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上一章:第三十九章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舟以为自己又会开始经常做梦,或许他心内所有未尽的语言,所有连他一开始还没察觉的微妙情绪都由他的梦告诉他了。

梦里的自己给了他钥匙,醒来的他打开了那扇门。

但世界上总是不能突然出来一扇门的,梁舟想,他在何时建造了这扇门。

一扇打开了再不想关上的门。

大概像陈池这样的人,炙热、发着光,夺目,谁都会不自觉去看他。在阴暗角落角落的苔藓也会需要适宜的温度和适当的阳光。

他几乎是拼命生长着向陈池靠近,为了更好的生长,却不知道也许靠得太近,湿度消失,空气干燥,他也就不会能活了。

多奇怪啊,梁舟想。

他像是注定会喜欢上陈池,却又注定和他不合适。也许他是冥冥之中知道的,但又不自觉靠近,那些说好的坚决不靠近,只不过是嘴硬。

因为太想了,太喜欢了。

到底为什么这么喜欢他啊。

梁舟盯着没有任何新消息提示的聊天页面,有些气愤地关下电源键。

算了,算了。

但今天的算了,注定留在今天,明天他又开始想陈池,晚上又对自己说算了,周而复始。

也许这就是失恋。

这几天陆远也联系过梁舟,让他一起出来玩,出来写作业,梁舟都拒绝了。

陆远拿着手机有些纳闷,问陈池:“哎,陈池,怎么梁舟都不出来玩啊?你知道什么情况吗?”

陈池手里拿了本书再看,头也不抬:“我怎么知道。”

陆远还有些诧异:“你不是和梁舟关系挺好的吗?要不你问问?”

陈池翻书的动作没停,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他不肯出来就不出来,也许有自己的事忙。”

“但我好无聊啊!!”陆远哀叹一声,倒在床上。

“和他出来你就不无聊了?”

陆远抓抓头发:“……也不是。”他皱着眉头,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过一会他突然说道:“哎不对啊!明明你最喜欢和梁舟玩好吗?你现在说这种话,真的有点……”

陈池抬头,看见陆远朝自己挤眉弄眼。

玩?

确实是玩,不带承诺的亲吻,没有确定关系的过分优待。

他怀着饥饿的心去靠近梁舟,亲吻拥抱间他饥饿的地方却不止心了,连带着他每个细胞都长出了獠牙,挨挤着让他把梁舟撕扯吞下。

陈池摩挲着指腹间的纸张,有些粗粝的手感,他很是迷恋这种触感,连带着对这本书的内容都还算记在脑海里。

留在他记忆中的东西不多,大多都是些死物。他想忘记便忘记,他想记住就记住。

他记得梁舟脸上伤痕的纹路,记得他酒窝的位置,也记得摸上去的触感。

除了这些之外,陈池发现,梁舟的东西在他脑子里出现得太多。

太多捉摸不定的记忆,比如梁舟逐渐升高的体温,眨眼的频率,抑或是那认真专注的侧脸。

这些东西都脱离了他的控制,陈池很不喜欢。

说到底他靠近梁舟的心思很简单,目的也很单纯,不过是想看破碎之后再破碎,这过程他似乎浪费了太多不必要的精力和时间。

陈池没回答陆远的问题,反而合上书,站起身,走到门旁边的衣架上取了外套。

“你去干嘛啊?”陆远看着陈池准备出门的样子,倒有些诧异。

陈池拉上外套拉链:“看看哪里有兼职。”

陆远从床上爬起来:“……你这是准备长期抗战啊?之前不是还说要和你爸道歉吗?”

陈池说:“在这之前我得自己找点钱吃饭。”

“啊?你之前不是说你还有钱吗?”

陈池面色不动:“卡被停了。”

“……你爸知道你离家出走了……我看你还是在我家多带几天,放松放松,等你回家有你受的。”

陈池耸耸肩,不太在意的样子:“等他找来再说吧。”说完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陆远在后面叫他:“哎!!!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呗。”

陈池头也没回,背对着他挥挥手:“不用了,你老实待在家里写你的假期作业吧。”

陆远外套还没找到,陈池已经不见踪影了。

晚上梁舟刚陪唐宋看完电影,刚进家门,就收到陆远给他发的消息。

「哎,梁舟你知道吗?陈池今天出去找兼职了。」

梁舟对着这句话看了好几遍,才动手敲键盘:「我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要去做兼职……?」打完又自己读两遍,删掉之后,又重新打字:「…他的年纪去找兼职有人收吗?」

「啊?有人收哎,他好像发了传单来着。但你一说我想起来,他这个算不算老板雇佣童工??!」

梁舟尝试把童工两个字和陈池对在一起,稍微想象一下,就让他觉得有点微妙地好笑。梁舟想着聊天内容,心不在焉地和唐宋说了声,就举着手机回房间了。

才几步路,陆远那边又发来好多消息,和他说了下陈池发的传单是一处房产的,又说陈池那个形象确实去卖房估计也挺能让人信任的,还和他说陈池下午估计冻惨了现在有点咳嗽。

梁舟一条一条慢慢读着,在脑海里勾勒着那个场景,却发现实在无法具体,那样在寒风里发传单,回到家还会咳嗽的陈池是他从没见过的,他想不到那样的陈池是什么样的。

会和别人说谢谢吧,会对别人笑吧。

梁舟看着陆远的消息一条条刷上去,最终回了句:「那他吃药了吗?」

「我妈给他吃了颗感冒药,劝他明天别去了,吹一下午风才50…………」

梁舟想了想又说:「你家有退烧药吗?有点怕他半夜烧起来。」

陆远过了一会才回复,似乎是去到客厅找药了。梁舟盯着手机,直到陆远回复他说药拿到了,让陈池吃下了,这才放心地放下手机。

他仰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的灯发呆,从关上手机那一刻涌出的疲惫感让他觉得很累。

梁舟刚闭上眼睛,手机又振了两下,他睁开眼睛拿过手机。

「梁舟我问你下啊……」

「你和陈池吵架了?」

梁舟盯着最后那条消息看了很久,直到眼睛发涩,他才开始打字。

「没有吵架。」

「就是天太冷了,我懒得出门。」

那边陆远不知道有没有相信,回了句:「这样啊……」

两个人似乎没什么可聊的了,梁舟躺着感觉自己快要睡过去,他突然又想起什么,努力睁开眼睛,抓过手机给陆远发了消息:「你知道他在哪里发传单吗?」

发完之后也没等陆远回消息就坠入睡眠了。

梦里似乎下了场大雪,梁舟第二天醒来的望着窗外下坠的雪花,有一瞬以为自己还在梦里。

他慢慢走到床前,擦掉窗上的水雾,站在窗前看了许久的雪,才回到床边拿起手机。

陆远给他发来了一个大概的地址,说地点不是固定的,就是个大概的范围。

梁舟回了个谢谢,接下来一整天都盯着时间,数着多久才到下午。

“…小舟,今天有事要出去?”唐宋拿着遥控,梁舟在她身边,差不多半分钟就要看一次手机,看得她都不免有些着急。

“啊……嗯,嗯嗯,我、我准备出去买点文具。”

唐宋听他结结巴巴地开口,也没揭穿他,问他:“行,今天下雪出门你注意点,别摔了,多穿点。”

“…好,谢谢唐妈妈。”

终于等到下午了,梁舟想着唐宋的话,特地围了围巾出门,他撑着伞路过街边的门店玻璃时,才发现围巾是陈池送的那条。

它真的很暖和,梁舟收到它之后,不止一次觉得这个冬天好过了些,他真的很喜欢这条围巾,只要天气冷一下他都会围着出门。

但今天他却移开目光,摘下围巾拿在手里,冷风吹过来,梁舟缩缩脖子,脚下步伐加快。

梁舟先到了陆远先给他说的那个地址,左右找了下,没看到他想找的人。他又围绕着那个点找了一大圈,直到感觉举着伞的手都僵掉,还是没找到陈池。

还在下雪,梁舟盯着脚边一堆被人踩得污黑的雪,很快有更多的雪落在上面,却又立刻和那团黑色融在一起。

他准备回去了,这一刻,从昨晚开始发热的头脑又冷静下来,梁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出来,天还下着雪,风也很大,特别冷。

他要回去了。

梁舟换了只手撑伞,转身往反方向走去。

“谢谢。”

冷淡又矜持的声音传到他耳边,梁舟抬头,陈池就站在他的前面几步的距离,穿着黑色的羽绒服,戴了个棒球帽,手臂抱着一沓广告传单,低垂着眼,神情淡淡地向路过的行人散发传单。

那瞬间,梁舟的眼里只有雪和陈池了。

有些雪花飘到陈池的肩头,堆出一点点白。

很冷吧?是站在这里多久了?感冒好些了吗?怎么这么冷的天还要出来?这几天过得怎么样?新手机买到了吗?

梁舟心中的话也如雪落,一层层,一簇簇。

这些天他一直都没哭,都说失恋的人会流泪,但他没有,他从那天走掉之后一直没有流泪。

心里只有空茫的不实际感,就好像他不确定那下午陈池是不是真的拒绝他了,被拒绝了之后好像也什么都没发生,只有安静的手机会让他抓住一点点那微茫的难受。

这分钟他却真切地感到了伤心,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着陈池的侧影,难过变从四处涌过来,他急急地呼吸几下,快要掉眼泪。

只不过这一点距离,他却明白了他和陈池的距离,从来都是徒劳又冰冷,就好像是落下的雪,落下的地方由风决定,若是没有风,雪就失去了方向。

不远处的陈池似乎向这边转了下头,梁舟吸了下鼻子,赶紧低下头,伞也往前倾斜,遮住他的脸和大半视线。

不知道陈池有没有看到他。

看到又如何,看不到又能怎么样。

他另一只手还拿着陈池送他的围巾,眼前一片模糊,原来低下头的时候他就流泪了。

梁舟看不到,不知道陈池有没有转回头,他不敢动,只低垂着头流泪。

不要哭了,不要哭了,快离开这里。

眼泪掉在地上,又融化了落在地上的雪,还有些落在衣服上,泅出深色的一团。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半刻钟,梁舟抬手用胳膊擦了擦眼泪,他吸了吸鼻子,重新把伞立正,转了个方向离开。

陈池换了只手抱传单,他抬眼,周围都是匆匆行人。

他在那瞬间产生了迷茫,不知自己属于哪里,该去向何处

※※※※※※※※※※※※※※※※※※※※

高中进度条快结束了。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十九章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
热门: 巴蜀图语1:古羌圣山 荒火曼波 最强狂兵 迷人的山顶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我是主神,我被盘了[快穿] 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 后巷说百物语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