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上一章:第138章 下一章:第14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等到收竿时桶里就四条小鱼,这显然是没法吃的,孟初晞和周念安商量了下又把它们放了。

“今天我们就空手而归了?”周清梧看了眼孟初晞不无遗憾道。

孟初晞微微一笑:“没有鱼,虾也可以,记得家门口下去那一段小河吗?那里水不深,水草丰茂,会有好东西的。”

“有虾?”周念安颇为开心,连忙接口道。

“对啊,我们回家拿上竹筐,去看看。”说干就干,三人收了东西打道回府。

这一天是难得的闲适,也不顾忌村里人一脸诧异打量的好奇模样,拿着东西就下去了。

下去后孟初晞挽起裤腿就准备下去,周清梧有些紧张:“要是扎腿或有蛇怎么办?”这地方水草不少,她不敢让孟初晞冒然下去。

孟初晞顿了下,拿筐压下去试探了几下:“水不深,下面还很干净,没事的。”

两人盯着她,看她下了水,白生生的小腿都没了进去。把筐放入水中,孟初晞往前走了几步,双手压着筐往岸边水草从中一插,然后快速抖动往前压,半晌她迅速抬起筐,水哗啦从筐中漏出去,筐里除了几根绿色水草断茎全是在惊慌失措蹦跳的透明河虾,数量相当多,噼里啪啦的声音就能听出这收货颇丰。

这虾长不大,所以个头很小,可是这么一堆吃起来那也是十分过瘾的。两个人当下惊喜的叫出声,“哇,好多虾米啊!”

孟初晞转身道:“喏,接着。”

周清梧伸手接过来倒进桶里,又看着孟初晞在那如法炮制。这河道狭长不深,水势平缓积攒了不少营养,所以虾长得特别好,这来来回回几次就弄了半桶。

看着孟初晞在河里泡了许久,周清梧忙伸手过去:“够了,上来了,水有点凉的。”

孟初晞笑了笑,牵住她的手上了岸。

她刚上岸,周清梧就半蹲下身,抬头示意她:“扶着我别摔了。”说罢她握住了孟初晞的腿,拿出怀中的帕子替她把小腿脚上的水渍擦干净。

边擦边道:“都冷冰冰的了,都不晓得凉么?”说罢,又用手给她捂了捂,刚从河水中起来的确凉,所以她温热的掌心就十分明显,孟初晞不由笑了起来,她媳妇真好。

周清梧给她捂了脚又仔细给她穿好罗袜和鞋子,开口提醒:“另一只脚。”

孟初晞笑着抬起另一只腿,一边的周念安格外忧伤,初晞姐姐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现在傻笑着,就像不能自理一般被清梧姐姐照顾的这么好,这让别人看了打死都不可能信。

这里除了河虾还有很多黄蚬子,个头不大只有拇指大小,黄灿灿的卧在黄沙中,数量还不少。用箩筐把河沙一晃,圆滚滚都出来了,孟初晞收集了两大捧,笑着道:“今晚回家,给你们炒虾子,这黄蚬子用来煮豆腐汤,特别鲜,这样用总不算空手而归了。”

周清梧嗔怪替她把湿透了的袖子挽上去:“你就不能稳重些,孩子一样袖子也弄湿了,可还比不上念安呢。”

孟初晞不乐意了,低声嘟囔:“都说了我才八岁。”

周清梧哭笑不得,周清梧拎着筐,孟初晞挽着衣袖拿着桶往回走。太阳已经偏西了,金色阳光把三个人的影子拉的斜长,随着步子一晃一晃。呜呜跑在最前面,在长长的狗尾巴草中四处飞窜打滚,滚出一天天倾倒的带子。

周清梧和孟初晞说着话,周念安低扭头看着影子,这场景让人看着就觉得美好。

回去把东西放好和刘婶告别后,一家子就坐马车回家去了,马蹄声嗒嗒,影儿长长,形成黄昏最美的画卷。

到了家周清梧把黄蚬子养好吐沙,再去她们附近的菜园子里摘了一些新鲜蔬菜,该准备晚饭了。

周念安帮着摘菜,周清梧生火,而对吃的格外精通的孟初晞往往都是掌厨的那个。

姜丝和蒜末都切好备用,早上买的豆腐还在井水中泡着,用来打汤最好不过了。

周家村那条小河,河水干净,这种河里的虾和黄蚬子不大,但是那鲜味也是后世那些河鲜比不了的。

等到锅中油热,下入连刷爆香,孟初晞拿出了沥干水的虾。周清梧见状立刻拿了锅盖,叮嘱她:“站远一点,别溅着你了。”

孟初晞点点头,歪着脑袋把河虾全部倒进去,嗤一声,周清梧眼疾手快盖上盖,锅里噼里啪啦好不热闹,鲜活的虾拼命四处乱跳,等到动静歇了,打开一看香味扑鼻而来。

而锅中原本透明的虾全部变成了红色,切好的辣椒放进去,倒入黄酒提鲜去腥,不停翻炒,看着这颜色就诱人的很。

青阳镇鱼虾虽多,但是长这么大虾周清梧都没吃过两次,虾肉的鲜美胜于鱼肉,记忆中味道也是格外难忘。

这河中小虾米平日里根本就没人注意,塞牙缝都不够也没人回去捉,这还是头一次炒虾米呢。

黄蚬子同样是没人吃的野货,又没肉喂鸡鸭倒是多一些,晚上孟初晞爆炒后加入开水,放入豆腐慢炖,锅中咕噜冒泡的奶白色汤汁,看起来就好喝的很。

除了今天折腾的两道河鲜,孟初晞还炒了一盘红苋菜,红苋菜吃起来有点甜,红色汤汁浇在饭上格外漂亮,周念安最喜欢吃它了。

“来,试试我做的虾子,再喝一碗汤。”

给两人舀了一勺子虾,孟初晞自己也舀了一勺,一口拌着饭吃进嘴,新鲜的河虾和晒干后的虾皮完全不同,肉质鲜嫩到带着甜味,辣椒的辣汁又格外开胃,拌着饭吃那叫一个满足。

“唔,好好吃呀,我从没吃过这样的。”周念安以前饱饭都吃不到,现在坐在这里和两个这么好的姐姐吃着她想都不敢想的美味,这种幸福让她每每都想哭。

边吃她边说:“怎么会有这么多好吃的啊,跟着初晞姐姐实在太幸福了。”这可是大实话,就大衍王朝吃食的讲究追求,出来大酒楼的大师傅,皇宫的御膳房,普通人家对吃食再如何讲究也比不了孟初晞在现代积攒的食材样式朵。更何况在用料配菜上,孟初晞花样显然眼高明的多。

周清梧吃的也是赞不绝口,看周念安这模样忍俊不禁:“你要习惯,你初晞姐姐就像百宝箱一样。”

孟初晞忍不住自得了:“是呀,你不知道别看清梧姐姐现在这么淡定,以前我们两刚在一起时,每次我做新菜色她都两眼冒光。那时候她还不会说话,特别可爱地打手势,比大拇指说我厉害。”

周念安咦了一声笑道:“好啦,初晞姐姐,你别夸自己夸着夸着就夸清梧姐姐了,我今天真的都看透了。”说罢她还叹了口气,逗得孟初晞哈哈笑了起来。

周清梧脸颊羞红,却也是止不住笑。

黄蚬子肉质上比不过河虾,可是熬出来的汤鲜甜美味,豆腐吸满了汤汁后入了味,喝一口汤吃一口豆腐,黄蚬子豆腐汤的清淡和爆炒河虾的香辣,再加上红苋菜的鲜嫩,晚饭又是餍足的很。

都说饱暖思淫,欲,夜里孟初晞还惦记着周清梧的白日里的话,抱着她低低笑道:“你说的,看看今晚到底是叫姐姐,还是……姐姐叫。”最后三个字又轻又媚,吐着热气让周清梧腿根子都软了。

随后便是干柴烈火,你来我往。至于姐姐叫,还是叫姐姐,也都不重要了,两个人一夜缠绵。

祥和的日子并不是跌宕起伏的,孟初晞和周清梧的生活普通的和青阳镇的老百姓没有任何区别,纵然身价翻了又翻,她们一家三口还是守着那个院子,衣食住行大都是自己来,低调而安稳。

秋闱早就过去了,而那边宛清颜来了信让她们按计划行事。期间两个人带着周念安离开了一段时间,说是要回夫家,其实只是离开去和宛清颜见面了。

再次看到宛清颜时两个人都是说不出的激动,经历就这么多,她们二人更深刻意识到能遇到宛清颜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宛清颜拉着周清梧看了又看,神色里是不加掩饰的疼爱:“这又长高了,都比宛姐姐高了,比之前也长了些肉了,看来初晞把你照顾的很好。”

孟初晞微微一笑,之事看着周清梧。

宛清颜吐了口气:“当时收到你们求助的信可是把我吓了一大跳。我早就料到初晞来历不凡,却没想到竟然是青州孟家。”

“宛姐姐也知晓孟家?”周清梧有些惊讶。

“那是自然,孟家虽然盘踞青州,可是在两路名声可不小,我家中生意做的远和他们也有合作。那孟家老爷子固执的很,手段也老辣,我当时真是急死了,还好后来有惊无险。”

说起这事孟初晞心里满是感激,她对着宛清颜深深施了一礼:“宛姐姐,虽然明白你是因着对清梧的情意帮我,但是初晞是真的感谢你。我们的感情太过惊世骇俗,被人发觉必然要口诛笔伐不得安身,只有你知道了后还愿意帮我们掩饰,几次劳累千里奔来。”

宛清颜眼神柔和:“这么见外干什么呢,很庆幸我当初的选择没有错。看到清梧,我就知道她过得有多么幸福,男女之情我也见多了,不堪一击毁于自己的数不胜数,你扛着这般压力做了决定,又抵住了家世的蹉跎,我很佩服你,也替你们感到开心。有时候想着这世间还有你们这般神仙眷侣,我就觉得慰藉。”

周清梧却从这话中听出了酸涩,心里发疼:“宛姐姐,那个人还是这般吗?”

宛清颜摇了摇头:“没事的,他自逍遥他自己的,我自有一番天地,如今也不受他牵累,好的很。”

孟初晞知道宛清颜的夫君不成器,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只是认真道:“宛姐姐还请记住,你能千里奔来帮我们,若你有需要,不管京城多么山高路远,我和清梧一定千里奔赴,替你解围。”

宛清颜看着她良久,最后笑了起来:“好,我记住了。”

“这次回去,你们就可以对外宣称夫君……噗”她还没说完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慕容这次牺牲大了,想想就心疼的紧。”

孟初晞两人也是失笑:“替我们转达谢意和歉意,难为他不介意这等说辞,帮我们圆谎。”

“还好他改了姓名又远在京城,无他无碍,你们的谢意歉意,还有这礼物我都会送达的。不过,丧夫名头也不好扛,你们现下的成就,闲言碎语恐怕不少。”

“无碍,比起我们分开或者这种感情被泄露,已经是微不足道了。”孟初晞很平静,她们一路过来经历了这么多,这种名声虽不好听,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况且,单单为亡夫守节这一个由头,就可以名正言顺堵住那些喜好说媒的悠悠众口,一举两得。

三个月后,两人携周念安回家,家中素缟,青阳镇又是好一场风波,感慨二人命苦,生意做的如火如荼却是亡了夫君,既替她们感到命苦,又感慨那个男人福薄。

只有当事人明白,这将是最好的结局了。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38章 下一章:第140章
热门: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在超能比赛谈恋爱 娱乐圈吉祥物 针眼 余污 黑笑小说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代嫁 憎恶的化石 犯罪心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