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人同时忙了起来,陈池忙着适应在律所的实习工作,梁舟忙住应付期末考。

机械工程的学生,期末总是有画不完的图,还很大,至少都是a3起步,梁舟几乎天天泡在教室和组员赶图了。

连周末都挤去给图书馆复习看书了,陈池试着给梁舟发消息,约他吃饭,都被拒绝了。

梁舟拒绝了,陈池便不再去见他。

梁舟一方面是因为忙,另一方面则是觉得自己很混乱,他不知道该怎么和陈池说话,那天递来的微信添加好友申请他纠结一个早上还是加上了。

他那一晚上都没睡好,脑子里一直回旋着陈池在电话那头给他一字一句念的日记。

梁舟试图去想着陈池在日记里写下每一句话时候的心情,试图去还原陈池孤身这几年每一天过得如何,经历了什么。

但陈池念的太少,只言片语,他再怎么想也不过是自己妄加猜测。

梁舟通过了陈池的好友申请,等着陈池再和他说一些。可陈池却只是在每晚发来一句晚安,其他再也没什么,梁舟对着那短短两个字,也只能回上一句干巴巴地晚安。

他某种程度上很能理解陈池传递的意思,晚安就是真的晚安,吃饭就是真的吃饭。

可梁舟没有做好只是单纯和陈池吃一顿饭的心理准备,陈池似乎也没有做好对他坦白一切的准备。

再等等吧。

这一等,便到了学期结束,梁舟早一个月就订好了回家的车票,直到要回旧通那一天,他们还是没有一起出去吃顿饭。

陈池问了梁舟车票的时间,提前和律所请了半天假,打算送送梁舟。

他没去梁舟学校,直接在高铁站等人了。这个高铁站这一年来他来的次数可不少,高铁票都厚厚一沓,陈池熟练的找了个地方坐下等着梁舟。

因为是冬天回家,梁舟带了很多东西,拖着个大行李箱,拿着电脑背着书包,远远看过去走得有些艰难。

陈池过去,帮梁舟接过电脑和行李箱,梁舟停住喘了两口气才继续跟着陈池走。

“带这么多东西?”

“嗯,带了些不穿的衣服回去。”梁舟伸手想去拿自己的笔记本,陈池手偏了偏没让他拿。

陈池是早上去律所上班,中午吃了饭便赶来高铁站了,他外面穿着一件黑色毛呢大衣,里面穿着西装,脖子上系着围巾。梁舟走在他身边,偷偷抬眼看了他好多次,本来就是一副好皮相,这么一副打扮显得更好看了。

陈池走着走着,突然想和梁舟说什么,一偏头就把偷瞄他的梁舟抓了个正着,两个人四目相对,还是梁舟没忍住,眨了眨眼睛,脸慢慢地红了。

陈池凑近一些,问他:“看我干嘛?”

“没、没干嘛……”梁舟偏过头去。

陈池放过他,轻轻笑了一声,站直了继续往前走。梁舟耳朵捕捉到他那声笑,脸更红了。

离梁舟检票上车还有段时间,两个人找了个地方坐着,并排坐着,一时无言。

梁舟有点受不了这种氛围,他只好干巴巴开口:“……你是不是还要上班啊?”

陈池把围巾解下来放在膝盖上,说:“请假了。”

“啊…你没必要的,现在不是实习吗?”梁舟听着他是请假过来的,反而有些惶恐。

陈池淡淡道:“没事。”

这一句,又把梁舟堵得没话说,他不知道再说什么,唐宋的电话及时解救了他。

“喂,妈,怎么了?”

“小舟啊,到车站没有?”

“到了的,刚到。”

“行,你衣服穿得多不多啊?今天旧通降温了,你别回来被冻感冒了。”

梁舟拍拍自己身上的羽绒服说:“没事的,妈,我穿挺厚的。”

“那行,等会你上车坐到位置上了再给我个电话,我去买菜给你坐好吃的。”

“嗯嗯,知道的。”

一通电话打完,梁舟挂了电话便看到陈池在一旁看着手机,他一下子想起来陈池透露出的他家里那不太好的关系。

梁舟试探性地问他:“……你今年要回家吗?”

陈池关掉手机,放回口袋里,摇摇头说:“没这个打算。”

“过年也不回去了吗?”

陈池毫不犹疑地点点头。

梁舟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两个人沉默着,一直坐到了检票上车时间。

陈池在门口看着梁舟拖着行李进了候车室,过了安检,梁舟冲他挥挥手,他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没着急走,又在原地等了会,直到手机收到了梁舟给他发的消息,他才转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陈池又收到了梁舟发来的谢谢,陈池看了这两个字很久,才慢慢回过去一句没事。

不用回去上班了,下午的时间一下子空下来。陈池没着急回家,反而在地铁上随意找了一站便下车了,慢慢散步走了回去。

现在他又和梁舟隔得远了,定下来到这座城市实习其实也有些冲动,毕竟离他本科学校有些远,有时候难免会不方便。

但陈池还是来了,他总觉得靠近梁舟会让他觉得心安一些,这是独属于梁舟带给他的,一种奇妙的情绪抚平能力。

现在这座城市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深冬的街上,没到天黑便没有亮灯,入目可及是属于冬天的冷灰色,陈池拢拢围巾,稍微加快了脚步。

跨年的时候正好到梁舟考试周,陈池本来想和梁舟一起跨年,最后只好作罢,街上还留着一些元旦促销活动的广告牌,现在还没撤下,或是扯了一半,留下一些边角和另一半。

陈池看着,稍微生了些寂寞的感觉,他的手伸进衣兜里,摩挲着手机边框,很想拿出来给梁舟发条消息,走完一条街之后,还是作罢。

平时也是一个人做菜吃饭,今天陈池却没什么胃口,他随便吃了些,剩了很多全收拾进了冰箱里。

陈池一直在看着时间,估计着梁舟什么时候下车,什么时候到家,等他洗好碗便差不多了。

陈池擦了手,掏出手机问梁舟:「到家了吗?」

那边倒是回得很快:「刚到家。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最后还是说了谢谢,陈池有些不太满意,他回个嗯过去,便把手机放在一边,走到房间开始看书。

这个律所算是间大牌律所,事情多,能学到的也很多,陈池每天都会回来再看书补补课,实际遇上的案子比他们本科教材上来说,情况复杂得很多。

梁舟回到了家,刚把行李放下,他们家便开饭了,在饭桌上梁修文和唐宋照例问了问他这学期在学校过得怎么样之类的,一家人吃顿饭吃到了快八点钟。

最后还是梁修文叫了停:“哎哎,好了好了,别聊了,放船船去洗澡休息吧,做一天的车了。”

唐宋也点点头:“哎对对,小舟你快洗澡休息吧。怪我,你一回来我高兴忘记时间了。”

梁舟连说没事,回房间洗澡去了。洗好澡之后,梁舟又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把衣服从行李箱里拿出来挂着,不穿的叠好放着,等做完这堆事,已经快要十点。

梁舟已经有些困了,坐一天的车对他来说实在很累,他看向手机,陈池还没给他发晚安,梁舟叹了口气,钻进了被子里。

他躺在床上,撑着眼睛又看了会手机,最后实在受不了,还是忍不住睡着了,睡前还在想:今天的晚安呢。

陈池看着自己发出的晚安没有回应,猜测着梁舟应该是睡着了,没有再发消息打扰了,自己进了浴室洗漱,也准备睡觉了。

之后的两个人依然是不咸不淡地在微信上保持着一些联系,一天发的消息不会超过十条,其中两条还是两个人互相发的晚安。

梁舟拿着手机有些沮丧,他想着这就是陈池所能给到他的程度了吗?

除了那天的日记,好像再也没有什么了。

唐宋看梁舟每天都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皱着眉头,还是不免多嘴问了一句:“怎么这是,愁眉苦脸的。”

梁舟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问:“妈……今年过年,我们还是在家吃年夜饭吗?”

唐宋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顺着梁舟的意思点了点头。

“妈,我和你说件事。我有个同学,他…他好像和家里矛盾了,然后好几年没回家过年了,我想让他来我们家过年,你觉得怎么样?”

唐宋一愣,没犹豫地点头了:“可以啊,没问题,多做两个菜,加副碗筷的事情。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之后又好奇地问:“你那个同学是和家里闹什么大矛盾了,好几年都不回家,他自己在外面过?”

“嗯……具体地我也不清楚,就知道他和他家里关系好像一直都不好。不过我还没问他,不确定他肯不肯来……”

唐宋拍拍梁舟的肩:“嗯,没事的。你去问问,如果他愿意来,妈妈就给他做好吃的,要是不愿意来,我们就自己在家做点饺子给他寄过去,好歹也是过年,一个人在外面还是有些造孽*。”

“嗯,好的,谢谢妈妈!”

得到唐宋同意的梁舟有些兴奋,这个想法他从那天在高铁站听到陈池不打算回家就有了,一直酝酿着不知道怎么说出来,他怕梁修文和唐宋不同意,更担心陈池会不肯来。

现在第一步已经完成了,就等着问陈池了。

等晚上那句晚安发过的时候,梁舟就抓住机会问了:「……陈池,你过年,你们律所有什么安排吗?」

陈池那边也有些不明所以:「过年放假,就算有案件应该也安排不到我身上。」

「哦哦,这样啊,那我想问你……」

「你过年既然放假,愿不愿意到我家来过年?」这行字梁舟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还是直接说了。

陈池看到这条信息直接楞了,他甚至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之后梁舟又发来消息:「我们家过年就一家三口,没什么亲戚朋友过来的。」

「……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你要不要一起来吃个年夜饭。」

「……你要过来吗?」

陈池把消息又从头读了一遍,之后问了一句:「我想想。」

「好的。我爸妈那边我已经说了,你要是愿意来,记得提早订票。」

「嗯,好,晚安。」

说完晚安,陈池却睡不着了,他辗转反侧,几乎一整夜没睡着,最后等早上六点一到,便看好日期订了车票。

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给梁舟发去了消息。

他只发了一个字:「好。」

※※※※※※※※※※※※※※※※※※※※

待修待修,就看个情节发展吧。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热门: 从前我死去的家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 高尔夫球场命案 生而为王[快穿] 圣墟 系统教你做人[快穿] 此刻不要回头 假正经男神 我在古代搞建设 禁断的魔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