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婚礼

上一章:第71章 个人番外陈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舟和陈池的婚礼的大概定在了梁舟研究生毕业之后,具体时间他们还没商量过,就连办婚礼这个决定他们也是很随便的就定下了。

梁舟记得那是一个早晨,他才刚醒,陈池已经去了浴室洗漱,梁舟昏昏沉沉的下了床,走到浴室门边,陈池正在对着镜子刮胡子,他进去的时候没有关门,下巴和脖颈上都是白色泡沫,拿着剃须刀,微微抬着下巴,眯着眼睛,很是认真。

梁舟莫名其妙地看得呆了,等着陈池把一半脸刮干净之后,他才慢慢回过神来走进浴室。

陈池见他来了,往旁边让了一步出来,梁舟顺势站过去,刚准备拿牙刷,陈池却把手中的剃须刀递给了梁舟。

“试试。”

梁舟手指向自己:“我吗?”

陈池点点头。

梁舟咽了咽口水,最后还是摇头:“算了,我怕不小心划到你。”

陈池却直接把剃须刀塞进了梁舟手里,又说一遍:“没事,你来。”

梁舟没办法,只好捏紧剃须刀试试,他也长胡子,但没陈池长得快,梁舟自己平时就用电动的,他还想让陈池用,陈池觉得刮不干净,一直都用的剃须刀。

陈池比梁舟高了半个头还多些,梁舟拿着剃须刀一时间还有点不好下手,他眼睛转了几圈,觉得从离自己眼睛最近的陈池的嘴先开始。

梁舟不敢用力,第一次动作轻轻的,刀片只刮走了些泡沫。陈池没什么反应,梁舟放心下来,生怕不小心给他脸上划上一刀,等会陈池还得上班。

于是梁舟又开始第二次动作,这一次他稍微用了点劲,却还是没贴着皮肤,刀片贴着胡茬尖蹭过去,陈池被搔到,痒到他“嘶————”了一声。

这一声把梁舟吓得抖了一下,他连忙把剃须刀移开,眼睛更加凑近,嘴里还不停:“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划到你了?痛不痛啊?”

梁舟不仅问,还要上手去把泡沫推开去看,陈池连忙抓住他的手:“没事没事,你刚动作太轻了,有点痒。”

梁舟听着这话,又看了下陈池被他胡乱扒拉着的下半张脸这点那点都挂着点泡沫,闹了个红脸:“……哦,哦。”他又把剃须刀递给陈池,“你还是自己刮吧,我真不会这个。”

陈池扯过毛巾,几下把自己下巴和脖子擦干净,又拿过一旁的剃须水给自己涂上,做完这些他冲梁舟抬抬下巴:“再试试。”

“……我真不会。”

“没事,刮破了也没关系。”

梁舟眉毛皱着,他眼神往上抬了抬,像是在瞪陈池:“刮破了不痛啊?”

陈池闻言笑了:“不疼。”

他去抓梁舟的手,引着梁舟拿着剃须刀靠近自己的脸,冰凉的刀片贴紧自己的皮肤:“来,就这个力度,你顺着往下拉。”

说完松了手,让梁舟自己来。

陈池垂着眼,看着梁舟紧紧捏着剃须刀,眼神专注,睫毛微微颤着,呼吸放轻,一副万分紧张认真的模样,他觉得好笑,又觉得可爱。

等着梁舟成功地刮下第一刀之后,陈池突然轻声说:“梁舟,我们结婚吧。”

梁舟动作顿了一下,抬眼对上陈池异常认真地眼神,他好像被烫到一样,把视线移回陈池的下巴,抬着剃须刀刮下第二次的时候,轻声回了句:“好。”

就这样,两个人在一刀刀间的空隙间聊起了有关结婚的事。

陈池说:“等你有空了,去办个签证,我们一起去国外办个结婚证。”

梁舟点头,又说:“去哪个国家。”

陈池说:“荷兰吧,之前我做了点功课。”

梁舟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很快收回眼神继续盯着陈池的下巴,陈池则抬起手找到梁舟另一只空闲的手,抓在手心里,不轻不重地捏了下。

梁舟不快不慢地刮好了陈池半边下巴,剩下下巴连着脖子那块,他试着凑过去刮,陈池又高,光都遮去了,梁舟对陈池说:“抬头。”

陈池抬了下巴,那块皮肤展露出来,但还是被遮住了一下,梁舟又让陈池偏了下头,陈池跟着照做。

等全部弄完,陈池脖子都有些酸了,他把手搭在后颈来回扭了几下,总算舒服点。

那边梁舟给他刮一次胡子,汗都给他刮出来了,拿着牙刷挤了牙膏往嘴里跑,喊着一嘴泡沫不清不楚地问陈池:“几点了,你上班是不是快迟到了?”

陈池抬着手,看了眼手表,确实快了,还有些急,他又对着镜子照了下,发现自己换好的衬衣湿了一片,估计是刚刚弄上的,没办法他只好出去又换一件。

站在衣柜前拿衬衫的陈池刚解下纽扣,那边浴室里的梁舟已经刷好牙,他探出头来问:“怎么还没走?”

陈池把衣服脱下,露出精壮的上身,向梁舟抖了抖脱下来的衬衫:“胸口全湿了。”

梁舟:“……行吧,你快点,早餐估计你来不及吃了,冰箱保鲜那块有三明治,你拿着,别忘了吃。”

陈池应了一声,很快换了衬衫,穿着外套,去厨房拿三明治。梁舟洗好脸出来之后到客厅,把陈池的公文包递给他,又帮他看了下领带正不正。

最后陈池推门出去的时候,梁舟又说了一句:“你记得吃东西。”

陈池点点头,快步走了。

梁舟送走陈池,转身回到房间换衣服,收拾东西,他也要回学校了,今天周一,他等会十点有课。

带走房子里的垃圾,又检查了下水电,这才背上背包出门,下电梯的时候收到陈池的信息。

三也:「差了三分钟,迟到了,这月全勤没了。」

梁舟:「……下次自己刮胡子。」

三也:「你来,多刮几次才熟练。」

梁舟:「……行吧。」

周三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又说起周一早上结婚的话题,陈池问梁舟想不想婚礼,梁舟想也不想地就点头了。

点完之后,发现陈池笑着看他,问他:“这么想吗?”

梁舟抬抬下巴说:“当然啊。”

他可是从高一就想结婚的。

陈池抬手揉了揉梁舟的头,没再调笑他。

两个人边吃饭边聊天,最后决定等梁舟硕士毕业再办婚礼,结婚证等梁舟放了寒假就去领。

等到梁舟毕业前的春节,陈池照惯例在梁舟家过年,初一那天梁舟和陈池去陈家看望他的母亲和妹妹,梁舟在路上说:“咱们婚礼的事,通知一下阿姨和叔叔吧。”

陈池开着车,车是梁舟研二时候陈池买的,还在还贷款,等车驶过一条街,绕过一个路口之后,他才说:“行,我来说。”

这几年,大概是因为妹妹的存在,他和他妈妈的关系比之前好了许多,他妹妹也很黏他,陈池来旧通总是特意挑他爸不在的时候,来看看他的妈妈和妹妹。

他妈到底没有离婚,陈池没多说什么,偶尔会把他妈妈和妹妹接到他上班的城市玩玩。

到了陈家,梁舟和陈池进了门才发现陈儒林正好在家。

梁舟这也算是第一次正式见到陈池他爸,一下子紧张起来,他爸气势很足,沉着眼坐在沙发正中,他妈带着妹妹在一旁看着画册。

陈儒林看着陈池带着梁舟,很是不屑地笑了一声,陈池脸色立马变了,他似乎想冲上前说什么,但被梁舟拉住。

梁舟把他们两带来的礼品放在一边,礼貌地喊了阿姨和叔叔。

陈母应了,陈儒林却把梁舟彻底无视了。

这下彻底激怒了陈池,他拉着梁舟转身想走,梁舟却凑在他耳边说:“不是要通知婚礼的事吗?”

陈池闭着眼睛,深呼吸几下,终于开口:“妈……爸,我和梁舟七月婚礼,你们要来的话到时候我给你们发请柬。”

陈池妈妈还挺意外:“……婚礼??”

他爸却说:“你还好意思办婚礼?”

陈池咬紧牙关,顾忌着梁舟,忍住没和他爸吵上几句,最后也没再说什么,两个人从陈池家里离开了。

从进门到出门,前后还不到二十分钟。

陈池牵着梁舟走到车边,他垂着眼,捏捏梁舟的手:“抱歉,我爸他就是那种人,你别往心里去。”

梁舟看着两人交握地手,轻声说:“没关系的,回家吧。”

陈池点点头,两个人开了车又回去了,唐宋看着他俩这么快回来还有些意外,还以为陈池家没人在,问了两句,陈池心情不好,梁舟帮着找了个理由说了过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陈池心情还是郁郁,梁舟从他背后把他抱住,轻声说:“没关系的,还有我呢。而且,有时候爸妈……嗯,也不是最重要的人,重要的是爱你的人。”

梁舟想想他和陈池,一个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在干嘛,一个和亲生父母关系差到极点,真是什么都凑到一块了。

陈池转过身,抱住梁舟,轻轻地吻他的头顶。

六月份,梁舟忙着毕业的事,陈池在工作地点和旧通两头跑,两个人最终还是把婚礼地点定在了旧通,虽然这地方对他们俩来说,不好的回忆的太多,但却也是个承担了太多特殊记忆的地方。

梁舟怕陈池太累,商量着要不要把婚礼往后推一推,两个人一起来准备,陈池却摇摇头说自己现在忙的都是些前期准备,一个人也行,况且他也不累。

梁舟看出陈池很兴奋,随他去了,又让他记得休息,记得吃饭。

陈池不仅忙着看场地,联系婚庆公司,还很频繁地回自己家,他更多的劝他的妈妈,陈儒林那边他说了两次最后决定算了。

发请柬那天,陈池犹豫着,最后在请柬上还是写上了他爸的名字。

至于来不来就随他了。

婚礼那天,梁舟陈池穿着同套西服,梁修文一边挽着梁舟,一边挽着陈池,带他们走红毯,陈池的妹妹小小一个,陈妈妈牵着他,走在两个哥哥后面,兴高采烈地抓着小篮筐里的花瓣往外撒。

梁修文把两人领到台上,松了手,和梁舟拥抱了下,又拍了拍陈池的肩,慢慢走到座位上坐下,陈母也带着妹妹坐下来。

这时候宾客都安静下来了,其实这场婚礼也没多少人,他们都只请了自己的朋友和亲人,算下来还不到三十个人。

陈池站在台上扫了一下,给他爸留的座位空着,陆远举着相机,谢雨萱带着自己的丈夫坐在一边,冲他招手,陈池视线回转,便看到自己眼前的梁舟。

他拿着话筒,看着梁舟,张了张嘴,明明昨晚他还特地写了点东西,现在却完全说出来了,陈池又握紧了话筒,开口第一句便是:“谢谢你,梁舟。”

“谢谢你,愿意爱我。谢谢你,愿意和我结婚。谢谢你,愿意牵我的手。”

“谢谢你。”他看着梁舟,笑了一声,“我爱你。”

他上前一步抱住梁舟,抱得很紧,放下话筒,凑在梁舟耳边说:“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梁舟,梁舟。”

陈母在台下看得眼热,她率先拍起手,台下想起一篇掌声。

陈池把话筒交给梁舟,梁舟眼里泛着些泪光,他从兜里掏出几张折叠的纸,开始缓慢地念。

“今天陈池教了我几道物理题,他好厉害,真谢谢他。”

“今天陈池没有回我消息,一直没回,他是不是有什么事。哎,明天我也不想给他发短信了。”

陈池听着,心中酸软,却又笑了。

梁舟和他对视一眼,继续念:“元旦节的烟花好漂亮,我好喜欢。我第一次出来跨年,广场上人好多,陈池还给我买了奶茶暖手。我觉得我越来越喜欢他了,真的好喜欢。”

“他真的喜欢我吗?”

“他到底喜不喜欢我?”

梁舟顿了下,把手里的稿子又装回裤兜里,他看着陈池,一字一句地念:“又是教室,怎么又梦到教室,觉都睡不好。”

“今天圣诞,太忙了,站了一天,梁舟在干什么,是不是又给谁送苹果了。”

他念的是陈池的日记。

“见到他了,他变了,我也变了。”

“烦,很累,被他拉黑了。”

“梁舟,梁舟,我要给你求婚了,你会答应吗?”

“他还会等我吗?”

“梁舟,梁舟,梁舟。”

梁舟念完,陈池接着他的话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他在日记里写下的,每一个梁舟都是一句我爱你,他的日记几乎每一页都有梁舟,他每一天都好爱梁舟。

他们接吻,牵手,敬酒。

婚礼流程走到结尾,陈池喝醉了,他拉着梁舟的手,仿佛又回到那个夏天,说着:“梁舟,你等等我,你等等我。”

梁舟拉住他说:“好,我等着你,一直等你,你来找我,好不好。”

陈池抱住梁舟说:“好,你一定要等我,梁舟,梁舟。”

最后又嘟嘟囔囔叫了一句:“老婆,我好爱你。”

梁舟被他叫得脸红,小小声地说:“……知道了。”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1章 个人番外陈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绿色尸体 第三个女郎 你是我大爷 我的温柔是锋芒 弓区之谜 异世种田发家致富 女王蜂 灼雁ABO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 生死翡翠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