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梁舟到教室的时候,陈池已经回来了,他坐在自己位子上,周围起码围了五六个同学,几乎都在问他请假的事。梁舟经过那伙人的时候,听到陈池回答说:“家里有点事。”

他垂下眼,默不作声走到自己座位上,刚坐下陈池就眼尖地注意到他了,叫了梁舟一声,温和地冲他说:“早。”

梁舟偏了偏头冲陈池的方向点点头,算是回应。

看他的样子,也不知道拿到东西了没。

梁舟把书包打开,拿了语文课本出来,正打算把书包放进桌子里,他眼睛却瞥到一抹白色,梁舟有些疑惑,弯下腰眼睛和柜子平齐,又伸手去摸,结果摸到一把碎纸。

梁舟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昨天走之前明明把垃圾都扔掉了。

他把碎纸放在桌上,翻了下发现有字迹,又仔细看了下发现是被撕碎的“谢谢”,是他的笔迹,是他给陈池写的谢谢。

梁舟愣了一下,他转头看了一眼陈池,又害怕被陈池注意到一般,飞快转回去了。

是谁撕掉的?陈池吗?他也很讨厌我吗?还是擅自放他书桌里他觉得恶心?还是杨林,难道昨天我走了他又回来了吗?他看到我放了吗?梁舟有些茫然的抬头望了一圈教室,他不知道是谁做的,又觉得谁也不会做这种事。梁舟吞了吞口水,又觉得喉咙烧灼一般痛。

就像当初在福利院,他同样也不知道谁在他的饭里放了一把土和一只死虫子。当时好像也是这样,梁舟转头去看,其他孩子都在做自己的事,他们之中似乎没有一个人会干这种事。

但梁舟又清晰地知道,那是对他的恶意。不管如何,总有人讨厌他,因为他的脸,他的性格,还是别的其他的原因。

他的视线落到被撕碎的“谢”字上,纸张边缘凹凸不平,还有些细小的毛边。梁舟想他大概永远都习惯不了这些。他深呼吸了一下,用纸巾包着,把纸丢掉了。

算了吧,陈池他应该不在意缺的那几块钱,我的道谢也是。

梁舟打定主意让这件事在自己这里翻篇,他静下心来看书,陈池和其他同学聊天时的笑声又传到他耳朵里。梁舟用笔点着草稿纸,抬头看了下挂在黑板正上方的钟,心想怎么还没上课。

今天是周五,马上就要到周末了,教室里明显比平时躁动一些。下了早读就是最震得住场的数学老师的课,他一进门就有眼尖的同学瞧见手里拿着一沓卷子。

“啊…………老师,你不会要考试吧?”

数学老师走上讲台,拍了拍手里的卷子:“好了好了,别吵了,就是个随堂测试,很简单的,和书上习题差不多。”

这么说了还是没什么用,班里有几个平时就很跳的男生还在哼哼,老师把卷子分下去,又说了句:“把课本收起来,好好做题,没多少题,上半节课做,下半节我们继续讲课。”

班里又哀嚎一片,梁舟接过同桌用手臂推给他的试卷,翻看了下,没有特别难,他写了自己的名字就开始埋头做题。

而他的同桌在一边嘟囔:“这什么题啊,看都看不懂。”梁舟偷偷瞥了一眼,发现他同桌的试卷上一片空白,本人还在咬着笔头发呆。梁舟没多看,收回视线回到自己卷子上。

老师让交卷的时候,梁舟正好写完最后一题。试卷是从后往前传上去,他同桌看了他几眼,伸手过来拿他梁舟的试卷,压低声音有些急切地说:“你怎么写的,借我看看。”

梁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捏着试卷没放,他还没思考到要不要给他同桌抄答案这一步,他同桌就撤开了手,脸上有些微怒:“不愿意就不愿意呗,我问别人。”

说完他同桌就耸了耸肩转头去问自己其他同学,又好似不经意地看了他一眼,梁舟被这一眼看得浑身不自在,他埋下头,把自己试卷递给前排的同学。

之后的课梁舟连头都没抬起来过。

很快到大课间时间,所有学生要下楼做操,梁舟一个人低着头走,以他为圆形,周围差不多七八厘米半径的距离是没有人愿意靠近他的,要不是因为下楼这段距离人太多,估计都没人愿意和他平齐着走。

下楼梯的时候,梁舟贴着墙走,他同桌和另一个同学经过他,他听到很小声地一句“切”。梁舟埋着头,捏了下自己袖口,又扯了下。

下到一楼,穿过长廊,再过个拐角就到操场了。梁舟故意放慢了步伐,落在班里人的后面。他慢慢地走,只看到自己脚尖前一块地,没注意撞到了一个人的后背。

梁舟退后两步,赶紧出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下次走路好好看路。”是陈池的声音,梁舟抬起头看到陈池双手插进裤袋里,在他面前站定,微微低下头看他,阳光从他的睫毛缝隙间穿过,梁舟发现陈池的眼睛是很好看的琥珀色。

“陈池…”

“终于叫我名字了?”

“你……怎么不走……”梁舟想问:是在等我吗?

“等你呢,问个事。边走边说,别等下去迟了就尴尬了。”陈池迈开步伐,梁舟看着他的背影,一愣神就跟上去了。

“我抽屉里的钱,是你放的吧?”

哎?梁舟下意识“嗯”了一声。

“补上次饼干牛奶的钱?”

“嗯。”

“行了这次的我收了,下次就别了吧。本来我就没花钱我妈给我塞的。”

“啊,嗯……”

“对了,那你有没有看到那张纸……”梁舟问得犹豫,说到最后几乎没了声音。

“纸?什么纸?哎要开始了,那就谢谢这次你给我零花钱了,走了走了要做操了。”

陈池似乎没听清梁舟在问什么,他加快脚步,梁舟在他后面急冲冲跟上去。

陈池长得比他高,腿也比他长,迈开步子走,梁舟要跟上他只好小步地跑。他望着陈池的背影,想问,你看到我给你写的谢谢了吗?我桌里的纸是你撕了丢进来的吗?你只看到了钱吗?

还没等他问出口,陈池已经走到自己平时的位置上了,梁舟没刹住脚跟上去几步,陈池递了个疑惑的眼神上去,梁舟反应过来,赶紧转身跑去自己的位置上。

“哎哎哎,陈池,你这什么情况?”

陆远比陈池稍微高一些,正好站他后面,他刚好瞄到陈梁舟跟着陈池后面跑,用他们两人才能听到地声音问了一句。

“什么什么情况?”陈池跟着音乐开始蹲下压腿。

“你说那怪胎是不是缠上你了?”

“什么怪胎,你说谁……梁舟?别这么叫别人。”

“……行。但你是不是老好人做太过了,你刚和他说什么呢,他追着你跑。不过我说真的,他那样的吧,看着真的奇怪,感觉是不是……”陆远又压低了点声音,“是不是精神有点问题啊?”

陈池抬眼去看站在队列的梁舟,很单薄的背影,日光把他影子照得歪斜扭曲。

“你一天天的,管住你的嘴吧,陆远。”

“哎哎哎,那刚刚你和他说什么呢?”

“刚刚遇上就问了下,问他期中考试之后想和谁坐?”

“谁啊?”

“应该是我吧。”陈池话里带着笑意,盯着梁舟背影看。

而梁舟站在原地一无所觉,他还在想那张被撕碎的纸。陈池刚刚好像说了不知道,但梁舟又觉得自己不可以相信陈池说的话,很奇怪,明明陈池对他态度就很好。

结束的时候,梁舟站在原地回过头去看陈池,陈池注意到了,冲他笑了笑。

“哎,你干嘛呢,还冲他笑。”

陈池慢条斯理地说:“和我未来同桌搞好关系。”

“你真的要和他做同桌?”

“是啊,你不觉得梁舟挺有趣的吗?”

“有趣?哪里有趣?不是,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陈池舌尖顶了顶牙齿,扯开嘴角:“就想和他交个朋友。行了,回教室上课。”

接下来这一天梁舟心不在焉,他煎熬着,终于听到了晚自习下课的铃声。

回到家的时候,梁舟推开门,发现唐宋还没睡,坐在沙发上织毛衣。

“唐妈妈,还不睡觉吗?”梁舟走过去,帮她把落地灯调亮了一些。

“小舟回来啦?饿不饿呀,妈妈给你煮点东西吃?”

“不用啦,唐妈妈,我洗漱下就睡了。你呢?”

“看这个,”唐宋向梁舟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毛线,“快降温了,我想趁着还不是太冷手不僵的时候,给你和你梁爸织条围巾。”

梁舟心里蓦然一软,他书包都没脱就直接坐到了唐宋脚边:“谢谢唐妈妈。”

“谢什么,”唐宋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怎么了小舟?是在学校有什么事吗?还是想找妈妈聊聊天。”

“唐妈妈,我想问,如果一颗糖开始很甜,但吃到后面很酸很酸,你会不会吃呢?”

“哪种酸,是酸掉牙的那种吗?”唐宋笑了下,低着头织毛衣,“其实这不是糖味道的问题,是自己的问题。要是有人就喜欢吃酸的东西那他当然不会拒绝,要是不喜欢酸,那就不吃了呗。”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热门: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失恋后我闪婚了 只爱陌生人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 穿成炮灰后我被首富宠上天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记忆迷踪 偏爱 妖神记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