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你喜欢我吗?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舟的心跳频率接近最高频,他甚至感觉自己在耳鸣,在黑暗中,他等待着陈池的答案。

一个,他毫无把握的答案。

说出口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输了,彻彻底底,他的所有伪装,所有口是心非,在那句话面前,都是拙劣可笑的劣质伪装。

梁舟他不敢去看陈池的眼睛,但他告诉自己,你应该看,你要看着他的眼睛,得到答案。

于是在陈池琥珀一样的眼里他看到自己,一个急切的自己。

他看到自己要哭了。

下一秒,陈池的笑声传到他的耳里。

陈池先是噗了一声,之后开始大笑,那句话仿佛戳到他的笑点,他笑得弯了眼,快直不起腰,甚至用手撑住梁舟的肩膀,靠在梁舟身上笑起来。

梁舟眨眨眼睛,陈池的体温传到他身上,笑着的时候身体的微微振动他也能感到。

但为什么要笑,是很好笑吗?那句话是很好笑的意思吗?

梁舟僵直着身体,支撑着陈池,感觉自己的眼睛发酸,鼻子开始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液体塞住,他微微张着嘴呼吸,却发现氧气都消失了,那分钟他的眼前黑掉一瞬,他感到真实的窒息。

“什么嘛,原来你就是要问这个吗?”陈池终于停住笑声,他站直了身体,抬手擦掉自己眼角笑出的眼泪。

“怎么哭了?”仿佛这时陈池才注意到在一旁默默哭泣的梁舟。

他抬手帮梁舟擦掉眼泪,凑近梁舟,又问一遍:“怎么哭了?”

眼泪越擦越多,梁舟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哽咽到根本说不出说,他压抑着自己不要哭,却越发藏不住抽泣。

陈池干脆帮他把口罩摘下来了,轻轻捧着他的脸,引导他:“吸气。”

梁舟听话地张大嘴巴吸气。

“呼气。”

梁舟又乖乖听话。

几个来回之后,梁舟控制不住的抽噎终于停下来了。

陈池从兜里抽出一张纸,又帮梁舟擦了擦鼻涕。

梁舟眼里还含着一包泪,他小心翼翼地抬眼看陈池,陈池附身下来亲他眼睛,他下意识的闭上,眼泪从眼角划出,陈池伸出舌头舔掉,又轻轻啄了一下眼角。

梁舟睫毛湿掉一片,不知道是眼泪打湿,还是陈池的唾液。

陈池低声问:“好了,还哭吗?”

梁舟眨眨眼睛,退后一步,带着哭腔说:“你、你不要亲我……”

“为什么不要,你不喜欢吗?”

陈池说完这句,就又俯身亲下来,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满足于唇舌的交缠,开始亲梁舟的眼睛,耳朵,还有那小小的酒窝。

在舌头舔上酒窝的时候,梁舟轻轻推了下陈池:“不要、轻一点,轻一点。”

陈池并不放开他,嘴唇还贴在梁舟的嘴角,气息黏稠:“为什么?”

“会、会被看到。”

陈池听到梁舟说这句,便老老实实撤回来,盯着他看,脸上挂着笑容。

梁舟被看得羞窘:“你…别看……”

“为什么不让看?”陈池用额头轻轻撞了下梁舟的额头,“为什么,嗯?”

梁舟感觉自己脸上到处都热得冒汽,他又开始去推陈池:“让开……我要去做课间操,要迟到了!”

陈池轻易地抓住他两只手腕,指腹摩挲着他手腕上凸起的伤痕:“帮你请假了。”

梁舟瞪大双眼看着他。

“让我好好亲一下,爱哭鬼。”陈池不理梁舟的反应,上前一步,把他整个人抱在怀里,用自己的吻,用自己的唇安慰着刚刚还失控流泪的人。

他抓着梁舟的手往下伸,梁舟感觉自己摸到了陈池的校服下摆,他想缩回手,陈池却还在继续往下。

那儿的温度烫得他一缩,陈池不再为难他,松开他的手,自己的手却环住梁舟的腰,拉着他靠向自己,这些梁舟的腰腹也能感觉到不寻常了。

陈池呼出的气也开始变热,他毫不犹豫地就把罪名推给梁舟:“哎,小色鬼这种东西还会传染的吗?”

梁舟仰头就要反驳,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才没有!”

陈池挑挑眉,手直接伸进梁舟校裤里,结结实实摸了一把,梁舟被刺激地大腿夹紧。

他把手抽出来,指尖湿润,话里带着笑意,意有所指:“爱哭鬼。”

梁舟被他的一连串动作惊到楞在原地,他的脑晕乎乎的,不会运转了。

他不知道他和陈池在储物间力待了多久,可能只有一分钟,又或是一个世纪那么久,等他被陈池牵着出来的时候,教室还是没人,连两个人的脚步声都清晰可闻。

梁舟听着两人交叠着的脚步声,垂着头,脸又慢慢红了,连被陈池握在手心的手指都想害羞地蜷缩起来。

陈池牵着他坐回座位,又起身把他身旁的窗户退开一条缝,漏出一些冷气进来。

陈池伸手碰了碰梁舟的耳垂:“给你降降温。”

梁舟觉得自己的温度又升高了,也许他连手指都开始红了起来。

但推开的窗缝总是有用的,梁舟感觉自己额角一些碎发跟着那漏出的风来回摇晃着,他很小声地说:“谢谢。”

“嗯。”陈池背靠在后排的桌上,梁舟从没见过他这副模样,以往无论如何,陈池永远是背脊挺直,坐得仪态良好。现在这样不让人觉得他姿势不雅,反而他神情带着餍足,动作间都显露出一股懒劲,梁舟又多看几眼,觉得这样的陈池真好看,是其他人从没见过的帅气。

陈池察觉梁舟在看他,于是回望过去:“不闹别扭了?”

梁舟反驳:“我没有闹别扭。”

陈池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梁舟的头顶:“傻乎乎的。”

梁舟往后躲了下,伸手把被陈池弄乱的头发理好,心里想:明明我比他大两岁,怎么搞得我像小孩一样。

那天的陈池没有给梁舟答案,梁舟却又开始和他说话,主动给他发信息。

好像陈池已经给出了那个答案,而梁舟也接受了那个答案。

梁舟莫名其妙地又顺着陈池的节奏走了,他发现自己一时间竟然不能对陈池生气,更多的时候想到他便觉得心里酸甜。

他们之间陷入了很奇怪的相处模式。

教室里的课桌间他们是普通的同学,甚至课间聊天梁舟和陆远说的话都比他和陈池的多。

他们的一切都在暗处,在课桌遮掩下时间极短的手指相勾,特地落在人群后的偶尔打闹。

教室里的交流少少在手机里就变成几十页的聊天记录,什么都说,聊学习,聊爱好,聊明天降温记得多穿点,大多数时候是梁舟在说,陈池时不时回上不长不短的一两句。

连梁舟都觉得稀奇,他也不是个话多的人,怎么对上陈池就能说上一大堆。每晚睡前对着陈池发过的晚安都会叹气,想着明天我一定要少说几句,一定要我先和他晚安,接着重复上一天的,一旦聊天,就会说上很多。

回头去看,聊得东西大多无聊又琐碎,到底怎么聊下去的。

梁舟一边疑惑一边觉得心底泛起甜意。

就算快到期末,梁舟也会每个周末和陈池一起去陶艺馆,他们凑在那间属于陈池的小小房间里,呼吸间都是泥水味道。

陈池帮他把毛衣挽到胳膊肘上,两个人低着头,脖颈交错,认真地一同做一件作品。梁舟技术已经比第一次来好了很多,虽然拉出来的胚还是不规整,还好歹不会出现当初根本拉不起来的状况了。

梁舟每次都很认真,他会在前一晚做些功课,希望第二天去的时候能让陈池看到他的进步。陈池会在旁边看着,偶尔伸手帮帮他。

等他第一次自己独立拉胚成功之后,他兴奋地抬起头,额角挂着点汗,灯下照出一些碎光,连着眼睛也有光。

他兴奋极了,不顾双手还是脏的,站起来就跳到陈池怀里,大声说:“我做出来了!!”

陈池跟着他点头,轻轻拉开他的手:“好了,这下我衣服也不能要了。”

梁舟这才看到陈池衣服上被他蹭上好多泥,他红着脸道歉,陈池没生他的气,只让他举着双手,乖乖投降,好让他可以尽情的吻他。

因为梁舟总是会躲,他们已经亲过太多次,在教室的储物间,陶艺馆的包房,晚自习放学后无人的学校角落。亲了那么多次,梁舟仍然像被第一次亲到一样,总是会在一开始睁大眼睛,等被亲舒服了,才会乖乖闭上眼睛,偶尔发出些黏黏糊糊地声音。

太难伺候了,陈池不止一次这么想。

总是伸出爪子,等自己舒服了,就要推他的肩膀,推他的脖子让他放开自己,退开之后总会看到他鼻翼微微煽动,眼角有些泪光,像是被欺负得多惨一样。

陈池看到这幅模样,总是会不自觉得越来越用力,用力地抱他,用力地吻他。这时候梁舟又会推开他,一本正经地让他轻一些,有些痛,而且会被家里人看到。

他听到了总是会笑,心里说他笨,说他傻,这种时候说这种话未免也太笨,笨得让人更想欺负,更想亲他。

但陈池不会说出来,他只会把亲吻阵地扩大,到梁舟细白的脖子,微微凹陷着的锁骨。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你喜欢我吗?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
热门: 太初 法国粉末之谜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民调局异闻录4·亡灵列车 妙手小医仙 荣获男主[快穿] 那个你深爱着的人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美滋滋 为了养老婆我成了开国皇帝[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