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上一章:第130章 下一章:第132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孟初晞何尝不是,再怎么难受只要看到了周清梧她就会平静下来。在她被这些记忆和情绪搅得有些分不清自己是谁时,周清梧都能带着她出来,她就是她的心安处。

和周清梧说了会儿话孟初晞心情好多了,收拾好碗筷后,准备去洗衣服,结果发现衣衫都被洗了。

周清梧心虚地瞥了眼上面晾的衣服,转头往屋内走:“我有些渴,去喝点水。”

孟初晞气笑了,摇着头却没抓着她不放。

这天孟初晞和周清梧去了桑园,桑园现在生意还不错,收回来蚕丝大多已经脱手,剩下的一部分尚且在加工。再加上这批蚕已经都出了,每天桑叶消耗也不少,还算是比较忙碌的。

期间孟初晞派人去看了几次,只说孟闲庭还好,这才稍稍安了心。

七月底的天气。虽说总言七月流火,但是今天天气还是热的厉害,这时代不比现代有空调风扇,唯一能够带来凉意的只有手摇的蒲扇。

不过经历了去年那个闷热的夏天,今年孟初晞一早就有准备,家中一张竹榻还有凉席都派上了用场,院子里特意处理了,贴上鹅卵石后整洁干净,铺上草垫后再放上凉席,席天慕地躺着,吹着外面凉爽的晚风,格外闲适。

竹榻不大,周念安一个人躺在上面,孟初晞和周清梧则并排着躺在席子上。周清梧手里拿着蒲扇一下一下扇着。

院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艾蒿味,驱散了夏夜里的蚊虫,睡在外面也不用担心有蚊子。

耳边蝈蝈和青蛙的鸣叫声此起彼伏,这种大自然的声音,让夏夜更添了几分舒适。

三个人躺着都没说话,只是看着夜里的天空,白天是个大晴天,因此今天晚上满天繁星,银河星星点点犹如一条白色绸带横于天际,美得让人炫目。

半晌孟初晞伸出手在空中比了比:“以前小的时候,夏天最喜欢就是在外面乘凉,看着天上一望无际的星空,慢慢的你会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那个广袤无垠的浩瀚世界中。心里特别特别的宁静,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会被那种辽阔湮灭。什么都不做,就能看上一两个时辰。”

周清梧眼神有些迷离,听了孟初晞的话,轻声道:“是啊,什么事和这片星空相比,都会微不足道。那些年我一个人时也会看着它们,以前爹娘都说人死了就会变成星星,看着他们在意的人,爹娘不在后我就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离开的人呢。太多了,我都找不到他们会是哪两颗,每当想到这,我又会觉得特别孤单,感觉自己渺小的谁都不会在意。”那种刻在骨子里的孤寂和悲凉,有种恍然如世的感觉,可是想起来眼睛依旧有些发烫。

孟初晞听得心里发疼,转头看着她握住了她的手:“现在不会只有你一个人了,有我和念安呢。”

周念安脆声应了声,亦是开口道:“以前许多事我都记不清了,但是总记得那时候在草原上,夜晚星星满天时特别美,不过我还是喜欢现在这样的。”

孟初晞轻轻笑了声:“以后都会这样了,清梧不会一个人,念安不会一个人了,我也是了。”

她说完看着头顶的星空,身边一大一小都看着她,眼里亮晶晶的。

“后来长大了,就再也没看到这么多星星了,遗憾了很久。没想到现在看到的更美了,而且……”她轻轻笑了起来,转头看着周清梧,在她耳边低低道:“你比星星好看。”

周清梧脸一红,抿了唇笑了起来。耳边周念安惊喜地叫了起来:“初晞姐姐,清梧姐姐,那里有好多萤火虫。”

两人闻言看了过去,院子里那一排树上,点点荧光开始闪烁,一只只萤火虫小灯笼一样陆陆续续从外面飞了进来,好像星星从天际落下。

风吹过它们都从草丛树木中飞了起来,仿佛流淌的星河,美得如梦如幻。如果说童年乡村中的星空是人一辈子之中最美的场景,那么萤火虫就是那美景中的精灵,一静一动同样点亮了夜色。

孟初晞这一家三口在这仲夏之夜享受着大自然馈予的美景,而孟闲庭则是枯坐在房里想了一夜。

夜深了,周念安年纪小,在兴奋激动了半晌后,捉了几只萤火虫放在孟初晞给她用树叶编的小兜里玩儿,最后就趴在榻上睡着了。

周清梧趴在孟初晞怀里躺了很久,直到有些凉意了,孟初晞摸了摸她微凉的手,低声道:“回去睡吧,夜深了有些凉,念安睡着了呢。”

周清梧嗯了声,两人起身看着趴在竹榻上还捏着小笼子的周念安,俱都笑了起来。里面的萤火虫在转悠着,点点荧光轻闪。

孟初晞小心把笼子拿过来,随后打开让它们飞走了。周清梧轻笑:“你这就把它们放了?”

孟初晞看着落在树上的那几只,轻声道:“念安懂事的很,不会生气的,如果不放了,明天就要死了。”说完她小心把周念安抱起来,送进了她的房间。

收好竹榻席子后,两个人相拥着,就着窗外点点微光,安静睡去。

第二天一早,院子里呜呜发出了低沉的叫声,已经起床的周清梧制止了呜呜的叫唤,打开了院门,看着外面拄着拐杖的孟闲庭,她微微愣了下,随即福身行了一礼:“您来了,请进,我去叫初晞。”

孟闲庭点了点有在肖达搀扶下第二次踏进这个院子。里面收拾的很干净,虽然可以看到院子不远处有鸡在觅食,却没有一点脏污异味。院墙上那两丛花虽然花已经开败,但是绿叶茂盛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

周清梧让他们坐下转身去叫孟初晞,她恰好从后院出来,“爷爷,这么早便过来了,还没用早膳吧。”

“嗯。”孟闲庭应了一声,随即看着她示意她坐下。孟初晞看了眼进屋的周清梧,这才坐了下来。看着比起昨天气色好了些的孟闲庭,她微微松了口气。

“初晞,你昨天说的话,爷爷想了很久。”说起这个他神色还是难掩痛苦,苦涩道:“爷爷承认,是我太过固执了,所以,如果你真的不愿接管孟家,爷爷也不逼你。但是,你不能就在这里,青州才是你的家。”

说着周清梧端着茶水过来给他们上了茶,放下茶杯周清梧轻声道:“我去做早饭,您二位也将就用一些。”

孟初晞刚要说什么,孟闲庭却抬手阻止了她,“不用麻烦了,我让肖达去买就好,一起吃吧。你不用忙活了,坐下来一起陪老头子聊聊天吧。”

他那双眸子看着周清梧,话语虽亲和打量的眼神却颇有压力。

孟初晞目光一直落在周清梧身上,闻言拉开身边的椅子:“就按爷爷说的,辛苦肖叔了。”

肖达已经隐隐嗅到了那股气息,知道孟闲庭的打算,这是想支开他。

周清梧看他来就知道会发生什么,刚刚已经嘱咐周念安自己先去看书了,前院现在就只剩他们三人。

孟闲庭缓缓吸了一口气,神色肃穆,对着两个年轻的后背直截了当道:“那个传闻中娶了你们二人的男人是叫慕容离,对么?”

这话一出两个人心都是一沉,面上却是没有丝毫显露,孟初晞点了点头:“是。”

“好,那我问你们,这门亲事是真是假?”孟闲庭没想到两人如此镇定,呼吸顿时都急了起来。

孟初晞神色如常:“三媒六聘,拜过高堂天地自然是真。”

孟闲庭面色欣慰怒气而发红:“初晞,你们可以瞒过世人却瞒不了我!慕容离是谁?京城大商户宛家的一个下人,他何德何能三媒六聘娶你!新婚不到一个月丢下新婚妻子进京赶考?你重伤他不闻不问?初晞,你真当爷爷老糊涂了么?”

孟初晞眼里神色有些许无奈:“所以爷爷又是想求证什么呢?”

孟闲庭心里还有一丝期待:“我想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和她故意演一场戏嫁给同一个人是为了什么?”

周清梧眼里终究是有些紧张忐忑,虽然孟闲庭不是孟初晞真正的爷爷,可是他们之间又不是真的毫无干系,面对他的疾言厉色,周清梧还是担心的厉害。

她们虽然过得怡然自得,甚至是比寻常夫妻都恩爱甜蜜,可是不是每个人都是宛清颜,和孟初暄。真正把这份感情暴露于世,那种风暴和抨击绝对是难以想象的,随之而来的攻讦和迫害更是她们承受不起的。

“爷爷,我的命是清梧救得,在我失忆那段时间里我就已经下定决心照顾她一辈子。”

孟闲庭有些不可思议:“所以你就和她嫁给同一个男人,守着活寡带着她一起,养着和你们毫无关系的孩子?孟初晞,你昏了头了,你想报恩,想照顾她,什么办法不可以,要赔上自己的一生。”

孟初晞很无奈:“爷爷,我过得痛苦么?我因为这个决定受过委屈吗?没有。我知道在您看来,我的人生就像被毁了,可是你却不知道这是我流落到周家村后最庆幸的一件事。”

孟闲庭拐棍狠狠在地上敲了几下:“庆幸?那你们打算怎么办?真和那小子做夫妻,还是你根本就是想和她厮守一辈子!”

他最不担心的事就是这个,从肖达调查得到的消息以及他自己感受到的,他总觉得这个周清梧和他孙女之间亲密的不像样子。

眼看他一个人歇斯底里,那个女孩眼里有些担忧,而当事人的孟初晞却是沉默不语,几乎是印证了他的猜测,他怒而伸手指着周清梧,声音也提高了几个度。

孟初晞忍不住站起身拉着周清梧,站在她面前,低声道:“您吓到她了。”

孟闲庭脸色铁青,这一下根本就是向他宣誓,他脸色铁青:“你们这是荒唐透顶!”

想到什么,他捂着胸口道:“你放弃孟家也是为了她对不对?你和我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孟家不属于我,孟初晞更没命接手孟家!”孟初晞声音有些冷,周清梧听着不对,拉住她摇了摇头。

孟闲庭顿时一愣,半晌跌坐在椅子上,指着她颤抖道:“你在报复我是吗?你们两个女人,在这个世道里怎么活下去,别人唾沫星子就能淹死你,你们没有子嗣,会被人唾骂嘲笑一生,甚至没人能够容忍你们,我也绝对不会接受!”

孟初晞怕他气坏了身体,纵然心里油煎一般,还是忍着给他顺气:“身子是自己的,您别气坏了身体。我没有要报复你,只是心之所向,素履以往,我在下决定之时便清楚今天的境地。”

孟闲庭看着眼前极度陌生的人,从刚刚开始,似乎只有自己这个老头子歇斯底里,她除了眼中的无奈,平静得让人可怕。

他陡然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已经不是记忆中十八岁的孙女,如今二十岁的她心性变得无比强大,决心之坚定,思维之沉着,绝非小孩子的打闹。

他闭了闭眼,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是个商人绝不能在这时候乱了阵脚。

“初晞,如果你真的在乎她,你就该明白一个女人需要的是什么。过不了正常人的生活,没办法相夫教子,享受不了天伦之乐是最悲惨的事!你如要是想报答她,怕她过得不好,爷爷答应你,收她做我的干孙女,我视如己出。以后你们就姐妹相称,我会给她亲自物色一个如意郎君,许她荣华富贵,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周清梧在一边一直很安静,此刻她却不得不开口,“孟老爷,我想要的不是荣华富贵衣食无忧。于我而言,最悲惨的事,是没有她,而不是所谓的天伦之乐。我知道您会觉得荒谬,世人也会觉得荒唐,我也无从辩驳,如果这是罪孽,我认。

初晞对我的意义,胜过所有,更别说那未曾谋面的孩子,夫君,让您费心了。”

“不想要荣华富贵?那你会让她白手起家建下桑园?胜过所有,说的真是好啊。可是周姑娘,你是一个女人!一个在没有她之前食不果腹的哑女。你说你认罪,那她呢,陪着你认罪吗?”孟闲庭面色铁青,那双锐利的眼睛此刻眼神如刀,牢牢盯着周清梧。

纵然周清梧再怎么有心里准备,这些话还是锋利的犹如刀子,刺得她心口发疼。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30章 下一章:第132章
热门: 所有人都觉得我要黑化 柏林谍影 黑猫馆手记 首无·作祟之物 听说师父暗恋我 入眠 嫌疑人X的献身 巷说百物语 伪白莲的修罗场生存日记 夜夜夜惊魂(第3季)