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下一章:第五十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舟看着陈池脸上的笑容,熟悉到他甚至觉得有些愤怒,他后退一步,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会觉得以前的话对我有用。”

陈池笑容慢慢收敛,站在原地并不答话。

梁舟看他的反应,那股愤怒转化成更尖锐的话:“你不是一直都处变不惊,掌握节奏吗?”

陈池看着梁舟那因为说话而一张一合的嘴唇,这是以前他不经常见到的样子,因为梁舟以前总是戴着口罩,他不理梁舟话里的尖锐,只是说:“……你变了很多。”

梁舟也看着长高许多的陈池,对他说:“你也变了很多。”

陈池笑了下,伸手指指自己的脸:“口罩,怎么不戴了?”

“……”梁舟顿了下,“不想戴了,总是不舒服。”

“挺好的。”

梁舟不太明白陈池这句的意义,他已经厌倦了认真地去揣度陈池每一句话每个字的含义,于是他就当陈池是好意,嗯了一声。

两人一时间陷入沉默。

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梁舟,还是他先投降,垂下眼避开陈池的视线,低声说:“回去吧。”

陈池没有答话,只是站着不动,他似乎在刚刚的沉默中化成一尊雕像。

梁舟见他不回答,也不想再说什么,留下一句再见转身就走。

“等等。”

陈池走上前拉住他的胳膊,天气不冷不热,梁舟外套里穿的是件短袖。陈池轻而易举地,隔着那不厚的外套摸到了他的疤痕,陈池用指腹不轻不重地蹭了几下,还没等梁舟动作,他就先放开了手。

陈池发觉梁舟有些气恼地轻轻瞪了他一眼。

“你还欠我一个东西。”

梁舟的表情有一瞬间空白,下意识问:“…什么东西?”

陈池:“你要给我,欠很久了。”

梁舟想了一下,又说:“……是什么?”

陈池点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他把手机重新放回去,这才慢慢回答梁舟,但也算不上回答,他说:“到时候,我来找你拿。”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梁舟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有些气闷。

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一边走一边想,到了寝室仍然在想,等坐到自己的椅子上,他不免有些气闷。

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陈池的出现,都能让自己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节奏走。

明明是他态度嚣张,是他要赶陈池走,结果最先转身走掉的还是他自己。

他们两个之间,输家似乎永远是梁舟,不管过了多久。那把早就给出的钥匙,好想已经刻下陈池的名字,只要梁舟走近,开关的权利就永远不在他手里。

梁舟心情郁郁,早早上了床,但也没什么事干,只好望着寝室天花板上挂着的两盏灯发呆。

他开始回想在一中的日子,那些沉闷的日子具体已经记不起来了,只有那种在边缘,隔在人群外的感觉格外清晰。

其实一开始,刚进高中的时候,班里对他戴口罩没什么感觉,好像只是当成梁舟有普通的感冒或咳嗽。但当他连续一个星期戴口罩,任何情况下都不摘下来,以及用校服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时候,气氛突然变了。

自己不太爱和人说话也许是一个原因,但被大多数人不约而同地排斥,像避开病毒一样,梁舟一开始是有些迷茫地,他不知道自己是做错什么,自己戴口罩这个事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

于是他更不愿意和人说话,甚至有些自欺欺人地想,我不理他们,他们不理我也无所谓,反正我也是不打算和他们多说话的。

班里第一个和他说话的并不是陈池,但陈池是唯一一个每天都和他问好的人。

就好像,是他伸出手指,轻轻拽着那个快要脱离集体的梁舟。

在梁舟高中生活被迫暂停的那段时间,他有一段相当崩溃的时间,他把房间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不让一丝光透出来,就算是这样,梁舟还是觉得疼痛从他每一条伤痕里溢出来。

黑暗的房间里他钻进衣柜里,缩在角落,望着黑暗里的另一处,没有光,没有声音,非常安静。

他陷入一种莫名的仇恨,怨恨那从未谋面的亲生父母,怨恨那癫狂的路南,在那股灼人的仇恨中,他又生出害怕,他害怕被伤害,害怕被唐宋和梁修文抛弃。

梁舟把自己蜷起来,来抵抗这股恐惧。

他迷迷糊糊中好像睡着了,不知谁抓着他的手一直往前跑,梁舟跟得很艰难,脚步踉跄,呼吸凌乱,但他却更用力的回握住,他十分努力地跟上去,喉咙满上一股铁锈味,但他仍然努力地奔跑。

“我、我跟上了。”

梁舟刚说完这句话,那只手就把他大力甩开,梁舟一下子摔在地上,他脸贴着冰凉的地面,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手,望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

“……别……”

“不要……”

“不要抛下我……不要抛下我,别丢下我!!”

梁舟在半夜惊醒,脸上冰凉一片,他心有余悸地张大嘴喘着气,心跳慢慢降下来,梦里的那股感觉却又袭来,他越发地抱紧自己,指甲陷入肩头的肉里,梁舟紧紧咬着牙关,闭上眼睛企图挨过这一阵。

但好像没用,黑暗中,梁舟沉默地掉着眼泪,他去摸手机,点开那个熟悉的聊天界面

光标在对话框里闪烁,梁舟双手捏紧手机,盯着那个光标。

“梁舟!你等着我!等着我!”

那一刻陈池的声音浮现在他脑海里,他多想伸手,多想说:“好!我等着你,你快来!”

但他什么也没说,他最丑陋的一面被撕裂,他跑走了,就好像那天陈池丢下他走掉一样。

我也不要了。

「你喜欢我吗?」

梁舟又在对话框里输入这句不会发出去的文字,他又想到陈池的拥抱,陈池的体温,他的侧脸,他一边对陈池说着再见,却又靠他来抵御噩梦。

梁舟把输入的话删掉,感觉自己缓过来一点之后,他起身去浴室用热水洗了脸,热水涌出来的时候,梁舟觉得自己好多了。

之后他开始在唐宋和梁修文的陪伴下接受心理辅导,一边又寻找着祛除疤痕的方法。

后来唐宋带着他去医院做医美,很痛很烫,但做了算是一个疗程,他脸上的伤疤淡了一些。

因为路南在学校闹事,她被警察带回警察局里警告了,之后她又消失在梁舟的生活了。

每一次都是这样。

唐宋和梁修文很愤怒,却拿一个精神状态十分不稳定的路南没有办法。

梁舟在一次医美的恢复期中,收到了路南的短信,说约他见面。

梁舟照着自己镜子里还有些泛红的脸,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去赴约了。

他给自己戴了一顶帽子,却没有戴口罩,便这样出了门。

梁舟已经不想再去记那次见面和谈话的内容,只是他看着时而痛苦时而怒骂他的路南,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很荒唐。

“路……路阿姨,你该放下了……”

不管是他,亦或是田让。

路南听着他说,充满恨意地看了他一眼:“不,路遥,我要记得,我要永远记得。”

梁舟不想在和她待着,留下一句“你去治病吧”便离开了,他出了店门,抬头望向淡蓝色的天空,这一次他和世界没有隔着一层薄薄的口罩。

梁舟回到家,照着镜子,对唐宋说:“妈妈,我不想做了。”

唐宋有些意外,问他:“怎么不做了?”

梁舟笑了笑:“突然觉得没关系了。”

之后梁舟开始和唐宋、梁修文正常相处,像一个普通家庭一样相处,他渐渐敞开心扉,不在和唐宋和梁修文隔着一层,他尝试摘下口罩去更多的地方,去热闹的地方,梁舟感觉自己的伤痕正在缓慢地愈合。

而有一道伤痕梁舟好像把它忘记了,那处伤疤在暗处,从没愈合,不深却足够刻骨,那处是他爱的能力,梁舟用时间把它轻轻遮掩住,不去想不再去爱上别人,就不会痛也不会流血。

现在又被掀开了,陈池突然地来到他面前,喊着他的名字,肆无忌惮地打量他,梦到他。

梁舟不再纠结他到底欠了陈池什么东西,反而有些自嘲地想,他每一次伤痕的割裂都是由最初制造伤痕的那个人造成的。

……

陈池慢慢走出学校,他站在校门口,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他想了想,最后先去那家房间昂贵的酒店办理退房,之后回到自己住的那家酒店,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呆完了剩下的周末。

他没有睡觉,不想睡觉不想做梦,梦里发生的一切都是虚假,更可笑的是自己的欲望就靠这些东西来得到一的发泄。

陈池觉得自己被五年来积攒的那么一点热冲昏了头脑,把五年当做五天,把五年前的梁舟当做了现在的梁舟。

梁舟总说他长高了了,他看着梁舟,也觉得他微微长高了一些,比高一稍微黑了一点,不再是高一的苍白,摘下口罩的脸上虽然有伤痕,却不妨碍他脸颊散发着莹莹的光。

陈池想,梁舟果然没有等他。

一个人往前走了,只有他还沉溺于往日,那充满失败和苦闷的往日。

※※※※※※※※※※※※※※※※※※※※

最近一堆事,抱歉晚了……明天也会更。

这两章状态不太好,都会修改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下一章:第五十章
热门: 队内不能谈恋爱[电竞] 耳语娃娃 纸人 匣中失乐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最后一案 罗马帽子之谜 我在江湖做美容 每个世界都在苏(快穿) 暴君有个小妖怪 白金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