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 下一章:第七十章 (完结)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远和陈池约着见面,但没想到陈池不是一个人来的,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是梁舟。

他对陈池和梁舟进度条还在陈池之前和他说「快断干净了」的地方,见到梁舟他简直下巴都要掉了。

站起来就说:“哇!!怎么是你?!!”“梁舟!!你和陈池和好了吗?!!!”“你们又在一起了吗?!!”“哇你不戴口罩了!!”

几个问题砸得梁舟猝不及防,他没回答,只是等陆远问完之后说:“陆远,好久不见。”

这句话一出,陆远也正了神色,冲他开心地笑起来:“梁舟,好久不见!!感觉你变了很多!”

这和高一那个沉默寡言,眉眼间总是带着些自卑胆小的人不一样了,现在的梁舟摘了口罩,脸上虽然带着他从没见过的伤痕,但也多了笑容,看着自信很多,又从容很多。

陆远很是开心,他和梁舟身后的陈池两个人对上眼神,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之后,三个人总算坐下了。

陆远一个人坐一边,梁舟和陈池很自然地坐在他对面。于是一坐下,陆远就开始对着他们笑。

陈池敲敲桌子:“笑什么,点菜没,让上菜了。”

陆远推过去一个菜单:“我随便点了几个,应该不够,你们俩再点几个。”说完按下服务铃,通知服务员上菜。

陈池把菜单推给梁舟点,梁舟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想点的意思,自己翻开菜单点了几道菜,偏清淡一些。

这是家私房菜馆,大过年的这种地方最是紧俏,陆远能加塞拿到个包房说明还是有些门路,连带着上菜也变得很快。

加上梁舟刚刚点的,整桌上不到二十分钟就给他们上齐了。

菜上齐,陆远拿着筷子,在碗上轻轻敲一下:“哎呀憋死我了,快快快说说你俩咋复合的,正好下饭。”

陈池没管他,只自己吃饭。陆远又去看梁舟,他知道梁舟耳根子软,最容易说动,以前他和梁舟聊得天可多了。

谁知道梁舟也没接他这招,转了个话题问他:“你也要毕业了吗?你是要回旧通还是去外面啊?”

陆远大概也知道没戏了,只好顺着梁舟说:“看呢,我家里说让我去先去公司实习着呢,哎…小舟你呢?打算大四考研还是找工作啊?”

梁舟说:“打算考研来着,我还挺喜欢这专业的,打算继续往下学学。”

陆远皱着眉头问:“我靠,我感觉我听说的都说学机械的贼累,画图熬一宿一宿的,你还挺喜欢啊,而且这是工科吧。我记得你当时高一说分科还想学文来着?”

梁舟笑笑:“后来觉得理科也挺有意思的,我喜欢物理。”

陆远给梁舟竖了个大拇指,比了个口型的“牛逼。”

陆远和梁舟说完,又去和陈池聊:“今年过年你怎么回来了?看你妹妹?”

陈池把嘴里那夹菜吞下去,才慢条斯理地说:“梁舟叫我去他家过年。”

陆远看看陈池,又看看梁舟,最后干巴巴地哦了一声。他现在又有点当初陈池主动告诉他两人在一起过的时候的那种心情了。

微妙,复杂,震惊。

但更多的是开心,陆远今天看着陈池是带着梁舟来的,他是真的开心。

这几年陈池和他家的关系几乎是到了冰点,他离家出走,他爸更是一分钱没给过,他妈倒是想给,陈池全给拒绝了。

陈池可能过得最惨的时候也没和他家低头,只是找他借了五百,过了一星期就还回来了。陆远当然痛痛快快借了,但他不难想象陈池到底是有多难了,才会伸手找他借钱。

这几年他和陈池也没见过几面,陈池几乎不回旧通,陆远说过去找他玩玩,陈池说自己打工很忙。陆远知道他很忙,只好偶尔和他在微信上聊几句。

陆远知道陈池这几年过得很消沉,一方面是家庭,一方面是梁舟的事。当时梁舟和他之前养母的事差点上了社会新闻,学校使劲压了才压下去。

陆远想梁舟和陈池如果当时还在一起,那可真算是一次极烂的道别。

那天陈池在走廊上冲着梁舟喊,梁舟转身跑了,陈池飞一般地追下去,陆远跟着他后面竟然没跟上。

而陈池跑到楼下的时候,梁舟已经不见踪影了,他停在原地望着梁舟跑走的方向看了很久,最后弯下腰把散落一地的那些印着旧日新闻评论的纸一张一张捡起来,有些被好奇的学生捡起来看,陈池就上前去和别人要回来,陆远看了一会,最后挽起袖子帮着陈池一起去捡。

期间他也看了些上面的东西,看得呆掉,什么少年犯,杀人未遂,他还想仔细看呢,陈池上前,一把就把纸抽了过去。

陆远一抬头,看着陈池极差的脸色,闭嘴了。最后两个人捧着一堆纸抱去学校的垃圾焚烧处,全丢进去烧了。

陆远始终记得那时候的陈池,他看着那堆纸燃烧飘出的烟,眼神暗下去,陆远甚至怀疑下一秒陈池就要把那个焚烧池砸了。

他上前一步,扯了下陈池的胳膊:“陈池,走吧,上课了。”

陈池眼神移到他身上,慢慢地说了句好。

回了教室之后,他们开始轮流给梁舟打电话,但一直没有人接,之后他们就再也联系不到梁舟。

陈池旁边的位置空了之后就再也没人坐过,只有梁舟的父母来帮他收拾过课本和书包,还是趁他们放学之后连着休学手续一起办的。

陆远那时候就觉得这事惊心动魄了,后来知道那时候陈池和梁舟还有一层关系的时候,又觉得唏嘘了。

现在看着陈池和梁舟和好了,他简直开心得不得了,颇有一种见证了他俩爱情一路发展的心情,于是陆远按响服务铃要了酒。

酒一上桌,陆远没了和梁舟几年不见的陌生,彻底打开话匣子了,拉着梁舟聊个不停,说自己大学挂科辅导员竟然打电话通知自己爸妈,又说自己网恋跑去千里送结果被骗了五千块的事迹,陈池在旁边偶尔插上几句。

一瞬间情景好像又回到高一的时候,陆远总是会拉着梁舟聊些有的没的,而陈池在旁边听着,有时候加入话题聊两句,更多时候只是默默听着,不同的只是课桌变成了饭桌,上面还多了几瓶酒。

等到准备散伙的时候,梁舟已经被陆远劝得多喝几步,下一秒就要睡着,而陆远则是走得歪东到西。

陈池作为唯一清醒的,只好带着两个醉鬼上车,一个一个送回家,把陆远送到他家楼下的时候,陆远还拉着他和梁舟的说:“呜呜呜……兄弟,兄弟也不多说什么,祝你们都好,都好!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陈池:“…………行了,快进去吧,我给阿姨打电话,这会估计等着给你开门呢。”

这边被陆远送回家之后,陈池正好拉着梁舟回家。本来打算在路边拦辆出租回去的,结果不是等很久没车,要不就是车来了闻着两人身上一股酒味,就不愿意带,担心大过年被吐车上。

索性陆远家和梁舟家离得不远,陈池给唐宋和梁修文打了电话,说了下估计要回来晚点。

一旁的梁舟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陈池挂了电话之后,便弯腰走到他面前,把他背起来了。

梁舟很乖,老老实实趴在他背上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陈池怕他着凉,伸着手帮他帽子戴上了,梁舟还被打扰似的摆了摆头,陈池轻轻笑了一下,便慢慢背着梁舟走回家了。

估计还是没有在床上睡着踏实,梁舟迷迷糊糊地醒了一点,但还带着醉意,他揽上陈池的脖子,凑在他脖子那喊:“陈池,陈池。”

陈池嗯了一声,听着声音,知道他还没醒呢,特地压低了声音。

梁舟接着慢慢吞吞的说:“谢谢你,你真好。”

陈池愣了,他像哄小孩一样问:“谢我什么呢?”

“你真好,你带我交朋友,还帮我,还带着我去玩,捏泥巴,做笔筒。”

陈池说:“……我帮你什么了?”

梁舟似乎又睡着了,陈池没问到答案也不执着,他轻轻掂了掂有些往下滑的梁舟,继续往下走。

走了几步之后,梁舟突然说:“……嗯,帮我,就是……杨、杨林!杨林他老欺负我,我不喜欢他!”

陈池说:“嗯,帮你揍他了,不止一次。”

梁舟迷迷糊糊地,喝醉了似乎记忆全停在高中,他又说:“真的吗?!那你太好了。陈池,你人真好。”

陈池听着喉咙发涩,他缓了缓才说:“陈池不好,他是个坏蛋……”

梁舟反应了很久才说:“……没有,陈池很好,我,我喜欢他,偷偷的。”

深夜的路因为下了雪,不黑,反而很亮,陈池一步一步走得很稳,他听着梁舟断断续续地对着他脖子说话,好像把那当成了他的耳朵,等到了梁舟家楼下之后,陈池才轻轻说:“嗯,陈池也喜欢梁舟,偷偷的那种。”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 下一章:第七十章 (完结)
热门: 御手洗洁的舞蹈 生肖守护神 求你别秀了 将军他不孕不育? 原来我是心机小炮灰 怨灵 [希腊神话]绑定爱人还是不分手 别拿召唤当个性 诡案罪3 圣洁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