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舟刚出门就被风吹得一激灵,他扯扯衣领,试图遮住自己露在外面的脖子。站在街上左右看了下思考自己现在能去哪里。

梁舟看了下时间,这时候就连吃中饭都早了些。他把手揣进兜里,漫无目的地走着。

一时间觉得很迷茫,不知道如果梁修文和唐宋知道了,自己该如何面对他们。

他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看病,心理辅导,学费,吃穿住行。

如今自己现在又要因为自己喜欢男生而给他们带来麻烦吗?梁舟一时心乱如麻,他抓着手机,摩挲着屏幕,不知该和谁说一说。

陈池吗?

梁舟第一个想到他,但又第一个把陈池从选项中剔除。

他们现在又是什么关系呢?是可以向他倾诉,两人一起烦恼的关系吗?

梁舟不知道,陈池从没给过他正面回答。但他却总是追上去,追上去看他的侧脸,看他的发梢,看他总是漫不经心的笑容。

他偶尔去看陈池的眼神,却不敢看久,害怕得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也许只是玩玩?梁舟心里这么想,仿佛自己也是这么接受的,但只要想到陈池如果真的是这么对他,又一阵苦涩。

他和陈池每一次聊天,每一句话的未尽之语都是你喜欢我吗?有没有一点点喜欢?喜欢有没有变多?

背后是梁修文唐宋,眼前是陈池。

梁舟站在冷风中突然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可能是太冷了吧。他拢了下衣领,转身进了一家书店。

书店暖气打得挺高,梁舟刚进去就长舒一口气,一下子舒服了很多,他动了动脖子,走到书架前拿了本书,打算看会书打发时间。

梁舟坐下之后,给陆远发了信息,让他把具体时间和地址发过来给他。

陆远消息回得很快,梁舟看了一下,发现他们约在一处室内篮球馆,估计着时间定了个闹钟,就把手机塞回兜里了。

静下心去看书的时候,时间倒是过得很快,等手机在兜里微微振动时,梁舟手里的书才刚看到一半,他有些意犹未尽,拿着书到前台结账了。

他是做公交过去的,路上堵了一会,等他到的时候陆远他们已经在球场上了,不知道打了多久。

场上人不多,就六个。陆远之前告诉他这叫“斗牛”,梁舟点点头,还是不懂是什么意思。

场上除了陈池和陆远,还有一个熟面孔,是高城。其余的人他不认识了,梁舟估计也是学校里的人。

场上的人打得火热,没注意到他。梁舟也没叫他们,拿着书给他们买水去了。

等他抱着水回来,赶巧,他们正好也休息了。

陈池最先注意到他,两人对视一眼,之后便各自移开。陆远随后看到他了,冲他招招手:“梁舟!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我去买水了,你们要喝吗?”

“要啊要啊,我正好渴了。”陆远没和他客气,走过去拿了一瓶,其他几个也上前来拿了,还和他说了谢谢。

梁舟摇摇头,说没事。

他注意着陈池,发现他没过来,只是站在篮筐底下,低着头,伸手扯着手上的腕带。

梁舟认出来是他送的那根腕带,他想了下,拿了一瓶水走过去,递给他:“你不喝吗?”

陈池瞥了他一眼,接过去:“谢谢。”

梁舟笑笑:“没事。”

说到这里,两个人又没说话了,梁舟想问陈池怎么不会他信息,又想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

但话到嘴边却说出口手。

于是两人站在篮筐下,梁舟揣着手,陈池仰头喝水,都沉默着。

“哎,梁舟,你今天来都来了,要不要试试打球啊,很简单,我教你啊。”陆远从一旁走了过来。

梁舟摇摇头拒绝了:“算了…我兴趣不是特别大。”

陆远有些纳闷:“那你干嘛过来呀,在旁边看多无聊。”他一边说话,一边带着梁舟往场边走。

梁舟有些疑惑地抬头,陆远压低声音和他说:“陈池昨天和家里吵了一架,手机也被砸了,心情特别不好,我劝你离他远点。”

又是因为家里人,梁舟的话在嘴里绕了几圈还是问出口了:“……他和家里关系不好吗?”

陆远摇摇头道:“……我也说不好,他家老爸老妈……挺奇怪是真的。”

之后陆远没再说什么,带着梁舟在场边坐下,休息了一会之后又招呼人重新打球去了。

梁舟目光跟着陈池,发现他今天连打球的时候都沉着脸,没什么高兴的模样。

是怎么了?

陈池也想问,是怎么了。

他昨天到家的时候,家里还没人,只有做饭的阿姨。陈池刚坐下,准备拿出手机看看梁舟回他消息没有,门开了。

是他妈他爸。

陈池把手机放回去,走上前叫了声爸妈,帮着接了外套和包。

陈妈冲他笑笑:“今天回来那么早,老师给你们提前下课了?”

陈池顿了一下,说:“我今天期末考。”

陈妈啊了一声,立即反应过来:“啊……这样啊,怪我怪我,妈妈太忙都忘记了。考得怎么样?还好吗?”

“嗯,还行。”

一家人走到客厅坐下,他爸敲敲沙发扶手,突然道:“明天和我去公司。”

陈池说:“爸,我明天约好了和同学打球。”

陈爸看了他一眼,随后到:“我八点半在门口等你,记得穿正式一点。”

“爸……”

陈妈冲着陈池打眼神:“哎呀,小池你就去吧,和爸爸去公司学学东西,又不是什么坏事,听爸爸的话啊。”

陈池像没听到他妈的话,对着他爸说:“我不想去。”

陈爸眉毛一抬:“你在和我唱反调?”

陈池不想和他爸争,他厌倦做无意义的争辩:“爸,我后天再去,我和同学约好了……”

陈爸打断他:“你每天要在这种没有意义上的事情上花多少时间?!”

陈池闭上嘴,沉默了一会,突然起身,往自己房间走。

“站住!”

陈池没听,脚步没停,他爸上前扯过他胳膊,一巴掌扇过去。

陈池往后退了一步,低下头没说话。

陈爸:“我看你是翅膀**?正好考完期末了,下学期转学吧,去你舅的学校读,这个假期你也别出门了,在家好好反省一下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我不转学。”

他爸没理他的话:“滚回房间去。”

陈池转过身走了,与他妈妈的眼神交汇一瞬,整个过程他妈一句话没说,陈池心内冷笑一声,关上了房门。

他想笑,勾起嘴角侧脸却一阵抽痛。

陈池曾经也以为他是他爸和他妈的孩子,谁没有天真过,后来他才发现,原来不是这样。

他们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儿子,一个听话,乖巧,足够拿得出手的东西。

其余的东西,不是有用的,他们都不在乎,也不在意。

陈池以前喜欢画画,书桌上厚厚两本画册。后来他的笔和纸都被丢掉了,他放学回家发现找不到了,到处去翻,高处够不着就踩着凳子去找,他去问爸爸妈妈,他爸只告诉他,不要浪费东西在这些没有用得东西,明天给你请你礼仪老师,你好好上课。

陈池大哭了一场,哭到嗓子嘶哑,眼泪留到脸上干掉,新的眼泪又附上旧的泪痕。

之后的某一天,学校美术课老师教素描,他拿起笔,对着空白的画纸发呆,那分钟陈池发觉自己竟然无从下笔,他感觉自己手指尖锐的痛。

那是他第一次没能交上老师布置的作业。

就连现在的陶艺,也是有一次他爸的合作伙伴因着喜欢开了店,他爸才让他多去玩玩的。

说来可笑,自己新的爱好,竟然是这么开始的。

所以他除了第一次,从不拿自己做好的东西回去。属于自己的东西当然要自己砸碎才好,砸碎的那一刻他仿佛才真正拥有了他们。

晚上的时候,陈爸敲了他的门,陈池开了,他爸并不进来,只站在房门前,朝他伸手:“手机给我。”

陈池转身把手机拿起来,却没有递给他,高高举起,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屏幕顿时四分五裂。

“我没有手机了。”

陈爸的脸色变得很不好,他扬起手想打陈池,陈池躲开了。

“你这个——”

“算了算了,吃饭吧吃饭吧。”陈妈突然从后面冲上来,一把拉住陈爸,“陈池不懂事就让他自己静静,你别和他生气,小孩子。”

陈爸甩开陈妈的手,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他妈妈看了看地上碎掉的手机,又看了一眼陈池,低声道:“陈池,别再惹你爸爸生气了。”

陈池站得很直,没说话。

他妈把门关上了。

他一夜没睡,中午的时候家里已经没人了,冷冷清清,陈池去了趟厨房,倒是什么也没给他准备。

他回房间拿了点东西,毫不犹豫地出门了。

陈池去找了陆远,把东西暂时放在陆远家里,两个人又出门找了东西吃,期间陈池没怎么具体地说家里的事,只是和陆远说可能要在他家住几天。

陆远知道他家一点情况,也没有多问,点头答应下来。

这场球陆远也算是陪着陈池发泄,一伙人打得尽兴,准备散伙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

梁修文给梁舟发了短信,让他记得回家吃饭。

陈池和陆远说了两句,两人没一起回去,陈池走了另一个方向。

梁舟在他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

“陈池,你要去哪里?”

“陈池,你是不是不开心……”

陈池突然停下来,他没回头:“回去吧。”

梁舟也跟着他停下,问他:“你要去哪?你不回家吗?”

“我去买手机,你回去吧。”

“我、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陈池的话从前方吹过来,夹着风送到梁舟耳朵里:“回家去吧,别跟着我。”

梁舟停在原地,看着陈池渐渐走远的背影。

他眨了眨,突然拔起腿追上去。

“陈池、陈池,你等等我!”

※※※※※※※※※※※※※※※※※※※※

本章待修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热门: 尤金尼亚之谜 有凤来仪 奥杜邦的祈祷 葬礼之后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 枯叶博物馆 红手指 被情敌告白之后[娱乐圈] 我家猫总是想吸我 孔雀羽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