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上一章:第四十五章 下一章:第四十七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你听着,有什么打算吗?”

陈池捏着手机,过了很久才说:“什么打算?”

电话传过来的声音有些失真,陈池听着陆远的声音,感觉遥远:“打算?这你还问我,你不打算去见见他?”

陈池反问:“见他?”

“对啊,这几年,你不想见他吗?”

陈池又是许久没有回答。

陆远似乎也在这长久的沉默中察觉到什么,他便说自己还有事,主动地挂断了电话。

陈池举着手机一动不动,直到手臂有些发酸,他好似才刚刚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刚刚的一通电话不过是他的梦。陈池把手机举到眼前,点开通话记录,盯着他和陆远的那条快十分钟的电话看了许久。

又过了一会,陈池把手机放到一边,在自己带来的行李里拿了件衬衫套上。又在自己的包里翻了下,找出一个本子。

像是个手账本的模样,这本已经记了大半册,昨天的内容是陈池在飞机上写的。

飞机上很吵,还有些颠簸,他没什么心情,随便记了昨天的花销就收了起来。

他看完昨天的一页,又往前翻了翻,最后还是把本子合上,又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时间还早,陈池进浴室洗了个澡,他吹干头发下楼找了个店铺把早餐和午饭一起解决了。

他又回了酒店房间,准备把新接的论文单子开头解决掉。

谢雨萱的婚礼在明天,他一下子空出来半天,很闲,多少让他有点无所适从。

他很久没有这么闲的周末了。

论文弄完,陈池拖到网盘保存,左右没事,他干脆拿了自己的法考复习材料出来看,他在看民法民诉,这部分东西又碎又多,需要花些时间仔细看看。

他放弃了保研的机会,就等着法考通过拿到证书,这样他就最早在年底找到一份工作,有了工作他就稍微能安定些,倒不用时不时就得找下一个家教学生,找下一个短租的出租房。

按理说他也不用把自己逼得那么累,但陈池感觉自己体内仿佛有一颗炸弹,如果自己不动起来,它就会爆炸,从体内爆炸,使他的躯体分崩离析。

于是他让自己忙起来,只留下恢复体力的时间,在终日的忙碌里,陈池发觉自己逐渐变得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平静到冷感。

陈池有时候会被自己内心的毫无波动吓到,他的欲望他的渴求,似乎都被忙碌的兼职学习磋磨掉了。

他没有了再和许多人虚与委蛇的欲望和精力,笑容也在陈池脸上逐渐消失,他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孤僻,冷淡,走到人群的边缘,从不参加没有必要的集体活动,聚餐,社团都没加入过。

如果不是因为他长得不错,他在他们班上存在感几乎算是零。

大学三年,和他说话最多的是他的室友,大多是“回来了?”“走这么早?打工啊?”“班里发通知了你记得看”“早。”

陈池不知道这变化从何时开始,等自己已经习惯了之后这才发现。

但他已经懒得变回从前,这样更轻松,更让他舒服。

陈池看完书,久违地爬上床睡了个午觉,这一觉没有人再来打扰他,他睡到浑身酥软,慢慢从床上做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昏黄。

陈池拿着手机查了他那趟飞机的票价还有酒店的房费,算了算钱,点开谢雨萱的微信,给她转账过去。

那边倒是回得很快:「??你送我的红包??不是明天当面给我吗?」

陈池想着不是在准备明天的婚礼吗,怎么回消息那么快,他简短地回过去:「机票和房费。」

那边显示正在输入中,陈池猜到了谢雨萱要说什么,干脆又发了个消息,直接把她想法堵死:「收了,快点。」

谢雨萱没办法,只好点了接收转账。

「你今天干嘛了?难得出来玩,你不到处转转?」

陈池想了想,既然都打算休息了,那就转转,他给谢雨萱回了个:「准备出门」就关了手机。

这座城市虽然入了夏,但气温不高,算是度假城市了。太阳落山之后,起风还有些冷,陈池随便找了件外套拿在手里就便出门了。

他那手机查了下攻略,市区里似乎除了一个音乐喷泉,其他的无非是些美食、拍照点打卡,其余更多景点都在靠郊区那块。陈池没多大兴趣,就打算去看看喷泉,离他也近,两站地铁。

他进了地铁站,站在售票机前买票,他要做的是二号线,二号线的终点是谢雨萱她们大学,陈池瞄了一眼右上角的停运时间,拿着票就上了地铁。

那个喷泉倒是很好找,在一片空旷的广场,他去的时间还算不错,广场上聚集的人不多不少。

陈池找了个角落站着,看看时间,等开始表演的时间。

广场上还有一些踩着滑轮的小孩,一个扯一个,滑得艰难,陈池看了几眼,又往后退了几步,怕被撞到,结果还是被撞到了,小孩不知怎么绕的,从后面撞过来,陈池被撞了个趔趄,臂弯挂着的衣服掉在了地上。

他弯腰把衣服捡起来,拍拍灰,还没说什么,那小孩自己哭起来了。陈池叹了口气,掏出张纸给小孩擦眼泪。

闹这么一出,陈池没了想看喷泉的心情,但来都来了,他找了个地方坐着看手机,等喷泉表演开始的时候看了几眼。

还算好看,表演打了些冷光,蓝的白的,打到他脸上,让他有些冷硬的侧脸看着柔和了些。

有几个女生走上来问他要微信号,陈池当着她们面把手机关了,说了句没电了算是拒绝。

等女生面色尴尬地离开之后,陈池又坐了几分钟这才离开。

他又回到酒店,倒在床上,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时不时看一眼右上角的时间。

九点半。

陈池点开陆远的微信,犹豫着,又关上了。

他又在床上躺了会,望着天花板发呆,陈池在心里开始默数,100、99、98……

才数不到十秒,陈池猛地起身,抓着外套就往地铁赶,他用身上最后一张十块零钱买了车票,奔跑着上了地铁。

路上,他又点开陆远的微信,问他:「专业?」

那边先是回他几个问号,又突然恍然大悟地,很快反应过来:「具体不清楚,但知道他是机械学院的,大二。」

「大二?」

为什么不是大三。

陈池没等陆远回复,关上手机,后脑靠着车窗,闭着眼睛思考。

不是大三,说明留级了,或者休学了?

高一转校的时候?

陈池啧了一声,他难得感觉烦躁。

从酒店到大学车程不短,快四十分钟,等出了地铁站,陈池看看时间,十点半了。

他跟着几个学生一起进了学校,又找了保安问路,机械学院在另一个校区,这时候校车已经停了,只能走路过去。

“同学你是找人?”

“嗯。”

“哎哟,这时候差不多都回寝室了,你有他电话不,打一个让他来接你,现在学院楼可能没人。”

陈池愣了一下,说:“没事,我慢慢走过去,碰碰运气。”

他穿上外套,顺着保安给他指的路,慢慢走过去。

学校里没多少人,难得安静,陈池走得很慢,路边的树,铺地的砖,路上的减震带,他依次看过去。

走到机械学院楼的时候,整栋楼几乎没有房间是亮着的,只有远处一个保安亭看着有人。

陈池本来还想上楼看看,想想还是放弃了。他又绕着这栋学院楼周围走了一会,最后还是走了。

这时候地铁已经停了,陈池只好叫了个网约车,花掉他五十多块。

回到酒店,他关上门,疲惫地长叹一口气。在学校里走上那段路仿佛耗尽了他的体力,他掏出自己的日记,只潦草地写了「浪费」两个字,连本子都没合上,便倒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陈池醒来,洗了个澡,把日记收好,确认了返程车票的时间,下楼找银行取了钱,买了个红包,把礼金装进去,换了套稍微正式点的衣服,看看时间差不多,出发去了婚礼的酒店。

谢雨萱和她老公站在酒店门口迎客,陈池走过去,把红包递给她,说了句新婚快乐。

谢雨萱笑笑:“今天很帅哦。”

陈池也回了句:“你今天很漂亮。”

和她两人打过招呼,他进了大厅,谢雨萱把他的位置安排在了她的大学同学中间,陈池和她的朋友不是很熟,只一个人低着头看手机。

有人想和他聊两句,都被陈池不咸不淡的回答给挡了回去。

婚礼开始的时候是六点,陈池看着谢雨萱穿着婚纱,她的父亲牵着她,把她的手交给新郎。

这个平时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女孩眼里竟然闪着泪光,两个人交换戒指,又在一起拥吻。

陈池看得出神,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谢雨萱的时候,谢雨萱神情飞扬地和他说着自己喜欢的人。

接到婚礼邀请的时候,陈池有些意外,他甚至还特地看了一眼新郎的名字,还以为是别的人,结果竟然是同一个人。

还结婚了。

开始放礼花了,嘭嘭几声,四散的礼花从大厅天花板洒落,光一照闪出点点星光,陈池抬头去看,看得眩晕,他不由得伸手去借,他接住一条丝带还有一些细碎的闪片。

在他手掌里,像被冰冻的眼泪。

“我想和你结婚,我的日记里好多页都是你。”

“陈池,你也会梦到我吗?”

陈池看着远处的谢雨萱,却仿佛看到那个好多年前的梁舟。

他结婚的时候也会这么笑吗?他会和谁结婚?又去偷偷默默地看谁呢?

陈池握紧手,慢慢退出了大厅,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周围还摆着一个花做的大拱门,到处都摆着玫瑰、芍药、雏菊。

他急忙跑到路边,拦了辆路过的出租:“去G大,麻烦快点,谢谢。”

陈池在车上给谢雨萱发消息:「有事,先走了,新婚快乐,祝你幸福快乐。」

梁舟刚从图书馆自习出来,他们下星期要交张图,他画得头昏脑涨,晚饭都忘了吃,正准备去东区美食街那块买份炒饭回去吃。

他背着画具和完成的作业,边看手机边走路,听到远处有人隐隐约约在问图书馆怎么走。

又听到有人指路,应该没什么事了吧。

梁舟脚步不停,饥饿让他脚步更快。

突然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梁舟?”

梁舟瞬时顿住,他滑手机的手停下来,还以为是自己听错。

身后传来一阵奔跑的脚步声,有人抓住了他的胳膊。

“梁舟。”

梁舟顺着声音转头。

“…………陈池?”他开口,声音竟有些沙哑。

※※※※※※※※※※※※※※※※※※※※

好轻松就遇见了,就是这么巧!爱情的神秘魔力!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十五章 下一章:第四十七章
热门: 萍小姐的主意 在被迫成为风水先生的日子里 温柔重逢/今天总裁们互撩了吗 夜光的阶梯 定风波 秀色农家 白金数据 建交异界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三国谍影:暗战定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