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中午到家的时候,梁舟发现家里没人,桌子上贴着便利贴。

[小舟,妈妈今天工作中午回不来了,桌上有钱,你看着去街上买点吃的。记得去干净一点的店吃,别吃坏肚子了。]

唐宋在附近的街道办事处上班,当个公务员,平时还好,最近要做季度汇总一下子忙起来。她提前给梁舟和梁修文打了预防针,让他们爷俩儿做好最近一段时间天天吃外卖的心理准备。

所以看到唐宋给他留的信息,梁舟也没多惊讶,甚至觉得松了口气,否则他真不知道怎么调动自己快到谷底的情绪来和唐妈妈好好说话。他走过去把便利贴扯下来,揉成一团随手扔进垃圾桶里,拿了桌上的钱,背着书包进了房间。

他在书架上随手抽了一本书,把钱夹进去。又把书包挂在一旁的衣架上,梁舟的目光无意识地扫过房间,最后落在了他房间的衣柜上,他有些着魔似的一步一步走向他的衣柜。梁舟站在衣柜前,慢慢打开一侧的门,视线随着光一同钻进柜子深处。

梁舟就那么直直地站在衣柜前,光线还没进到角落就被衣服阻隔,他看到了黑暗的角落,是曾经他最熟悉的地方。他把自己的脊背交给冷硬的木板,头埋进膝盖里,很安静很黑,没有人会发现他,没有人会突然尖叫着哭泣,也没有人会捏着他的头用几乎想杀死他的眼神盯着他。

有那么一瞬间,梁舟几乎放开了握在衣柜门把上的手,想迫不及待地钻进去,他的身后,仿佛杨林一步一步接近他,把光全部遮住,下一秒就要捏住他的肩,冲他狰狞地笑,力气大得可以捏碎他的骨头,那只伸向口罩的手就要掐断他的脖子。

“呼…!”梁舟猛然退后一步,他转过身,身后谁都没有,窗外的光照亮整间屋子,他甚至看到了空气里飘荡的浮尘环绕着他。

梁舟回过神来,把衣柜关上,关上门的那一瞬间耳边的声音全消失了,一切陷入静音。他把额头靠上柜门,握着柜门把手没放,把手表面的浮雕花纹硌得他手心有点疼。

没事的,没事的,梁舟,它们都伤害不了你,你不要怕,不要怕。他在心中默念着,每念一句梁舟的呼吸和心跳就重得下跌。等到他的呼吸渐渐平缓,梁舟才停下来,慢慢把手松开,站直了身体。

梁舟抿抿嘴,站在原地想了下,又去书架前把刚刚那本书抽出来,拿出里面的钱出了单元楼去买吃的。

他没走多远,只到了小区里一个小超市里买点吃的。九月底还是很热,梁舟出门没忘戴口罩,刚进超市门口的的时候,收银台的姑娘有意无意多看了他几眼。过了一会,逛了两圈还决定不了买什么的梁舟,才发现超市门口收银台的小姑娘一脸怀疑表情,从自己的工作台探出点脖子出来盯着他看。

好像被当成怪人了……

梁舟不再乱逛,他随手拿了货架上的一包饼干和牛奶,结完账匆匆离开了。

到家的时候,梁舟才发现自己正好拿了和那天陈池给他吃的一模一样的饼干牛奶。他撕开包装,放了块饼干在嘴里咬着,想着那天给的钱不够陈池怎么没问他补,又才记起来今天早上陈池帮了他,结果自己忘记道谢了。

下午找机会和他说声谢谢吧,顺便把缺的钱给他补上。

结果不止下午,连第二天陈池都没出现。

陈池跟着他父亲去参加聚会,还没到中午他就被叫去换了衣服,换好了他爸又催着他出门。

“不是下午吗?爸。”陈池还以为自己至少还能在家吃顿中午饭,他昨天因为呕吐的胃有些隐隐作痛。

话音刚落,陈爸就开口教训上了:“所以说你这孩子不懂事吧。咱们中午过去,是因为今天主人家先叫我们去吃顿便饭。说明什么,说明别人对我们印象不错,所以才让我们去吃饭。那我们正好早点过去聊聊天,你等会看着去帮点什么忙,在叔叔阿姨面前表现好点,以后出社会也有人看你的面子,晓得不?”

陈池不知是因为胃痛还是因为他爸的话,他的胃一阵阵反酸,他又想吐了。陈池只好含糊的“嗯”了声,把头转向窗外,默不作声的放缓呼吸,希望稍微能舒服点。

旧通市说大也大不到哪里去,但也没有很小,从他家的别墅到今天聚会的地方开车大概半小时的车程,旧通算个旅游城市,绿化做得很好,陈池看着窗外风景,刚觉得自己好点,就被他爸叫着下车了。

关上车门,陈池站在原地顿了下,脸上扯出个笑容,这才迈开脚步跟上他爸爸。

他跟着他爸,礼貌地和这套大房子的主人问好,又不深不浅地交换一个个常见的社交话题,连到饭桌上连谁先走到饭厅都要你请过来我请过去。

这顿饭陈池理所当然地没有吃饭,他的胃愈发不舒服,陈爸注意到他的脸色难看,侧过身对他说:“你摆张臭脸给谁看,去卫生间给我洗把脸精神下,马上就要来人了。”

陈池应了,他用冷水泼了几下脸,感觉好了很多。

之后的应酬,客套,陈池做过太多遍,他的脑内有个清单,他只要跟着这张清单上依次划勾就行。但又让他觉得难以忍受,陈池手里端着饮料,分不清是会场太多人,还是领带打得太紧,或者这一切,连同在场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让他感觉都黏腻到恶心,喘不过气,他下一秒就要在明亮的大堂里吐出来了。

“小池,快过来和你陆叔叔陆阿姨打声招呼。”他爸在叫他。

陈池缓过神,提了提嘴角走过去。

——————

梁舟和班里人不熟,打听不到陈池请假的原因,他偶尔回过头去看陈池座位,上面干干净净的。

连同他想和陈池想当面道谢的勇气都随着一次次转头渐渐减少。

上了一天课,陈池依然不见踪影,梁舟又看了一眼他空空如也的课桌,还是打消了当面和他道谢的打算。梁舟撕了一张自己空白的草稿纸,对折了一下,思考了下提笔在中间处写了字。

他写完,把纸折成一个小信封,又把钱塞进里面,打算等放学大家走了,自己悄悄放到陈池座位里。梁舟做完这些不知为什么有些畏畏缩缩的,他有些心虚地把折好的信和钱放进了书包夹层里。

等待放学的时间总是难熬的,梁舟简直有些坐立不安,随着放学临近,他越发觉得书包里的东西简直就是个炸弹,随时要爆炸,梁舟又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做都做了,只要等放学多呆几分钟,走过去放进去就行了。

梁舟这么安慰自己,很快到了放学时间。他刻意摊开作业坐在座位上假装写着,心思不在任何一道题上,他留意着还有多少人留在教室。终于等教室只剩下梁舟一个人的时候,他从书包里面把东西拿出来,又几步走到陈池的座位上,准备把东西放进去的时候,他又直起身望了望,确保没人看到他之后,动作很轻把东西放进陈池书桌里,立马回去收拾自己东西,背着书包走了。

而梁舟刚走过走廊拐角下楼梯时,他们教室储物间的门开了。

一中是个老牌名校,梁舟他们上课的这栋教学楼却是之后扩建的。教室里黑板讲台等等设备都是新的,学校还专门给每个教室修了间大概两平米的储物间。给班里放些多出的桌子板凳,放课桌上摆不下但每天要用的教辅,班里常备的粉笔,练习本也放在里面,因为只是用来放东西的,学校只给开了小小的一扇窗,还不在走廊一侧,除非开门进去,只是在外面,是看不到储物间里面的。

那扇门打开,陈池走了出来,他虽然外面套着宽松的校服,里面却穿着间衬衫,还打了领带。他是刚刚从宴会上溜出来的,借口来学校拿新发的作业,恰好赶上放学,同学们都匆匆离开,陈池逆着人流进了储物间,没想到碰到梁舟一直没走。他借着门缝看完了梁舟往他书桌放东西的全过程,陈池饶有兴趣地挑挑眉,几步走到自己座位上,微微弯下腰伸手进书桌抽屉里翻了翻,还不过几秒,他手里就拿到了刚刚梁舟放进去的东西。

是一张白纸折成的信封,他拿起来在耳边晃了晃,有东西。陈池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是几张叠好的一块钱,又把那个简陋的信封摊开,是张A4的纸,挺大,整张纸上只写了两个字「谢谢」。

他好像知道“谢谢”从何处来,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

陈池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两个字,梁舟字还成写得算好看,他拿出手机对准字拍了张照片。随后他站直身体,把纸拿在手里,慢慢地撕碎了。

他慢悠悠地走到梁舟座位上,就像梁舟往他书桌里放东西一样,他也撕碎的那堆纸丢进了书桌里,而梁舟给陈池的钱,他揣进了兜里。

出了校门陈池用那几块钱买了瓶热牛奶,插着吸管喝,胃暖烘烘的,总算不想吐了。

陈池心情有些好转,转念想到明天梁舟发现书桌里的东西的表情,他心情更好了。

※※※※※※※※※※※※※※※※※※※※

慢慢露出爪牙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热门: 首席御医 幽巷谋杀案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反派上将突变成O[穿书] 闻风拾水录 库洛牌拯救世界 穿回老公最渣那年 武炼巅峰 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