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第十一章 裂缝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期中考开始的第一天,梁舟才见到了请假已久的陈池。

他们是九点考试,年级考虑到他们也是高中入学的第一个考试,最后决定让他们第一天考试的时候来上个早读,让班主任再交代交代注意事项,提提精神,也能教室里多看看书。

因为考试,梁舟前一晚睡得不太好,他醒得早,到教室的时候班里也没几个人。他回头看了一眼陈池的课桌,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来。

看了也不知多久,等有同学陆续进了教室,梁舟收回了视线,拿出语文书开始专心复习。

他背着古诗,没背几句,教室门外就有些吵吵嚷嚷的。梁舟身体微微往后靠了一些,仔细听了下。

是陈池的声音,他回来了吗?

果然是他回来了,周围的簇拥着六七个同学,七嘴八舌地问他去干嘛了,不用上课好爽啊之类的。

陈池手里提着个大大的纸袋,他笑笑说:“家里有事,最近都在外地。”又拿起手中的纸袋晃了晃,“给大家带了点小礼品。”

围绕着陈池的人小小的欢呼着,大家纷纷伸手进纸袋里,帮陈池发礼品。发到梁舟前两桌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是用小盒子装的,很精致的巧克力,他对这些不太感冒也没有多看。

刚埋下头,一只手伸到他面前,手里拿着一盒巧克力,在他眼前晃了晃。

梁舟抬头,是陈池。他没多说什么,把巧克力放在梁舟的桌上,梁舟轻声说了句谢谢。

陈池笑了笑,又让纸袋里拿出一个,用自己身体遮了一下,偷偷放到梁舟面前。

“是给你的礼物。”

梁舟有点觉得莫名:“…我不要……”

“快拿着,要不等下被人看到了。”

陈池说完就走了。梁舟迷迷糊糊的把东西收下,放在手心里一看,是一枚银色的胸针,鸟的形状。

梁舟转头去看还在发礼物的陈池,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送自己一枚胸针。他又垂眼看向自己手心里的胸针,是一只有些胖乎乎的鸟,梁舟用指尖轻轻碰了下鸟的嘴,悄悄笑了一下。

他把胸针放在书包里的内袋里,掏出手机,给他和陈池的临时会话框里发了一句谢谢。梁舟没等陈池回他,又把手机放了回去,拿起语文书认真复习。

早读的时候班主任进来了,交代了几句让大家认真考试,不要出现作弊行为,又说了考试之后换座位的事。

“考试之后会适当调整位置。但老师也给你们选择的权利,你们也可以现在想想自己想和谁做,谁做了你的同桌会给你帮助,或者你帮助他。”

“总之,考试第一位,也别你写卷子的时候就想这个这个事。行了,好好看书吧,一会考试了。”

于是连着早读,他们干脆在教室里自习了快一个小时。

开考半小时前,自习结束大家开始去各自的考场。

有个女生几步跑到陈池桌前,和他说:“陈池,期中考完咱俩做同桌呗。”

那是他们班的文艺委员,长得很高,听同学说跳舞很好看,梁舟注意到这时候的她脸还有些红。

陈池没立刻答应,只说:“考完试再说吧,祝你考试顺利。”之后冲女生点点头,拿着笔袋准考证走了。

文艺委员在原地愣了一下,慢慢低下头回自己位置拿东西去了。

他们这次是按学号来排的座位,梁舟在二楼,陈池在一楼。

梁舟心想,文艺委员找陈池当同桌,陈池应该也不会找他说什么做朋友的莫名其妙的事。但他又立马想到今天陈池送他的胸针,是不是要还回去。可是礼物还回去似乎不太好,那送点什么给陈池吧,就当胸针的谢礼。

考试铃响了,梁舟收回心思,开始认认真真写卷子。语文算是梁舟的擅长科目,虽然题型和初中的有些不一样,但他一路做下来感觉还好,等写完作文又检查了一遍之后,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分钟。

他们考场有人提前交了卷子,还有人拿到卷子就开始睡觉,梁舟默不作声的把整个考场的情况都看了一遍,又检查了下作文的语句结构。

结束铃一打,梁舟便交了卷。

考完试就可以放学回家,比平时早了半小时。梁舟想着还可以回去再看会儿英语,背着书包出了考场。经过校门口的时候他看到文艺委员拉着陈池讲话,不自觉多看了几眼。

陈池看到他了:“梁舟!”

文艺委员也同时转头看他,梁舟被看得不太自在,匆匆点头就走了。陈池看他走了想追过去,却被文艺委员拉住了衣角。

“陈池,我,我是真的想和你做同桌。你成绩好,我想、想向你学习。”

陈池抬了抬嘴角,把自己的衣角轻轻扯回来:“还是等考完试再说吧。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转身追着梁舟背影走了,留下文艺委员在原地,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离去的背影。

他们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梁舟,梁舟!哎等等我。”

梁舟慢慢停下脚步,他把书包背到身前,拉下拉链,伸手进去拿了点什么。

“哎,刚刚走那么快干嘛?没听见我叫你吗…………”陈池一边走一边说,刚走到梁舟面前,梁舟伸手把今早收到的胸针递给他。

“…还给你。”

“不喜欢吗?”

梁舟摇摇头。

“那怎么还要还给我?”

“我没有理由收你的礼物,谢谢你。”

梁舟举着手,陈池却没伸手去拿。反而抬手把梁舟的手包住,让梁舟的手收拢成拳,掌心握着那枚胸针。

“是我送给朋友的礼物,这个理由怎么样?”

陈池长得比梁舟高,手也比梁舟的大一号,梁舟的手几乎被他的手掌牢牢包裹住,掌心的温度比任何一次接触都来得直接,梁舟抬眼看他,他的眼睛通透澄明,眼角带着温和的笑意。

梁舟突然把手抽回来,后退几步:“…我们,我们又不是朋友……”

陈池点了点下巴:“嗯,也是。我说了等考试之后等你答复的。”

“那这样吧,你先收着,如果考试之后你还不愿意再还给我,好吗?”陈池上前几步帮梁舟把书包拉好,“如果到时候你答应了,那你就拿着用。是只小胖鸟,不可爱吗?”

梁舟点点头,似乎赞同他说鸟可爱那句,但又突然想刚刚陈池说的前两句话,他盯着陈池眨了眨眼睛。

“眨眼睛,我就当你同意了。”陈池拍拍梁舟胸前的书包,“行了,回家吧好好休息,下午还有考试呢。”

“…嗯。”陈池抱着书包点点头,看见陈池转身走了,似乎不和他同路,他还以为陈池叫住他,是因为正好回家顺路。

他看着陈池走到路边招了辆出租车坐了上去,开走前还探出头和他说一句下午考试加油。

梁舟站在原地也只好回他一句你也是。

等那辆出租拐过街角,梁舟才松开抱书包的手,他把手摊开看了下掌心的胸针。真的很小,但又胖胖的,圆滚滚一只很可爱。梁舟把胸针放回书包里的内袋里,把书包背到身后,慢慢走回家了。

他和唐宋几乎前后脚进家,唐宋刚进家,手里的菜还没放下,梁舟就开门进来了。

“小舟回来了,今天这么早?”

“唐妈妈,嗯,今天考试提前放了。我来帮您。”梁舟走过去接过唐宋手里的菜提到厨房去。

转身回房间把书包放下,又回到厨房:“唐妈妈,那些菜要洗?”

听到梁舟问,唐宋也进了厨房:“下午不是还考试吗?你去看书吧,这里我来就行了。”

梁舟把袖子拉到手肘,露出几乎不见光的手臂,弯腰拿了菜果盆:“没事的,洗菜就几分钟的事。”

唐宋看见他动作,不打算劝了,自己也挽了袖子,和梁舟并排站着:“好呀,那我陪咱们小舟一起洗。”

两母子站在一起认真洗菜,没聊什么。唐宋看了看梁舟神情,有些不经意地开口:“小舟啊,妈妈有个同事最近去国外旅游带回来一个霜什么的,说是什么美白的,还说去疤很有效。我让他们买一罐,你……试试?”

梁舟洗菜的手顿了下,他看到唐宋脸上有些紧张的神情,又看了下自己的手臂,默不作声把自己手里的菜洗完,关了水,把洗好的菜放在一旁。

“嗯……好啊。谢谢唐妈妈,如果有用就好了。”

唐宋眼睛一亮:“哎真的呀。那我等下做了饭了就让他们买。哎对了,小舟,唐妈妈不是说你这个疤,妈妈嫌弃或者觉得不好看……”

“唐妈妈我知道的,谢谢你。”梁舟擦干手,把手里的帕子递给唐宋,轻轻敲了敲嘴角。

唐宋接过来,哎了一声:“你这孩子。”

“那唐妈妈我先去看书了,等会吃饭了叫我就行。”

“好的,为了咱们小舟考试,今天给小舟做考试必胜餐。”

梁舟回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先去看书,反而进了浴室,去照镜子。

他看着自己斑驳的脸,伤痕交错的手臂,手背,就连眼角都有疤。

这些都是他的裂缝,都是他被修补之后的痕迹。这些真的有一天会消失吗?他也可以把口罩摘下来吗?

真的能做到吗?梁舟一边觉得不会,一边又暗自希望会有用,他慢慢走回书桌前,不再多想,拿出书认真复习。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第十一章 裂缝
热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居心叵测 池袋西口公园 当“真”维斯遇到贾维斯 残袍 放学后 生死河 莫斯科情人 犹大之窗 清明上河图密码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