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上一章:第五十七章 下一章:第五十九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舟人生有段很长的时间,他都在想,到底谁会爱我。

生他下来的父母不爱他,给他裹上棉被便随意丢弃,收养他的路南不爱他,只当他是争夺丈夫眼光的一项工具。

他总和周围有种格格不入的距离感,躺在医院的床上,心电监控仪滴滴作响,点滴也一滴滴坠落,之后淌进他的血液里,药液是冰的,眼泪是冰的,身上的伤口又痛又痒。

他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他不属于任何地方。

出了路南那件事之后,梁舟在医院呆满三个星期,之后福利院再也不能帮他多支付一分钱,他带着并未好转的一身伤回了福利院。

夏天很难过,伤口容易发炎灌脓,很痛,于是梁舟便一个人待在角落,没有朋友,只有以前几个哥哥姐姐愿意照顾他一些。

他觉得自己很痛,伤口好痛,头好痛,可是掉眼泪流过伤口,伤口会更痛,于是梁舟只在平躺睡觉的时候流泪,眼泪从眼睛两侧滑落,掉进他的额发里,没有人会发现他哭。

漫长的夏日,梁舟用来恢复伤口,还有思考谁会爱他。

一个被抛弃的人,还会有人来爱他吗?

后来的夏天里,他遇到了陈池。

陈池就像那轮以前他避开却总避不开的太阳,晒久了会流汗,盐分刺激得伤口刺痛,不晒却又不行。

梁舟最后还是走过去了,却发现太阳只是伪装,其实是冬天里的雪涂上暖黄的颜色让他误会,他鼓起勇气撞了上去,结果冻得指尖都要裂开。

但梁舟其实并不怪陈池,陈池也没做错什么,反而带着他努力融进集体,认识新朋友,带他去看新年的烟火,给他买一杯热奶茶暖手。

他足够好了,但却从不承认喜欢。

梁舟对说出口的爱都要怀疑几分,没说出口的喜欢更让他感到不安。

走到现在这一步,是他们两个人注定的结果,再之后,梁舟已经并不想了。

陈池和之前来的频率相同,却待得时间更长,他周五晚上到来,到星期天的晚上才离开,他的生活被分割成两部分,梁舟和其他。

但每一次陈池的到来,只会让梁舟觉得心情郁郁,他们之间几乎没什么有营养的话题。

“你来干嘛?”

“来找你。”

梁舟的话每次都停在这里,他往前走,陈池在后面跟着。

陈池有时会给他带吃的,一般是他大学城市的小吃之类的,新买了一个饭盒装好,做五小时的高铁送到梁舟手上,梁舟不好不收,只好接过去。

他们两个人经常是在找块草坪坐下,打开饭盒,梁舟慢慢吃,陈池在一旁看手机或是看着他吃,等着梁舟吃好,他便收好便当盒,转身离开。

他们之间的相处大多是沉默,梁舟在沉默中煎熬着,陈池不知在沉默中是什么心情。

陈池不找梁舟的时间,他就在这座城市随意逛着,从白天走到黑夜,灯火闪烁,所有人都形色匆匆。

陆远和谢雨萱偶尔会关心问问他现在情况怎么样,陈池一般不会,偶尔回一次只是说走着看吧。

陆远问他:「你到底怎么想的?」

陈池说:「想和他结婚。」

陆远被他的回复惊到,过了很久才回复他:「你想这么远的吗?」

陈池:「我很早就想了。」

第一次出现这种念头是梁舟和他表白那一次,冷风中,抓着他的衣角,鼓着勇气说:“我想和你结婚。”

陈池想到这里就笑了,那时候不过多大,才十五六岁,梁舟竟然就把结婚这样的字眼说出口,他一点不觉得幼稚,竟然感到了心动,还有开心。

那时候他还深陷家庭矛盾里,连自己的心情都处理不过来,他最后还是拒绝了。

他心动于结婚的美好未来,却恐惧变成另一个自己的家庭。

现在想来,陈池想那大概是他这辈子收过最重的承诺。

我想和你结婚。

我也想和你结婚。

他和陆远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陆远最后找陈池要了梁舟的联系方式,陈池输了梁舟的电话号码过去。

陈池又给陆远发过去一条消息:「别多说话。」

陆远他家里和陈池家里联系不算深,但也算不上浅,陈池发生的事他都大概了解一些,他听来一边为陈池高兴,一边又有些唏嘘。

陆远给陈池回了句自己知道了,便拿着电话准备加梁舟微信,他的备注是:「我是陆远,我是陆远,over。」

梁舟接到这条消息提示,看着备注那熟悉的风格,笑了笑,按下了同意。

「哇!是你吗!梁舟!!」

「是我,好久没联系了。」

梁舟看着聊天页面,一时不知道陆远想找他干嘛,做陈池的说客?还是单纯找他叙旧?

梁舟直接问:「是陈池给你,我的联系方式的吗?」

陆远:「对啊……我找他要的。」

梁舟一时间不知道回什么,便把手机放在一边,不再回复。

等梁舟复习完一个章节的内容,陆远发的消息已经刷屏了。

「哎,你别生气,是我主动问他要的,我们不是朋友吗?这都多久没联系了……」

「好吧,我承认那时候没能出来及时帮到你我真的很抱歉,梁舟咱们还能做朋友吗TT」

「梁舟,梁舟,小舟舟?!小舟!!」

「哎那好吧,那我重新说个话题,你……和陈池最近怎么样啊?」

「我不是八卦,我这是对朋友的适度关心。话说当初知道你们高一在一起过,我超震惊,我整个人都我曹了,你们两个都没和我说过!!不是兄弟吗??」

梁舟看到消息,慢慢敲击键盘:「我和陈池高一的时候没在一起」

那边显示还在输入中,梁舟发了个消息过去:「现在也不会在一起,以后也不会。」

那边很久之后,才回的消息,陆远问梁舟:「为什么啊?你不喜欢他了吗?」

梁舟说:「因为我和他,只能走到那一步了。」

回了消息,梁舟便把手机揣回衣服口袋里,收拾书包出了图书馆,已经深秋,夜风一吹还有些冷。

陈池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图书馆门外,梁舟一出来,便被他叫住。

梁舟拢了拢自己的外套,走过去问他:“怎么了?这么晚你还没走吗?”

陈池手里又拿了个纸袋,很重的样子,他递给梁舟,梁舟却没有伸手。

梁舟问他:“这是什么?”

陈池说:“日记。”

这几年来的日记,他数不清那天开始写日记,一记就记到了现在,七八本,他全拿来了。

其实他每次过来,这些日记都放在他的行李箱的,每一次带过来,又原封不动拿回去。

“谁的日记?”

“我的。”

梁舟有些惊讶,还有些愤怒:“……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池却说:“还记得今天几月几号吗?”

梁舟一时愣住,他突然想起来,是他和陈池表白的那天,他的第二次表白,他把自己剖开,展现自己全部喜欢和爱的那一天。

梁舟静了很久,然后对陈池说:“你回去吧,别再来找我了。”

“不要再来了。”他又强调一遍。

陈池摇了摇手里的袋子,把他滴到梁舟的手边,梁舟把手缩回去,陈池又靠过来。

“你要干嘛……你要干嘛!!!”

梁舟怒了,他突然感到很崩溃,很难受,他不懂为什么现在陈池要这样,他好难过,明明是喜欢的人向他靠近,他却难过得心都蜷缩。

“陈池,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从没有怪过你,从没有恨过你,你为什么非要过来?你不是已经拒绝了吗?”

“你不是已经拒绝过了我很多次吗?”

“你每次都是这样,自作主张地靠近,不管我接不接受都全部塞给我。我不要和你做同桌,不要和你去看烟花,不想和你见面,不想和你联系,不想和你zuo爱。”

梁舟有些哽咽,他看着陈池的眼睛,一股脑全说出来:“可是你偏偏每一件都逼我去做,你和我牵手我好开心,你和我接吻我也好开心,可我也很难过,你永远都离我好远,从来不给我答复,你从来什么都不说。”

“我已经不想喜欢你了,你别再靠近我,你回去吧。”

“我说了。”陈池突然说。

陈池又说一遍:“我说了。”

“我说了,我说我想和你做同桌,我说我答应你去校队,我说等我。”

陈池盯着梁舟眼睛,伸手帮他擦掉眼角的泪:“见面的时候,我就说了,我梦见你了。”

「陈池,你也会梦到我吗?」

“我梦到你了。”

「我好喜欢你,日记里好多页都是你。」

“这是我的日记。”

「我想和你结婚。」

“我要和他结婚。”

梁舟躲开他的手,自己拿袖子胡乱擦了两把,他说:“可我已经不想听了,我再也不会说喜欢你了。”

“那就说爱我!”

梁舟愣住。

陈池大声说:“我爱你,我也爱你。”

梁舟突然哭了,他扣紧牙关,眼泪却止不住一直往下掉,陈池向上前帮他擦,梁舟却退后几步:“不要、不要再靠近了。”

“陈池,已经够了,我们到这里已经够了。”

陈池沉默着,手伸出来,把纸袋递过去,梁舟推回去,他却突然松了手,梁舟没接住。

纸袋掉在地上,两本日记滑出口袋,还有一个很小的盒子滚落出来。

陈池蹲下/身,把纸袋扶起来,滑落出来的日记被他装回去,他伸手捡起那个盒子,拍了拍上面的灰,举着给梁舟看,是丝绒的外壳,很小,像是装首饰的。

陈池就着蹲下的动作把盒子打开,里面一枚素戒,在月光下闪着银白的光。

“是求婚戒指,送给你的。”喀嗒一声,陈池把盒子扣上,丢进了纸袋里。

他站起来,把袋子拿在手里,又从衣服里拿出纸,递给梁舟,让他擦眼泪。

陈池拍干净纸袋,对梁舟说:“你回去吧,我也走了。”

“我平安夜再来,拿你欠我的东西,之后我也再也不来了。”

梁舟回归神来问他:“……是什么东西?”

“自己想。”

陈池提着一口袋的日记还有一枚戒指,转身走了。

※※※※※※※※※※※※※※※※※※※※

拉响完结的前奏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五十七章 下一章:第五十九章
热门: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星际之永生为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 血腥的收获 少帝他不想重生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高校推理笔记 裴公罪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