景,可也一直颇为倚重,视为心腹人物。

“神仙哥,既然那乔家母老虎这么难对付,还不如先圈圈叉叉然后抹脖子呢。”余云豹不是藏得住话的人。

“她是我家老爷子很器重的角色,如果我没有猜错乔家也是老爷子在山西布局的一颗棋子,我不敢在这个时候打乱节奏,到头来吃大亏的还是我。我可以跟乔家大小姐过不去,绝不跟钱过不去。”陈浮生笑道,余云豹没心机,主要是对自己人没坏心眼,加上对他崇拜得走火入魔,陈浮生对余云豹比较格外好说话,点燃一根烟,打开车窗吹着凉风,“也许是我心慈手软天生不是枭雄的料,我总觉得一个跟我经历相仿的女人,杀不得。”

樊老鼠一声叹息。

“陈哥,那保安有点腻歪。”黄养神皱眉道,庆幸老板终于没做出杀人放火辣手摧花的勾当。

“我曾经在类似养龙山庄的高档住宅小区做过保安,王解放当初就干过门岗,所以我能理解他们的辛苦。”陈浮生不由得想起在山水华门的情景,那时候他只是个在小区里逢人便笑遇事便低头的小角色罢了,辛辛苦苦追寻身边每一个潜在机遇,想起教张三千拉二胡下象棋,想起王虎剩大将军逼着王解放描述糟蹋少妇的详细经过,想起那时候还喊他狗奴才的魏冬虫,山水华门是他在南京不折不扣的,魏端公,陈圆殊,诸葛老神仙,三位贵人,然后他不负众望抓住了稍纵即逝的天赐良机,想起一一回忆,竟有些不胜唏嘘的沧桑心态。

“神仙哥,您也做过保安?”余云豹一脸不可思议,转头望着心中形象高大威猛英明神武到了极点的老板。

“做过保安挺长一段时间,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魏爷,没少陪他一起喝酒。”陈浮生微笑道。任何一个小人物的成功都不可能是孙猴子可以从石头里蹦出来,太多人被生活憋死在石头里面。

不由自主望向小心驾驶的黄养神,陈浮生有点感触,他是不是自己的翻版,而自己是第二个魏千岁?假设自己如果被龚红泉阴死或者整垮,黄养神会不会取而代之?陈浮生眉头一皱,对这个念头很憎恶,瞥了眼仿佛没心没肺的余云豹,心中阴霾淡去,下了决心。

“神仙哥你身上都是传说。”余云豹由衷赞叹道。

“以后南京也会有你们的传说。”陈浮生笑道,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媳妇:睡了没?

还没。媳妇很快给他回短信。

我半个钟头后到家。发完短信后陈浮生收起手机松了口气。

2点35分,换车坐进半道上的奥迪a4,余云豹负责把车开回远处,黄养神和樊老鼠陪他回小区。

————————————————

曹蒹葭说不出口“老公我爱你”“今天白菜又涨价了”“我今天缴了水电费”,就像她永远不会说二狗我看中了某某衣服某某戒指,说不出口撒娇的言语,她的确来做不来小鸟依人的小家碧玉,而且就算她能拧着性子温顺如绵羊,曹蒹葭也不认为天生怀疑论者的陈浮生会心安理得地享受她的臣服,白天教陈象爻埃奇沃斯盒形图的时候她也自我反省不是称职老婆,陈象爻没谈过恋爱更枉论经历婚姻,听不懂曹蒹葭话语背后的惆怅深意,也不敢插嘴。

陈浮生深更半夜跑出去处理紧急事务,曹蒹葭眼皮一直跳,毫无睡意,熬到凌晨,忍不住去客厅煮了一壶茶,给陈浮生发过一条短信询问进展,她一直不习惯男人在外的时候打电话查岗,玩不来猫抓老鼠的游戏,而且陈浮生身份和举止都敏感,曹蒹葭不想打电话影响到他。

她已经逼着陈浮生一刻停不下向前狂奔,再勒紧他脖子,曹蒹葭怕陈浮生彻底窒息。所以陈浮生第一次不回家吃晚饭,第一次晚上11点后浑身酒气回家,第一次凌晨1点后悄悄睡到书房,第一次在外过夜,曹蒹葭始终心平气和,因为陈浮生不是她的玩偶棋子。

陈浮生收到媳妇短信的时候刚好收拾完那个在密码酒吧砍杀一通的杂碎,就回了条短信说要赶往养龙山庄办点事情。这时是凌晨12点46分。

凌晨1点50分,在楼下蹲点的孔道德在曹蒹葭的执意坚持下不得已火速赶往养龙山庄。

坐在椅子上看一本风水古书的曹蒹葭放下书籍,怔怔出神。

陈浮生曾小心翼翼提起过让她去钟山高尔夫别墅住一段日子,她没有答应,他便不再提起,曹蒹葭知道这是他担心被一场雷声不大但注定是滂沱大雨的风波殃及池鱼,她之所以拒绝并非身为军方背景雄厚大院子弟的骄傲,她没有那般幼稚。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对你们两个傻孩子实在太熨帖了。”曹蒹葭苦笑道,想起上海那个给自己男人系上红绳的纯良女孩。

她现在根本不担心陈浮生在外头是否沾花惹草,是否彩旗飘飘。陈浮生是怎样一个人,她清楚,有贼心也有贼胆,陈圆殊能在密码酒吧王解放出事那天瞧出他跟南京公认的大狐狸精周惊蛰有旖旎,曹蒹葭眼力自然也毫不逊色。

不吃醋?以姐妹视之?这只是男人自我意淫的童话罢了,有几个不需要依附男人做花瓶金丝雀的优秀女人能容忍情感均摊?沐小夭做不到,曹蒹葭更是如此。何况曹蒹葭还是二狗那犊子明媒正娶的妻子,她嘴上不说什么心中不芥蒂什么,只是因为确定陈浮生即便哪天天雷勾动地火与周惊蛰发生了**关系,也是****主导,以陈浮生在大局上的定力断然不会就此沦陷,曹蒹葭做不来小女子,但不意味着在情感认知方面稚嫩,曹家这么个大家族里什么肮脏勾当没东窗事发过,什么样的狗男女没被人给挖出来戳戳点点过,她不以为陈浮生已经跟她过上王子与公主的幸福单纯生活。

不要说陈浮生沦落,就是陈浮生崛起,沐小夭也难免会千疮百孔。

曹蒹葭叹了口气,喃喃道:“暴风雨该来了吧。”

凌晨1点45分,曹蒹葭所在房子对面的小楼里。

自称的薄厉年轻人借着稀薄月色和浅淡灯光坐在阳台上,端着个大盘子,吃着一块五一包三包倒进锅子煮烂的方便面,谈不上津津有味,但也谈不上憎恶,原先的房主已经欢天喜地去澳门度假,他白天像一个上班族正常出门,晚上在10点钟左右正常熄灯,却没睡觉,只是盯着对面那栋楼下的几辆车和曹蒹葭的房子。

5分钟后孔道德冲出小区。

薄厉眼色狠辣,英俊的脸庞有点狰狞扭曲,轻轻走回客厅,踹醒两个24小时窝在房间除了吃喝拉撒就是看****打手枪的彪汉,沉声道:“动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00章 金刚不败 下一章:第102章 锋利
热门: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暴君有个小妖怪 他是甜味道 H庄园的午餐 我和替身渣攻恋爱后,白月光回来了 心给他,钱给我 我养的崽都黑化了 坟墓的闯入者 破云2吞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