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下一章:第三十八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假期第一天,梁舟难得睡了个懒觉,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

昨晚和梁修文出去吃饭,加上梁修文又喝醉了和他说了一堆话,直到他洗好澡躺进床里,眼睛控制不住闭上的那一刻他才想起,他忘记回陈池消息了,从车上梁修文突然和他说话那时候起。

梁舟还想挣扎着要不要给他发一个“晚安”,睡意却拖着他动弹不得。他这一觉睡得格外安慰,在意识朦胧,快要苏醒时才想起发消息这回事。

立马清醒了,抓过放在一旁的手机,立马点开了他和陈池的聊天页面。

啊。

梁舟在心里说不出是失落还是意料之中的叹了一声。

陈池在梁舟没回他消息之后,一条新消息也没发过来,连两人惯例的互道晚安都没有。

也许是假期的早晨太过安静或许是他久违地睡了个绵长的觉,梁舟感觉自己又开始陷入以前刚确定喜欢上陈池时的心情,忐忑,难过,不安。

他又开始看他和陈池的聊天记录,翻了一会又切出去,点开相册。里面存了一堆陶艺作品的照片,大多数是梁舟拍得陈池捏的小摆件,他现在跟着陈池学做,但陈池总是动作很快,梁舟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他,干脆在他做的时候,拍几张图,等到自己的时候在照着过程慢慢捏。

画面中最多出现的是泥土和陈池的手,他的手沾染深褐色的颜色,手指微微用力,有几张里他手背的手筋微微凸起,梁舟总是反复的看。

偶尔会拍到陈池的侧脸,他低垂着头,视线集中在手上的泥块上,专注认真,头发垂下来,灯光时而照过他的侧脸,把他的瞳孔都照得透明,莫名显出一股脆弱的琉璃感。

梁舟看着他那副模样总是想,他是真的很喜欢陶艺啊,那样专注又那样温柔的注视。

梁舟的指腹轻轻抚过照片中陈池的侧脸,他想,在i其他人眼里,陈池看我的眼神又是什么样的呢?

“哎……”梁舟又叹了一口气,之后闭着眼,整张脸都缩在一起,憋着气,过了几秒之后才睁开眼,决定这次还是由他来给陈池发消息。

「早上好!你醒了吗?对不起我昨天和家里人出去吃饭,路上聊天忘记回你信息了……」

梁舟发出这条,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但又感觉只发这条出去有些到来不去的感觉。对着屏幕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放弃了。把手机放在床上,起床洗漱去了。

连洗漱他都加快了速度,生怕不能及时回陈池发来的消息。把毛巾放回原位,他就迫不及待地跑出浴室看手机,手机安安静静没有任何动作。

梁舟有些失望,只好揣着手机走出房间,打算借着吃早餐转移一下自己对手机的注意力。

走到客厅,唐宋正好在拖地,梁舟想过去帮忙,唐宋摆摆手拒绝了。告诉他早餐都做好了,在厨房,先去把早餐吃了再说。

梁舟只好转身往厨房走,把自己的那份早餐端出来放到饭桌上,他心里惦念着陈池有没有给他回信息,吃得心不在焉。

“小舟…………”

梁舟愣了一下,才会唐宋:“怎么了唐妈妈?”

唐宋有些迟疑地开口:“你…今天是不是要和朋友出去玩?”

梁舟有些迷糊,摇头否定了:“没有啊,怎么了唐妈妈?”

唐宋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啊、啊!没有啊,没有那就好,那就好。我看你心不在焉的,还以为你着急出门呢?”

梁舟只好有些疑惑地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这段时间唐宋时常会问他一些奇怪地问题,有时候他出门,唐宋总是会问:“要出去啊?和同学还是朋友?”,回家稍晚一些她会问:“才回来啊?和朋友去玩了?”表情总是带有一些探究和小心翼翼。

梁舟之前不是特别在意,因为唐宋总是比较关心他的安全,但这时候梁舟才意识到,唐宋是不是最近对他关心过度了。

是什么开始的呢?他仔细的回想,似乎是自从那次他在门外听到唐宋和梁修文争吵之后。

“船船你长大了……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和你唐妈妈总是希望你开开心心,开开心心的就可以了。”

昨晚梁修文醉酒时的话又在他脑子里回想,梁舟呼吸一滞,他抬眼看着微微躬身拖地的唐宋,觉得自己明白了原因。

一瞬间的事,他觉得口中的白粥都变得难以下咽,他捏着汤勺的手变得僵硬,逐渐无法动弹。

唐宋已经拖好客厅一块,走到他身边,看了一眼梁舟面前的粥,拍拍他的肩:“快吃吧,凉了对胃不好。”说完提着拖把进了厨房,梁舟在坐在餐桌点点头,胡乱地吃了几口粥,之后慌慌张张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只有几步路,他仿佛跑出了百米赛跑的架势,心跳如擂鼓,呼吸急促,脑子一片混乱。

怎么办,他们知道了!

梁舟不知觉地靠着房门坐在地上,心跳一声大过一声,一瞬间好像所有都变糟糕了。他的耳朵里开始无限回放着“怎么办、怎么办”,大脑却想起看过的书里的内容。

我是正常的,只不过是人群中少数,可能有人不接受,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不了解。

这时一个电话将他从一片混乱中解救出来,梁舟按了两次才接通电话,是陆远打过来的。

“喂!梁舟吗?我们下午要出来打球,你来玩吗?”

他下意识想拒绝,但这个时候也许他该出去冷静一下。

“…好啊,你们在哪里,我下午来找你们。”

陆远在电话那头很快给他说了地址,临挂断的时候又说:“你别放鸽子啊,陈池也一起的。”

“哦哦,好的。”

听陆远提到陈池,梁舟又清醒一些。挂了电话之后,他去看手机,陈池依然没有回他信息。

梁舟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了,他匆匆穿上外套,和唐宋说了声便出门了。

“哎,小舟身上有钱——”唐宋话还没说完,梁舟就走了。她看着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

因为醉酒,刚睡醒的梁修文从房间里走出来,正好赶上这一出。

他捏了捏鼻梁,宿醉让他有些头痛,皱着眉头问:“出去了?”

唐宋嗯了一声。

梁修文没说什么,转头回房洗漱去了,等他再走出来的时候,唐宋已经坐在沙发那看电视了。

梁修文走到厨房把早餐端出来,又发现餐桌上梁舟吃剩的还没人收拾,他又把碗筷都丢进了洗手台里,接了点水放着。梁修文给自己盛了碗粥喝了一口之后,问唐宋:“你吃过了?要不要和我再吃点?”

唐宋在看电视,似乎看得极为专心,动都没动,良久才低声回一句:“你吃吧,我不饿。”

梁修文没再劝她,沉默着吃了早餐,又挽起袖子把碗筷勺子都洗了,洗好之后他擦了手,出了厨房,唐宋还在电视面前一动不动。

他叹了口气,抽了两张纸,塞到唐宋手里:“擦一擦,不哭了啊,眼睛该坏了。”

唐宋眨了眨眼睛,掉下一串泪来,这才拿起手中的纸擦掉脸上的泪。

梁修文揽过她的肩膀,轻轻拍着:“好了。”

唐宋呆滞着动了两下眼皮,突然压抑不住地哭了,她心里很痛,断断续续地说着:“怎么办啊……我们小舟,他以后怎么办啊?”

“他才十八岁啊,修文,你说他是不是一时间想岔了,是不是咱小舟叛逆期到了?”

梁修文没接她的话,只是沉默着,轻抚她的背。

“他以后,以后怎么办?”

“要是被人骂了怎么办?以后别人怎么看他,受欺负了怎么办?我听说、听说他们那个……很乱,我害怕,我多怕啊!”

“我闭上眼睛就是他被人害了,得病了,跑来找我,喊我,‘唐妈妈我好害怕!’、‘唐妈妈救救我’!”

“我帮不了他,我要怎么帮他。”

“修文,怎么,怎么就喜欢男孩了,喜欢男孩多苦啊,多苦啊…………”

梁修文把唐宋抱住,轻拍她的背:“没事啊,这不是还有咱俩儿吗?没事儿,多大点事,喜欢男孩……”他说着说着便觉得口中发涩,顿了一下,“……那喜欢男孩,咱家就多了一个儿子,一样一样的啊,没差没差……”

他都忘记了自己当时发现梁舟喜欢男生的时候,心里翻江倒海,到底是愤怒,还是失望,还是伤心。

梁舟写在草稿纸上的那个名字,那个男生他见过,高个儿,长得还行,其余的,他记不住了,或者是不想记住。

再后来梁修文发现梁舟嘴上和脸上的痕迹,那晚上他几乎没睡觉,半夜爬起来,点着烟,在客厅不停地打转,拿着手机搜索那些他活到这个年头从没接触过的名词。搜索记录五六十条,烟燃到了滤嘴,他按灭一支,又点燃下一支。

等时间差不多了,他起身洗了把脸,就上班去了。

梁修文觉得那段时间他的内心无比的苍老,他感受到一种无力,对他自己的,对梁舟的。

他反反复复地问自己,反反复复地想。

梁修文翻出他们衣柜里的一个盒子,他找到了以前梁舟的病历,还有接收心理疏导时医生的电话。

他去了三四次,抽了一支烟,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唐宋。

他和唐宋一起看了些专业书籍,一起去听了讲座,理智明白,心里那道坎,他不知道他们要花多少时间跨过去。

那条路太难太难,梁舟要怎么办,他要怎么走,他才刚成年,他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梁修文想,他和唐宋是梁舟的父母,就是要帮他遮风挡雨,为他铺路的。

走,朝前走,我的孩子,爸爸妈妈永远保护你。

※※※※※※※※※※※※※※※※※※※※

可能是有点啰嗦的两章,感觉还是需要写,还是想写,所以写了。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下一章:第三十八章
热门: 协约结婚选我我超甜[娱乐圈] 作践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致死坐席 曾是壬生狼 濒死之眼 酒撞仙 银色猎物 阴间神探(猎罪者 阴冥鬼探) 被校草的信息素绑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