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险恶(下)

上一章:第91章 险恶(中) 下一章:第93章 黑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付出几斤几两,获得几两几斤,这是生意场上的基本规则,即便是美女占据先天优势,也不至于可以躺着等天上掉馅饼,周惊蛰自认没有大才智,然而并没妄自菲薄到自暴自弃为男人随意摆弄的花瓶,男人在她面前无事献殷勤,要么贪图美色,要么有求于她,后者仅限于魏端公在世,前者倒是一直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最重要是“一条人命”在周惊蛰耳中十分刺耳,转头见称不上朋友的熟人已经离开房间,心中一惊,脸上却神情自若,镇定道:“你说说看。”

“确切来说是两件事。”

扮演军师角色的马仙佛很欣赏周惊蛰的从容,如果说是龚小菊在这个场面能保持如此沉稳神色,马仙佛不奇怪,因为龚小菊与龚爷一起出生入死过,属于那种逛重庆地下兵工厂就跟逛夜场一样平常的女人,马仙佛仔细查阅过周惊蛰相关资料,她充其量就是南京一只格外美艳的金丝雀,商业上没有出奇的才华,魏公公当初也没有让她沾染****纠纷,这种被男人金屋藏娇的女人,往往格外娇嫩,马仙佛近距离凝望这张即便放在重庆也很出挑惹眼的妩媚脸孔,突然想起乔家女人资料上说周惊蛰曾经一起给乔家下过圈套,这才开始真正对她刮目相看,马仙佛一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胸大有脑的女人才有机会拴住柴进之,马仙佛来了兴致,见她耐心等待下文,马仙佛也不绕弯子,缓缓道:“第一件,和柴进之搞好关系,至于你用什么法子,我不干涉,这种关系亲密到什么地步有个指标,往好听方面说就是让他成为你裙下之臣,说得粗俗一点,你们起码要上过床。周小姐,你先别动怒,世上有几个女人陪男人睡觉能睡出一套12釉菊瓣盘?我不轻视你,你也别把事情想得太肮脏龌龊,南京城能够降伏柴进之的女人屈指可数,你就当作一场游戏,当年你对魏端公使出的伎俩再重复一遍而已,不都说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而且你只要能够柴进之保持半年以上的蜜月期就算完成约定。”

周惊蛰没有说话,神色略微古怪地望着马仙佛,似笑非笑。

“至于第二件就更是举手之劳,我给你时间地点,你帮我把陈浮生约出来,一次就够了。”马仙佛说得轻描淡写,仿佛果真无足轻重,似乎这个要求就跟那件钧瓷蛐蛐罐比较于菊瓣盘一般仅仅是附属品。

他死死盯住周惊蛰,希望能从她脸上找出一些有趣的蛛丝马迹,很可惜,周惊蛰一如既往的平淡,甚至有点麻木,这让马仙佛不太舒服,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已经足够天马行空,如果还出现意料之外的状况,那一定有问题,就在马仙佛准备重新考量周惊蛰深层性格,她突然神色尖刻起来,冷笑道:“你送我的两样东西是不便宜,但陈浮生的命可不值一千万,而且就算我是一只鸡,当年把自己卖给魏端公,你知道最后我分到手多少遗产吗?一个一千万,还是两个,或者是十个?”

马仙佛神色微变。

周惊蛰好像方才一直在苦忍,现在怒气一股脑涌出来,那只尚且戴着手套的纤手拎起钧瓷罐子敲打茶几,力道越来越重,响声格外刺耳,毕竟那只蛐蛐罐好歹也值百来万,周惊蛰的动作无异于站大街上拿东西猛砸一辆百万跑车,她那张稍稍化妆就几乎让男人飞蛾扑火的容颜布满不加掩饰的愤怒和不屑,猛然将那件货真价实的钧瓷蛐蛐罐砸到地上,摘下手套砸到茶几上,恢复雍容贵妇最擅长的平静慵懒神态,靠着椅子道:“这只罐子我就当见面礼收下了,不送。”

马仙佛不激动不焦躁,不怒反笑,一只能在二线城市买栋百平米房子的蛐蛐罐是值钱,但对于论收藏并不输魏端公甚至胜出一筹的马三爷来说,还不至于撕心裂肺耿耿于怀,能遇上个又漂亮又带劲的女人,马仙佛如果不是对女色有极强的免疫力,可能会先把柴进之的事情先晾在一边,先破戒尝次鲜,他瞥了眼溅了一地的钧瓷碎片,豁达笑道:“宋瓷五大官窑八大民窑,不说民窑,官窑分汝官哥钧定,在中国能收齐官哥钧定四样的已经是寥寥无几,我呢,凑巧有件汝窑的青釉碗,可惜残缺,既然周小姐对瓷器感兴趣,肯定知道即便是个汝窑破碗,拿到索斯比或者佳士得也能卖出天价,汝窑为魁,可不是白叫的,只要周小姐你肯委屈一次,帮马某这个忙,青釉碗就归你了。”

马仙佛说这话的时候心平气和,那只青釉碗当然是真品汝窑,这汝窑在世上抛开私人收藏数目大概在67件左右,而且都在世界级博物馆,历史上公开拍卖只有一次,当真是比当下的元青花清代粉彩还要珍奇,马仙佛不是俗人,总觉着玩古玩需讲求一个缘,见着周惊蛰,他就认为那只旁门左道所得的青釉碗与她相称,本来他手里还有一样极有可能是柴窑孤品的宝贝,奈何周惊蛰是外行,兴许根本不了解柴窑瓷器的份量,他也就不拿热脸贴冷屁股,换做其他收藏大家,如果知道马仙佛手里有柴窑物件,即便身份还不确定,也一定癫狂。

马仙佛不知道周惊蛰的定力如何修炼而来,此时还能够心如止水一般与他对视丝毫不落下风,越是这样,马仙佛越不惋惜心疼那只青釉碗的离手,假若周惊蛰狂喜,马仙佛反而会认为落入俗套陷了下乘,男人尤其是有钱有权的男人多半如此犯贱,吃多了山珍海味便去吃野菜,见多了公主便中意灰姑娘,马仙佛哪里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智商大概也就110左右,但情商岂止是中上水准,根本就是妲己式大妖孽,拿捏各色男人心思还不是驾轻就熟。

老狐狸碰上妲己,恰好是马仙佛道高一尺周惊蛰魔高一丈。

马仙佛见周惊蛰眼神稍加柔和,趁热打铁道:“我找陈浮生,只是想跟南京地头蛇谈点事情,没到你认为的你死我亡不共戴天的地步,归根到底我只是生意人,生意人不是政客,也不是混江湖的人,两败俱伤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做。再者,周小姐,我请你出面帮忙斡旋柴进之,你怎知将来就不能得到魏端公双倍的报酬?你那位不太走运的前夫比起柴进之,不可相提并论啊。更何况整个南京都知道柴进之一直就对你有想法,也说过你是他唯一想要娶妻生子的对象。”

周惊蛰好像被那只汝窑青釉碗打开一丝心防,开始逐渐接纳第一印象就不太面目可憎的马仙佛,微笑道:“那是十五年前的说法,陈词滥调了。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有一个读初中的女儿?柴进之再专一痴情,也不会跟我一个人老珠黄的寡妇发生什么,半老徐娘风韵犹存这些话,你觉得听在我们这些老女人耳朵里真的是赞美吗?说实话,即使我答应你去勾引柴进之,也未必能成功,那家伙吃东西出了名的刁钻。”

马仙佛笑道:“成功与否,那是后话,必须试了才知道。周小姐你只管去做,需要我打点的地方,大胆提出便是,本人就怕周小姐不狮子大开口。”

周惊蛰两根白皙纤弱手指夹起一片钧瓷,突然嫣然一笑,风骚入骨,妩媚天成,瞥了眼马仙佛,道:“如果我还是不答应呢?”

马仙佛平淡道:“那我只好继续添加筹码,直到周小姐点头为止。我是个守法的生意人,做不惯魏端公铲除异己的手段,也不想弄僵到非要撕破脸的局面,大煞风景,何必?所以如果周小姐还认作我诚意不够,不妨人心不足蛇吞象一回,也好让我卖弄一回家底。”

周惊蛰媚笑道:“你这样的生意人,天底下难找。”

马仙佛坦然笑道:“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周惊蛰毫无征兆收敛笑容,冰冷道:“我不缺钱,尊严这东西倒是还剩一点,你今天就是把整座大英博物馆搬过来,我还是两个字,没门。”

马仙佛微微咂舌,显然周惊蛰的180度回马枪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极佳的修养和深厚的城府使这只重庆大名鼎鼎的老狐狸并没有恼羞成怒,永远是那副胸有成竹一切全在掌握之中的神态,马仙佛叹了口气,正准备说话,一个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的年轻男人从主卧走出来,头发凌乱微湿,身材出众,很符合少妇口味的那种,修长却健硕,一张标准贵公子英俊脸庞,沾着几分让女人又畏惧又着迷的邪气,这种男人是世界上注定饿不死的那一类人,因为光靠身材脸蛋就能做一只出类拔萃的鸭子,他看见周惊蛰,眼睛一亮,眼中的占有欲****露骨,显然与清心寡欲的马仙佛截然不同,对女人有一种旺盛的需求,他阴笑道:“听声音就让我有冲动,加上这脸蛋真对得起好嗓子,不愧是柴进之都想上的尤物。三爷,这种不知好歹的漂亮娘们,你就得交给我伺候,慢慢调教,到了床上摆弄两天保证服服帖帖,我现在正在火头上,三爷要不介意,我这就抱进去。”

周惊蛰脸色微白,见那男人果真走向她,举起手中那片钧瓷,似乎觉得不够气势,手忙脚乱换了块最大的蛐蛐罐碎片,站起身指向那个不需要说话就能让任何年龄层女人不敢小觑的青年,她不答应马仙佛开出诱人的条件,根本原因无非是不想被男人染指她的身体,结果闯出这么一个她摸不清底细的家伙,一露面就击中她软肋,周惊蛰实在不敢想象接下去的惨烈画面,她甚至有实在没有退路就用手上瓷片划自己脖子的想法,这个念头一出现就无法遏制。

李博在离周惊蛰3米远的地方停下来,再不逼迫她做出过激的举止,笑容迷人道:“你知道瓷片刺破肌肤有多痛吗?打针知道吧,那么细的针头扎进皮肤都生疼,大美女,你这肌肤多水灵,30来岁保养得比少女都诱人,得花多少本钱和心血?你要用那瓷片自杀我不拦你,也拦不住,不过别急着抹脖子,你先用瓷片轻轻刺一下皮肤,尝一尝有多痛,然后你就知道瓷片割破脖子需要花费多大的劲道,会给你带来多大的苦头,说实话,我一个大老爷们都不敢这么做,真佩服你。”

周惊蛰脸色苍白。

死不可怕,死亡带来的痛苦才可怕,如果能安详死亡,世界上的自杀率肯定呈几何级数迅猛上升。李博一番说辞再度戳中要害,这个曾经在重庆以玩弄富家千金和官员妻子为乐的渣滓论男女交际方面的修为,道行比马仙佛还要高深。

“再给我两分钟。”马仙佛不太喜欢李博的搅局。

李博往后退了一步,算作对马仙佛让步。

“你女儿魏冬虫在我们的监控中,我开头所说的一条人命,就是她。”马仙佛终于拉下脸,道:“就读于威克姆阿贝女子学校,还需要我把你女儿的监护人姓名地址和她的宿舍都报给你吗?我是生意人不错,但我身边不缺为钱卖命的角色,周惊蛰,我给你倒了一杯又一杯的敬酒,非逼我摁你的脑袋喝一杯罚酒?最后给你一分钟时间,不答应,我能确保你的人身安全,撑死就是被这个男人侮辱一次,你的女儿我就不敢保证了。答应了,大家重新坐下来,一切好说。”

周惊蛰瘫软坐回沙发,手中瓷片割伤手指浑然不知,脸色惨白,双目无神,像一尊没有生气的雕塑,徒有精美其表,毫无神韵。

周惊蛰不爱魏端公,从头到尾。她这辈子不后悔18岁便浑浑噩噩草草嫁给魏端公,她是嫁给了权势和荣华,所以生了女儿后离婚,也没有半点痛彻心扉,周惊蛰最大的庆幸就是有一个像她的女儿,魏冬虫成了她全部的精神寄托,谁都可以夭折,她的魏冬虫绝对不可以。她眼神空洞地望向马仙佛,在一分钟的最后几秒惨然道:“我答应,只要你们不伤害冬虫,我什么都答应。”

马仙佛点头道:“这点你放心。”

周惊蛰苦笑问道:“说吧,具体让我做什么,除了引诱柴进之?还需要去扮演第三者,让陈浮生婚姻破裂?”

马仙佛摇头道:“柴进之方面你目前只需要发出一个示好信号即可,分寸尺度由你自己把握,我绝不插手,我只看几个月后的结果。不过陈浮生方面有量化指标,你更容易掌握,没你想得那么复杂,只是让你找个借口约他出来,****也好,急事帮忙也罢,总之不能露出马脚,具体时间地点由我临时通知你。例如你完全可以拿这套12釉菊瓣盘与陈浮生说事,当然,这只是个举例。”

周惊蛰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马仙佛笑道:“好了,你可以走了。别忘了包扎一下手。”

周惊蛰略微迟钝地低头看了眼被刺破皮肤的鲜血手指,只是用茶几上的手套马虎擦了擦,避开李博起身走向房门,她要尽快逃离这个龙潭虎穴。马仙佛声音带着笑意却冷到骨子里地飘向她背后:“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报警或者是向陈浮生报告,只要不是多项选择,我都不计较。你要耍心机,我陪你玩就是了,反正筹码是你女儿。”

周惊蛰身形颤抖,摇摇晃晃冲出房间。

“到嘴的肉就这么跑了?这可不符合我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风格。”李博赤着脚丫坐在周惊蛰坐过的位置上,神色遗憾,“三爷,资料上说她几岁,32还是33?这年纪可是女人最有味道的阶段,你瞧瞧这周惊蛰,我纵横情场29年也才撞见过一个,倒霉的是那一个我到现在还不敢下嘴,好不容易有机会吃掉南京这个,你就不让我饱饱口福?三爷,还为那一袋子古董生我气哪?”

“急什么,逼急了兔子都会咬人,护着幼崽的母兔子咬人不比猫狗轻松。”马仙佛皱眉道,“等解决了陈浮生,你想怎么对付周惊蛰都随你,只要尽量不和柴进之撕破脸就没问题。”

“这还差不多。”李博拨弄着那根将浴巾撑起帐篷的大鸟,可见周惊蛰的美艳妩媚对南京之外的男人同样杀伤力惊人。

“我让小雀盯着她,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马仙佛摩挲一枚米黄釉菊瓣盘,“陈浮生的实力超出我想象,不是开山刀或者两把92就能清理干净,渝湘黔交界那块现在还有没有剩能出货的厂子?你熟门熟路,帮我要几样大货。”

李博犹豫片刻道:“现在出货风险实在太大,估计对方不太愿意,我软磨硬泡试试看。”

马仙佛微微提高声调:“就是抢也要给我抢来。”

大事上不敢丝毫含糊的李博点头沉声道:“包在我身上。”

马仙佛望着被周惊蛰砸碎的青花瑞兽纹蛐蛐罐,道:“李博,龚爷没有后代,一直在你跟周小雀之间犹豫谁来做继承人,这一次是关键,做事情不仅仅要成功,还要漂亮出彩。回头我把魏冬虫这张牌交给你,等你玩完了周惊蛰后,就让她去钓李雄銮这条大鱼,龚爷要漂白,短时间内只能找那个草包,总之李雄銮和柴进之这两头你两手都要抓牢。”

李博笑道:“谢三爷。”

马仙佛皮笑肉不笑道:“周小雀江湖义气太重,甚至不如龚爷心机重,将偌大产业交给他太可惜,还不如交到你这个赌徒手上豪赌一把,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气吞万里如虎的纳兰王爷,到时候我这半个师傅也长脸。”(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1章 险恶(中) 下一章:第93章 黑手
热门: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沙雕元帅天天偷拍我 蜜糖的滋味 恐妻家 心腹 嚣张 药神 这个柱明明超强却有点矮 离婚后我拿了格斗冠军 狂澜/爆裂匹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