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你喜欢我吗?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舟等了一天才等到陈池的信息,只有短短两个字。

「有事。」

他看到手机有消息提示,一开始很兴奋地拿起来,结果陈池肉眼可见地冷淡态度,简直像冷水淋头而下,梁舟收到了也没能高兴起来。

没有信息很失落,有了回信又有些难过。

梁舟眨眨眼,想了下,忍住了没有去问是因为什么事在忙,坐到书桌前开始复习。

他想着回学校没多久就要期末了,还是学习比较重要,老师布置的卷子也没写多少。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空等一天,最后等来两个字的行为实在是很笨。

梁舟直接把手机翻过去,屏幕朝下,认认真真地开始看书,还认真地下定决心今晚不和陈池说晚安。

陈池是在和他爸回家的路上给梁舟发的信息,刚发出去他爸就说了他几句。

让他不要一天天低着头玩手机。

陈池只好把手机放回去。

陈爸又突然问他:“爸爸看你今天和叔叔家女儿聊得不错?”

陈池差不多猜到他爸心里打什么算盘了,他说:“爸,你是要我和人家早恋?”

陈爸今天已经被陈池顶了好几句,心里有些不快,但陈池今天在外面表现还不错,他也不想骂他,只说:“我只是让你和人家小姑娘处好关系,你别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

陈池可不信他爸这套:“那可让您失望了,别人有喜欢的人了,你儿子没戏。”

“这里没戏,你就把你的把戏用到别的地方?”

陈池淡淡道:“我从不乱耍把戏。”

话中若有所指,陈爸脸一下黑了。

谈话到这里就结束了,陈爸不再说话,陈池也懒得接他的话,两个人一路沉默着回了家。

一进家,他妈迎上来给陈爸脱外套拿拖鞋,陈爸不太耐烦,甩了下手:“我自己来!”

陈妈被吼得一愣,讪讪地笑:“怎么了,今天见面不顺利?还是小池惹你生气了?”

陈爸冷哼一声:“你养的好儿子。”说罢狠狠瞪了一眼陈池,几步进了书房,狠狠地关上了门。

陈妈赶紧问陈池:“你怎么惹你爸生气了?说什么了?是不是又不听你爸爸话了?小池,快去给你爸爸道个歉。你说你,天天惹他干嘛……”

陈池被堵在玄关,他皱着眉喊了一声:“妈。”

他妈停下嘴中的话,抬头看自己的儿子。

陈池忍耐着,说:“我鞋都没换呢。”

这时候陈妈才恍然大悟,退开几步让他儿子换鞋。

陈池换了拖鞋就头也不回的去了房间,他妈在他身后叫了几声他没也应,径直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陈池背靠着门,叹了口气,他妈还在客厅叫他名字,又叫了几次,见他没回应便渐渐没了声音。

陈池扯松领带,解开领口两颗扣子,瘫坐进椅子里,抬头看着天花板,没有愤怒,没有恶心,这些大多充斥他脑中的情绪这一刻都消失了,他只有疲惫,满身的疲惫,满心的疲惫。

他把手机拿在手里,点开和梁舟的聊天页面,梁舟果然没有回复他消息。陈池上下滑动着界面,一条一条看着最近的聊天内容,没有太多可以看的,他把手机丢到一旁的床上。

又变成望着天花板发呆。

慢慢地,他睡着了,做着一个梦,梦是炙热的,像七八月的夏天。

窗外的光照亮整间教室,是那种类似黄昏时分一样的,掺杂着黄和红的光,斜斜地打进来,陈池抬眼,能看见空中飘浮着的浮尘。

教室里很安静,每个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似乎都在做自己的事。

他望过去,所有人都仿佛游戏里千篇一律的NPC,僵硬着一个动作,拙劣地模仿着书写的动作。

讲台上的黑板变成一面镜子,陈池起身,却看不到镜子里的自己,却照到他的旁边,是一个瓷瓶,再一眨眼,那瓷瓶瞬间碎掉,变成一堆残渣散在课桌上。

陈池不动声色地坐回去,他准备捡起其中一块,刚拿到手里,像是按下了启动键,四周恢复了正常,平时课间的喧闹全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手里的瓷片还在,身旁却取而代之变成了梁舟,他穿着高领的毛衣,戴着口罩,半张脸都快埋进领子里。

陈池还想逗弄他一句,这么热还穿这么多,不怕中暑吗?

梁舟在他准备开口的那瞬抬起手,阳光消失,教室里只有白晃晃的灯光,外面下起了雪,因为温差,梁舟身边的窗玻璃结了一层白雾。

他伸出细瘦的手指,缓慢地画了一个笑脸。

陈池盯着梁舟的手,视线随着梁舟的指尖移动,指腹轻轻按下去,化开白雾,显出一条线,线中有着细小的水珠。梁舟的手上有这浅淡的疤痕,看着像是被砸碎地人偶重新拼接起来一般。

他嘴里哼着歌,陈池没听过,曲调是轻快柔和的,梁舟画完笑脸,开始乱涂出些波浪一般的线,圆滚的三角形,封口不甚完美的圆。

陈池跟着看了许久,他发现自己竟然移不开视线,耳边突然响起水滴声,由慢到快,如同他的心跳。

等梁舟放下手,那些被他胡乱涂上去的东西重新被雾气盖上,陈池猛地回过神,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手掌被瓷片割出一道伤口,他脚下全是血。

陈池一下把瓷片放开,落在地上极为清脆地一声,冬天散去,所有都被按下暂停。

陈池又回到了夏天,窗外有蝉在叫,一声高过一声。

“嘭————”

讲台上挂着的时钟突然坠落。

“梁舟!”陈池从梦中醒来,叫着梁舟的名字。

他眨眨眼,愣了几秒之后才回过神来,陈池抬手摸了下自己的额头,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不再靠着椅子,半坐起来,胳膊肘撑在膝盖上,张嘴喘息着。

过了一会,他才起身大步走向浴室。

水从喷头里涌出来的时候,梦里内容他已经忘了大半,只有那只细瘦的手和布满雾气的窗,窗外的蝉鸣,那个有些歪扭的笑脸。

其余的随梦境散地飞快,陈池什么也没抓住。

他洗了澡出来,打开手机,梁舟没有发过来新的信息,陈池揉了揉刚刚在椅子上睡着僵直的脖子,把手机丢到一旁。

他起身走到自己的书架前,梁舟送他的那枚胸针他用了一个丝绒盒子装着,摆在他自己的第一件瓷器作品旁边。

他伸手拨了拨那枚小小的船锚,就这样看了好一会,他才转身准备睡觉。

之后的元旦假期,梁舟和陈池两人的联系终止于那天陈池敷衍的两个字上。

梁舟憋着股气没和他联系,陈池则是频繁拿出手机看着聊天页面,却也没有发消息的意思。

梁舟想:又是这样。

他又想,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这样想呢,他和陈池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一个沮丧的元旦假期终于结束了,梁舟背着写好的作业还有满腹的心思回学校上课。

进了教室正好在收作业,这次假期临近期末,老师布置得很多,课代表们合计着一样一样收太麻烦,干脆把每一样在讲台上排开,让同学自己走上去交,这样也方便很多,更不会东扯西扯,免得遗漏。

梁舟把作业从书包里拿出来,清点了下才发现自己漏了一张卷子,好像是昨晚写完就放在一边了。

他有些慌,赶紧拿了电话给唐宋打过去,唐宋刚到单位,接到电话愣了下,又和梁舟说他梁爸今天去工地,所以还没出门,可以让梁修文给他送过去。

梁舟赶紧打了电话给梁修文:“梁爸,我作业丢房间里了,你能帮我送来吗?”

梁修文有些意外,在他印象里梁舟不是丢三落四的人,但他也很快点头,问梁舟作业具体放在哪里的。

“在我书桌上,可能是被书挡到了我没看到就没收……”

梁修文进了房间,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他注意到桌上还摊着几张用过的草稿纸。他走过去收在一起,却发现上面除了梁舟打的草稿,还有一个人的名字。

他伸手摩挲着那个名字,眼神沉了下来,双手使力把草稿纸撕掉丢进了垃圾桶,拿着梁舟落下的试卷,准备给他送到学校去。

梁舟在教室没等多久,梁修文就给他来了电话,让他去校门口去,学校不让外来人员进校。快要上早读,梁舟和班长说了下情况,小跑着出了教室。

路上正好遇见来上课的陈池和陆远,先是陆远和他打了个招呼,梁舟点了点头,之后陈池也和他说了句早上好,梁舟没有回应,埋头从校门口跑。

“这么急急忙忙地干嘛呢?”陆远有些疑惑。

陈池却让陆远别发呆了,去教室了。

陆远说:“走这么急干嘛?”

陈池已经走远几步:“我怕他忘了请假,帮他去说一声。”

“哦哦,等我啊!”

等梁舟喘着气回到教室的时候,早读已经开始了,他轻手轻脚回到座位上,打算下课了再去交这份作业。

陈池从旁边给他递过来一张纸,让他擦擦额头的汗。梁舟没接,对着陈池说了句谢谢,自己抽了张纸巾。

陈池看着他,手里还举着纸。梁舟还是没理,他草草擦了额头的汗便把纸丢在一旁,伸手去书包里拿书。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热门: 风临异世 长夜余火 炮灰总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快穿] 远古开荒记 我在虫族吃软饭 飞升后我被单身了 当年铁甲动帝王 影帝是只白狐妖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异世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