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梁舟下晚自习回家时候已经十点过,他开了门,家里客厅只亮着一盏落地灯,灯下有个男人戴着眼镜借着昏黄的灯光在看书。

梁舟把口罩摘下,他的脸又被勒出了红印,有点痒。梁舟伸着手用指尖轻轻地抚,不敢抓,怕破皮。

“梁爸。”

沙发上那人放下书:“回来了。哎又被勒了,痒不痒啊?”男人干脆把书和眼镜放下,走上前低下头帮看他脸上的红痕。

“没事的,等会就好了。”

男人又仔细看了看才放开他的脸,坐回去重新戴上眼镜拿起书,翻开到刚看的那页:“咱们还是换个牌子吧,天天被这么勒也不是回事。我明天就去给你看。”

“嗯,谢谢梁爸。”

“嗨,咱爷俩说什么谢。饿了吗?你妈给你留了宵夜。”

梁舟站在原地摇摇头。

“那去休息吧,这上一天课,累得够呛。进屋吧,我再看会儿。”

“好,梁爸晚安。”

“船船晚安。”

“啊、嗯。”

猝不及防被叫到小名,梁舟脸都有些热,他略加快脚步进了房间。

“哎呀,叫这么多次还这么害羞。”梁爸摇摇头,笑了下又继续看书。

梁爸笑得有些大声,梁舟隔着房间门板都能听到,他垂着头扣了扣自己的书包带,这才走到书桌前放下书包,坐下来。

他没急着去洗澡,反而抽出书桌上一个本子,摊开来写今天的日记。

9月23日晴

要考试了,希望考好。

老师说要换座位,同桌应该会开心吧。

……新同桌会是谁呢?

想交朋友。

梁舟捏着笔,笔尖久久停顿在最后一行字,他咬着嘴唇,脑子里不知怎么浮现起在同学堆里的陈池,他又埋下头,一笔一划把最后一行字划掉,日记放回原处,起身去洗澡了。

梁舟有段时间很厌恶洗澡,他害怕摸到自己满是伤痕的脸,凹凸不平的手臂,害怕一切能映出模样的东西,他躲进柜子里,在里面蜷缩一整天,黑暗包围着他,四周静悄悄的,他的耳朵里却全是玻璃碎裂的声响,一声一声。

他怕极了,却不知道往哪里逃。他也不敢哭,只抱着膝盖睁着眼睛不知道看哪里,福利院的妈妈每次把他从衣柜里拉出来都要劝上很久,然后梁舟才会慢慢爬出来。

同时梁舟开始害怕女性的靠近,每次他从柜子里出来,福利院妈妈伸出手想抱他,还没碰到,梁舟就开始尖叫,哭喊,直到身体肌肉快要痉挛才停下。

梁舟擦开镜子上的水汽,仔细看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的少年也在看他,下半脸的伤痕比起之前已经好了很多,但仍然斑驳着,因为洗澡他苍白的脸色泛了点红,看着都要比平时平易近人些。

梁舟想起平时同学看他的眼神,垂下眼不再照镜子,换上睡衣出了浴室,背了会单词就睡了

难得的没有做梦,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他醒的时候比平时晚了十几分钟。

他着急出门,连唐妈妈给他准备的早餐都没吃,背上书包就往外走。

梁爸赶紧拦住他,塞给他个十块,让他路上买点吃的,梁舟点点头把钱一揣就走。

“哎怪我,今天忘叫他了,孩子还有早读呢……”唐妈妈关了门,坐回餐桌吃早餐。

“没事,咱们船船好歹也17了,路上买点吃的总是会的。”梁爸喝了口粥,看了一眼唐妈妈。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梁修文你气死我了!是,咱们小舟能买吃的,但他在学校肯摘口罩吗?”

“唐宋同志啊,我都说了,梁舟已经17了,这些问题他该学会自己解决的。他现在是戴口罩,可他能戴一辈子吗?”

唐宋“哎”了一声,脸上看着有些伤心。梁修文走到她身旁拍拍她的肩:“行了,相信我们船船,既然当初他当初决定和我们一起走,就说明他也在努力,给他点信任好吗?”

唐宋静了下,慢慢站起来:“那我中午得给他做点好吃的,万一他没吃,中午也能吃点好的。”

“行,正好今天公司给我放了半天假,等会我陪你去买菜啊。”梁修文笑起来,又把自己老婆按回座位上吃早餐。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也是有些担心梁舟买了早餐不吃,或者干脆就不买早餐了。

而快步走在上学路上的梁舟还是乖乖地把梁爸给的十块钱递给包子铺老板,买了两个肉包和一杯豆浆。

在接过早餐和零钱的时候他就有点后悔了,梁舟不知道自己等会要在哪吃早餐。

但买都买了,梁舟只好提着,进学校的时候他还张望着有没有什么没有人的角落可以让他课间出来吃个早餐。

勉勉强强踩着点进了教室,还有两分钟早读。教室里还是闹哄哄地,班里的人有人聚在一起说话,有人在座位上已经拿出书了,梁舟提着早餐进了教室照旧没人注意到他,注意到的也无视了。

“梁舟,早啊!”

他刚准备坐下,突然有人叫他,他转头,是陈池。

陈池周围还围着几个同学,这时因为陈池这一声都纷纷转过头来看他,梁舟被看得不自在,只冲陈池点点头算是回话,就坐在自己座位上也没打算接话。

早读的时候,梁舟同桌读着课文,眼睛时不时往他这边瞟,间或嘟囔一句:“什么味道啊,一股菜味。”

梁舟听到脸一红,是他刚刚塞进课桌里的包子和豆浆。他本来还想等着早读下了找个角落把东西吃了,可他的同桌往这边看的次数越来越多,嘟囔地声音也越来越大。梁舟越来越坐立不安,只好借口自己去厕所,偷偷把早餐带出教室丢在了走廊的垃圾桶里。

走廊上几乎没什么人,他站在垃圾桶前发呆了一会,听着间间教室传来的或强或弱的读书声,突然觉得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

“干嘛呢,跑出来偷懒啊。”有人拍了下梁舟的肩膀。

梁舟转头,看到陈池线条利落的侧脸。

他楞楞地,不知该回什么话。

“回去了,你再在走廊站一会,等下年级主任给你记名你就完了。”陈池见梁舟没反应,干脆一只手挽着他的肩膀,脸凑到他耳边说话。

“…………谢谢你。”梁舟往旁边退了一步,自己先走了。

被丢在后面的陈池也没急着跟上去,他看了一眼垃圾桶里刚刚被梁舟丢掉的早餐,又看着梁舟离开的背影,意味不明地笑了下。

之后嘴角又很快放下,慢条斯理地走近教室。

“干嘛去了你?撒尿撒那么久。”陆远坐陈池后面,踢了踢他的椅子脚。

“逗鸟。”陈池头也不回,拿着本书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看。

“你他妈说你***我都信,还他妈逗鸟。”

“嘴里干净点,我要是***现在能回来吗?遇到一只鸟,挺小的,还怕人。”

“你有病吧,不愿意说算了。”陆远又踢了一脚他的板凳,不理他了。

陈池则把手里的书放下,他摊开刚刚放在梁舟肩上的那只手,回忆刚刚手下的触感。

皮肉是温热的,但太瘦了。

他抬眼看了下梁舟的背影,本来就肥大的校服被他穿出了点空荡的感觉。

陈池拿着笔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不再看他,把视线移到了课本上。

过了早读又上了两节课之后是大课间,原本的课间操因为操场音响坏了,临时取消了。教室里一下子炸了锅,因为不用做课间操就兴奋起来,几个男生成群结队地跑出去打篮球,陆远也去了,他叫上陈池,陈池说自己有事就自己一个人出去了。还有些同学出了教室聊天吹风,教室里一下子又安静下来。

梁舟窝在座位上,摸摸自己空空的肚子,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去学校小超市买点吃的。他慢慢站起来,摸了下兜里还剩的钱,想着买盒饼干应该够。

他出了教室后门,选了走教学楼中间的楼梯下去。这个楼梯因为在教学楼中间,比起走廊一侧的走廊要不太方便,很少人走。刚下了没几级,就看到有个男生坐在楼梯上,梁舟有些意外,露过他的时候稍微放慢了脚步。

还没等梁舟偷偷看一眼,就被男生叫住了。

“喂,你没认出我啊?”

声音一出,梁舟这才发现是陈池。

他不知道和陈池说什么,只好干巴巴地说上一句:“……对不起。”

“说对不起干嘛?小事。去干嘛,买早餐?”陈池站起来,拍拍裤子。

“………嗯。”梁舟不敢和他对视,只掀点眼皮偷偷看他。

陈池点点头,一边嘟囔“就知道你饿了”,一边从肥大校服里掏了掏,掏出一包饼干和一瓶牛奶。

梁舟看着他的动作,仿佛知道陈池想要做什么。还没等陈池把饼干牛奶递到他面前,梁舟已经往后退了一步。

“…你躲干嘛啊?不饿吗,给你买的,快吃吧。”陈池笑了下,把东西塞进他怀里。

梁舟摇头往后退,嘴里还说着:“不用了。”,陈池跟着他一步步往前,梁舟听到自己上方传来脚步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拉了一把。

“哎,有人!”

他没站稳,跌进陈池怀里。梁舟感觉一股温热的呼吸一下打到他的后颈,他一缩脖子,立即后退两步站好。

“……”

“没事,不过你看,我都买了,你就吃点吧。”

梁舟抬头看他,又不知道怎么回话。

“走,带你去个地方吃东西。”

梁舟不知道怎么回事,迷迷糊糊的被陈池揽着肩膀,他有点想挣开,但又有点害怕陈池。结果被带着下了楼,绕了走到一片小树林里。

“行了,这里没人,你把口罩摘了吃吧。”

两人到了一颗大树边停下,陈池把东西递给梁舟,梁舟没接,两人陷入沉默,陈池眯起眼睛盯着梁舟看,梁舟垂着眼看地下。

“…行吧,我不看,你吃吧。”陈池把东西放到梁舟脚边,绕到树的背侧。

“这样我看不到你,你快吃吧,别饿坏了。”陈池干脆坐下来,抬头望天,这里快靠近学校围栏,基本没什么人来,很清净,空气也好,耳朵里没有各种人的声音,舒服多了。

没过多久,陈池听到很小声的咀嚼饼干声,他把腿曲起来,胳膊搭在上面,很轻地笑了一下。

对面的声音瞬间停了一下。

又静了一会,陈池听到梁舟很小声但清晰地说:“谢谢你。”

平时听他说话都隔着口罩,听着瓮声瓮气的,这下吃东西摘了口罩,听着声音倒是挺不错,清脆的少年音,估计还没出变声期,听着还有点女气。

“你戴口罩不闷吗?”

“…习惯就好。”

陈池没继续往下问,过了一会听着那头声音停了才问:“饱了?”

“嗯。”

“那回去吧,快上课了。”

陈池站起来,走过去,果不其然梁舟又把口罩戴上了。他内心觉得有点可惜,但又觉得没什么,反正自己想看总会看到。

回去路上梁舟把兜里剩下的钱递给陈池,陈池摆摆手,没打算要。

梁舟一下有些着急:“不够的话我明天会补给你的。”

陈池笑了:“说什么呢,本来就没多少钱,没事的。”

“不行的,这样不好。”梁舟捏着钱,非要陈池收下。

陈池只好接过来:“行了,都是一个班的,别这么见外。那就是我今天出门我妈怕我吃不饱给我塞的,你非要给那我就收下了。”

“谢谢你。”梁舟说得很认真。

陈池愣了下:“…都说了没什么事,走了回教室,要上课了。”

“好。”梁舟乖乖跟上去。

那天的晚上,梁舟在自己的日记上写道:

饼干很好吃,但还是有点怕他,好奇怪。

……可以交朋友吗?

和……他?

推荐热门小说潮湿角落,本站提供潮湿角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潮湿角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热门: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穿书]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 姑获鸟之绊 周抛男友来找我算账了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团宠不好当 落幕之光 ABO白夜做梦 湖底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