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烟花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半,聚集的人群开始分散,往四面八方去,梁舟和陈池在人流中走得有些艰难。

陈池怕出意外,抓紧了梁舟的手,又让他跟紧自己,两个人几乎是紧贴着走出人群的。等终于走到不太拥挤的地方,梁舟额头都出了一身汗,他的围巾在之前被蹭得歪掉,滑落在一边。

梁舟想抬手擦擦汗,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梁修文的电话。

“喂,梁爸爸,怎么了?”

“船船啊,你在哪,我车开到附近了,在广场前面红绿灯这块,你能走过来吗?前面太堵了,我不太好开过来。”

梁舟握着电话,一边抬手张望路线一边和梁修文沟通着汇合地点,陈池在一旁帮梁舟整理他被挤歪掉的围巾。

“你家里人?”等到梁舟把电话挂掉,陈池这才开口说话。

“嗯,他来接我,你做我家车吧,我叫梁爸送你回去。”

陈池没接梁舟这句话,反而问:“在哪里等你呢?”

梁舟没注意,很干脆地答了:“前面红绿灯那里,我们先过去吧。”

两个人走过去,没多久就看到一辆车打着双闪,梁舟看了下车牌,加快了脚步,跑到车边喊着梁爸。

梁修文把车窗摇下来,冲他笑笑:“玩得开心吧!你同学他们呢?一起上来吧,先送他们回家。”

这时陈池才从后面慢慢走上来,他礼貌地冲梁修文打了招呼。

梁修文还有些疑惑,从车窗探出头来,左右望了下,开口问:“就你们两个?其他人呢?”

梁舟一时顿住,他想起之前和唐宋梁修文解释的时候,说的是和同学们一起。

“他们刚刚家里人接走了,我送送梁舟。”

陈池开口帮梁舟解了围,梁舟松了口气。

梁修文点点头:“行,上车吧,我送你们回家。”

梁舟都准备和陈池一起坐车,在车上在多聊几句的准备,谁知陈池摇摇头,笑着拒绝了:“谢谢叔叔了,我家里人也过来了,在拐角那边等我,你和梁舟回家就行了。”

“是这样吗?那今天谢谢你们几个小朋友陪我们船船了,改天上叔叔家吃饭。”

陈池点点头,一一应下。

梁舟在旁边又是一愣,他和陈池一起呆在一起,陈池家人什么时候联系他的,他完全没注意到。

而陈池一边帮他拉开车门,催他上车了。

“好了,明年见。”

梁舟只好上车,陈池关上车门,梁舟趴在车窗上和他说再见。

车缓缓启动,他看着陈池背影渐渐远离。

“船船,今天玩得开心吗?”

这边梁舟把车窗摇上,车里打着空调还算热,他低着头准备解围巾,听到梁修文的话,立马点头,又肯定得嗯了一声。

“不错不错,”梁修文手指敲敲方向盘,从后视镜里注意到梁舟的围巾,“围巾是?”

梁舟抓着围巾,他说:“嗯,是朋友送的新年礼物。”

围巾戴着久了,沾染上体温,抓在手里也是暖暖的,梁舟发现自己竟然从刚刚的回答里觉出一点甜蜜,这甜蜜又是隐秘的,不为人之的,秘密一般的,他抓着围巾的手又紧了紧。

“可以可以,我们船船都收到朋友礼物了!”

梁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父子俩一路闲聊,回了家。

刚刚在车里,梁舟没摘口罩,只是把口罩扯到下巴挂着,等下了车戴好,进了家这才脱下来。

车里光线不好,梁修文没怎么留意,等梁舟摘了口罩这才发现他嘴唇有些异常的红,嘴边有一块也是。

他的目光顿了一下,看着梁舟嘴角挂着笑,很开心的样子,最后还是移走了目光,走进客厅,和唐宋汇报父子俩平安到家。

梁舟也到了客厅给唐宋问了声好,又给两人道了句新年快乐,之后匆匆回了房间。

梁修文盯着梁舟的背影,似有所思:“老婆,你说,咱们家船船是不是恋爱了?”

唐宋愣了一下:“啊?我看小舟那样子不像啊?怎么,你今天去接他碰到小情侣牵手了?”

梁修文摇摇头:“这倒没有……”

“那你乱猜什么?哎不和你说了,好困,睡觉了睡觉了。”

“嗯,好。”梁修文想了想,还是没抓着唐宋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跟着进了房间。

一边的梁舟进了房间之后,就急匆匆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算一算陈池应该到家了吧,于是手指按着键盘,给陈池发去信息。

「我到家了,你回到家了吗?」

梁舟像每一个刚刚恋爱的人一般,被喜欢淹没,泡在糖里,捧着手机,不停退出界面又点进去,充满期待地等着陈池给他回消息。

陈池收到梁舟发来的信息时,离他家还有一段距离。

他是走回来的,没有叫人来接他。

这时候已经快凌晨一点,路上没什么人,偶尔几辆车,能很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陈池慢慢地走着,他喜欢用走路的时候来思考,他应该在这种时间思考,但他却只想着梁舟脸上的酒窝,那个微妙的下陷。

画面在他脑子里盘旋,好想他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人长酒窝似的。

但酒窝和梁舟,在没看到之前,又完全不能想象在一起。

梁舟是灰暗的,怯懦的,迷茫而弱小的鸟,而酒窝是甜蜜的,可爱的。

当两者组合在一起,那破碎又黏合起来的脸,连酒窝都是破碎的,一道伤痕刺进中心,割裂了它。

舌尖下的触感凹凸不平。

陈池想到这里突然顿住脚步,啧了一声,手中握的手机屏幕还亮着,停留在他和梁舟的聊天页面上,他看着梁舟给他发来的信息,点出键盘,手指悬空在屏幕上,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去。

他关上手机,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到家的事后,他还没敲门,门却开了,陈池顿了下,沉着气进了家门。

果然,他爸还没睡,在客厅坐着,手里拿着份文件在看。没看见他妈,估计回房间睡觉了。

陈池知道今晚这次估计不会轻易被放过,但他不知怎么,竟然不想同以往那般乖乖听话。

他爸从文件里抬头,看了一眼,那一眼轻蔑地像看一个物件:“去哪儿了?”

“和同学聚餐,去中心广场看烟花。”陈池一五一十地答了,心里想着最近这两人回家的频率怎么越来越高,也许他真的要开始养胃。

“聚餐,同学,看烟花。什么同学?”

“班上篮球队的队友。”

陈爸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篮球队的队友,吃的什么?”

陈池嘴巴张合吐出两个字:“火锅。”

陈爸手指点着膝盖,重复他的话,话里却尽是轻蔑:“火锅。”

说完又看了他一眼,之后视线回到手里的文件上。

陈池没动,他爸没让他走,他就不能动。

不知过了多久,等他爸看完手里的文件,这才对他抬抬下巴,让他回房间。

陈池动动僵硬的腿,刚越过沙发,又听他爸说:“明天和我出去吃顿饭,见个叔叔。”

陈池微微皱眉:“爸,要期末了,我要复习。”

陈爸起身,姿态优雅地理了理身上穿着的睡衣:“我想你在我这里,没有拒绝的权利。”

陈爸走到他肩侧:“为了能继续和你那伙儿耍猴戏的一起吃火锅,明天记得起早一点。”说完越过陈池,回了房间。

陈池盯着他爸的背影,直到他爸关上房门,他才放松了一直紧握的拳头,回了房间。

似乎下午吃饭喝得那两杯酒里的酒精还没散去,陈池感觉自己连血管都在烧灼着。

他咬着牙,脖颈血管爆出,使力压抑着自己快要喷涌的怒气。

等到太阳穴胀痛,他的眼前开始出现了晕色时,陈池才渐渐平息。

平息之后,他又觉得好笑,特意坐在客厅等着他,对他施以高高在上的嘲讽,以为这能激怒他,恶心他。

更可笑的是,自己竟然真的被激怒了。

他自己的社交,爱好,在父母眼里什么都不算,他这辈子唯一地作用就是当好他们的儿子。

优秀,听话,能拿出去展示的物件。

倒不像个人,像条摇着尾巴的狗。

他整整当了十五年,未来的更多个十五年还要继续,微笑,仪态,规矩,他与父母一起的第十五个念头,这些仍然是相处时的主题。

翻涌感从胃袋开始,陈池开始觉得他的世界这分钟又开始重新解构组合,所有的东西全部分类,人和物品堆在一起,贴上标签,吞噬,毁灭,破坏,所有的所有都不能使他身体内的漩涡停下。

他掏出手机,翻出相册深处里的文件夹,指纹滑过解锁,他现在欲望清单第一名的图片堆挤着,占满他的手机屏幕。

是梁舟的侧脸,他的手指,他的睫毛,毛茸茸的后脑勺,发红的耳朵,还有沾湿眼泪的脸庞。

陈池用指腹轻轻蹭着,另一只手钻进裤子里。

再碎一次,为我再碎一次,用你伤痕累累的残骸,还有裂缝中流出的眼泪,停住我的漩涡吧。

※※※※※※※※※※※※※※※※※※※※

本章待修,关于陈池的表达还是差那么点意思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热门: 最强科技制造商 长夜余火 形婚 魔道之祖 狼王宫里最闪耀的小鸡仔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地狱变 残次品 名侦探的枷锁 金乌每天都在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