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路遥,路遥————”

有人在叫他,声音很急切,他转过头去,循着声音走过去。

“路遥,路遥!”

是谁,是谁在叫他。他走过去,只看见一个穿着蓝白校服地女生背对着他。

他上前拍了拍女生的肩,女生慢慢转过来,视线移到他的脸上,顿了一下就突然开始尖叫。

“啊啊啊啊————!”

他被吓了一跳,退后几步,赶紧遮着自己的脸说:“对、对不起,对不起。”

一步步倒退中他踩到什么,脚后跟一滑就摔到了地上,抬起头漫天都是飞舞的纸。

上面写着“恶心”、“怪胎”、“恐怖”、“奇怪”,数不清的白纸缓慢飘落着,他眼里的世界都反着白,刺得他流泪。他伸手抓住一张,指腹刚摸到纸就全碎了,碎在他手里,他低下头,手中的纸变得半透。

他怔忡地看着手里的纸,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他流的眼泪落到了纸上。

我怎么会流这么多眼泪。

“梁舟。”

“哎,梁舟。”

“梁舟,早上好啊。”

又有人叫他,是一个男生,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男生温和地笑着,似乎从来没人对他这么温柔,还向他招招手。

他犹豫着,竟然不敢迈步过去。

“过来啊,怎么不过来。你不过来,我就要过去了。”

……你……我……

一阵窒息感传来,梁舟猛地张开嘴,他猛地张开嘴大口吸气,却不小心呛到,立马侧着身蜷缩起来咳嗽,他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这个早晨,在莫名其妙的噩梦和咳嗽中,梁舟醒得彻彻底底。

在餐桌的时候唐宋注意到梁舟眼睛有点红,就开口问了下梁舟怎么了?

梁舟没说自己做噩梦的事,只随口说是自己早上没睡醒去刷牙不小心呛到了。唐宋捏了把他的脸,又夹了个煎蛋给他:“这小可怜的,快多吃点补补。”梁舟咬着煎蛋点点头。

这天是周一,有升旗仪式,梁舟戴着新换的口罩特地提前出门了。班里组织同学在操场排队的时候,他们班主任路上堵车了还没到,队伍纪律暂时先交给班长管。

梁舟站在队伍里有些不安,毕竟是升旗,他戴着口罩说行也行,说影响不好也有点。前几周都是他们班主任会和检查纪律的老师说明情况,虽然不是每周都会,但总有那么一两次。今天班主任没能及时赶来,梁舟感觉有点不妙。

果然,他刚刚才想,就看到检查纪律的老师手里拿着记录表向他走过来了。

“同学,待会要升旗了你怎么还戴个口罩,赶紧摘下来。”

不只他们班的同学,连站他们班隔壁的,都有人听着老师的话偷偷摸摸望过来,梁舟僵直了身体不知道怎么反应,小声叫了句老师。

纪律老师明显不满意,看梁舟没有动作,声音提高了一些:“哎这位同学你怎么回事?这种严肃的场合为什么还要带着口罩?不知道什么是尊重吗?”

这声音引来了更多的目光,梁舟的手捻了捻校裤的裤缝线,藏在口罩下的嘴深深抿着。

“老师!对不起,他今天重感冒太严重了,怕传染给同学才戴的。”突然有个声音从队列后面传来,梁舟用余光去看,是陈池。

“升国旗就多久的事,等会记得摘了啊。”

陈池搂上梁舟的肩,帮他遮住大部分好奇的视线,又轻轻拍了下他,梁舟立刻会意咳了几声,老师又看了眼梁舟,没再说什么,留下一句“平时要注意好身体”就走了。

陈池冲着他背影说:“谢谢老师关心。”

等纪律老师绕进另一个班里队伍,陈池才放开梁舟的肩。

梁舟看了他一眼,低声说:“谢谢。”

“没什么事,幸好我等会要上去念个稿才能走上来,要是没我,你就不知道糊弄他一下吗?”

“…………”梁舟不知道该答什么,又说了个谢谢。

他听到陈池哎了一声,然后又和他说:“那就当我刚刚帮你的报酬,等下我要上去,你记得看我,不要低头。”

“……嗯。”梁舟觉得这个要求有点奇怪,但想着刚刚陈池又帮了自己一次,没什么道理拒绝,就答应下来。

要到国庆了,陈池上台念的是一篇他自己写的关于祖国的文章。梁舟仰头看他,太阳从陈池身后的教学楼后露出来,为他铺上一层光亮的背景,明明隔得那么远,梁舟却仿佛看到了陈池琥珀色眼睛里反出的光。

那闪烁的光比太阳还要遥远。

陈池太遥远了。

梁舟想,陈池就是他世界里都不会出现的遥远的人,就算出现了也不会停留很久。

就好像福利院里来偶尔来探望他们的爱心人士,会给他们糖果、玩具还有漂亮柔软的新衣服。小孩们都很喜欢他们,但也很清楚这些人当中有些人只会和他们见一次面,于是他们的人生里有了很多个只见一次面的朋友。

连长相都模糊掉了,记得对话已经很不错,更多的是用某月某号,那天来看过我们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称呼。

偶然来到,必定会离开。

就是这样遥远的距离。

整个升旗仪式结束的时候,陈池好不容易从夸奖他的老师手里脱身,他准备去找陈池,却看到梁舟一个人走在一边,杂乱的人群里,他低垂的头,还有些缓慢地步伐,倒是和周围人格格不入,有些显眼。

陈池看着梁舟的背影,停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突然有同学过来拍拍他的肩:“陈池,打球去?还有20分钟上课。”

陈池摇摇手里的演讲稿:“我还得把这个交到宣传部去,他们那边说要做个记录。你们去吧。”

同学有些遗憾,调笑他一句:“这大概就是好学生的烦恼噢~那我们先去了,拜。”

“拜。”

陈池看着同学走远,自己找了个拐角处的垃圾桶,把手里的稿子撕碎丢进去,之后自己找了个地方坐着,等快要上课了才慢慢走回去。

正好就是班主任的课,上课之前,班主任先说了国庆放假安排的事。

“马上就国庆放假了——”

“耶!!!”班里爆出一阵欢呼,班主任在讲台上挑挑眉,话头一转,“但我们还是要补课的,放假回来补周四周五的课。”

“也就是说你们这次国庆放五天,回来只会要补九天课。这下可以收收心把这几天的课上完了吧,还激动吗?”

班里又哀嚎一片,班主任拍拍手,开了多媒体:“行了,上课了啊。”

虽说要补课,连着上九天课很痛苦,但要放五天假这个事还是挺让大家兴奋的,一下课班里就讨论开了,三五成群说着假期想去哪儿玩,计划干什么,要和谁去。

自然是没人找梁舟说的,他开始自己闷头看了会书,最后被班里气氛感染,也有些按捺不住,偷偷摸出手机给唐宋发了条短信。

「唐妈妈,我们班主任刚刚通知说国庆能放五天假。」

他发完短信就把手机调成震动揣兜里了,没多久唐宋就给他回了短信。

「这么长?小舟有没有想玩的,想去的,好好想想,等回家了咱们好好商量一下。」

梁舟想了下,他想去海边,又还想去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古老的镇子,他怀着一点点期望按着手机打字。

「………可以去海边吗?」

「当然可以呀。等我这边忙完了我看看机票,小舟记得要好好上课。」

梁舟看着短信有些惊喜,像被头奖砸中了脑袋,他立马回了个「谢谢唐妈妈!」过去。

他听唐宋的话,打算静下心来好好学习,把手机塞回了书包里。但只看了两行字,他的心思就又飘远了,飘到了即将上岸的浪花上,被裹挟着,和沙粒撞击,梁舟已经能想象出海浪声了,还有咸腥的海风。

是这样的吧,电视里,书上,海都是这样。

班里还是很吵闹,虽然梁舟还是一个人,但他总算感觉自己合群了些,他偷偷翘起了嘴角,拿着笔在草稿纸上点来点去。

大课间做操的时候,梁舟依然走在班里人后面,陈池又在那天那个位置站着。

梁舟隔着五六米就看见他了。

他没多想,埋着头就从陈池旁边走过去了。陈池哎了一声,拉住他的手臂。

“怎么不理我?”

梁舟动了动,让陈池把自己手放开,他抬头看梁舟,问:“…怎么了?”

“不叫我了?”陈池摆了个有些无奈的表情,“哎,算了算了。就是问问你国庆什么打算?”

梁舟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有、有什么事吗?”

“找你出去玩啊。”

“为什么,为什么要找我?”

陈池没回答,只盯着他看,那琥珀眼睛里的光有些晦暗。

“我,我家里有事,对不起。”梁舟被他看得有些不舒服,避开他的眼神,转身快步走了。

陈池没追上去,反而看着他的背影,嘴里意味深长地嚼着梁舟刚刚说的话:“家里……”

————

这个上午对梁舟来说注定是难熬的,他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急匆匆赶回家,没想到梁修文也回来了。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热门: 撒娇精王者直播日常 诡案罪2 黑色皮革手册 异世之小小法师 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 崔老道传奇:三探无底洞 鹰坟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妖怪客栈整改报告 推理之王1:无证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