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一,又是周一,似乎没有人会喜欢周一。

梁舟以前倒没什么感觉,今天他走在上学的人群中,却也觉得心中烦闷。

周末两天,他的手机安安静静,没有人给他打电话,没有人给他发短信,连垃圾短信骚扰电话也没有。他又一次打开和陈池的对话框,没有新的+1提示,没有震动声。

梁舟想,陈池应该给我发信息吧,至少应该有一条。

于是他又去看手机屏幕。

什么都没有,就好像陈池理应什么话都没有似的。

梁舟埋下头,沉着气,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不会来的短信。

“梁舟,哎!梁舟!”

他恍惚间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抬起头顺着声音找过去,就看到不远处的一个高个男生冲他挥手。

梁舟眨眨眼,一时间没想起来他的名字。

“我看着背影有点像,还真的是你啊!”男生动作很快,几步跑到他身边。

梁舟抬头看着他,一副颇为熟络地样子和自己问好。

来人迎上他疑惑地眼光:“你不记得了?我啊,高城,那天篮球赛我还帮你占位置呢!”

这下梁舟想起来了,他一时间不知道要直接叫高城的名字,还是说出口感觉有些别扭地学长,最后他只老老实实地回了一句你好。

高城没被梁舟的态度惹恼,反而凑上来和他说话:“今天陈池他们没和你一起?”

梁舟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只好老实摇摇头。

高城似乎察觉到他心情有些低落,于是另起了个话头:“梁舟,你和陈池关系还不错吧?”

梁舟眨眨眼,没回答。

“那个,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啊?”高城难得有些不会说话,“陈池吧,篮球技术挺不错的。我高二了,校队那边打算下学期就退了……”

他话没说完,梁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看陈池挺不错的,就想找他入校队,我们教练那也没什么意见……主要是陈池他不太愿意,”高城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梁舟戴着口罩的侧脸,“你和陈池不是同桌吗?平时可以帮我劝劝他吗?我们校队真的还挺缺人才的。”

两人说话间,到了梁舟班级所在的楼层,高城他们高二在更高的楼。还没等梁舟说出拒绝的话,高城就拍拍他的肩膀,说了句拜托你了,就朝上走了。

留着梁舟一个人在原地,懊悔着自己拒绝怎么不说快一点。

他想,我怎么劝得动陈池,从来,他们两个之间,被推着走地,一直都是他自己。

梁舟叹了口气,往教室走。

进了教室才发现,陈池已经到了,比梁舟早到很久的样子。

他还在坐在自己座位上,和班里各式各样的人打着招呼,每个人都能聊上几句,还有一两个同学正在问他要周末布置的作业。

一切都没改变。

梁舟慢吞吞走过去,陈池在他进教室的时候就注意到他了,见他一动,就起身提前给他让路。

“梁舟,早上好。”

和以前相同的语气,梁舟便也冲他点点头,算是回应。

早读课上的语文,课代表领着大家背诵课文,梁舟却有些心不在焉。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走神。

梁舟的眼睛乱转着,瞥到一旁正在认真背书的陈池的侧脸,他突然有个和往常不一样的发现。

陈池的气息有些乱,脸色微微发白,额头还有些细小的汗珠。

一阵诵读声下,梁舟低声说:“……你不舒服吗?”

陈池显然有些诧异,嘴上顿了一下,之后说:“没什么事。”

他整个周末除开被他爸禁食一天,剩下的周日似乎他爸是赦免开恩可以吃饭了,饭桌上却大多都是些重油重盐的东西。

让陈池饥饿了一天的胃不能接受,他不想被找麻烦,勉强在饭桌上吃了几口,回房间吐了个精光,半夜就开始胃痛。

他忍到早上,早餐是面包和牛奶,勉强让他绞痛的胃舒服一些,结果到了教室又开始隐隐犯痛。

不过胃病对他来说是小问题了,他能忍过去,倒是没想到被梁舟发现了。

梁舟不免有多看他几眼,不太放心又问一遍:“真的没事吗?”

这次陈池不回答了,只看了他一眼就不再说话。

下课之后,有人来找陈池问他事情,梁舟在一旁看他和人说话,注意着他的脸色,犹豫着要不要再问一次。

最后一次。

“哎哎哎……梁舟,你想干嘛?”后排的陆远这时候倒是轻轻扯了下领子,示意他靠过去。

梁舟往后挪了下,背抵上陆远的课桌,略微压低了声音:“我看他好像不太舒服……”

“我和你说,最好别问,他爸妈上周五回来了……”陆远一副神秘表情,伸手指了指陈池,“心情不好,别撞枪口啊。”

梁舟思考着陆远话中的「他爸妈回来了」的含义,他好像很快想通了心情不好和父母回来的关系,放弃了再去询问陈池的想法。

“那,他是哪里不舒服,你知道吗?”

陆远皱着眉头想了下:“大概是胃不舒服吧。”

两个人低声地交谈很快被上课铃声打断,梁舟只好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上课的时候,梁舟借着老师不太注意的时候,偷偷观察着陈池的状态,然后发现了陈池的手不知是有意无意地,会不时地按压胃的位置。

果然是很不舒服吗?

他没有去好奇为什么陈池不舒服还要装作一副没有的样子,只是趁着升旗的时候,偷偷走到队伍末尾,和班主任请了个小假。

等陆远和陈池回到教室之后,才发现梁舟不在座位上。

“哎,梁舟去哪了?”

陈池这会已经比早读那时候好了很多,明显的疼痛感渐渐减小,变成隐隐约约的不舒服感,他拉出椅子坐下,摇摇头:“刚看他和老班请假了。”

“请假?上厕所?”

陈池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一直快到上课,梁舟总算回来了。

陈池发现他进教室的姿势很奇怪,双手**上衣的兜里,像是扶着什么东西。

“去哪了?”

“啊?没去哪……”梁舟这边还颇有些小心翼翼地坐下。

陈池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听到梁舟动作间,宽大的校服底下传来很低的塑料摩擦声。

偷溜去买了什么东西吗?他看梁舟没打算拿出来,打算等下课了问一问。

课上到一半,陈池听到一阵塑料摩擦声,没过多久,他感觉自己的大腿被什么戳了下。

低头去看,发现是梁舟用笔戳得。他右手拿着笔,一副认真听课的模样。左手却在课桌底下,伸出一支笔轻轻戳了下陈池的大腿,笔中间还挂着一个塑料袋。

这时候梁舟又向陈池抵去一个眼神,陈池心领神会地把东西接过去。

打开了才发现里面是一袋胃药,治什么的都有,胃动力失调,胃痉挛,胃酸分泌过多,止痛片,陈池甚至在里面翻到一支藿香正气水。

自己从周末就开始隐隐抽痛的额角,似乎都因为这支莫名其妙出现的藿香正气水,开开慢慢好转。

陈池转头去看梁舟,发现他已经把左手放在桌上,确实是在认真听课了。

他低声笑了下,把梁舟给他买的一袋药放进课桌里,扯了张纸,在上面写下「谢了」,推到梁舟桌上让他看到。

之后又用手托着下巴,接着校服宽大的袖子,遮掩自己上扬得有些过分的嘴角。

梁舟刚刚在医务室被医生责问着说:“都不知道胃是哪里不舒服,就来买药,到时候吃出事来怎么办?”

他都不知道怎么反驳,医务室还有几个同学等着看病,听了医生的话,也开始偷偷盯着他看。梁舟没办法,只好拜托了医生帮他各类胃药都开一点,之后提着一大袋药匆匆忙忙地赶回教室。

爬楼梯的时候,又想着陈池可能不太愿意看到药,想了下,就把一口袋药用校服上衣藏起来。

但这些在陈池推过来的两个字面前,一下子都微不足道起来,我也算是能给他帮上忙了吧。

梁舟想了想,干脆趁着陈池在听课,偷偷把纸条拿到手里,又找了本书夹在里面。

两个人在不同的喜悦下听完整堂课,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多少。

今天正好轮到他们两排值日,几个人趁着晚自习的课间把教室扫了一遍,等着下自习也就剩下拖地和擦黑板了。

陈池主动把拖地的事揽过来,又给梁舟分配了擦黑板的活。

“……怎么着也是你擦黑板吧,你高擦得快啊?”陆远提出个疑问,陈池并不理他,只是问梁舟行不行。

只是擦黑板而已,梁舟也没什么可拒绝的,点点头同意了。

等下了自习,教室里的人像风一样,飞快地离开了教室。

除了陈池和梁舟,其他人的活也就都干完了,陈池挥挥手让他们先回去了。

很快,教室里只剩下陈池和梁舟两个人。

沉默一下子蔓延了整个教室,梁舟站起来说:“我也拖一点吧,黑板挺好擦的。”

陈池也站起来,两个人走进储物间去拿拖把和抹布。

梁舟打开水龙头冲洗着手里的抹布,陈池拿了拖把,站在他身后,等着用水。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热门: 清明上河图密码3 替身是头龙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 “低俗”小说 求魔苏铭 破云 民调局异闻录4·亡灵列车 开天录 π的杀人魔法 我给残疾大佬送温暖[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