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上一章:第十二章 下一章:第十四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是什么时候开始失望的?

陈池自己仔细想想,记忆模糊,早就忘了。是三年前?五年前?还是多久来着。

他还懵懂还在成长,但早就被父母放进了提前铸好的壳子里,铁壳坚硬,生长出的骨头顶到冰冷厚重的外壳,再也突破不出去,于是骨头碎裂,皮肉迸裂,血水浸泡了他。他在铁壳里重新生长,贴着壳壁,严丝合缝。多余的骨头碎裂成刺,长在关节间,填在血管里,埋在皮肤下。

他一动就痛得锥心。

礼貌,优秀,温柔,出众,开朗,善于言辞。

所以陈池要忍。

忍到眼角血红,心中暴虐骤生。他想要把一切砸碎,砸烂,想要嘶吼。

完美的东西不完美,残缺的物品最美丽。

陈池喜欢做陶艺,做一个壶,一个碗,慢慢捏和,逐渐成型,仔细上色,期待它出炉那一刻惊艳的颜色。

如同他父母塑造他一般,精心做一个陶器。

然后再把它们全部砸碎,他的心跳随着破碎声由慢到快,又逐渐恢复平常。

他有时拿着那些碎掉不成样子的瓷器,感觉自己逐渐变成一个怪物,一个疯子。

做个疯子有什么不好,老师会夸奖他,同学喜欢他,父母也很满意,这很好,大家都喜欢。

他压抑着齿间泛起的血腥味,笑着迎来每一个明天,重复的,枯燥的,明天。但有一天这些无聊的定语、修饰词变改变了,因为梁舟。

一个孤僻,看着病态,沉默寡言的人,陈池认出来他手上的伤痕是被尖锐利器的划伤,看着他戴一个遮掉半张脸的口罩,不和人交际,也不被人所接纳。

一个伤痕累累,被重新黏合的瓷器。

陈池想把他摔碎,听听声音是否和完整的一般脆,看看再次碎掉之后的残骸是什么模样。

他观察着,慢慢靠近,期待梁舟破碎的那一天。

“哎想什么呢?签退走了。”陆远把他和陈池的名字签好,一抬头看到陈池靠在一边出神。

陈池回过神来:“没什么,发呆呢。”

陆远看了看时间,离晚自习时间早得很,手有点痒,碰了碰陈池胳膊:“陈少下午跑步腿还行吗?打一场?”

陈池今天心情好,说了句好。

陆远站在原地就冲着还在那等着签到的几个男生喊:“快点啊,球场等你们。”

说完就扯着陈池去教室拿球。

等篮球拿在手里,陈池感受了下,太粗糙了,他的指尖还留着梁舟耳垂的触感。

有点凉,但很软,揉一揉就有点热了,估计红了吧,没开灯看不见。但人哭了,不知道晚自习人还来不来。

不过哭得还不错,他喜欢。

陈池站在场外,举起手里的篮球,瞄准篮筐,轻轻一跃,投球。落地的瞬间,球也跟着进了篮筐,陆远在他身后吹了口响亮的口哨。

“哟,今天手感不错啊,想怎么玩?”

陈池看着篮球落在地上的弧线:“斗牛。”

一伙人这场球打得也算爽,等到落日照得球场篮筐歪斜,这才停下来,出了校门找出的。

“卧槽啊,饿死我了。”陆远刚坐下就叫着老板点餐,陈池在一旁看手机。

等吃得差不多,一行人准备慢慢悠悠走回学校等着上晚自习。陈池把手机一收让他们先走,自己转身往反方向走了。

“哎,陈哥这是去哪啊?”

“别看了,他洗澡去了。”

“洗澡?去哪洗澡?酒店??”

“他家在附近给他买了套房子,他回家洗澡去了,”陆远扯了扯有点诧异的男生,“走了,刚吃完给我撑得,赶紧走走。”

陆远看着陈池的背影拐过街角,掏出手机问了句:“还来上晚自习吗?”

“来。”

陈池回了消息就把手机放回了兜里,又掏出一把钥匙开了房间的门。

这套房不大,六十平的样子,没怎么装修,只是刚被买下来的事后重新粉刷了一遍,客厅随意摆了几根凳子和一张桌子,甚至还罩着防尘布。

陈池把书包丢到一边,去卧室拿了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他洗去一身汗,心情稍微舒展了些,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要去学校了。

慢条斯理地出了门,又到小区门口站了几分钟,没遇上他想遇上的人,陈池朝着小区一栋楼看了一眼,随后收回目光不再停留,往学校去了。

上晚自习的时候,梁舟果然没来。

不过这也没引起班里什么人注意,就是陈池多看了几眼梁舟空着的课桌。

晚自习不上课,班里干脆和老师商量好了,关了灯拿着班里多媒体看电影。陈池趁着其他人都在看电影,低头拿出手机,调低亮度。点开相册看下午对着梁舟拍的照片。

其实拍得不是很好,纯粹就是临时起了个兴,画面有些歪掉,焦对得有些歪了,正在流泪的眼睛都有些糊了。

陈池想到什么,点开qq,给梁舟发了消息:生气了?

他等了一会,那边没人回他,他也没着急,只找了个相机的图标发了过去,这次没再等,从界面切出来,把相册里的照片删掉之后,就把手机关掉放进了桌子里。

这次又要拿什么话来远离他呢?陈池顶了顶上颚,愉悦地笑了。

梁舟从学校慌忙回到家,跑到房间里,靠着门不停深呼吸还是镇静不下来。

他那只被陈池碰过的耳朵很烫,灼烧一般,梁舟抬手去摸,指腹都被烫得一缩。

进了房间,他还是不敢摘口罩,在储物间里要被摘掉的感觉挥之不去,梁舟拿手去摸,确认口罩是不是戴好。脸上还留着陈池替他擦眼泪的触感,似乎还有人对着他呼吸,轻轻喷气到他脸上,若有若无。

在储物间发生过的所有,所有对峙,所有对话,所有触感都挥之不去,梁舟徒劳地让自己冷静,结果听到了自己齿间碰撞的声音。

他要干什么?他是不是很讨厌我?他是不是拍照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疑问和惊惧让梁舟抱紧自己肩膀,他强迫自己深吸几口气,告诉自己不要怕,没事的。终于在不知道几个呼吸之后,耳边的心跳声渐渐变小,他才松了下紧绷的身体,闭着眼睛静静流泪。

等收拾好情绪,他从地上站起来,把书包放在一边,摘了口罩,拧开水冲脸,他拿着帕子下了力气去擦自己配碰过的地方,去搓揉被陈池捏在指尖揉捏的耳朵。

又挤了好多洗手液洗自己被抓过的手腕。

等这一切做完,梁舟往镜子里看了一眼自己红着的眼眶,跑去冰箱拿了冰块包着给自己敷了会眼睛。

等到唐宋下班回家的时候,梁舟看着比刚回家时的狼狈样子好多了,就是精神有点不好。

唐宋问他怎么了,回来这么早。

梁舟不想去上晚自习,但又没撒过谎,支支吾吾地说自己不太舒服。

唐宋看了他一眼,便接过话:“你们这几天不是体育节吗?我记得晚自习也不上吧,不舒服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等会我给你们班主任打个电话。”

“啊…………好,谢谢唐妈妈。”梁舟听了唐宋帮他请假,虽然松了口气,但又有些心虚自己明明没生病还撒谎。

唐宋轻拍了她一下:“好了,既然不舒服就好好在家里休息啊。不舒服就叫唐妈妈,知道了吗?”

“嗯……好。”

“饿了吗?我现在去做饭。”

梁舟跟上去:“唐妈妈我帮你……”

“哎出去出去,你都病着呢,还来帮我。去休息吧,我能行的。”

梁舟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唐宋上前突然虚虚抱了他一下:“乖。”

这次反而把梁舟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他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厨房,唐宋又在他身后说:“累了就睡一会,饭好了我叫你。”

梁舟嗯了一声,进了自己房间。进了门,梁舟走到书桌前打开自己日记,拿着笔写了日期就不知道写什么了,笔尖点在纸上,很快泅出一个黑点。

梁舟注意到,把笔抬起来,又对着摊开的本子愣了一会,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写,空白着一页被合上了。放好日记的那一刻梁舟突然觉得疲惫。

他放弃了再去探究学校里的事,钻进被子里,把自己埋进去闭上眼睛沉入睡眠。

唐宋把最后一道菜端上饭桌,叫了几声梁舟没人应,她走到梁舟房门前,轻轻敲了门:“小舟……小舟?吃饭了?”

睡着了?她轻轻打开了房门,轻声走进去,看到梁舟埋在被子了睡得脸颊微红。她看着梁舟这幅模样笑了下,帮梁舟理了理被子,轻声出了房间。

梁舟这觉睡得很好,睡得他整个人都有些发软,意识昏沉,刚醒来站直反应了好一会才走出去。

唐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见他出来问他:“饿了没?饭菜都给你热着的。”

梁舟有些迟缓地说:“好……谢谢唐妈妈。”

“看你睡得,人都懵了。去洗把脸再来吃饭,不然估计吃不了多少。”

梁舟点点头乖乖去了。

等唐宋把饭菜摆好,梁舟洗了把脸总算是从延绵的困意里清醒出来了。

他吃着饭又一边陪着唐宋聊天,唐宋问他有没有参加什么项目,要不要她去学校给他加个油。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二章 下一章:第十四章
热门: 幻夜 某某 卡洛琳字体 魔君食肆 不死者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暗黑神探 如烟如汀ABO 穿成反派的暴躁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