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上一章:第四十章 下一章:第四十二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月的春天还不算暖和,梁舟往校服里加了件毛衣,踩着刚蒙蒙亮的天色就出门了。

他特意起得很早,早餐是昨晚提前买的面包,没让唐宋给他做早餐,自己起来倒了杯牛奶,一口面包一口牛奶的算是解决了早餐。

路边有些树已经开始抽芽,冒了些嫩绿,但风还似已经是冬天的风,刚从单元楼走出来的梁舟被风吹得打了个喷嚏。

今天是新学期开学第一天,还有开学典礼,估计要在广场上站半小时左右,梁舟出门前还特地往书包里塞了几个暖宝宝,打算等会到学校里在贴上。

他是第一个到教室的,推开门,黑板上还有着前几天班里大扫除留下的水痕。空荡的教室里就只有他一个,无论什么动作都会显得动静很大。

领书那天他没遇见陈池,暗自松了口气,要是真的见面了,陈池无论用什么态度面对他,梁舟想自己可能都不能做到平淡。

今天特意来早也是担心陈池比他来得早,到时候还得让陈池起身也给让位置。

就连这样的交谈,梁舟都想避免。

梁舟想,要不要去找班主任说说换个座位,但……又有谁愿意和他当同桌呢。

梁舟轻轻叹了口气,只觉得一阵头痛。

没头痛多久,陆远就到了教室,又带来一个不知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的事,陈池请假了。

“……那他多久回来啊?”

陆远摇摇头,脸色有些为难:“这我也不知道,和他爸一起出去的。”

梁舟想起上学期的陈池也是会偶尔请假,一个星期,半个月。

梁舟问道:“他这样课不会耽误吗?”

“应该不会吧,他这么学霸,少听几节课也没关系。”

“可是……”

可是开学都是上的新课,都是基础,回来再接着听没有基础应该会很辛苦吧。

但话说到一半,梁舟就停住了,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似乎没什么立场说这种话。

陆远疑惑地望过来,梁舟摇摇头说没事,心不在焉地转回自己的位置上。

不在也好,至少有时间可以让他整理心情。就算假期里反复告诉自己一切恢复如常,但看着开学日期一天天临近还是会心乱。

领书那天他进学校的时候,心跳都还很快,害怕见到陈池,害怕陈池和他说话,害怕陈池一如往日一般态度,又害怕他冷漠地避开自己。

梁舟站在班级队伍里,微微抬头看着天,已经不是冬日的灰,泛着蓝,和云界限分明。

开学典礼通常和他没关系,梁舟一会看地一会看天,乱七八糟想了一堆,总是挨到结束。

散场的时候,梁舟手还是被冻得发冷,他搓搓手,慢吞吞地走在人群后面。突然有人从后面用肩膀狠狠撞了他一下,梁舟向前踉跄几步才站稳。

他转头去看,对上杨林恶意的眼神。

梁舟不想和杨林多纠缠,转回头,继续往前走。杨林却几步走和他平齐,朝他微微倾斜,低声耳语:“她出院了。”

梁舟一下顿住,猛地看向他。

杨林迎上梁舟的眼神,笑了起来:“你别想好过,死/同/性/恋。”

梁舟突然问他:“……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每次和你妈跑来我家里炫耀你很得意?每一次、每一次你都和你那个神经病老妈都挑我们一家正热闹,聚会的时候来捣乱,来发疯。你现在问我这种问题,你是傻/逼?”

每次他们一走,他们家只剩一地狼藉,原本热闹又亲热的聚会,变得尴尬又令人窒息,杨林第一次还不明白这么玩着玩着大人们就一言不发,后来渐渐看多,他对梁舟没有可怜,只有可恨。

杨林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便走了。

梁舟在原地待了一会,教学楼四处挂着的广播开始打预备铃,他才慢吞吞走回去,爬楼梯的时候他不小心踩空一步,慌乱中伸出手抓着栏杆,这才没跌倒。

等会到教室,提笔写字的时候梁舟才发现自己的手有些隐隐作痛,可能是刚刚不小心拉到了,梁舟揉揉手臂,心跳如擂鼓。

他心惊胆战地在学校过了一天,等回到家,看见梁修文和唐宋等他吃饭这才回过神来,客厅里灯光柔和,一进门就很暖和,梁舟稍稍放下心来。

他想着,没事的,都这么多年了,我和她没关系了,我还离她很远,没事的。

但他还是被影响到了,梁舟在课上总是会不自觉得走神,吃饭时也有些魂不守舍。

梁修文问他怎么了。

梁舟想了想,还是没说,只说自己在纠结文理分科的事。

梁修文听了笑笑,安慰他慢慢想,还有几个月呢,喜欢学什么就选什么,不着急。

梁舟点点头,说谢谢。

在一片忐忑中,新学期过去大半个月,路南没有来找他,陈池却回来了。

陈池瘦了些,一个假期不见好像又长高了点。

梁舟收回目光,慢吞吞走到自己座位前,陈池看到他,愣了一下才站起来给他让出位置。

梁舟走进去坐下,对他说了句谢谢。

陈池在和人说话,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到没有。

梁舟听着身旁熟悉的声响,心感觉稍稍落回了实处,他少有的在这几天里,没想起关于路南的事。

晚自习下的时候,陆远招呼着陈池去吃宵夜,梁舟书包还没收好,两个人连影子都不见了。

这一天他都没怎么和陈池说话,陈池倒是对他还像以前那样,不近不远,梁舟有些挫败,感觉似乎只有他还在一直在意。

他背上书包,出门校门,到了小区门口,发现陈池手里拎着个袋子,靠着墙,似乎在等人。

梁舟想装作没看见,刚越过人,就被陈池叫住了。

“不理我?”

梁舟停下脚步,没说话。

陈池几步走上前,把手里的纸袋递给梁舟:“上次在陶艺馆做的摆件,你一直没去拿,老板电话打到我这里了。”

那个摆件是他们考试之前,一起去陶艺馆做的。

是一个熊和鸟在一起的样式,正好也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去陶艺馆,两个人捏的动物。

他捏动物的技术已经比第一次好很多了,鸟怎么捏,陈池也教给他了。于是两个人互换着,陈池捏了熊,梁舟捏了鸟,最后整体的轮廓是修的。

梁舟做了个花瓶送给唐宋,打算把这个摆件送给陈池。

但到后面,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这个摆件。

陈池看着梁舟没接,又往前送了送。

“……我不要了,你拿回去吧。”

“呵。”梁舟听着陈池似乎笑了一声,抬头去看的时候,陈池脸色已经没了笑意。

“不想要?”

梁舟没看他,只嗯了一声。

陈池又笑了下,这下梁舟听得清清楚楚。

“行,不想要算了。”陈池松开手,纸袋往地下坠,跌到地上,发出几声碎裂的闷响,之后整个歪到在地上。

梁舟有些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他,陈池慢条斯理地把手插回兜里。

“你、你做什么?”

“我不想要,你也不想要,那就丢了呗。”

梁舟张着嘴,说不出半句话。

陈池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在梁舟眼前挥了挥手:“走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梁舟有些哽咽:“为什么要丢在地上?”

陈池开口:“因为迟早会碎,丢在垃圾桶里也会碎,丢到哪里都会碎。”

说完这句,两人陷入沉默,陈池抬着头望天,梁舟则低着头看着地上的纸袋。

半晌,梁舟突然开口“陈池……”

陈池低下头看梁舟,只看到他微微弯曲的脖颈和头顶的发旋。

“你当初为什么要靠近我啊?”

陈池眯着眼睛,想了很久,哼笑一声:“记不清了,大概是……”他停顿一下,然后说,“觉得很新鲜,很好玩吧。”

梁舟又问:“为什么要送我胸针?”说完这句他停下,喘了几口,压下自己涌上的泪意,“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对我很好,我以为——”

“你以为错了。”陈池打断他,弯腰捡起纸袋,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垃圾桶可能早前有人清过,纸袋扔进去,沉底发出了很响的声音,倒是比刚刚掉在地上响多了。

陈池听到动静,拍拍手,准备走了。

他越过梁舟两三步,被梁舟叫住。

“陈池,你送我的胸针,我不想要了。”

陈池转身看着梁舟捏紧的双手,点点头:“好,你扔了就行。”

梁舟却说:“我明天拿给你。”

“不用这么麻烦,你直接扔了吧。”

梁舟说了:“那我明早放在你课桌里。”

陈池有些生气:“说了,我不要了。”

“我要还的,谢谢你。”

又过了一会,陈池才说:“随便你。”

梁舟听着身后脚步声响起,他捏紧裤子,使劲憋着不让眼泪涌出来,终于是问出了自己想问的最后一个问题:“……之前,写给你的谢谢,是你撕掉的吗?”

陈池顿了一下,他的手机一直在微微震动,陈池看了一眼,过了几秒之后回答梁舟:“是,我撕的,也是我放进去的。”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陈池扯扯嘴角,却发现自己笑不起来,他吸了口气,勉强说:“不用谢。”

“再见。”

梁舟走了。

陈池听着脚步声慢慢远离,他一直没回头,直到听不见了,他才迈步离开。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十章 下一章:第四十二章
热门: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 最强上门女婿 枯叶博物馆 国家阴谋4:维也纳死亡事件 古井奇谈 鬼吹灯之南荒古墓 异域深眠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 香水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