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下一章:第三十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舟慢慢走回家,忘了打伞。

唐宋和梁修文正好坐在客厅聊天,看着梁舟进门,正准备招呼,结果看着梁舟盯着一头的雪进了门。

唐宋看了一愣,赶紧起身去帮他拍雪。

“哎呀怎么满头的雪?外面下雪了?大不大啊,怎么不知道打伞?”

梁舟仿佛被冻住,连雪粒掉进脖子里都仿佛没什么感觉。

唐宋看着他的脸色,心里着急起来,帮梁舟拍完头上的雪,又翻开他领子帮他把掉进来的雪小心地拍出去,手上动作着,嘴上也没停:“冻到没有,冷不冷啊?笨,下雪了没带伞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我们就来接你了啊。”

梁舟慢慢把书包从背上放下,这才慢吞吞地说:“……我忘打伞了。”

“哎呀,小可怜,”唐宋摸了摸梁舟的手,快冰透了,赶紧牵着他进屋里,另一只手抓着空调遥控把温度调高了几度,“冻坏了吧,等两分钟,你梁爸给你煮姜汤去了。”

唐宋还不放心:“梁修文你动作快点,孩子冷到了。”

梁修文从厨房里出来:“让船船打盆水烫个脚吧。”

“哎,对对对,烫个脚。”唐宋急急忙忙起身,准备去给梁舟打水。

梁舟体质不好,平时冷到热到都容易生气,病起来吓死人,好得又慢。夫妻俩因为这个平时都比较紧张,生怕梁舟又病了,到时候得去医院挂水打针,前后能折腾快半个月才能好全。

“唐妈妈,我没事的。”梁舟的手虚握了几下,“我就是来的时候忘记打伞了,没怎么冷到的。”

他慢慢吞吞从沙发上站起来,还打算开口,上衣口袋里的苹果便掉了出来,在地上弹了一下,一直滚到电视柜旁边。

唐宋目光追随着那个苹果,感觉像是早上她帮梁舟放进书包里,准备送同学的那个。她抬头看着梁舟的脸色,明白了些什么。

梁舟赶紧两三步走过去,捡起那个苹果塞进衣服里,结结巴巴开口:“……是、是我忘记送了。我先回房间里休息了。”

说完他低着头,进门到现在连口罩都没摘,直接进了房间。

唐宋还在他身后喊:“哎,小舟,姜汤——”

梁修文则冲着她摇摇头:“等会熬好了在端进去让他喝吧。”

“行,我主要是刚摸他的手,太冰了,脖子那块也是。怕他半夜烧起来。”

“没办法,晚上注意一下吧。等会不行让他吃点药。”

唐宋只好点点头,也没有别的办法。

梁舟进了房间,手伸进兜里无意识地摸着那个苹果,刚刚掉在地上砸出来一个凹陷,已经不能送出去了。

他又想起自己跟在陈池后面,看到的那一幕。

从学校走回家,他一路都在想。

“陈池,我很喜欢你!”

是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女孩子,说着喜欢,声音就更加动听。

“你能做我男朋友吗?”

陈池会答应吗?

还是会拒绝?

可他问的是:“喜欢我?”

梁舟想起在那个泥土味的房子里,陈池似乎也是用着同样的音调,调笑地问他:“喜欢我?”

两句话都是一样的。

这是陈池来说,到底是疑问,还是肯定的回答呢?

但好像陈池每一次,对待喜欢他的人,都仿佛提前预知,又不屑一顾。

梁舟光是想想,便觉得胸口发闷,他决定不去想,连衣服都没换就钻进被窝里。

梁舟在床上躺了一会,翻来覆去,还是手脚冰凉,他始终暖不起来。

于是他坐起来,发呆,不知道干什么。又突然想起今天的日记没写,他赶紧坐到书桌前。

书桌上还放着明天圣诞梁舟准备送给陈池和陆远的礼物,是两根运动腕带。

陈池的还多了一枚胸针,船锚形状的。梁舟想趁着送礼物,就想着把之前陈池送他的那枚胸针,也还个什么礼物回去。

挑选好久,他的搜索记录里塞满了「圣诞节送同学礼物」、「如何挑选送给男生的礼物」、「送男生礼物可以送什么」、「男生最喜欢的十大礼物类型」。看得眼睛都花掉,最后鬼使神差的,也选了胸针送给陈池。

形状还选了船锚,梁舟想,我当时是怎么想到要送他这个形状的呢。

他把礼物盒打开,银质的胸针在灯光下反出冷硬的亮光。梁舟伸手摸了摸,又放回去了。

他打开日记,写下日期,却不知道写什么内容。

写「今天是平安夜,今天好热闹」,抑或是「今天准备了苹果送给朋友」、「不小心听到了有人给同学告白……」。

明明有很多可以写,但梁舟却一句都不想写。他好像突然忘记了怎么写日记,于是放下笔,去翻以前的日记。

里面写着「想交朋友」、「离他远一些」、「琥珀」,还有很多涂黑,修改的地方,那些地方都有陈池的痕迹。

梁舟想,为什么,这明明是我的日记本,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陈池呢。

为什么我一开始想远离他,却又不知不觉,一步一步,靠得那样近,近到呼吸交缠,体温交叠。

他觉得有什么话,有什么答案要从嘴里溢出来了。那些话让他觉得害怕,觉得恐惧,但又不自觉想靠近。

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原来我喜欢陈池,喜欢到连他都能察觉到。

原来那句话,是已有答案的反问。

梁舟最后什么都没写,关掉日记本,浑浑噩噩爬上床,闭着眼睛强迫自己睡觉。

快睡着的时候,唐宋敲了门,端进来一碗姜汤,摸摸他额头,发现体温正常,稍微放下心,让他把姜汤喝了。

梁舟八分的睡意被这碗又辣又烫的姜汤熏走六七分,但喝了之后总算好一些,他的手脚开始慢慢热起来。

“喝完了快睡吧。小舟,要是晚上不舒服,记得叫唐妈妈,知道吗?”

梁舟点点头,唐宋拿着碗出去了,还帮他关上灯。

结果到半夜,梁舟是被热醒了,他摸了一把自己的额头,有些烫,但头很痛,连带着四肢都开始痛。

他估计自己发了低烧,轻轻开了门,走去客厅,轻车熟路地给自己找了退烧药吃。

就这么一来一回,他在被子里捂出的热气散了很多,梁舟钻进暖和的被窝时,冷不丁打了个冷战。

他的鼻子和嘴呼出的气都很热,手脚却又开始冰凉,非常不舒服,梁舟在被子里躺了很久,看了眼时间,已经半夜三点,要是再不睡,明天上课该起不来了,他又开始逼自己睡觉。

回想着要背的课文、单词,要记的公式,慢慢地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烧似乎退了,嗓子却疼起来,四肢还是很痛。

梁舟特地起早一些,又去找了些药吃。收拾书包的时候,记得把礼物都放了进去,临出门的时候,看着客厅茶几里放着的新鲜苹果,他想了下,还是没有去再拿一个。

昨晚的雪似乎没有持续多久,地上只有薄薄一层,更多的是堆在树叶间,堆在屋顶有,落在路边的车上。

他出门得比较早,路还没多少人走过,到时候很干净,整个早上比以往都要亮一些,脚踩上雪有些轻微地声音。

梁舟深吸一口气,比以往还要冷的空气进了肺里,让浑身酸痛不已的他觉得舒服了一些。

进了校门口的时候,天又开始慢慢飘雪,没几步路就到教室,梁舟懒得打伞,把脸又往围巾了埋了埋,脚步快了几分。

到教室的时候,班里还没几个人,梁舟把围巾取下来拍拍上面的雪渣,又摇摇头抖掉自己头发里的。动作间有些顺着衣领掉进他脖子里,冻得他“嘶——”的一声。

弄完这些,他才打开书包,把要送出的礼物拿出来。

梁舟想了想,还是打算直接放他们两人书桌里,不直接拿了。

他微微弯下腰,准备把礼物放进陈池的课桌里,却发现里面多了几个包装精美的礼物,似乎还有两封信。

梁舟看了看自己手里方形的礼物盒,还有装着腕带的牛皮纸袋,突然觉得有些拿不出手。

要不然还是别送了。

犹豫间,教室门外传来声音,有同学要进来了。梁舟慌乱间,一股脑把东西塞了进去,也不知道放好没有。

之后又趁着别人不注意,把腕带放进陆远桌子里。结果发现陆远的桌子里也有一封信。

梁舟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课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他干脆把自己书包和围巾都塞进了课桌里,这下他的课桌也有东西了。

陈池到教室的时候,班里人已经来了大半。学生间的八卦总是传来飞快,他刚进教室门,就有人和他挤眉弄眼:“陈池,听说昨天有其他班的妹子和你告白?”

话音刚落,一阵起哄声就赶上来,期间还有人问:“怎么样怎么样,长得好看吗?”

更多的是问:“你答应了吗?”

梁舟坐在位置上,双手不自觉捏紧,他也想知道这个答案。

陈池摆摆手:“散了散了,别传了啊,影响不好。”

有人嘘了他一声:“所以到底答应没?”

陈池把书包放在桌上,朝那边大声说:“好好学习,不要早恋!”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下一章:第三十章
热门: 国家一级保护天才 所有人都求我好好活着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 莫吉托与茶 神秘河 杂种 一切为了道观 校草撩且甜[穿书]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老板总摸我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