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舟迄今为止的人生是被粗暴地割裂成三个部分。

抛弃,收养,再被抛弃,再被收养。

福利院给他做过检查,器官发育完全,四肢没有残疾,大脑功能正常。

李老师抱着小小的,还不满半岁的他洗澡,看着他胡乱地在澡盆里挥舞四肢,哇哇乱叫,心想,这样的孩子怎么会被抛弃呢。

他们给他取了血样,投入大海似的DNA比对库里,期待能帮他找到那个没留下只言片语就丢下他的家长。一年两年,他会走路了,长出了牙,可以自己拿动勺子,会不慎清晰地喊上一句妈妈。

可他的妈妈还是没有找到。

电脑里的他没有来处,上了福利院的集体户口。李老师看着走路还有些不稳的他,又一次想,怎么会有人舍得丢下他。

福利院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如此,怎么会有人舍得丢下他们。

那时候他还不懂,他以为李老师就是他的妈妈,他还有哥哥妹妹姐姐弟弟。他们的家很大,偶尔会有人陌生人来送给他们玩具和衣服。

后来他慢慢懂事,李妈妈和家里的其他的阿姨把他叫出来单独谈话。

那天他的一个哥哥送给他一根棒棒糖,是芒果味的,他拿在手里慢慢地舔,想吃得慢一点。

“遥遥。”他含着糖,抬头去看他的李妈妈。

“李妈妈。”

“好乖。今天李妈妈要和你说一件事情,很重要很重要,你要好好听。”

糖水化在他的嘴里,他吞下一口,慢慢地点点头。

“遥遥啊,其实,李妈妈呢…………”李老师摸着他细软的头发,话在口中怎么都说不出,每一次她都说不出口。

“你知道你现在住的地方是哪里吗?”

“是……家,家里。”

“对,对了。李妈妈今天就是要告诉你,咱们家呢,其实有个名字,叫福利院。福利院,记住了吗?”

他跟着念:“福…利…院。”

“嗯,遥遥好聪明。李妈妈和你说,你马上要去上学了,万一迷路了,找不到路了,你就要告诉别人家里叫福利院,还有要说这个地址,让他们送你回来知道吗?”李妈妈又教遥遥记住一个地址。

“嗯,记住了。”

李妈妈把他抱住,心里酸楚。

怎么这么快懂事,怎么快就要去上小学。

那时他们上的学校,福利院都是统一接送的。他还不懂,为什么要专门告诉他,家叫福利院。

等他上课了,从教课老师里未尽的语气里,从说爸爸妈妈和我是一家的课文里,模糊地懂得了福利院这个词是那么悲伤。

这种悲伤让他感到害怕,他还不懂害怕,只觉得就像自己下楼梯踩空的那一瞬。

心猛地飘起,被吊到高处。

他气都喘不过来,扑倒李妈妈怀里哭了很久,福利院里稍大的孩子都听到了。夜里他的哥哥偷偷钻到他被窝里陪他睡觉:低声安慰他“遥遥,别伤心了啊。哥哥明天给你吃冰淇淋好不好。”

而他只是一边哭一边喊,妈妈、妈妈。

他懂得了妈妈,爸爸的真正含义。

迈过这一关之后,他还没在福利院待多久,就被他的路妈妈领回家了。

一开始的他,还是习惯一般,喊她路妈妈。

路南只是蹲下来,摸着他的头说:“遥遥,要叫妈妈。不要叫路妈妈,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妈妈,知道吗?”

他点点头,过了一段时间才改回来,也适应了自己的新名字。

“路遥,把烟灰缸给我拿过来。”沙发上的男人点燃一支烟,冲着一旁的路遥抬抬下巴。

路遥下了沙发,蹲到客厅茶几边上,去找烟灰缸。烟灰缸被放得有些里面,他手不够长,够了好一会,还没拿到。

“还没拿到?快点。”男人吐出一口烟。

路遥连忙应:“要拿到了的,田叔。”说完忙不迭就把自己往里挤,好不容易拿到了烟灰缸。

他把烟灰缸放到田叔面前,自己又乖乖坐回去了。

男人抖掉烟灰,拿着遥控器挑了个电影看,漫不经心地问:“你妈呢?”

“妈妈上夜班去了。”路遥乖乖回答。

“她放心把你一个人待在家里面啊?不是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崽吗?”男人冷笑一声,长吸一口烟。

路遥听他语气,不知怎么回话,只好沉默地低下头。

客厅里一时间只有电影声。

田叔不经常来,也不是很喜欢他,路遥待着不是很自在,客厅里的烟味越来越浓。他想了想,扣了扣沙发罩面,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结果他刚下沙发,田叔就把他叫住了:“去哪里?”

路遥小心翼翼地和他对视:“去,去写作业……”

“噢……”田叔点点头,把嘴里的烟吸完,按灭在烟灰缸里,起身拿了外套,“那你写作业吧,你妈不在我就先走了。”

路遥冲着男人的离去的背影说:“田叔再见。”

“嗯,你好好在家。”

路南刚下晚班,推开门闻到一股烟味。她脸色有些奇异的兴奋,几步走到客厅却发现没有人。

“遥遥!遥遥!”她把包和外套放下就开始找路遥,路遥趴在房间的桌上睡着了,等她推开房间门这才迷迷糊糊醒过来。

“妈妈…”

路南走过去拍拍他:“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不去床上睡。”

路遥揉着眼睛:“想等妈妈回来。”

路南抓住他揉眼睛的手,轻轻拍了他的背:“遥遥好乖,作业写完了吗?”

路遥乖乖点头。

“哎哟,咱们遥遥真的好乖。”路南亲亲了他额头,路遥有些不好意思地往他怀里钻,脸颊贴着她的胸膛。

“遥遥,爸爸晚上是不是来过了?”

“嗯,田叔他来——”

“喊爸爸!叫什么田叔!”路南把他一把扯出来,“他是你爸爸,你怎么能叫田叔!”

路遥胳膊被她捏得有些痛,眼里闪着泪光:“爸爸……爸爸晚上来过。”

“爸爸有和你说过什么吗?”

路遥回想了一下:“爸爸让我给他拿烟灰缸,问妈妈去哪里了,还有……”

“还有什么?爸爸还说了什么?嗯?遥遥你和妈妈说,爸爸还说了什么?”

“爸爸、爸爸还说……爸爸说让我好好写作业,”路遥努力地想,田叔和他说的话太少了,“然后没有了。”

路南脸色一下紧绷:“怎么就没有了?怎么就没有了?”

路遥的胳膊被她抓得越来越痛,他喊一声:“妈妈,好痛!”

这时路南才把他放开,但并不放过他,不停追问他:“遥遥你怎么不把爸爸留久一点!怎么不让爸爸待久一点,让爸爸等妈妈回家?”

“妈妈,妈妈…对不起,对不起!”路遥被吓到了,他说完道歉就开始哭。

路南愣了下,才把他抱进怀里安慰:“遥遥,遥遥,妈妈才是对不起你,是妈妈太心急了,是妈妈心急了。不怕啊不怕啊。”

“呜呜呜……我想回去呜呜……我想、想找李妈妈……”

“回去哪里……我们遥遥哪里都不去啊,就在家里。不找李妈妈,你都有妈妈了,不去找别人了啊。”

后来的记忆,路遥很模糊了。似乎是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这样的事之后发生了很多次,路遥从开始的不知所措到后面心惊胆战的沉默着。

他手臂上带着偶尔被路南掐青的伤痕长大两岁,才懂得原来他和路遥回家叫做收养。

才知道原来收养他的家庭也和其他人不一样。

路南她身体原因,怀不了孩子,田让想要个孩子。所以她想着自己收养一个也不错,在路遥之前,她已经看过不止一个孩子。

田让开始出轨,路南发现了,她没有挑明,只是更加迫切的去福利院寻觅适合的小孩。她一开始每个月去看一趟福利院,发展到后面每个周末都去。

等她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路遥之后,田让已经不怎么回家了。两个人没离婚,所以收养手续办的还算顺利。

路南想着他们终于有孩子了,每天期盼着田让能回家。但田让并不喜欢收养来的小孩,他偶尔回来,看着路遥都会觉得心烦,仿佛反反复复都在提醒他这段丢脸至极的婚姻。于是回家次数不多,甚至没过过夜。

路遥一开始就被路南要求考班级第一,到年级第一,从班里老师发的小红花你必须拿,到必须拿三好学生。

每当这个时候,路南总是会拉着路遥去找田让。去到田让和他情人的家里。旁若无人的,让路遥从书包里翻出来成绩单和奖状,神色飞扬地炫耀自己儿子的成绩。

每一次都得到田让的怒骂和驱赶,每一次回家路遥都会被路南质问怎么不做得再好一点,之后罚他去墙角面壁死过。

然后下一次重复这个过程。

路南闹得最凶的几次,直接带着路遥闯进了田让和情人那方的家庭聚餐里。她神经质地把路遥扯到身前,尖声地夸奖他,狰狞地笑着,指甲陷进路遥的肉里。总是让田让同他情人亲戚的聚会搞得无比尴尬,最后寥寥散场。杨林就是情人亲戚家里的小孩。

后来路遥才知道,那几次的起因是田让在和路南谈离婚的事。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热门: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 死亡草 非正规反抗分子:池袋西口公园系列8 暴君有个小妖怪 国学学霸的成神之路 协约结婚选我我超甜[娱乐圈] 穿书后我变成了Omega 如意蛋 [穿书]校霸心上小奶糕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